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种田文之女配人生约翰家的小少爷

2021/5/4 14:50:24 作者:春未绿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种田文之女配人生
种田文之女配人生
作者:春未绿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开了古言《我嫁给了关在笼子里的新郎》,文案在此:一袭火红的喜服,锁在金子所铸造的铁笼子里,他妖冶的一笑……越女再也想不到这位是她的夫君,这就是建国候口中才德兼备的儿子。外表软甜内心腹黑女主vs外表精致妖艳的糙汉子,有兴趣的可以点击阅读哟,开新文作者会送小小红包表示心意。有个开心的消息是作者的《种田文之女配人生》繁体出版了,在台湾那边的名称叫做《财星绣娘》余榕赶上了种田文穿越热潮,但是主角却不是她,她一不会发明二不会创造,只好老老实实的融入这里。看着自带光环的穿越女堂妹,余榕心有余悸,我只想平淡

任务在佣兵工会在没有了约翰家的任务后,平静了一小段的时间,不过在六天后的早上,佣兵工会门前的广场上,有开始热闹起来。

在广场停了一排的魔导动力车!

在常青藤大陆,魔导动力车可是贵族的象征,是由国家常规的科技力量与战斗职业中的贵族魔法师共同研究出来的代步产品,严格上来说,这种对战斗职业者完全是鸡肋的东西除了是那些贵族老爷子会有兴趣外还真的很难让其他人感兴趣,毕竟一辆魔导动力车就几乎可以等于一本低等的秘籍了,不菲的价格却也变相的成了家族之间财富的竞争,在常青藤大陆上,炫耀财富最好的办法,就是开一辆魔导动力车。

“今天可真是个梦幻般的日子。”暴熊佣兵团的团长在被引入魔导车内时,才从惊讶中醒来,喃喃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老熊,接这次任务竟然能享受到这么好的待遇,就算没有那六万联邦币,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接。”疾风佣兵团的团长德卡夫一时感叹道。暴熊差点就被德卡夫的声音吓一跳,忽又想到,魔导车是四座的,除了自己,应该还会有两个乘客,很明显,德卡夫就是其中一个。

暴熊想到这里就皱了皱眉,德卡夫可是有名的长舌男,他知道,如果自己一会话的话,就别想有消停的时候。暴熊思量再三,决定向司机求救:“尊敬的先生,约翰家这次还真是阔气的,向我们这些山野莽夫也有幸乘坐这种高贵的座驾。不知道这次约翰家总共出动了多少的魔导车呢?”

补充一下,魔导车的司机并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因为含有魔法能量限制的缘故,必须要有魔法师随从级以上的魔法师驾驶,而魔法师被称为战斗职业中的贵族,想让这些高傲的人来驾驶,代价也就可想而知,这也是魔导车昂贵的原因之一。因为你即使好运拥有一辆魔导车,可是你却找不到司机的话,这就是天大的笑话了。虽然有些人传言,本来的魔导车是没这个限制的,但因为十大家族的关系,才被下了这个魔法禁制,这样才能突显出魔导车的珍贵,当然,真相如何,就只有十大家族的人知道了。

也正是由魔法师驾驶的原因,暴熊才不得不用上尊称。

“团长大人,我还只是魔法师学徒等级,当不起你尊贵二字。这次的安排是杜少爷提出的,车队总共有210辆,团长大人们坐这辆,少爷和管家坐前面那辆专用车辆,而各位佣兵团的成员则乘坐后面的魔导车,当然等级上来说是次一点,毕竟身份的距离是不可忽视的。”驾驶座上的魔法师并没有因为暴熊的称呼出现任何的感情波动,只是用魔法师优雅的语气解释自己的等级问题和回答暴熊提出的问题。

这让暴熊和德拉夫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自己等级在对方之上,但是阶位上的威压就能让低自己一个等级的战斗职业者战战兢兢的,这可以说是一条显示战斗职业者的残酷性的铁律,可是这次在这小小的魔法师面前却失去了他的作用,凭这点,此子的成就绝对在自己两人之上,这就是大家族的力量么?两位常在高位的团长开始对大家族的实力有了一次直观的认识。

