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红楼之幸福人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5/4 23:45:50 作者:小米哼哼 来源:晋江文学城
红楼之幸福人
红楼之幸福人
作者:小米哼哼来源:晋江文学城
内容简介:林乐自认不是好鸟的女人。职业是:专业抓渣男小三。乍一听,这个职业不怎么好。可实际上,她是为了帮助原配摆脱渣男的伟大职业者。可惜,在一次任务结束后,她光荣的被渣男报复,车祸身亡穿越了。穿越进入一个神奇的世界,这里有红楼……但是也有七绣坊。但是为什么慈航静斋也有啊!穿越成邢夫人的林乐,不怀好意的笑着,既来之则安之。她可是怕死的很呢!本文算是爽文了,女主性格很是坚韧。CP:贾赦。故事前半部分走分红楼主剧情,后半部分走修真。主虐贾母二房,警幻仙子,一僧一道。本文正式完结,任何想要番外或者认为小

天黑的很快,回到校园的时候已看不到一丝光亮,除了门卫那微弱的灯光。今天校园比昨夜的人还少些,该是很多人双休回家了吧,才7点钟路上就已没人了。一个人走在幽静的小路,四周如昨夜般寂静出奇。间隔几十米路灯的昏黄,倒射在地面上影子的狰狞,吓了我一跳。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白天那邋遢老道是什么来头?我袋里的小丑牌又是什么?听老道说是灵器,可这张诡异的小丑牌为何在栏娄里,又为何灰尘遍身?还有,我选了这张牌后,为何老道一改笑意,严情巨变,莫非这小丑是什么鬼物?”

这些疑问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散。不行,这些问题不搞清楚晚上觉都睡不安稳,明天我得再去镇里找那老道一趟,问清到底咋回事。做好决定好,我抬眼正准备走却停下了脚步,我又到那个桥口了。

想到昨夜过桥时的诡异,顿时一种莫名的恐惧缠绕在心头。我立马把口袋翻的七上八下,想找到老道画的那道符,可翻遍里外却都没看到。

“坏了,一定是走的太匆忙,给遗落在桌上了。”

我用力掐了下自己大腿,真是猪啊,身上钱也不够住宾馆,难道今天露宿野外?

“呜,呜”校西处黑森林尽头的黑云山里,传来几声狼叫骇的我不要不要的。尼玛,露宿野外绝对会被叼走的。

“呼呼,别急,任生,别急,你没那么倒霉的,昨天今天都碰见。”深深的喘了几口气,平复了内心的恐惧,大步的走了过去。

“你丫的,哥哥从小到大劳动模范,自力更生,纯情二十三大男儿,还怕你一区区落水鬼?”

说归这样说,走上桥腿特么居然打摆了,走路慌的不行。深怕后面突然蹦出那落水鬼。它长着一张惨白的脸无任何神采,空洞的双眼闪着一股猩红的光芒,那分明是盯上猎物的眼神。一想到这,我心更慌了,嘛的,不能再想了,否则非成神经。

“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保佑啊。”我合手作辑,直接跑了起来,祈祷这一路平平安安。

刚跑的几秒,确实没听到奇怪的脚步声,也没其余的动静,心里稍微好些了。还没舒畅一会儿,我就惊恐了,后面多了…那脚步声又来了。

“我尼玛,哥哥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这东西咋又来了。”我整个人都快哭了,心里默默问候它祖宗几十遍。

“尼玛,你能不能别追了,我是你爹吗?”我大喊着,盼望着它能停下来,可它没丝毫停顿。

“噔,噔,噔,噔”

声音由远到近,在这黑夜里它就像催命符,在我后头咬着我死死不放。衣衫汗湿了一大片,是恐慌还是对死亡的恐惧?我…不知道。没多久,桥头出现在我的眼前,双眼喜气的泪水垂垂欲滴——是呀,马上就安全了。

然而…

“嘣”,我摔了。是的,就在跨出桥口的那一瞬间,我的脚趾触到了桥槛,整个人扑倒在地,摔的我头晕眼花。

“吗蛋,谁弄的这个,疼死我了。”在这个紧要关头摔了一跤,我想死的心都有了,真背。不过好歹出桥了,应该没事了吧——可现实就是那么残酷,就在我庆幸之余,我发现我整个人的身体升起在空中,缓缓的向着后面移去,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我不断的挣扎,挣扎着想出来。可我发觉,手脚完全没法动弹。

没一会,我就被抓到了桥上。“噔,噔”,它的脚步声很快停在了我的身后,我感觉到一双纤手牢牢的抓住我的肩膀,旋即,整个人被它翻转了180度。惊骇、害怕,我真的很怕我会被吓死。

