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超级豪门.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7/22 15:23:59 作者:清风上人. 来源:17K小说网
超级豪门.
超级豪门.
作者:清风上人.来源:17K小说网
超级豪门

杨秀和大宝二宝住在大队里,带到大队里面的东西本就不多。

这些日子除了从饭堂换的吃的,都是吃得干粮。所以马家派人来接她的时候,只一个板车就拉过去了。

“姐姐,刘大哥说马家来人了,但是马铭爵自己却没来。”杨宇成虽然还是个小豆丁,但是人情世故也是懂的,本该由男方亲自出面来接亲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姐姐不受待见,这将来的风言风语,苦的是姐姐。

“都是我们两个连累了姐姐,要不是为了照顾我们,姐姐不会选那么一个没用的病痨子。姐姐是专门为我们挑了那样没用的,想要自己当家,不让我们受苦。”杨俊成是老二,最是不喜欢言谈,还是头一次将话说得这么多。

此话一出,杨秀也沉默了,她虽然不是那么想的,但是两个弟弟有了这样的想法,实在让她心疼。

她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伸手揽过两个小脑袋,看着大队门口穗儿还没红的高粱地道:“放心,姐姐会幸福的。”

刘大哥是村里面的干部,可是在村里头不管什么事儿。

他是因为家里有人犯了事儿,被下放到这里的,就算是有学识有眼界,村里的人也都当他是个摆设。

不过倒是对杨秀挺好的,杨秀一家在大队这些日子,承了他不少帮助,杨秀对他心怀感激。

“秀儿,其实你不必非得让你自己嫁出去,等着两个小的长大了,家里就有人了。”刘志看着两个小疙瘩,自己打心眼里都觉得这话说出来就没底气,说到后面声音也就越来越弱了。

等着两个疙瘩长大,至少也得五六年,穷人家度日如年,这日子怎么能算上好。

“多谢刘大哥好意,秀儿和两个弟弟不会受了苦的。”她嫁的那人,不像是要给她苦受的人。

大队装车,从土路一路向北,便到了老马家的大宅,毗邻着有两家姓马,西面那家是富户,大院子里面有八、九间房子。东面那家便是马二的主家,也有个不小的院子,只是房子只有三间,可比不上西头的老马家,秀儿嫁人便得先去东边那个老马家的主家见人。

说不紧张是假的,但是杨秀拼命笑着,强迫自己镇定,想要讨人喜欢,就得能干又伶俐。

光是这个也不行,还得长得漂亮,能钩住丈夫的心,做饭好吃,拢住男人的胃。她这两样都不差,又能勤俭持家,应当能过婆母那关。

秀儿将之前一起舍不得用的红绳,在今日带上了,脸上虽然没有上妆,但是好在人长得玲珑,又有江南女子的小巧,樱桃一样红的小嘴,腮上带了点粉红,白皙透亮的皮肤让她整个人都娇俏可爱。

相比其他养在村里面的姑娘,秀儿算是又白又美又匀称的,就算是放在十里八乡,那也是美人一个。

“秀儿,那我就送到这里了,你跟着你三婶子过去吧!”刘志是见着马家一个男人都没来,只是来了一个婶子,所以帮着杨秀他们将东西给推过来了。

“再多谢谢的话秀儿不说了,刘大哥慢走。”

马铭爵三婶是个好说话的,在马家是个好脾气的。但同时更是在老马家说不上话的,马家说是想看看杨秀这姑娘的心性,不派男人去接她们姐弟,只是让她这个闷不吭声的去接了。

他们马家人都说没爹妈的孩子都不咋地,要不是马二有病痨子这种病,就是那相貌也不至于相一个没有爹妈养的媳妇儿,还带着两个弟弟做累赘。

“老二媳妇儿,等着进去的时候,可要看点眼色,别第一天就冲撞了,自打你们相上了,我们老二便一直病着,也不知道是邪门了还是怎么地,等会见到,可别拿马二的身子说事儿。”

这话自然不是三婶子嘴里编排出来的,是屋里那些人教她说的。

杨秀听完了,脸上的笑也挂不住了,这还没进门了,就说她是个霉运,跟丈夫相冲,这往后的日子,怕是没她想得那么简单。

马铭爵对她好是她男人对她好,可是婆家的人可跟她男人不一样,或许在婆家眼里,她始终是个外人。

进了院子,马家的下面垒了地窖,房子盖在窖上,要比普通的房子高一点,得走上一个小土坡才能上到房子前面,中间的开间进去是灶台,往右拐是一间房,也是一口大炕带着一个厅儿,是最大的一间,也就是马家人齐聚的地方。

杨秀带着两个弟弟进去,炕上有一个矮桌子,周围坐着三五个婆娘,地下两个凳子,有两个白胡子的上了岁数的男人,许是见杨秀还算个没出嫁的闺女,马家不想让她见外男,将人都藏起来了。

“秀儿,你来马家村时日也不短了,这个地方本就没多大,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咱家的情况你也能看明白,给你一间东街(gai)的小平房,也是尽心了。”说话的人就是马铭爵的娘,穿着一身红色的绣花衬衫,整个人看着挺有福气的。

“娘,秀儿知道了。”这话就是说,屋子里面的东西和钱也就不填置了,能有落脚的地方就行,杨秀也不挑剔。

“好孩子,结婚的喜房你几个婶子都说不在新房子里,没有人气。在老二原来的那屋子里,我们给你们贴了喜字,点了红蜡烛,还给家具上了浆。但说好了,那是老二长大的地方,东西可不能搬走,不过你们想在这儿住,倒是可以的。”娘说话的时候一直含着笑,眼睛亮晶晶的像是闪着光,可杨秀却是从脚底下开始冒凉气。

