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的古代之旅新同事?(2)

2021/5/4 6:44:50 作者:灵姬雨童 来源:3G小说网
我的古代之旅
我的古代之旅
作者:灵姬雨童来源:3G小说网
我昏昏沉沉的睡着,头疼的厉害,记得昨天晚上,为了安慰失恋的叶子,我这个一向乖乖女的形象被彻底的颠覆了,大半晚上的翻墙离开学校,就直接打出租车向叶子所在的酒吧直奔而去,我记得清清楚楚的是,出租车在行驶的过程之中,与对面直冲而来的一辆载货大卡车直直相撞,然后我就不醒人事。耳边有低低的哭泣声断断续续的传进我的耳朵里,我不悦的紧皱起眉头,谁这么吵,还要老娘睡觉不,也不知这是哪家该死的烂医院,硬件施舍这么差,床硬的更石头一样,没有一点温度,冰凉冰凉的。医院?对,我的大脑瞬间清醒,昨天晚上的车祸画面在我的脑

“咱妈的故友?”

存星满脸狐疑打开窗。奇异的香气淡了些,但仍若有若无的残留潜藏在空气。

存星不喜欢这诡异的味道,修行之人的第六感使他下意识想要避开。

“是,月之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她。”竹青端起水杯晃了晃。

“什么时候的事?”

“二十四年前的事。”

竹青耐心作答,月之向存星投去一个“什么烂问题“的眼神。月之对故友这回事还有些疑虑,需要询问母亲后才好下定论。

“那么,可以开始工作了吗?”竹青换了个离电源近的位置,随意摆弄背后靠枕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

“我已经查过了所有植食性妖类的资料,基本已经排除被吃掉的这种可能。”存星掏出手机,“竹先生你加一下我微信,我拉个群把资料上传群文件。”

竹青点头,从旁拿起背包开始摸索。存星紧盯竹青手上的动作,生怕错过哪个细节似的目不转睛。

许是很久不用了,竹青翻了一会儿才找到,刚拿出的那一刻存星已经从摄像头和体积大小判断出了品牌和型号。

“你很好奇吗?”竹青扬起手机放到存星面前,“要不要仔细看看?”

月之按着存星的肩往后退了些与竹青拉开距离:“阿星,不要没礼貌。”

竹青加了好友就收起手机退回原位,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难以辨认其情绪。

“你完全不像苏婵,她活泼的没边,从前青丘的阿婆们都怕她。”竹青嘴角弯了一下,“你却是个办事小心的。”

月之和存星很少听起母亲的往事,一时齐刷刷看向竹青。

“你们父亲很少提及苏婵出阁前的事吗?”

存星摇头。

“所以,”竹青看向屏幕,“排除被捕食的可能性后,你们下一个怀疑的方向是什么?”

竹青的态度很明显,月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给还想继续追问下去的存星。

“目前怀疑是被虏去做了法器。普通金属杀伤力不够,特殊矿物难以寻找。那么自身有法力,又可以当做材料的,最容易寻找的就是树妖。”

群里已经有文件开始上传,点开是个清晰的表格,按时间顺序排列,分别标注了名字、种族、亲友关系、目击时间等多类具体信息。

“存星做的?”竹青将文件划到最下边,一颗金色的五角星带着特效闪烁在空白页上。

“嗯,他的常用落款。”月之把头发撩至耳后,“失踪树妖的种族遍布大、居住地分散,在人类社会从事的工作也不大相同。”

“共同点是他们都有一个健壮的本体,失踪的多为大乔木,树干粗壮富有生命力。”竹青说道,“就算是我,那些活了上万年未化妖的树,也同样有致命的吸引力。”

“不过也有特例,比如人类看来不太粗壮的桃树、枣树也在失踪之列。”月之补充。

存星点头:“这个方向是对的,不管是人还是妖,都有捕猎树妖的理由。”

竹青沉默了一下走到窗边。

雪停了有一会儿了,枝头融化的雪水滴到地上又结成冰。

“树妖的生存环境还是很难啊。”

竹青叹了口气。

“我这里有立秋以来所有的修行者出入名单,树妖案发生前的是蓝框,与失踪时间相吻合的是红框。”存星又上传了一个文件。

月之大致浏览了一下:“人口流量上并无异常。”

“好的,月……”竹青开口又停下,手指捏住下巴稍作思考,“他们一般叫你们什么?”