映入眼前的并不是想象中的鲜血满地、眼珠翻出来之内的恶心。相反,这鬼的长相和人挺像的,只不过全身毫无血色,苍白的脚下遗留一泼水渍,空洞的眼睛里黝黑的眼珠,在这黑夜里诡异之极。

“呼,这鬼也没那么恐怖嘛。”

大大的松了几口气,这鬼不怎么恐怖呢,可我现在的情况也不乐观。整个人被鬼双手控在空中,脖颈以下完全不能动弹,唯一还好的就是这鬼停住了,没错,这鬼抓住我后没动了。

我尼玛当然不服了,你一个鬼抓住我什么都不敢是啥意思,是瞧不起我?当时啊,脑子里也不知咋想的,兴许是脑壳撞墙了吧,我居然两眼睁得大大的,盯着落水鬼看。

想来这样它会松手吧。可我不仅想多了,还把自己坑进了绝路。它,变样了——黑洞的双眼里渐现一点猩红,体内的内脏器官不断的破体而出,掉落在外,肠胃、肝脏…见过的没见过的混血甩动,“呃…”我忍受不住吐了一地。

吐完后我发现我能动了,连忙返身就跑。好不容易快跑出桥口,突然感到脖子被什么勒住了,整个人被带到鬼的面前,它的右手死死的掐着我脖子,勒得我喘不过气来,左手如刀尖般锋利,在我的眼孔里不断放大。

“哧”的一声切入了我的体内。痛,非常的痛,钻心的疼,谁说被刀捅不痛的啊。身体伤口渐大,鲜血喷涌而出。

“我…要死了么。”

脑海里回想着这念头,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我仿佛能听见那鬼嘻哈、嘻哈的奸笑声,脑海里不断散映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

对父母的冷漠,恨他们为何不能多陪陪我;对同学老师的怀念,谢他们陪伴我春冬秋夏;还有白天邋遢的老道,我还有很多问题问它呢。想着想着,我的思绪又飘到了小丑牌上,突然发觉,和鬼相比,小丑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小丑啊,小丑,死之前让我再看你笑一下吧。”

或许是将死之人,其言亦善吧,我的身体突然涌现出一阵蓝光,那鬼的双手在这蓝光下发出“吱,吱”的声音,仿若被火烧了一样消失不见,鬼也被震飞出去。

鬼手的松开,让我窒息的大脑得到了氧气,张开大嘴贪婪的喘息着。但我无暇顾及这些,因为眼前的一切太震惊了——那张黑色的小丑牌在我面前不断旋转,它每旋转一分,牌的上方就有一股黑色的气体进入我的身体,我那裂开的伤口就愈合一分,“一股,两股”,直到最后整张小丑牌飞入我的额心,我的伤口也愈合如初,一点伤痕都没。旋即,大脑一阵疼痛,多出来一股奇特的信息——鬼牌。

从信息中我了解到,鬼牌来自鬼界。自鬼界初成,大道四九周转不息,余一线天机夺天地之造化,穿越鬼界,凝型为牌,是为鬼牌。此牌蕴含绝大的力量,不受天机所测,是故非常人所获,所获者必心性善纯且为牌所认同也。

“鬼牌么,就让我试试你的力量。”

沉吟接收了这股力量,我整个人都变了。我能感受到体内那股生生不息,强大无比。

而那鬼长出双手后,大叫着向我冲来。

“正好,试试这股力量。”我一拳击向鬼,那鬼一连倒退几米倒落在地,“哈哈”,看着自己的杰作,我整个人开心的不行,嘛的,叫你嚣张。

在我庆幸不已时,那鬼又起来冲向我了,我只能再出拳击倒它,就这样一连几十次,它才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呼,累死我了,我得休息会。”我坐在地上休息着,此刻才知道身体好的重要,哎。还没喘几口气,那鬼又特么起来了,而且脸极其惨白,飞速的冲向了我,这次的速度比之前的都要快,我想站起来却发现腿抽筋了,没法动弹。

“whatfuck,尼玛,你特么是开了大招吗?这么猛?”我直接对着那鬼破喊大骂,去你丫的,打不死的小强。就在我哭爹喊娘之时,大脑传来了鬼牌的真正力量——“鬼牌现世,诸鬼魂灭。”我的手里蓝光一现,一张蓝色的小丑牌出来了,我立马甩手飞了出去——正可谓“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蓝牌正中鬼的胸心。那鬼惨叫着哭喊,没多久就灰飞烟灭了。

我这手也算得上是“小鬼飞牌,百发百中”了,帅气的给自己这招起了个名字,慢慢的走回宿舍睡觉了,没办法太累了。再者,今晚的一切让我简直想怀疑这个世界,我得睡个觉好好的休息会。

……

没了鬼的校园阴气都消散了,虫鸣声互相争跃,天空的月牙弯弯如玉,真可谓美人矫笑。可我,却早已进入了梦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无上强者第十章