怪不得是能拉扯几个孩子撑着一家的女人,可要比赵大娘要厉害多了,她总共见过的掌家的女人也就是赵大娘和她,初次见面感觉就很不一样了。

杨秀是个聪明人,虽然娘说了给她们单独立出去,可是成心不想让他们成家立业,想来她那个房子里应该什么家具都没有,更别提结婚的三样了。

其他的也没多说,只是三婶子领着认了人,这一大家子可把杨秀给震住了。

管三岁的娃娃叫着奶奶,管看起来白发白鬂的老奶奶叫姐,唯独几个正常的,还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杨秀哪能都记得住,这么一圈下来,头都大了。

“没关系,记不住可以慢慢认,再往右边去的第二间便是老二的屋子里,你进去见见吧!”娘又发话了,杨秀点了点头,便朝着马二的屋子里走去。

她在这儿也实在呆不下去了,一头栽进了老马家,别提婚礼了,连个仪式都没有,杨秀实在想不通。

老马家虽然不富裕,但是也是有头有脸有规矩的,怎么会这样对她?

大厅里面,等着杨秀走了,开始闲聊了起来,说话声音不低,也没管杨秀能不能听见。

“老二啊,看不上他媳妇儿,这日子没个过好。”说话的人是个年轻妇人,是马二的姑姑,马二四爷爷家的,只比马二长了几岁。

“二哥是个读书知礼的,不想耽搁人家姑娘。”老五是个姑娘家,平日里不喜欢下地干活,总是喜欢跟二哥读书,这不到了长个的岁数才刚刚冒尖的拔个,心里是个向着马二的。

马燕见新来的二嫂子,长得漂亮人又温柔,还是打心眼里喜欢的,配得上二哥,之后要多多劝劝二哥,对嫂子要好点。

杨秀没听墙根儿的习惯,所以哪怕知道往后的话不会好听,也是去了马二的房里,推开房间的木门,里面却没有人,她只好做在炕沿边上等。

如今马铭爵在他大哥马铭喜屋里,他大哥比他年长八岁,也是命不好,在马铭爵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候,大哥上后山采蘑菇喂鸡,遇上了大暴雨,山体滑坡被压在大树底下,断了一条腿,瞎了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还有点视网膜脱落,也不好使。

他这么一出事儿,当年娘简直要去了半条命,连带着马铭爵自娘胎里面就不稳,身体不好。

都说他们马家多灾多难,也只是应在了他们俩和老爹身上,其他的弟弟妹妹都是好的。

“大哥,我说了我不成婚,怎么在娘那里你就可以,我就不可以?那秀儿我见过,生得好,人也伶俐,我这身子不是耽搁人吗?”马铭爵不同意这门婚事,是他娘非得让他娶。

这一大家子兄弟姐妹里面,也就三弟弟成亲了,小两口日子过得好,三弟妹帮着娘打理家里,也是井井有条,靠着他们每个人分下来的地和公分,老马家苦是苦了点,但是安稳。

在这个世道里面,也是不错的了。

“胡说,你不过是身子弱,怎就娶不了媳妇,你哥我是没福气,眼睛瞎,腿也瘸,要不是娘拦着,早就一头撞死了。”马铭喜早就没了求生欲望,可这一大家子都心疼他,他舍不得这一家子亲人。

哪怕知道自己是拖累,但也为了老娘老爹活着。

老爹临走前嘱托过他,让他好好活着,替着老爹看着他们这帮兄弟姐妹,以后享福,子孙兴旺。

老二心中是有主意的,虽然村里面都觉得读书没用,但是那些村干部说读过书的人,将来以后错不了。

“胡说八道,在村里人眼里,我就是个废物,那小婆娘若不是走投无路,会看上我?”马铭爵还是个愣头青,半大点小伙子,固执得很。

马燕听不下去七大姑八大姨的碎嘴,本来是想看看二哥和二嫂子,却见屋里面只有杨秀,这便出来找人了,听见大哥房里面的动静,直接闯了进来。

“谁那么说二哥哥,燕儿去拿锄头砍他后脚跟。”小丫头一脸凶神恶煞,弄得像她能拿得动锄头一样。

“你这个丫头,最见不得你二哥受苦。”看着燕儿闯进来,马铭爵笑着摸了摸她毛绒绒的头发。

燕儿没像往常一样银铃一样的笑,反而把马铭爵的手拿下来,“二嫂第一天来家里,弟弟都没安顿,二哥连个面都不露。人家一个姑娘家死活要嫁给你,没想到你是个负心的,可别让燕儿都讨厌你,瞧不起你!”

这么一说,马燕把他两个哥都给说愣住了,马铭喜见着小丫头真好像生气了,赶紧打圆场。

“燕儿,你二哥是怕自己的病苦了人家姑娘。这不这几天,想着家中不少人迷信,就天天凉水擦身子,晚上睡觉开窗不盖被,让自己身子不好,想把人家姑娘逼走来的。”马铭喜是知道他干得这蠢事的,也知道他二弟是为了杨秀好。

“二哥糊涂呀!你看看二嫂子,什么都不要,就偏偏要嫁给你,这么好的姑娘,别说马家村,就算上杨家村,王家村,赵家村,都找不到第二人。”

见到燕儿都要将杨秀夸到天上去,马铭爵身子直了直,眉毛往上挑了挑,低下头细细瞧着马燕儿的小脸。

二哥一脸严肃,燕儿突然觉得自己是□□、部逮到的捣蛋鬼,挺、直了后背,不敢出声。

“二、二哥,怎么了?”被盯了半天,才蹦出一句。

“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