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重生之我的1992在线阅读寻租(上)

2021/5/4 7:40:25 作者:瑶湖居士 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之我的1992
重生之我的1992
作者:瑶湖居士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1992,拯救父母,找回爱人,回到那个遍地机遇的年代

今天是星期六,天气真好,阳光灿烂,万里无云,虽然有风,但不大。暖风拂面,将清明绵延至今的淫雨yin霾一扫而光。

同学们都将自己的chuang单被褥拿到外面晒,驱驱潮气,把几栋宿舍楼间的一排排冬青树都铺满了。chuang单被罩都是学校统一发的,清一色的蓝绿相间,蔚为壮观。

天气虽好,我却心情不佳。

刚才我还没起chuang,手机响了,迷迷糊糊中我摸到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谁啊?”我没好气地问。在睡梦中被吵醒的人心情都不会太好,何况昨晚CS玩了个通宵,头到现在还隐隐作疼。

“你是不是还没起chuang?!”对方问道,似乎很生气的口吻。是老爸!我迷糊的脑袋立马清醒了,猛地坐了起来,清了下喉咙,以一种异常清醒的口吻说道:“哪有啊,老早起来了。”

老爸的声音越发严峻了:“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啊?都到中午了,你还睡得住?昨晚干吗了?”我心里发虚,声音小了很多,解释道:“真的已经起来了。爸,您找我有事吗?”

老爸余怒未消,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阿清,你也不小了,不要老让我担心。你都已经大三下学期了,应该考虑一下以后的去向了。你不是说要考研吗,宿舍里人太多,会受影响,你还是在学校附近租个清净点的房间,好好开始复习吧。”我只能不时“哎、哎”地附和着。

好不容易等老爸训完,我放下手机,长吁了一口气,往后一仰,身子倒回到了chuang上。

“你爸管得真严啊。”宿舍老三的声音从我对面的铺上传来,他昨晚与我组队打了通宵游戏,现在也还躺着。

我爸对我的确管得很严。因为以前我们家成份不好,我爷爷被评为了地主,后来在文革中被批斗致死,我爸他们也吃尽了苦头。大伯初中毕业要考高中,本来以他当时的成绩肯定没问题的,最后却因为成份不好不让上学。

奶奶独自一人拉扯四个孩子,原来是想拼着命把孩子们都供出息了,给文革时迫害我们家的那帮村干部看看,可是看到大伯的遭遇,心也凉了,觉得自己再怎么努力都是白搭,还不如让孩子们学点手艺谋生,所以我爸我姑和我叔都是小学没毕业就退学去学手艺了。

我爸九岁就去学打铜,跟着师傅走街串巷地吆喝,后来政策允许了,便出去养蜂,几乎走遍了全国,受尽苦楚。虽然他以自己的勤劳、聪明与善良赢得了全村人的尊重,但是对于当年因为政治原因而不能读书一事仍然不能释怀。在他的心目中,唯有学优入仕才是正途,方能光宗耀祖,于是他一直盼望着我们三个孩子有朝一日能够学业有成,一鸣惊人。

可是事与愿违,我姐和我哥先后走上了经商的道路,我爸生气之余,就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所以对我管教特别严厉。

我的思绪漫无边际地跳跃着,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难怪老爸会生气,他平常总是五点不到就起来的。

我想起了自己很喜欢的作家路遥写的关于《平凡的世界》的创作谈的名称:《早晨从中午开始》。我这也算是“早晨从中午开始”了,可人家是因为通宵写作才起得晚,而我呢?要是我也来个英年早逝……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鄙视起自己的无聊来。

刚考上大学那会,我也曾发过誓,一定要认真学点东西,怎么着也得混几个三好学生、一等奖学金之类的东东。刚到学校那会确实也还上了几回自习,泡了几天图书馆。可自从大一第二学期买了个电脑之后,就几乎没再上过自习了,很多课都只上两次。第一堂课认识一下老师,最后一堂课听一下重点,考前突击一下,竟然也都过了,成绩总在中游徘徊,反正大家都不怎么读书。我要真背个包去自习,也许他们还会莫名惊诧呢。