“魔法师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发呢?”气氛开始变得有些诡异,多亏德卡夫一句话出来缓解了一下气氛,至于他是真有这个疑问还是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就只有他知道了。

那魔法师司机也不以为意,依旧用优雅的语调回答道:“这位团长先生,现在几乎都准备好了,要“枪”佣兵团的团长到来就可以出发了。就是那位独自一人的佣兵。”魔法师见到暴熊和德卡夫疑问的表情,连忙解释到。

德卡夫这才知道原来是当天的那个单独一人的独身佣兵,不禁撇了撇嘴,口上说道:“原来是他啊,单个佣兵也敢接这个任务,我还真佩服他的胆量。话说约翰家的小少爷还真是奇怪,怎么会雇用这么一个单佣兵来进行这个任务,还真是小孩子啊。”

暴熊实在是受不了这个长舌的佣兵团长,只好冷冷的回了句:“如果是你,你会连命也不要的借这个任务吗?”暴熊实在想不明白,有这么一个长舌的团长,疾风佣兵团是怎样成为四级佣兵团。

德卡夫听出暴熊话中浓浓的不满,但是他的特点就是不怕你烦,不怕你厌,就怕你不理他的话,德卡夫听到暴熊应他的话了那里还不大喜过望,话就准备再次从口里继续蹦出来了,可是

“我到了,开车吧。”车门就在德卡夫想说话的时候就被打开了,一把冷静到极点的声音响起。

最辛苦的莫过于德卡夫了,一句话卡在喉咙中,憋到脸都红了,好不容易吞下肚子里,马上就抱怨道:“你很了不起啊,连雇主都要等你。”

那中年佣兵掏出怀表,仔细的看了一看,就回答道:“任务开始时间早上九点,现在时间刚好,我并没有迟到。”

德卡夫马上又被他的话卡到,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和眼前的男子继续说下去了,只好把目标转回暴熊这里,继续聊天,当然,是他说,暴熊只能无奈的听着。

暴熊在德卡夫的狂轰滥炸之下,皱着眉打量眼前的中年男子,他从进门到现在就只说过两句话,而且都能卡在德卡夫的话头上,不管是不是故意的,反正他是成功的摆脱了德卡夫的骚扰,而且对面的男子全身上下都弥漫着冷静的气质,还有他那绝对的守时观念,难道他是那个地方的人?突然,暴熊的眼睛忽然吃惊的睁大起来,幸亏他的内修也到了一定的地步,否则绝对会叫出来的——在中年男子背着的包囊上,隐隐的印出一个把状物体的模印,那是,枪托!

在被车队保护在中间的豪华加长的魔导车上,约翰家的小少爷,杜林约翰轻摇着手中的高脚酒杯,令酒中的各成分更好的糅合到一起,伴着车中的留声播放的音乐,真是有一副贵公子佳人的画面意境,而在侧座伺候的老管家则在一旁提着酒瓶,准备随时添酒到酒杯中,这时,杜林将手中的酒杯轻轻的放在面前的小桌上,笑着对老管家说:“赫德叔叔,这几天你心中好像一直都有疑问,不如你说出来吧,我不是那几个约翰少爷,只要我能解决,就一定不会推脱。”

赫德微微的欠一下身,低声对杜林说:“少爷,老爷说过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果然是真的。是这样的,我一直想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要雇佣枪先生做这次的护卫,能让我感应不出实力的只可能有两种人,一种就是实力比我高的人,但这种人全联邦大概就五十之数,不可能在易迪拉这个小镇上的,而另一种就是身上没有战斗职业者的修为,或者是连一级修为都没达到,这种人雇来也没有用,所以请少爷解惑。”

杜林听完赫德的疑问,两个手掌合在颔下,说:“在修为这个问题上,我想就算是整支护卫队也不是您老的对手,所以他是不可能修为在赫德叔叔之上,但他的能力,我敢说,如果遭遇山匪,枪先生绝对是我们中的主力,而且到现在赫德叔叔你还没想到他的职业吗?绝对的守时观念,身上的冷静气质,而且还称自己做“枪”,你还不知道吗?”

