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人途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7/22 14:22:48 作者:血红 来源:17K小说网
人途
人途
作者:血红来源:17K小说网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获得无上秘法,科技改造无限进化,以魔之名纵横天下《人途》将于2013.06.14开始限时免费为期3天《人途》2009年由信昌出版社全部出版完毕,多谢支持!*******************************************************纵有大道万千,公道只在我心,纵使天崩地坏,我身长存世间!

八月底,暑假已经接近尾声,脱离了空调房,外面的世界依然暑气逼人。

庄锦路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慢吞吞地走到公园长椅边,然后坐下来。就这么二十几步路,他已经出了一头细汗了。

他抹了抹汗,拎着T恤领口扇风,太阳光照得他只能勉强眯着眼。

这么热的天,他干嘛要听徐水淼的话,出来活动一下啊?

腿断了就应该在家躺着,没事出来溜达什么。

庄锦路怀念着家里二十四小时的中央空调,内心捶胸顿足地悔恨。

他正在想要不要给徐水淼发条微信鸽了他,就见到一条柴犬从灌木丛里钻出来,不怕生地靠近,然后蹲在他打着石膏的右腿边,双目炯炯地盯着他看。

庄锦路弯腰摸摸它脑袋。

这公园在几个高档别墅区中间,属于物业管理范围,他没骨折之前经常下来散步,从没见过流浪狗流浪猫。

这柴犬大概是从谁家里跑出来的。

庄锦路看柴犬伸着舌头不停喘气,就摸着它头说:“我带水了,你等等。”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旋开,然后倒到自己手心里。

柴犬很有灵性,人立起来,两条前腿搭在庄锦路大腿上,凑上去舔他手里的水。它喝得急,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庄锦路觉得逗,手心又痒,一双眼睛笑得弯成月牙。

没多久,柴犬就喝了半瓶水,亲热地扒着庄锦路的手臂,想讨好地舔他脸,庄锦路一边笑一边闪避:“别,你快回家去吧,要是离家太远,说不定会被抓去炖狗肉汤。狗肉汤知道是什么吗?就是先把狗打一顿,然后……”

柴犬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摇了会儿尾巴就走了。

庄锦路掏出手机刚要给徐水淼打电话,就听到徐水淼的声音:“诶你个断腿的为什么走的比我还快!明明我家近一点儿。”

庄锦路看着发小跑近,有些不满:“肯定是你约我出门后又自己磨磨蹭蹭。”

徐水淼嘿嘿两声,从包里拿出两根棒冰:“喏,有点化了,凑合吃吧。”

庄锦路接过棒冰就不埋怨了。

吃人嘴软。

庄锦路还要拄拐杖,吃棒冰不方便,两人就先坐在阴凉处边吃边聊。

“哎,你这石膏打了快三个月了吧,什么时候好啊?”

庄锦路摸了摸腿:“过两天就去拆了,之前问医生,医生说不严重。也不知道军训的时候能不能好。”

徐水淼拱拱他:“那你真要转去三中啊,我妈说三中有点乱啊,你知道的,私立高中嘛,很多脾气又差又混的少爷小姐的,就为混个学历好出国。”

庄锦路挺乐观:“我中考缺考了两门,分数太低了,能托关系进三中已经很好了。”

徐水淼同情地看着庄锦路打着石膏的右小腿:“惨,真惨,考试当天被电瓶车撞骨折,明明是中考状元的底子,结果一撞撞去私立了,我们班主任这个暑假肯定比你还憋屈难受。”

班上要是真出了个中考状元,那班主任奖金起码三万起步啊。

就这么没了。

徐水淼替班主任觉得心梗。

“还好!我给班主任打过电话了,她说我人没事就好。”庄锦路笑了笑,把棒冰棍扔到边上垃圾桶里,然后拄着拐杖站起来:“我们去哪儿?我不能走太远的路。”

“哦哦,不远,我们打个车,哥带你去看场好戏。”

庄锦路怀疑地看着他。

徐水淼不靠谱不是一天两天了。

据说徐水淼他妈找大师算过命,大师说这孩子命中缺水,于是他妈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从小到大玉器随身,吃穿住行都在替他补着命里缺的水。

可能是补地太过了,庄锦路时常觉得自己发小一肚子水货,脑袋里更是能装下一片海。

徐水淼一把揽住他肩膀,晃了晃:“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跟你说的一妹子,是我们隔壁初中的,挺漂亮的,叫李雨浓。”

庄锦路回忆了一下,虽然不记得了,但:“嗯,有印象。”

“我以前不追过她嘛,没追上。”徐水淼抓了抓头发嘿嘿一笑,“她考去学明中学了,全市第43名的成绩进去的。我听我兄弟说今天有两帮人为了她打比赛,在钟山路旁边的篮球场。”

庄锦路看不懂他们初中生的这些爱恨情仇,但看徐水淼那么兴致冲冲,只好顺着问:“为什么要打?”