今天,老爸的一番话不禁让我久已麻木空洞的大脑重新开始考虑一些平常不愿面对的问题。

我都已经大三了,大学已经过去一大半了,想来真是不可思议。是该考虑一下以后的打算了。要就这个状态捱到毕业,我准是废物一个。也许考研是条出路。我就读的学校在全国也就中等偏下,除了本地单位愿意要我们,在其他地区竞争力很弱。要是就这么毕业了,估计也找不到什么好单位。要是能考个名校研究生,自己的qi点就高了,爸妈也高兴。老爸这么多年累死累活的,不就是图个名气,争口气吗?为家为己,我都该努力一把了。而且整天沉溺于虚拟的游戏中,这种生活我也过腻了,很无聊,很空虚。

对,就这么办!我想象着自己每天清晨赶在朝阳升起之前来到空无一人的教室自习,每天晚上在打过熄灯铃后最后一个走出教室,头顶冷月清辉,骑着自行车回到自己的蜗居,洗脸刷牙等待第二天的再一次轮回。我越想越兴奋,不由挥舞着拳头,大声喊道:“我要考研!”

“猴子又发神经了?”刚打完篮球的Lao二晃着一身肥ròu,满身臭汗地进来了。他在班里算是最好学的,一天到晚拎着他那个发黄的仿红军式的书包去自习,几乎每年都是全年级第一名。最近他瞧着自己的一身赘ròu很不顺眼,总在琢磨着让自己飘逸起来的方法。从晨跑到节食、健美,各种法子都试过了,可是那身横ròu还是不见少。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光喝水都能转化成脂肪”。最近他迷上了打篮球,自习去得也少了。Lao二打篮球的绝招是向NBA巨星奥尼尔学的,就是边运球边用肥硕的屁.股把防守他的人一点点挤到篮筐下,然后转身投篮。这一招屡试不爽,所以他就自诩为天朝的奥尼尔。

Lao二最羡慕的就是我这一身皮包骨头,在他眼中那可是仙风道骨。他给我起了个形象的绰号:“猴子”。虽然不雅,可是每次他叫我“猴子”时,都能听得出他声音中掩饰不住的嫉妒。作为回报,我也给他起了个绰号:“乌克兰大白猪”。后来觉得太冗长,便简称为“猪”了。

“你要真打算考研那就早作准备,不要光说不练。”Lao二一边用毛巾擦着腹部皱褶间的汗,一边跟我说道。他曾经说过我最大的毛病就是常立志,而不立常志,所以终无所成。话虽伤人,倒也切中要害。

“这次不会了,我想好了,不能老这么混下去,是该搏一搏了。”我重新坐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下了chuang,坐到椅子里,顺手打开了电脑。

Lao二瞥了我一眼,带着开玩笑的口吻嘲讽:“怎么?又要决战CS?这就是你考研计划的第一步?呵呵。”

我盯着电脑启动的Windows画面,说道:“你不要猪眼看人低,我这次已经下定决心戒掉游戏了。我现在上网查一下学校附近有没有房子租。”

“戒掉游戏?”Lao二有些不屑地揶揄:“这大概是你第十次发誓了吧?”

一直躺在chuang上没声息的老三忽然发话了:“猪啊,你就不要这么说人家了,俺看着就不服,难不成就只许你一个人刻苦,人家猴子就不能也产生些崇高的理想?对吧,猴子?不就是个游戏嘛,俺就不信戒不掉,俺也宣布从今天开始俺就不再玩CS了!”自从《天下无贼》开始热播之后,老三说话时总是学电影中傻根的语气,不过只学会了一个字:“俺”。

Lao二撇了撇zui,不以为然地说:“切,猴子要戒,我还有些相信。你也要戒?下辈子吧。”

“呦,这么不相信俺的自制力?俺这就证明给你看!猴子,你要找房子是吧,你到学校论坛上的‘跳蚤市场’看看,那里有不少租房的信息。”老三说完,穿着小kù头跳了下来,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既然俺们要戒掉游戏了,为了以示纪念,缅怀俺们的过去,俺们现在最后再玩一次CS吧,玩他奶奶个通宵!如何?”