赫德把杜林所说的联想起来,马上想起一个在战斗职业中十分遭人唾弃的职业,但也确实在对付山匪上有十分充分的经验。赫德由衷的称赞道:“果然是杜林少爷,观察上细致入微,老朽佩服。”

杜林把身体窝进车上的沙发里,轻声说:“赫德叔叔,我不像几位哥哥那样,有着非凡的战斗职业者的天赋,大哥是武士,二哥是罕见的弓箭手,三哥还是高贵的魔法师,而我,除了这丁点的小聪明而已。也许就是这样,我观察事物的角度才比你们细致些而已。”

说完,就闭上眼睛,不知道是在休息还是思考问题去了。

老管家(下称老赫德)也就没有打扰少爷的休息,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一边用欣赏的眼光打量眼前的少爷,一边等待这年轻少爷的吩咐。

老赫德是看着杜林在约翰家长大的,杜林在三岁的时候就被老约翰在孤儿院带回来,并被冠以约翰的姓,本来大家以为这只是老爷给少爷们带来的玩伴,但老约翰却发表声明宣布收养杜林为第四子,这不但使平静的约翰家再起波澜,如果不是杜林是个典型的东方人,众人还会以为杜林是老约翰的私生子呢,不过也正是这这份声明,使杜林从小就受众多族内成员的排挤,因为堂堂的西方名族,竟然会有个东方的也拥有继承资格的后人(第四顺位,基本上是没什么希望继承的,但也有继承权),这都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而几位少爷和小少爷的关系在幼年时还好,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关系不但开始疏远,还不断地对杜林下绊子,而受到所有高级教授所称赞的头脑就开始发挥作用,杜林少爷不但能在约翰家族中周旋的十分自如,而且生活得十分滋润。

别人刁难,杜林少爷化解,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杜林少爷十二岁进行战斗职业天赋测试,除了检查出超于常人的二十倍,而且还在不断地小幅度增长,其他的检测为零,也就是说,杜林少爷没有当战士、魔法师、刺客、弓箭手和术师的天赋,也许那个战斗职业可以,但那个职业在战斗职业者的圈子里,是不被接受的,当然,作为天之骄子的战斗职业者们,能够接受靠炼金术师制作出一把有特殊能力的枪,然后仅比平常人好的身体素质就可以攀上他们的高枝的人吗?而把杜林少爷安排到格林省打理这边的家族领地,可以说是对他的一种保护吧。

时间就在杜林的歇息中悄悄的流逝着,在到黄昏的时候,车子平稳的停了下来。杜林也伸展了一下手脚,对老赫德说:“赫德叔叔,他们也开始扎营了,我们出去瞧瞧吧,毕竟别人要保护我们好几天的,不打好关系这几天会很难过的。不过联邦所谓的平等也真是虚伪啊,不说有多少人买不起魔导车,就是买得起,但这种由魔导师亲自加持空间魔法的魔导车可是只有家族的领地领主才有资格乘坐的啊。”

老赫德顺从的打开车门,把杜林对联邦制度的抱怨当做听不到,扶着杜林小少爷下车,然后看着杜林和那些佣兵们有说有笑的,一直到用餐的时间,杜林微笑着向赫德走去,轻轻的对老赫德说:“赫德叔叔,我突然想做一件事。”

“少爷,请说。”

“我想,拜枪先生为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程在线阅读第四节

    平时白耀炎哪敢应战,今天他为了救人,哪怕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他还是硬着头皮说:“如何算输赢?”吴少说“认输就是输。”白耀炎说“好。”随即一拳挥出,吴少压根没拿正眼瞧白耀炎,脚比手长,吴少随即抬起一脚,白耀炎拳头还没打到人,已经被踹倒了,不过他很快站了起来,整个人向吴少饿虎扑食的扑过去,却被吴少抓住衣领

  • 总裁的呆萌小甜妻在线阅读第2章

    002。【野餐以后的悲剧】“游!!幽!!悠!!!!!”一声狮子吼从冥王星散播开来,罪魁祸首-----也就是化为人形的游幽悠,正在淡定的看着声音发源处-------咱的冥汐妹子。“小汐~怎么了? ̄▽ ̄”游幽悠问。“次奥!老娘蛋糕呢?!”冥汐怒气冲冲地问,这家伙就会偷吃自己的东西!“啊呀~那个啊~—▽—