“两个头儿都在追她,为了争口气呗。”

“你想去看?”

徐水淼摇他肩膀,唾沫星子横飞:“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两个男的!带着两帮兄弟!为了一个女生!争风吃醋!”

庄锦路心说,你明显是还没对李雨浓死心,想去围观一下敌情,又不敢一个人去吧。

不过照顾发小面子,他没明说,只好道:“有意思,我想看,我们去吧。”

徐水淼立刻叫车,还狗腿地替庄锦路拿包。

目的地不远,很快他们就到了。

这里的篮球场是并入附近小区的,算是公共场所,占地面积还挺大,场地边设了休息用的遮阳棚和长椅。

他们一下车就看到有零零散散几个人在打篮球。

看来这场撕□□大戏还没开始,主角团都还没到齐。

徐水淼搀着庄锦路在长椅上坐下来:“疼不?”

庄锦路摇摇头:“我都这样两个多月了,习惯了。”

徐水淼把水瓶递给他,然后看着庄锦路喝水,看了一会儿,突然说:“诶,你皮肤是不是天生就这么白啊,我都没看你晒黑过。”

庄锦路摸了摸脸:“可能吧。也可能是因为我不喜欢晒太阳。”

徐水淼眼神有点黯然:“要是我也像你一样好看就好了。”

庄锦路愕然地看他:“你还觉得自己不帅?!你已经够帅了。”

徐水淼:“……”

徐水淼摸着脸上新冒出来的青春痘,有些烦恼:“可是女孩子应该更喜欢你这样又白脸又好看的吧。我跟你站一块那根本没存在感,以前班上女生就喜欢看你。我都不知道帮你收了多少情书了。”

庄锦路没有青春期的烦恼,也没那么敏感注意到女孩的目光什么的,他试探着问:“大淼,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徐水淼连忙摇头说:“你别想多啊,我当然不是生你的气了,就是羡慕。好了,不说这个,两大老爷们,真肉麻。”

庄锦路想了想,不太会在情感问题上安慰人,只好说:“你要是还喜欢李云龙,就不要轻易放弃。”

徐水淼说:“是李雨浓。”

庄锦路:“……噢,我听岔了,不好意思。”

徐水淼摆摆手,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讲真的,我宁愿她喜欢上你,也不想她跟这些随便打架斗殴的问题少年在一起。输给你我还是心服口服的。”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群差不多十五六岁的少年推开围网门,抱着篮球,前推后搡地进来了。

徐水淼一下子坐直了,说:“看到没,走在前面穿绿T的那个装逼玩意,叫成浩瀚,是以前我们学校的,留过级,好像还因为打架被逮去局子过,全校通报批评的。不过他家里也挺有钱,成绩差成那个逼样,还能塞进附中。他初中的时候就在追李雨浓了。”

“他后面的都是我们初中的。不过你沉迷学习,应该一个都不认识,反正都是些不学无术的混子。”

庄锦路看他们在场上热身打了两分钟,说:“虽然学习不好,但他们打球都挺厉害的。”

徐水淼早就习惯庄锦路这性格了,他从小到大就没听到庄锦路嘴里说别人一句不好过,所以也没给他硬科普这群问题少年的光辉历史。

没几分钟,又有两个男生走了进来。

徐水淼瞪大了眼,低呼了一声:“那家伙怎么也来了……”

庄锦路顺着他指的看过去。

后来的那两个男生都穿着简简单单的黑色T恤,配宽松的运动裤,走在后面那个可能是发育早一点,比其他同龄人要高出不少,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庄锦路心想,这要真打起球来,仗着身高也能完虐其他人吧。就跟大鹅打鸡仔似的。

庄锦路问:“你认识他们?”

徐水淼凑近了说:“那个高个子,叫姜炜,跟李雨浓是一个初中的,也是很难搞的一个人,老师都拿他没办法,我还听说他把一个女生肚子都弄大过。没想到他居然也喜欢李雨浓……”

庄锦路:“……”

他觉得这种事不好乱说,又没凭没据的,所以没应声。

场上。

成浩瀚点了点姜炜跟蒋沉星两人,昂着下巴道:“就你们两个啊?”

蒋沉星从鼻子里出气:“打你还要多少人?”

成浩瀚瞅了眼姜炜,后者站在十步开外,漫不经心地转着篮球。

成浩瀚有点怵,硬撑着说:“蒋沉星你个怂逼,敢不敢你一个人上?我跟你one on one,谁输了就放弃李雨浓。”

“屁!”蒋沉星像只被拔了毛的斗鸡,就差跳起来了:“到底是谁怂逼?本来说好就我们两个人,你带了这么一帮人,我只拉了姜炜,你就怂了,你个孬货,还想追李雨浓,你滚啊!!!”