我挪了下肩膀,撇开了他的手,严肃地说道:“我这次真的要戒了。我不想再玩电脑游戏了,觉得对不起爸妈。你说论坛上有租房信息?”

老三看我真的很认真的样子,也不开玩笑了,说道:“其实要考研也没必要出去住的,以后我也不玩游戏了,我也该看看书了,去年都挂了三门了,再这样下去,估计还没毕业就要被退学了。俺要东山再起!俺要拯救世界!”老三刚入校时成绩比Lao二还好,还拿过新生奖学金。不过好汉不提当年勇,他倒很少提从前的辉煌。

我一边打开学校的论坛,一边说道:“我这个人自制力太差,要是呆在宿舍里,还会忍不住玩游戏的,还是找个房子一个人住比较好,电脑也不用带过去了,这样就杜绝了自己再玩游戏的危险。”

“哦,那你的电脑就由俺来替你保管吧。免费无偿保管!”老三嘿嘿笑着说道。他的电脑配置没有我的好,打大型游戏时老是死机,所以对我的电脑已经觊觎多时了。

我打开了论坛里的“跳蚤市场”,一边说道:“你不是也要戒掉了吗?放你这里会影响你的。要是耽误了您老人家东山再起的宏伟计划,我岂不是要抱恨终身、遗恨万年?算了,为了您的未来,为了中华民族的前途,为了全人类的希望,我还是带走吧。”

老三一看狡计不能得逞,有些郁闷地洗脸去了。Lao二换了身衣服,拎着他那个很有特色的黄军包出去了。而FengLiu的老大昨天晚上和他女朋友去看通宵电影,到现在还没回来。我便一个人在“跳蚤市场”上浏览信息。

“跳蚤市场”上信息很多,但都是些转让SIM卡、五一回家包车订票之类的,很少有关租房的。偶尔找到几个,也都是些“因考研需要,急于租房”之类的,看不到一个出租的信息。

我翻了好几页,仍然没有找到出租的信息,正打算放弃,忽然,一行字显现在我面前:“出租房子,一室一厨一卫,云江村。”

我忙点开了这个帖子。“现有云江村房子一间出租,一室一厨一卫,一chuang一柜一椅一桌,可上网,房间向阳,推窗即可见云江。价格面议。联系方式:fl**;电话5201437”。

发帖者叫“裙裾飞扬”,头像是一个梳着两条麻花辫的清纯女孩,一袭白裙,笑靥如花,闲坐于堤坝上,恬淡闲适,身后残霞映江,碎金点点,几艘渔船隐约可见。

可能是黄昏照的吧,光线有些暗,又是背光,女孩的面庞看不是很真切,但是看得出来是十分清秀的。大概是从网上下载的图片吧。

她的发帖数只有一篇,也许只是为了发这个租房的帖子才注册的吧。

不管这些了,我打开了fl,把她提供的号码输入查找,跟她在论坛上的网名一样,也叫“裙裾飞扬”。不用验证就加为了好友,可是她的头像没有变成彩色,不在网上或者隐身了。我给她发了个信息:“我想租房子,请收到后联系我。”

我翻出昨晚吃剩下的面包,边啃边浏览着网上的新闻,同时等对方给我回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SK-0149重瞳

    “到此为止,热身也该结束了。”夏灵衣袂飘飘,从容且镇静,她把剑扔了,陆梦可以不用剑,她同样可以,而且要用这个种方式打败她。她的身体越发明亮,焕发出道道圣光,神圣威严,沐浴圣光下的她如天仙降临万物不侵,纤尘不染。透明的灵气犹如虚幻,浮浮沉沉缥缈不虚。周围的花草,树木,随着夏灵的圣光,竟有化尘的迹象,如

  • 三次时间段的悖论之第八章(8)

    随着圆舞曲的节奏,旋转,旋转,不停的旋转。这是新近时兴起来的舞蹈——华尔兹,首先在奥地利宫廷兴起,然后迅速席卷整个欧洲,成为宫廷舞会和私人舞会新的宠儿,被称为“舞中之后”。继乔治一世国王最喜欢的舞曲“水上音乐”之后,华尔兹圆舞曲作为新兴音乐类型,也随着华尔兹舞蹈在欧洲上流社会的兴起而风生水起,成为最

