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英雄联盟之凉凉夜色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5/5 1:19:35 作者:花乐虎 来源:17K小说网
英雄联盟之凉凉夜色
英雄联盟之凉凉夜色
作者:花乐虎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在家打了19年游戏的老宅男吃着康师傅红烧牛肉面正在观看S8的超级联赛,某选手List打出了成吨的伤害,老宅男轻蔑一笑,这招数自己早就玩烂了,可谁能想到,下一秒老宅男竟然穿越了······

西子湖泛舟同游联新曲,梅柳园断簪订盟泪洗面

且说若璞扶绛琼起身,含笑道:“昔日范蠡与西施同游五湖,寄情于青山绿水间,不知琼妹可有此雅兴?”绛琼听罢,说道:“绛琼每日于闺中孤陋寡闻,怎敢在璞兄面前忘之所以,唯有藏拙罢了。”若璞会意,劝道:“琼妹所言差矣,闺中女子虽足不出户,却可于书卷中纵横千古。琼妹才比咏絮,何不与为兄唱和一二?”绛琼嫣然一笑,说道:“璞兄既如此说,绛琼便不忍拂君子美意。势必要搜索枯肠,才敢当璞兄之大观。”若璞令栊蔷雇了一只兰舟,便扶绛琼离岸登船。烟柳画桥,箫鼓轩榭,风帘珠幕,鹤绕波舞。西子湖畔晴方潋滟,雕刻出梅柳才子佳人的身影。

若璞于后舱取出绿绮琴,含笑道:“琼妹与为兄共谱一曲,如何?”便抚弄琴弦,弹道:“相思数缕隐心头,琴声荡梦收,水融愁。来日梅花传鹤信,柳枝待轻折,入伊眸。”绛琼含笑不语,弹道:“黛染碧波锁眉头,泪眼堕雨后,风剪愁。今朝唯记梅花语,烟柳如侬心,肠断眸。”若璞听罢,说道:“琼妹你一颦一笑,多愁善感,颇如西子捧心雅态。愚兄何德何能,能与范蠡同日而语。”绛琼不觉凤眼垂下,含泪叹道:“女子伤春惜花,怀秋怜叶,本是素心流露。故不是去葬花掘土,便是去埋叶吊泪。人道‘红颜薄命’,便是一语成谶。”说罢,便不住用绫帕拭泪。

若璞见状,愈觉肝肠寸断,不免用袖擦泪。良久过后,若璞执着绛琼的手,劝道:“自古红颜大多是有貌无才,或是有才无貌者。即便有才貌兼备的佳人,却可惜缺少含颦神韵。琼妹四者皆完美,可知独为苍天眷顾。”绛琼听罢,凝眸托腮,叹道:“容颜终再清丽,亦将枯黄似槁,云鬓如银。若有诗才相伴一生,那怕形销影断,亦可魂留心伫。”说罢,便望向湖中畅游的金鱼。若璞若有所思,吟道:“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绛琼一听“鸳鸯”两字,心中欲暗点若璞日后登第。吟道:“愿作天池双鸳鸯,一朝飞去青云上。”若璞点头,面上现出一抹微笑。

若璞含笑道:“愚兄借琼妹吉言,有朝一日若平步青云,定与琼妹永偕梅柳之眷属。”绛琼听罢,不胜欣慰,说道:“璞兄他日若能博取青紫,绛琼则将终身有靠,不似卓文君有白头吟之叹。”碧茜与栊蔷在岸上,一同开樊放鹤,一对白鹤便从湖面上起舞盘旋。若璞忆起梦友道人的玄机,便吟上句道:“鹤引梅柳赴宝扇。”绛琼触动思绪,接着吟道:“簪合双株化仙质。”吟罢,绛琼不禁忆起法镜寺求签,吟上句道:“静观偕梅并柳隐。”若璞接着吟道:“始知投簪扇已合。”此时,只见一对白鹤闻声即纵入云霄,交颈哀鸣。正是:在天比翼唯同林,在地连理止共芳。

若璞望着空中一只雄鹤,说道:“此鹤为愚兄梅。”绛琼望着另一只雌鹤,说道:“彼鹤为小妹柳。”说罢,若璞便轻摇船桨,兰舟悠然荡回岸上,若璞扶绛琼上岸。绛琼进轿前与若璞眉目相对,两人情意无声胜有声。若璞与栊蔷跨上马鞍,众小厮鸣锣打道回府。暂且不提。次日天明,若璞来至正堂用膳后,见到柳尚书,打一恭道:“小婿打扰贵府多时,不胜抱愧。且秋试之日将临,小婿欲回维扬打点事宜。”柳尚书听罢,捋着胡须,说道:“今日老夫为贤婿备酒饯行,恭祝贤婿早日折桂。但愿琼儿能偕此良姻,老夫与拙荆方安享天伦。”说罢,便命小厮端上一壶酒。

