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降落在我心上楔子

2021/7/22 14:01:50 作者:不夜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降落在我心上
降落在我心上
作者:不夜雪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于5月27日从第18章开始全文倒V,小可爱们麻烦多多支持呀~】【下本开《姐姐不喜欢我怎么办》戳专栏可收藏,求预收!预计6.2开文】多年以后,在一次部门聚餐上,有同事提问:“你们还记得自己学生时代暗恋过的人吗?”大家纷纷摇头表示:时间过去太久了,早就不记得了。也有情场高手人嗤之以鼻,他从来都是明恋,不搞暗恋那一套。偌大的包厢里,只有一个人沉默着,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众人的目光聚焦在她身上。有同事好奇:“向晚,你有暗恋过的人吗?”只见她盯着杯子里的酒,犹豫了几秒钟后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她的声音

楔子

“魔头,速速将那麒麟魂交出来,我可饶你一命。”

灵虚山山脚,一个白衣女子手执长剑,面目冷酷,剑锋直指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瑟瑟秋风吹过,系在腰间的白色丝带随风飘扬,美的动人心魄。

“饶我一命?”简随心浑身抑制不住的颤动,一丝鲜血从唇角泻出,眸中满是震惊与哀痛,“喻思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替天行道罢了,圣兽麒麟本就不该落到你这等魔人手中。”

那么美的一双薄唇,说出的却是最无情的话,‘喻思弋’将手中的剑往前送了几分,剑尖上裹着一股劲风,刺痛着简随心的心。

痴心苦恋眼前人五年,恨不得将心窝子都掏出来给她,只盼她能多看自己一眼,纵然世人都说仙魔不两立,但简随心也从未想过放弃,只因她们是命定的姻缘。

曾被视为珍宝的姻缘线依旧稳稳的系在腕上,红的鲜艳,却如此刺眼,似乎在嘲讽她这五年来所做的一切不过都只是一场笑话。

五年,就是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吧,只可惜,喻思弋她连心都没有。

珀魂散的药效越来越强,简随心有些支撑不住了,视线越发的模糊,几滴眼泪从眼角落下,闭上眼睛前还在喃喃自语——

你我是命定的姻缘…

只可惜‘喻思弋’并未听见,只见她翻手一转,收起长剑,抬步走到昏倒的女人身旁,面色高傲神情不屑,语气尽是鄙夷,

“已给过你机会,既然你不愿配合,就莫怪我狠心了。”

说罢便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向简随心后背,片刻后,一块晶莹剔透状似白玉的物体从女子体内浮出。

这便是世间最后一只圣兽——千万人都在觊觎着的兽魂麒麟。

简随心修的是魔功,体内魔气与麒麟天生相克,即便她修为已达圆满境高阶,麒麟仍是一团混沌魂体,连原本的模样都看不出来,但小东西已经生出了一点灵识,隐隐中知道自己的主人出了事,在‘喻思弋’手中不断挣扎,想要冲回简随心体内。

‘喻思弋’如何会允许自己辛辛苦苦得到的东西逃离?她口中口诀源源不断,一手定住麒麟,另一手从腰间掏出一个白玉香瓶,对着瓶子念了两句,便将那小麒麟吸了进去。

此后便再也不去看地上的女子一眼,连一个怜悯的眼神都不曾施舍。

麒麟离体那一刻,简随心就清醒了,疼,全身都疼,仿佛有几百只蚂蚁在从内往外啃食她的身体,压抑了十几年的暴戾之气从体内升起,一条黑金色的烛龙破体而出,天地瞬间风云色变,天雷滚滚。

‘喻思弋’满目的不可思议,被眼前一幕震惊——这个魔头居然有两个兽魂!除了圣兽麒麟,体内竟还藏着一条烛龙!

烛龙?难不成,这魔头就是被冀北简家追杀三十年的不详之女?传闻中那个继承了烛龙的孽种?

她正欲上前,一道紫雷劈下,恰好落在简随心旁边,将地上劈开一个大坑,一股白烟从坑内冒起,好不吓人!那烛龙对着天空怒吼,龙吟声响彻山头,不一会儿又一道天雷劈下,若不是‘喻思弋’反应快及时闪了出去,这雷恐怕要将她伤到。

简随心知道自己要活不成了,麒麟离体,烛龙暴戾,自己修的又是魔道,原本呼风唤雨的烛龙,却要被天雷劈死,真是可笑,临死之前,她脑中回回转转,竟又浮现出喻思弋的脸。

眼睛闭上的一瞬间,她终是承认,她后悔了,若有来世,她定不会再招惹这个没有心的女人。

最后一道天雷劈下,精准无误的落在女子的身体上,不过瞬间,她的身体便化为齑粉,一阵风吹过,粉末飞扬,从此世间,再没有简随心这个人。

——————

‘喻思弋’躲在一旁静静看着,直到简随心被最后一道雷劈中才从树下走出,白玉香瓶中的麒麟感觉到了不对,挣扎的愈发厉害,几乎要冲破瓶口,她只得往瓶口又贴了几道符,才将这小兽堪堪压住。