  • 大明英雄传在线阅读第1节

    一座死寂破败的城池内,焦木与残烟似乎成为了这里的主色调,而随即城中央的一声巨响打破了城中本有的寂静。随着烟尘渐落,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城池中央。“嘿嘿,你是第一个将本尊逼入如此田地的人,不过也就此为止了!”满身狼狈的黑衣男子挥起手中的战戟朝着半跪在眼前浑身是血的白衣剑客砍去。“呵,尔等所行之事天理不容,

  • 瓦罗兰大陆练笔诸事第一章在线阅读

    一嫁一嫁又一嫁,澹台玥的母亲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三嫁生了三个儿子。不,最后一个是假的,其实是女的。然而,这个奇女子为了稳固地位,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当年跟一再跟前夫和离再嫁,就能让女儿女扮男装。她是一个狠人,因为两次和离再嫁,嫁的不再是未成亲过的男子,而是拥有嫡子的男子。于是她生了女儿就说生了男子

  • 我有一千张面孔之花妖

    晚上的龙场市很热闹,人来人往的,这其中最热闹的地方当然就是龙场市最古老的中山路了,听名字就知道这条路的来历。这条路现在已经被全方位的改造成了步行街,一到晚上,两边都是摆摊的商户。来这里什么人都有,那些有钱人也很喜欢来这里,因为这里几乎就是整个龙场市民童年夜生活的开始。走在路上,白水漫无目的,诸梦洁倒

  • 女神要离婚!理论篇在线阅读第7节

    躺在地上的阿伦偷偷地对着伊鲁卡的背影比了个中指。“给你介绍一下。”“旗木五五开?”阿伦一脸惊喜,没想到可以见到自己曾经很喜欢的卡卡西。‘???’卡卡西和迈特凯两人面面相觑一头问号。“不得无礼!”迈特凯揉乱了阿伦的发型。“这可是我一生的对手,木叶第一技师、名扬忍界的拷贝忍者、写轮眼-卡卡西~”好吧!好

  • 猎魔人学院在线阅读第七章

    “他跑哪去了?”“不知道,继续往前看看。”“好。”见一群侍卫跑过去了,花想容松了口气,往后伸了伸手想靠在墙上,可是……他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啊呀!”花想容睁大了眼睛,吃了一吓,连忙转身跳开,只见一个红衣少年站在身后,一双淡蓝色的澄澈的眸子,俊美而有些妖孽的脸惊讶的望着他,瞠目结舌,一脸茫然。花想

  • 杀戮的学院在线阅读第3章

    “真是可恶”张凌天用力一拳击在了石头上。“这些唯利是图的家伙”想想这十八年以来所受过的受与苦难,张凌天的戾气直露,杀气从他的身上散发洋溢而出。在这以修炼为主的世界,如果不能修炼,那就是一个朝人嘲讽厌烦的废物。纵然你出生是多么高贵,不能修炼,在所有武者眼里你就什么都不是。在众大小势力里,也不会容许这样

  • 九元素之巅在线阅读第5节

    廉亲王府。宴席散去,王府书房内,“八哥,今儿是怎么了?总觉得你不对劲。”九爷允禟看出了端倪,“你这笑啊,太假,这可不像是八哥你!”一针见血,允禩了听了,叹气一声,终于撤去脸上那勉强的笑,“弘时,怕是以后都不会再来了。”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明明,这些年,待好弘时,就是瞧准了他和老四父子俩不对盘,明明

  • 机能王朝在线阅读第二节

    广州市四十七中学校门口,身为市重点高中,门面并不寒酸。一扇上世纪风格的大门略显磅礴大气,门口两只惟妙惟肖的石狮子似乎叙述着这间学校的悠久历史,虽被称为四十七中,并非指它的历史不够其它学校久远……“就是这?”四十七中门口一个有着鹰钩鼻脸色阴沉的阴霾男子对边上的一旁的一个阳光年轻男子问道,只见那年轻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