绛琼见此光景,奈何无语凝噎,欲说还休,在旁默默地用帕拭泪。若璞举起酒杯,说道:“宋人有云,‘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小婿志在游学,不想有幸雀屏中举。承蒙岳父大人许为东床,小婿登第之时便请旨归娶。”柳尚书不禁老泪纵横,斟酒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老夫一家在此静候佳音。”若璞拱手一拜,便与栊蔷走出府门。柳尚书与林夫人各自回房,暂且不提。若璞约绛琼私下来至梅柳园,说道:“为兄既有誓在先,琼妹务必宽心,保重身体。”绛琼泪眼婆娑,说道:“璞兄也要努力加餐,以践前盟,勿以绛琼为念。”正是: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

若璞拔下冠上的玳瑁玉簪,命栊蔷取来一方梅花剑。若璞拔出剑鞘,将玉簪折断为两截。便将玉簪一节付与绛琼,另一节放进行李内。若璞说道:“为兄且与琼妹各持一簪,他日为兄若折柳系梅,定将断簪重合。”绛琼听罢,不觉眼泪落于断簪前,强忍泪珠,说道:“昔日法镜寺求得签上谶语,末句‘始知投簪扇已合’,亦是梅柳合浦珠还。”忽然一阵凉风迎面袭来,绛琼掩帕不住地咳嗽。若璞轻轻地为其捶背,劝道:“琼妹你本身体孱弱,快些回屋于暖炉好生静养才是。”绛琼不忍违拗若璞,便扶着碧茜往絮烟阁走去,却怎奈一步一回头,若璞亦回首遥望伊人含颦。

绛琼回至兰房,重操凤尾琴。蛾眉不展,含泪弹《梅柳白鹤赋》道:“梅兮梅兮思仙姝,舍雪偕柳兮集鸳侣。柳兮柳兮忆高士,遗花隐梅兮聚雁行。鹤兮鹤兮归梅途,遨游诗魂兮求柳聚。鹤兮鹤兮从我愿,得投玉簪兮永返璞。”若璞伫足听罢,含笑道:“琼妹无须敛蛾眉,为兄与你同是性情中人。且视你为红颜知己,梅柳之缘遇时再续。”兰操于蒲团上打坐,见一颗红泪落于佛珠前。便施法隐身帐内,闻声感同身受。兰操双手合十,念声‘阿弥陀佛。’又叹道:“泪雨晴,梅柳卿卿,绛琼颦颦情。”绛琼至此,收尾道:“得投玉簪兮永返璞。”弹罢,合眸暂释怀情执。

若璞于木桩处解开缰绳,便与栊蔷各自牵着马。随后便跨上马鞍,一路如飞似的向前奔去。梅花几瓣飘洒满地,马儿却不忍踏作香泥。绛琼回至阁中,走向茜纱窗前,目光寻觅若璞远去的背影。只见背影渐渐地消失于泪眸中,便扶着碧茜来至梅园。绛琼折取一枝白梅花,只觉往事如流水般,攒聚一齐涌入心底。又见一对白鹤于塘上回翔,双双哀鸣。绛琼低下身子,仔细聆听雌鹤的叫声,唤道:“梅柳闻鹤泪不歇,璞琼睹簪影未偕。”忽然一只白鹤飞到梅园处,衔了一枝白梅花,落于其面前。绛琼莞尔而笑,轻轻抚弄着鹤颈。白鹤听罢,便一径飞向柳府门外,纵入云霄。

话分两头,却说若璞与栊蔷方至庾岭处,忽见一只白鹤衔了梅花,不偏不倚地落于若璞手上。若璞拈起白梅花,含笑道:“心有灵犀者,唯有梅柳白鹤也。”栊蔷见状,问道:“公子既已知晓琼姑娘与鹤之言,何不以梅为凭道出?”若璞听罢,吟道:“梅柳闻鹤泪不歇,璞琼睹簪影未偕。”白鹤有如心照不宣般,竟弯了弯颈,顺着原路飞回梅园。暂且不提。栊蔷见此光景,不禁瞪大双眼,惊道:“林和靖仙风道骨后继者,非公子莫属,白鹤果为灵禽!”若璞说道:“林处士魂依蓬莱,白鹤影渡弱水。”说罢,便一径往金陵而来。正是: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变身从学霸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林今今起得有点晚,大概是昨晚上被队友气到,又受了点惊吓,她醒时天已经大亮。林今今猛地从床榻上弹坐了起来,揉着脸看了眼闹钟,这会离上课时间还有二十七分钟。“妈,都这个点了你怎么都不叫我起床?”林今今换好校服走出房间,看见林母正在客厅沙发上躺着,美滋滋地追剧。听到她的声音,林母不耐地皱起眉头,目