“前辈一般叫我小月,“月之又指向存星,“对他喊全名。”

竹青笑道:“不是前辈的怎么称呼呢?”

“这里的都是前辈,我们俩最小。“存星摊手,“目前来说,竹先生您是最老的。”

月之瞪了存星一眼。

竹青安抚地拍了下月之的肩:“不必如此拘谨,我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哀。”

存星胜利似的回看月之。

“月儿吧,”竹青稍加思索,“我上次入世还是很久以前,那时候他们都喜欢在女孩的名字后面加个‘儿’字,很书香的感觉。”

存星:“那我呢?”

“就存星,男孩的名字不讲究这些。”

存星悄悄“嗤“了一声,月之下意识皱起眉。存星这没大没小的性格一直让月之头疼,平日和同事开开玩笑也就算了,对上级也没个正经样儿。

竹青凑近月之,伸手到一半又停下,转而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多笑笑吧,年纪轻轻的不要总这么严肃。”

月之愣了一下。

“那我们怎么开展工作?”存星问。

竹青看了眼墙上的钟又对了下手表:“月儿和我一起走访时间重合的修行者,你去调查失踪树妖最后目击者的证词。”

“好。”月之快速关掉电脑,一手挎着包一手将文件夹揣在怀中。

竹青自然地从月之手中接过文件夹放进自己的双肩包,将帽子从桌上拿起戴在了月之的头上,又进茶水室接了满满一杯热水塞进月之手里。

月之有些茫然。

存星悄悄用胳膊肘戳了下月之:“老妖怪对你挺好?”

竹青将包背在身上示意已收拾好全部,他青色的薄衫外已套上了西装背心、外套,还有一件同色的风衣。

“我以为您就穿着那件衣服来的。”存星上下打量一番,先一步跨出了门,“我先走了,电话联系。”

竹青看月之愣在原地,又做了个请的手势。

月之手忙脚乱地将水杯递给竹青:“我不需要这个。”

“你拿着暖暖手,我反正也用不上。”竹青又揉了揉月之的头发,“蛇是冷血动物。”说罢便大踏步的往电梯走去。

月之已经不算矮了,可竹青实在是高了些又快了些,月之一阵小跑才勉强跟上。

竹青突然停下,月之的脸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装满文件的双肩包上。

“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你可以提。”竹青看了眼月之被蹭掉了半截的口红,“但是把脂粉弄到我新包上可是要赔的。”

月之尴尬的笑了笑,按亮了下楼的电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踏天筑道在线阅读three

    three心疼的拍了拍小青梅的后背,小姑娘抱着腿自己缩成一团,坐在他旁边,眼睛都红了,小小的一只可怜巴巴的,朴灿烈看着她,突然有些后悔出道。如果自己没有出道,正常的毕业,念大学,就可以每天都去接她放学,送她去学校,也就不会让那个变态有机会接近她了……“傻灿,你又胡思乱想了对吧……”沈青城刚偷擦过眼泪

  • 醍醐集怕鱼的胆小鬼

    “呐,凉,你听说了吗?怪盗基德被人下了挑战信。”青子咬一口面包继而说道:“真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聊,竟然想挑战基德。这不就是代表爸爸他这个月要第六次失眠?”听到青子这么说,我刚喝进嘴的牛奶差点没喷出来。“咳咳……”“你没事吧?”青子一脸焦急的看着我“吃东西的时候慢一点。别呛着。”“其实我倒是挺想看看被下