    下午回去,她要赶去医院,到医院后苏昀和叶晓晨都在.苏业铭有明显好转。会慢慢说话了,四肢开始轻微活动了。苏礼礼蹲在床边问:“爸,你给我抬下左手,然后再抬下右手。”苏业铭很艰难的将双手同时举起,看着她,眼神很认真。苏礼礼觉得心里被绷紧的那根弦一下松了一大截。她面色不改的翻开被子,握着他的脚踝说:“你动动

  • 三国轻骑兵清镇市

    林景梵第一个任务结束后的一个星期陆续不停的接到各种刁钻的小任务,他比以往都更沉默,再也没有提到张泽的名字,只是进行着高强体能训练,一遍又一遍看着黑客帝国,吃着没什么滋味的外卖。体能虽然没有质的飞跃,但也不像以前一样爬楼梯都要扶墙。而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在他结束了训练刚刚睡着不久的时候,手机突兀的想起

  • 林之晨光夏悠殇之冷幽幽(8)

    苍玄阁,特级修炼室内,灵气几近凝成气雾,形成气旋,如同云雾一般,缥缈虚幻,十分惊心。特级修炼室,是苍玄阁长老用来突破桎梏的地方,每一个有地位的长老都会被宗门无偿提供一座,平常都不舍得用来修炼。其下是用聚灵阵法构建而成,不过是一种几近天然的单一阵法,恢复的时间也十分有限,因此灵气是用一分少一分,想要再

  • 傲世情怀第2章在线阅读

    抚顺府城外刑场,北风呼啸,黑云压得很低。风中,一面明朝大旗在风中招展,上面印着“总兵”几个大字,字的旁边印有黑虎,张牙舞爪随风飘舞。旗下,一员大将穿着盔甲立于高处。他就是大明朝镇守辽东总兵李成梁。旁边立着三名青年偏将。一个是李成梁之子李如柏、另两个是侍卫毛文龙和努尔哈赤。这是一个乱石场,周围士兵执兵

  • 萤夏之洞房

    房间里非常安静,我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沈子墨的脸颊朝我稍稍靠了靠,热热的鼻息滑过我的脸颊,让我呼吸一滞。原本就跳得飞快的心脏此刻更是有脱离我胸口的迹象。“娘子……”“嗯……”我连张嘴的自信都没有,就怕自己会语无伦次,只能在鼻间低低哼了一声算是回应。“娘子……”“……”似乎并不在意我是否有回答,微微

  • 入赘之一鸣惊人第九章

    晨音白着脸攥紧拳头,咬着牙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和额娘吵架?你明知道她怀着身孕……”三官保一拍炕桌,“你这是什么态度,我难道想你额娘流产吗,若她早些对我说清楚魏氏的事,我又怎么会与她吵。好了,注意你的身份,你额娘暂且没事。记住,去请安时千万不要露出半句你额娘流产的事,只说你额娘病了,别犯了贵人们的

  • 极品药王在都市在线阅读第9章

    两个人继续往里走,竟然发现气温越来越高,君翎还好,魏芊涵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这里这么热,外面的雪竟然还不化,肯定有秘密。”魏芊涵越走越兴奋,丝毫都没有把气温放在眼里。君翎的眼中流露出赞赏的光芒,岂不知魏芊涵这个现代的小女子曾经在温度七八十度的汗蒸房里都面不改色,现在五十多度的气温,

  • 荒野求生:开箱子就变强之参加面试(6)

    Ксюша刚一出了地铁车门,就接到来自祖国友人的电话。“喂,姐们,你的包裹我收到了。”听筒一侧传来岳红不加掩饰的愉悦,距离莫斯科7183公里之外的上海,好友一边看着对方精心准备的包裹,一边忍不住打趣:“我说你要是真的打算入教,怎么不自己坐飞机回国把礼物亲自送到羽生结弦手里。”被调侃的人笑了两声,止不

  • 最是南风归逝处在线阅读离开

    小天全名叫程天,是工作室里除了杨玲外跟我关系最好的一个了,只有18岁,估计高中毕业就选择了打职业,虽然年纪小,但为人非常耿直,也很讲义气,平常跟我很合得来,当然,跟刘元就不一样了,虽然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却也是工作室里第二个看不惯他的人!自然,最看不惯刘元的非我莫属!此刻,程天看着躺在地上一副快死的

  • 逆鳞在线阅读第三夜 魔念一动(一)

    这一次的梦中穿越我不知是好,还是不好。好吗,自是因为我终于成了人类;但不好,是因为我作为人类,婴儿时期是个让人极其崩溃的阶段。好在我还是正常地长到了三岁,马上四岁。还有,在这个新的世界里,我十分感动的一点是说的语言是中文。哦,穿了几次,终于在天朝了。对了,这次我还没有名字,因为是个不受宠的庶出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