  • 找到靠山后,前任重生了第6章在线阅读

    06传道殿平时授课的内容,都是针对在座的修士们的进度来的。虽然云芷自己已经有过金丹期的经验,但是作为一个立志突破金丹期,最少也要到元婴期的修士来说,打好基础是最重要的事情。云芷现在一门心思要提升境界,所以听的格外认真。谢解语坐在那里有些百无聊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不怎么认真听。云芷瞥见他这样,也只能叹

  • [综]龙套的英雄之路之第三章(3)

    第二天一早,许孟就被拉起来,凭着记忆找到教室。原主原先是属于陌生人面前比较沉默,熟人面前则会相对开朗一点,她高中熟悉的好友只有一个李秀秀,是个十分活泼的女孩,重要的是,性格比较大大咧咧,这让许孟松了口气。“孟孟!”果然李秀一看到许孟,就欢快的朝她招手。许孟朝她走去,对她笑着打招呼:“秀秀。”“孟孟!

  • 百岁激活圣贤系统在线阅读第三章

    司徒煜渐渐沉下脸,走到音乐源处:“停了!”音乐声停了,酒吧顿时静了下来,只见一俊拔身形缓缓走到台中央。“谁看见我弟了吗?”他压着嗓子问,仿佛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再问一遍,有谁看见那边的客人了吗?”“那是我弟!”这句是司徒煜吼着说的,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他在颤抖。“我刚刚看到,黄毛,带带他走了,

  • 沸雪春雷在线阅读第六节

    北堂弈站在简薇薇面前,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上前叫醒她。唔……简薇薇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缓了一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哎呀!昨晚实在是太困了,一时没忍住就在这睡着了。尴尬……正当简薇薇和北堂弈处于一种迷之尴尬的状态时,北堂棠走进来打破这份沉寂。“你俩干嘛呢?干坐着不说话。”北堂棠感觉到空气漂浮着一丝

  • 麻雀同人之峥嵘岁月之不想死 , 被神仙嫌弃了?

    因为无意中听个八卦陷入无预谋的死境,哪曾想最后死没死成,让她咸鱼翻身当了岛主。报复害死她的那对黑心情侣只是顺带,主线还是趁着末世升升级,搞搞异能,和她家那只神经质独占欲越发不可理喻向着忠犬发展的三少爷谈个世纪之恋。6月的M市已经是盛夏了,火辣辣的太阳,闷热的空气让人窒息。钟吴霜一身宽脚裤,小短袖扎着

  • 刺在线阅读第三节

    “太上长老,这....”此时,在魂族一个隐蔽的空间之内,一个全身被黑雾笼罩的魂族之人见状,不由把目光看向一身黑色衣袍的老者。那老者年龄很是老迈,不苟言笑,他站在那里,似乎如同行尸一般了无生气。眼珠子似乎都停止了转动,然而双目捭阖之间,却让人感到一种惊人的威势,不可小觑。“看下去!”老者淡淡的说着,魂

  • 一人之下杀手集团在线阅读第六节

    洛不离想起三个月前,慕容世家被浑清教灭门,哥哥得到消息后,基于以前和浑清教的几分关系,本想亲自去探探究竟,无奈又和渝姐姐闹了矛盾,正在纠缠调解中,又还有其他的事分不开身,只好叫自己这个闲人来看看究竟,若有问题就帮忙调解调解,并派了茯苓照顾自己。所以,洛不离离开了家,来到了久久不愿涉足的江湖。也许公子

  • 谁要我的全能系统之揽麻烦(4)

    “咳咳咳……”凌越眼帘垂了下来,握拳掩唇猛烈的闷咳。凌越咳嗽得厉害,海澜暗暗的想,不知道凌越生病的人还以为是被她的话气到了。“你快喝口水缓缓。”海澜把自己面前还没喝过的水拿起来递给了他。凌越接过水,停止咳嗽之后,喝了一口,把水咽下去,喉结滚动,线条很养眼。海澜是学美术,对于养眼的事物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 甜蜜梦魇[无限] [参赛作品]四目道长

    秦无生见此不由的苦笑起来,这才刚死没多久又要死一次啊!此时秦无生在心里吐槽道“:好歹给我碰上僵尸啊!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就算打不过还可以跑啊,尼玛的给我碰上一群恶鬼,没实体,想跟人家同归于尽都打不着人家,死的憋屈啊,再见了,坑爹天师系统,估计自己是第一个刚穿越来就死了的穿越者了吧!真是替穿越者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