  • 我的分身强无敌第一章

    我讨厌魔法,讨厌使用魔法,讨厌做一个魔法师,因为我是家族中少有的天才,所以我的世界单调又令人厌恶。我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心里想着,下辈子一定要做一个普通人,绝对不再学习魔法,也绝不再做魔法师了!但是,上帝确实是挺残忍的,让我重生在了海贼的世界,然后我的爸爸妈妈为我取名为“波特卡斯·D·露玖”,充满了悲

  • 今*******?在线阅读第7节

    赵信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见叶琳萱一个女孩子都没说饿,自己一个男的倒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又走了一会,赵信尴尬的对叶琳萱问道:“叶姑娘,你有没有感觉到有点饿了?”“嗯!是有点。”叶琳萱摸了摸肚子,也感觉到有些饿了。“那你先在这里休息会,我去找点野果野菜回来。”赵信向叶琳萱说了一句,便起身前往树林里寻找吃食

  • 爆宠萌妃:这个王妃有点彪在线阅读第7节

    林风和凌云楷切磋完之后,这跆拳道林风也不打算再练了,只等黄飞鸿回来,跟着黄飞鸿练正宗国术。等待的时候,闲着也是闲着,林风便让凌云楷教自己和牙擦苏认穴位。凌云楷平时总是被教导的份,这下可以当一把教导的瘾,乐意的很。人体穴位就那么多,林风很快就认全了,倒是牙擦苏,总是慢一拍。鉴于牙擦苏天朝话实在太烂,不

  • 炮灰逆袭之男主你有毒一起长大的孩子

    2017年。范北芸约了人在咖啡厅里见面,一位素未蒙面的“老朋友”。木制的地板轮廓明显,范北芸缓缓走来。靠墙的位置上坐着一位女士,她垂着眉眼,似乎正娴静地看着什么。长长的卷发有些挡住面容,只窥得见光洁的额头。咖啡店里来往的人并不算多,稀稀疏疏地坐着一些。整个店主打怀旧风,连出现在上世纪的老唱片也被当做

  • 终有良药治愈你在线阅读第10节

    ·弦知长得很快,或许因为是人和妖所生的缘故,他的身体比普通人类婴儿更健壮,跟老莫家那个比他大四个月的小鸡蛋放在一块,也丝毫不显小。这一天,萱支和松支不在家,她俩要回霍山一趟。她们的小姐妹要过三百岁生辰,请她们回去吃酒,所以照顾弦知的重任就被交到了玉历肩上。此时,玉历正和弦知大眼瞪小眼。这个体内流着一

  • 离婚后 渣攻成了绿茶在线阅读第七章

    自称是东方仗助的男人,十分热心的说要带着优真参观杜王町。优真对这个男人有股莫名的好感,相信仗助不会伤害自己,也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坐在仗助自行车的后座上,优真参观完了杜王町所有的有名景点。仗助低下头靠近在翻看相机里照片的优真,“接下来还想去哪儿?”温热的呼吸打在耳边,优真不习惯地略侧头才发现仗助现在离

  • 同桌你喜欢我吗之何家来人(4)

    砰’林家大门被粗鲁的一脚踹开。隐约的叫骂声传来,散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唉,这下咱们都分不开了。都死一块去了。’孙小宇听着门外的声音沮丧的说道。‘要死自己死一边去,别拉着我宝贝侄女。’自从彪叔回复本来面目后,他那万年不化的冰山脸消失了。一些卑劣的,护犊子的行为就丝毫不加掩饰了。‘林雨欣,孙小宇你们两

  • 最坑战队[星际]定计断尾

    “嘭”终于,陆川感到一声轻响,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进入了凝气二层,感受着与天地灵气沟通更加顺畅,筋脉中更多灵气的运转,陆川长出一口气,随后就运转了一个大周天也就是七个小周天,用以稳固境界。第二天一早,陆川就带着巧儿和李鬼上街了,说起巧儿,那是很少上街的,毕竟工钱不多,还得照顾陆川,以前就算上街也是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