  • 晚湫在线阅读第1章

    黑云压顶,狂风呼啸,浓重的血腥味随着咆哮的狂风席卷四方,就如同有一头遮天的庞然巨兽在天空中肆虐咆哮,无尽的恐惧让整个衡山郡变得压抑冷寂,好似冰原中的枯骨,朱昊靠在城墙上闻这风中那浓郁的血腥气,听着那慑人的咆哮声只是淡然一笑,好像躺在风和日丽的沙滩上,吹着海风,晒着太阳,而不是躺在堆满了尸体的血城上。

  • 沙中帝国第9章在线阅读

    在瞬间,几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那散发出令人心颤威势的大阵笼罩住,仅仅只有极少一部分人在较远的距离,并没有被波及进去,但是那傀儡却是以极为迅捷的速度,直接冲出了大阵,对着那漏网之人冲杀而去。看到这种行径,许多人皆是心头一震,天辰月此举,明显是要所有人都葬身其中,来达到掩藏某种行为的目的。身上散发出骇人

  • 从喰种开始的旅途在线阅读异变突生

    唐小天一阵无奈。这特么真是孽缘。哪怕来上个体育课都躲不开。同学们看到老师来了,自觉的站好队。宋凌雪看到站在一旁的唐小天,也瞪大了双眼。“这个渣男怎么当上体育老师了!”“怎么了小雪?你认识?”旁边一个女孩开口询问。宋凌雪连忙把脑袋摇成拨浪鼓。这时,郭亮示意大家安静。“同学们欢迎一下我们的新教师,唐老师

  • 山有木兮在线阅读第9章

    这天椰丝睡醒觉就发现屋里多了两个兽,是住在旁边的那个幼崽和他的奶奶兽。梅奶奶和王奶奶在炕边嘀嘀咕咕的小声说话,那个幼崽坐在离椰丝最远的角落。椰丝上次并没有仔细看过幼崽的模样,这次椰丝打算仔细看看幼崽的模样,看看他和这家成兽到底像不像。椰丝一靠近,王狗剩就发现了,虽然孩子还小,但男女授受不亲,王狗剩尽

  • 逢凶化吉[娱乐圈]在线阅读矮富丑与绿茶婊

    这时候,从朱左身后走过去几个年轻人,都在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最近发生的新奇的事情:“你们昨天看到那个新闻没有,据说有个人觉醒成功,操控火焰把整个学校的游泳池都给蒸干了。”“你可别说,我们班也觉醒了一个,吗的,觉醒了之后力大无穷。一只手就把我们班上力气最大的胖子给撂倒了。”“我们班有个女生也说他男朋友觉醒

  • 红屏在线阅读第十节

    “你们住手,放下手中的刀子你们还可能有条活路!”黄警官大声的叫道:“你们不为自己也想想自己的家人呀!”“快放下他!那是我的儿子!只见黄有才从上面跑了下来,大声的叫道:“儿子爸爸来救你了!你要杀就杀我吧!”只见里面的人架着黄有才的儿子,嘶哑的叫道:“你们快撤出去,给我一辆车让我们走!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

  • 赠君一颗夜明珠在线阅读第2节

    “那离得近一些,才好看得更清楚。”唐洛一边慢悠悠说着,一边伸出了手臂,将保持着距离的钟元妤一把揽了腰过来,让她紧紧贴着自己。一边低头带着玩味的笑容去看她,想看到惊慌失措的表情,结果下一刻是自己的表情陡然僵住。他没有料到,这个看似娇软易害羞的女人,竟然也伸出了手,干脆利落抱住了自己的腰,软绵绵的嗓音紧

  • 证道登天在线阅读第三章

    在霍易济离开臧家坞后,臧诚在书房沉思了一夜,对于吴阀可能将洛阳地室人员出卖给大秦官府之事久久不能释怀。臧诚是心向大晋的,但他不想成为大晋门阀争斗的牺牲品。如果大晋朝堂风向不对,臧诚准备提早筹划,以免族人受到无妄之灾。于是,在霍易济离开臧家坞的第二天,他让臧青青带着臧家坞的护卫首领臧山前往盱眙城探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