天生异象,方圆百里的道修与魔修皆注意到了,更何况这灵虚山的主人。

腕间的姻缘线缠的越来越紧,终于在最后一道天雷落下时崩断。

喻思弋如同往常一样在房间内打坐,心绪却始终无法平静,让她苦恼半生的姻缘线彻底消失,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屋外狂风暴雨大作,她心中愈发不安,待那雨停后终于从屋内冲了出来,直奔山脚而去。

方才几道紫雷劈过,山脚被砸出好几个大坑,喻思弋步子一顿,走到那坑前痴痴站着,胸中莫名浮现出一股难言的哀伤疼痛。

“师姐?”

身后传来一声极好听的轻灵女声,唤回喻思弋的思绪,待她回过头,才发现那树下站了一个女子,还与她长得一模一样!

荀天星变成喻思弋模样一时忘了换回来,她手中握着白玉香瓶,从树下走了出来,一脸的轻盈笑意,不待喻思弋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便举着瓶子朝师姐扬了扬,主动开了口,

“那魔头已经死了,日后再也不会缠着师姐了,你瞧,她的麒麟兽魂也拿到了。”

小兽在香瓶中冲撞的厉害,这可是御兽宗最顶级的狩魂器,也险些敌不过圣兽的力量。

简随心死了?!!喻思弋耳边如有惊雷爆开,嗡嗡嗡的响个不停,就在昨日,那个女人偷偷送来了白云山的千年雪莲,离开之前还替小屋门前的青松树浇了水......

回想过往的一幕幕,喻思弋的身体泛出彻骨的冷意,只觉得自己像是坠入了冰窟之中,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一双美目也因为愤怒变得通红,顾不得眼前人是她向来疼爱的小师妹,直接对着那张清秀无暇的小脸扇了过去。

荀天星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那一巴掌喻思弋是用了全力的,绕是修道数十载,她也没能承受过去,身子猛的一斜直接摔在了地上,嘴角渗出几滴鲜红的血。

手中的香瓶也松了开来,在地上滚了两圈,打了个转落到喻思弋脚下。

“谁让你动她的?”

御兽宗人人疼爱的小师妹荀天星,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更何况打她的还是她向来最为敬重的师姐,她怎么都无法接受,当即便捂着脸嘤嘤的哭了起来,却还是不服气的出声辩解,

“为何不能动她,那魔头日日来灵虚山缠着师姐,师姐也早烦了吧!圣兽麒麟,又凭什么让她得了去!”

“更不肖说她还是简家那个孽种,被追杀了几十年的不祥之人,天星不过是替天行道罢了!”

话语之间,荀天星已经变成自己原本的模样,喻思弋看着眼前熟悉的女子,心中愈发的厌恶愤怒,什么替天行道,还不是与外界那些心术不正之人一样,只不过是嫉妒简随心的麒麟兽魂而已!

“她来找我,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你有何资格来管?!”

简随心爱慕自己已久,喻思弋何曾不知,只不过她一心向道,从小接受的都是正道思想,对于修魔之人向来不耻,面对简随心的追求也是一再拒绝,但那个女人却异常坚决,为了她放弃了魔主之位,守了这灵虚山五年。

更何况,她与那个女人之间还有一个世人都不曾知晓的秘密——

御兽宗的不世天才喻思弋,与那魔界的大魔头简随心,有一段命中注定的姻缘。

传说中的定情红线从两人出生时就紧紧绕在两人腕上,将二人的命运紧密连接。

只不过这一切,都将在今天了结。

简随心已死,姻缘线已断,从今往后,再也没有那样一个傻子,会于她打坐时在屋外静静守候,直至夜幕降临,皓月悬空。

你这一生,不负天,不负地,偏偏负尽命中人——年少时戚行道人的话如同魔咒般在她耳边响起。

荀天星该死!

胆敢变成她的模样哄骗简随心,甚至要了那人的命,喻思弋胸中郁气难消,一股杀意怎么也掩不住,直接将凤凰魂兽逼了出来!

荀天星见那巨大金凰朝自己极速飞来,面上既惊愕又惶恐,她没想到喻思弋竟会因为那魔头对自己起杀心,十几年的同门情谊,竟比不过那个魔头!金凰越飞越快,越飞越近,扑面而过时引起一阵尘土飞扬,荀天星被这漫天灰尘迷住了眼,一边躲避一边召唤出三头狮挡在身前。

“我没有杀她!她是被天雷劈死的!”凤凰离她只剩一寸的距离,再往前一点就能要了她的小命,荀天星撑着手臂往后爬,在喻思弋面前,她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我本只想取出麒麟就放她走,谁知她体内竟还有一条烛龙,那烛龙失了控,引来天雷,才将她劈死的!”

喻思弋步步紧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若不是荀天星将麒麟从简随心体内逼出,那烛龙又如何会失控?说到底,还不是她的错!女子口中默念口诀,金凰周身泛出凛冽的寒光,几乎要将躺在地上无路可逃的少女刺穿!

荀天星眸中隐隐有水雾浮现,向来最疼她的师姐,竟为了一个杀人无数的魔修,要对自己下死手?可笑、可笑!她自知今日逃不过这一劫,也不再躲避金凰追杀,竟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闭上眼睛任由它朝自己胸口处飞撞。

神兽之力,巨大无比,这一撞只怕要将她丹田撞碎,运气好一点还能留下一口气,运气差些估计会当场毙命,正是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苍劲沉稳的男声在山头响起,

“还不住手!区区一魔人死有余辜,天星可是你师妹!”

话音未落,一个身穿青袍的中年男人从天而降,释出无数灵气挡在荀天星面前,生生的将金凰拦在原地前进不得。

此人便是二人师傅,御兽宗的宗主——祝寇,只见他面露厉色,手指朝空中轻点一下,那道透明的灵气屏障瞬间消散不见,金凰见没了阻拦,继续直朝前方冲去。

“孽徒,还不停手!!”

眼看喻思弋是真的不打算放过荀天星,祝寇急忙将人护到身后,随即唤出自己的魂兽红云鹰,与那金凰对峙起来。

他虽为二人师傅,但喻思弋修道天赋极高,小小年纪就踏入圆满境,此时此刻若真的打起来,还不一定谁赢谁输,他想了想,又沉声质问道,

“外面那些谣言是不是真的——你和那简随心是不是在一起了!”

这句话终于让喻思弋有了些反应,但她依旧闭口不语,面色沉着,眸中全是杀意与愤怒。

空气霎时间安静下来,荀天星躲在祝寇身后只觉得双腿发软,体内的三头狮方才被金凰散出的光芒震伤,现在胸口还是胀胀的疼,她喉咙一痒,大咳一声,竟吐出一大口血来!祝寇见了又急又怒,喻思弋的沉默在他眼中成了默认,

“身为御兽宗弟子,竟与那魔人勾结,你将宗门置于何地、又将你喻家置于何地!”

“师尊还是让开吧,今日,我只要她的命。”

喻思弋往前一步,视线冷冰冰的落在荀天星脸上,女孩脸色苍白,嘴角还有几滴鲜血未干,身上的白衣也被方才咳出的血染成了红色,看着十分可怜。

“你、你这孽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祝寇被气的连话都说不连贯,宗门最有天赋的弟子,竟为了一个魔人要杀死自己的师妹,说出去也不怕天下人笑话!

“今日你若敢对天星出手,便视为自动退出宗门,从今往后御兽宗与你势不两立!届时荀家必定也要给你喻家下战书,你真当要为了那魔人将家族置于这种境地才满意?!”

家族,是喻思弋最后的底线,祝寇此话一出,无疑是往她心上压了一块巨石,即便到了此种地步,她都无法让无辜的族人来承受她带来的无尽辱骂与责怪,更不用说,荀天星还是荀家未来继承人。

半天过去,她方才冷静下来,终于将凤凰唤回体内,俯身拾起脚下香瓶后冰冷开口,

“今日可留你一命,不过你得将一物归还与我。”

“什、什么东西?”

“你的修为。”

女子口型微动,眼前闪过一根凰羽,荀天星还未反应过来,就见那根漂亮的金色羽毛轻飘飘的从自己胸口穿过,喻思弋修为极高,这根羽毛便是她魂兽金凰的化身。

不过瞬间,荀天星体内的三头狮便被凰羽刺穿,一瞬间无数灵气从她体内泻出,这是她修炼了几十年的修为!

三头狮已死,修为已散,从今往后荀天星便是一个再也无法修道的普通人。

喻思弋不顾身后女人如何哭泣叫骂,手中紧握白玉香瓶转身离去,只不过刚背过身,眼角便无声的划过一颗泪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极品无能太子妃迎来一巴掌

    还是在四天前的那个破巷子里,赵远像我一样,被捆绑了双手双脚。赵远满脸全是伤,昏迷着,我冲过去抱起他,摇晃着他,呼喊着他的名字。人贩子喝了一口水,走过来吐在赵远脸上。赵远这才模模糊糊地醒了过来。“筱,筱筱……”赵远看到我,声音弱弱地喊道。他的眼珠子一转,看到那个人贩子,立马清醒过来,挣扎着才发现自己被

  • 渣攻不配有猫[快穿]在线阅读主播叶弯弯

    “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站到墙壁那边去。”韩宇用末日之刃指着对方,并尽量保持一段安全距离。在现在这样的生存条件下,任何粗心大意都有可能葬送自己的性命。哪怕对方看上去有些瘦弱,而且好像还是个女人,一个虽然有些狼狈,但是身材却有些出奇地好的女人。韩宇马上用末日之眼看了看眼前女子的信息。【姓名】:叶弯弯

  • 梦魇战纪元在线阅读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

    “胡说八道什么呢!”一口京片子,余飞慌了,“你谁啊?管的着么你?”坐在秦风旁边的于文文看到俩人剑拔弩张的样子,赶紧站起来。“我男朋友!余飞你要不要脸?!我怎么当初没发现你是这种人渣呢!”余飞睁大眼睛,视线在秦风和于文文脸上来回跳跃。“这是你...男朋友?”秦风那张让任何女人尖叫的脸蛋,余飞只能自愧不

  • 地主家的小娇娘之找安晓的楚欣(求收藏!)(4)

    走进学校,直接向着自己的班级走去。在来学校的这段路上,安晓不断的思索着怎么好攻略楚欣。话说,自己应该是不是投其所好啊?让我仔细的想想,修仙的人应该缺什么。根据他多年看小说的经验,一般来说修仙之人一般都是缺财侣法地这几样。很凑巧的是,这几样安晓都没有。这就很尴尬了,因为这些东西都弄不到啊!财,修仙大佬

  • 末世小生活[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我现在不想干了还来得及吗?【新书求支持】姜汉是被那个白胡子老头直接扔过来的,现在他也只知道自己将要做一个超次元审判长的官职。因为管理的对象是无尽次元,所以,那白胡子老头把这个称为神官。其实和姜汉理解的太白金星、东华帝君、南极仙翁……这些是完全不同的。“主人现在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去进行交接仪

  • 我生了三个大佬爆红娱乐圈[穿书 红包群]在线阅读第10节

    酷炫的出场方式才能成为焦点,平淡的现身别人只会当你是个路人而已某些明星逛个街,去个机场,都要大肆渲染一番,不正是想要别人注意到他们吗?晚上七点,三人已用过晚餐。用餐时,范源曾问过东少一个问题:“肥仔,现在市面上的哪种车是你很想买到的。”“布加迪吧。”东少随口一说,他只当这个问题是餐桌上的八卦而已。三

  • 大唐之我是驸马爷要相亲了【求收藏】

    开了一瓶汽水,林晨仰头灌下几口。嗝~长长打了一个饱嗝,林晨双手像蝴蝶一般在键盘上飞速敲击,直接开始短视频的剪辑。……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是夜里九点。直到此时此刻林晨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用力揉了揉眼睛,连续对着电脑屏幕太久,本来就让他的身体有了不少毛病。今天做得时间也远远超过了他平时的工作量。是时候

  • 反穿现代:刁蛮公主在现代在线阅读第2章

    “主人,你醒了?”而就在林萧刚刚将事情想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的手上就传来了一个机械化的声音。但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林萧整个人可以说是激动的不行。随后林萧就将自己的左手举了起来,然后就发现了戴在他手上的那块智脑也跟着他回来了。这个智脑是人类从异性那里偷学过来的高科技产物。而它的作用也就是帮人类进行储

  • 网游之帝王归来第七章在线阅读

    “师父,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啊!”“昨天我和大肠回家地时候正巧碰到了偷腥地猫,所以就扮鬼吓唬他们喽。没想到地是最后鬼真地出来了。”王子轩摸着头对二叔公解释道。“我就说嘛!今天一起来就见朱大肠身上有阴气,害得我担心是大肠地劫难来了呢。”二叔公见王子轩承认便一副问题找到来源地样子。看着二叔公心有余悸地模样

  • 季小姐的影帝先生第10章在线阅读

    现在车还没到,这毕竟要从4S店到这里要一段时间,不过这是一个普通的小区,没事,反正就是先被羞辱一下。何伟现在就是这么想的,让这些人嘚瑟一下。“哎呦喂!这不是一个穷小子嘛,之前在店里耀武扬威去哪了?”一个中年人直接从车上下来了,拿了根雪茄,还带着金链子,一个手指带一个戒指。何伟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此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