成浩瀚眼睛都红了,凶神恶煞地瞪着蒋沉星,蒋沉星略略有点被压了气焰,飞快地朝姜炜做手势。

姜炜这才走到前面来,眼神往下地斜睨着成浩瀚:“打不打球?不打走了。”

身高被压制,气势就很难起来了。更何况成浩瀚本就怵姜炜。

他噎了下,还是不服气地梗着脖子说:“打就打。你们两个人,那我们这边也出两个。”

姜炜耸耸肩:“随便。”

很快比赛就开始了。

原来在这个篮球场上的零散几个人都凑热闹似得围了过来。

庄锦路不爱看篮球,所以不太懂规则,不过听徐水淼时不时的惊叹,就知道那个叫姜炜的,好像牛得一批。

不到二十分钟,场上就分出了胜负。

成浩瀚一分都没拿到,惨败。下场时脸都是青的。

他刚拿过毛巾擦脸,朋友就悄悄跟他说:“你看那边,李雨浓也来了。”

成浩瀚看过去,果然看到了李雨浓跟她闺蜜站在场边。

成浩瀚觉得丢脸,脸色五彩缤纷的,最后朝狐朋狗友撒气:“都他妈怪你们,非要打篮球决胜负,妈的。”

而另一边,蒋沉星躺赢之后爽得一批:“炜哥牛逼!!”

姜炜勾着嘴角似笑非笑地哼了声:“马屁拍蹄子上了,叫什么炜哥?你女神来了,滚啊。”他抬腿作势要踹,蒋沉星马上笑嘻嘻地往李雨浓的方向跑。

正在蒋沉星奔向他的女神时,李雨浓也动了。

只见李雨浓迎面掠过蒋沉星,路过喝水的姜炜,再路过憋屈到面皮涨红的成浩瀚,一路前进目不斜视,最后停在了徐水淼和庄锦路面前。

庄锦路抬眼看她,有点莫名。

他不认识这个女生,但是她一直站在他面前不动,应该是认识他?

李雨浓背后顶着一众人意味各异的目光,双眼炯炯又隐含羞涩地望着庄锦路,有些嗫喏地说:“庄锦路,你还记得我吗?我们可以交换下微信号吗?”

庄锦路反应特别快,马上就从发小以及篮球场上一群人那下巴都要砸下来的表情里看出了这女生的身份。

这是,什么,剧情??

他也不知道脑子那根筋怎么错节了,说:“哦,那个,你好,李云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二手系统千万不要买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张大胆又絮絮叨叨了几个钟头后,蔡吉跟着他又回到了他家。再次回来,周围的人早已人去楼空。留下满地的瓜子皮还有一些纸巾,蔡吉和张大胆看到后,惊呆了!张大胆惊呆的是他的家为什么这么凌乱?而且满地的垃圾。蔡吉惊呆的是,他竟然看到了纸巾,想到刚刚的那一群人里,竟然有人……厉害了!果然祖上留下来的传统手艺,不

  • 一点信义在线阅读第1节

    第一章神级奖励系统!【求收藏!】华夏,燕京。一家小型娱乐工作室中。“唐总,今天就要发工资了,你看?”一个美女助理看着办公桌上的男人,询问说道。听到这话,原本还在恍惚中的唐成,这才回过神来,揉了揉头,随后,问道:“账户上还有多少钱?”美女助理当即回道:“不到十万块了。”这点钱,也就只能够发一两个月的工

  • 大明:开局三千乞活军在线阅读第六节

    “打脸卖珠宝的势利小人,念头通达,获得现金五百万元。”“击败抢匪,拯救四十二名普通人的安全,同时安抚他们受惊的情绪,奖励现金一亿元。凝魄丹五颗。”“拯救美女大明星,并获得对方强烈好感,奖励现金一亿元。适合在灵气稀薄的地球修炼功法《龙王诀》一套。”“同时面对大明星的主动示好,不当舔狗,而当高冷男神。心

  • 阎王挡道阳光先森你好啊做人最重要的是诚信(7更,求收藏)

    “滴!恭喜宿主无形装逼成功,逼数+50!”“滴!恭喜宿主无形装逼成功,逼数+50!”“滴!恭喜宿主无形装逼成功,逼数+50!”…………面对赵昊的豪言壮志,众人面面相觑。“这人疯了吧。”“大话谁都会说,我还说过先挣他一个亿呢。”“这段话简直64个赞,我要记下来,把他放在《英雄本色》的台词里。”“他到底

  • 亿万年前系统就激活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个学期,是黄心平最纠结的一段日子。周末,黄辰姗被妈妈张潇玲从学校接回家。黄辰姗还带着一个同学秦文清,顺路捎带回家。路上,黄辰姗说要跟秦文清出去玩。张潇玲听黄心平说过,秦文清是校花肖红梅的女儿,如今的样子跟肖红梅当学生的时候一模一样,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鬼混,没有心思读书。当年,肖红梅高中没毕业就辍学

  • 神灵者第三章在线阅读

    “为什么,为什么我踏马还是被罚了!”林常向身旁的高某和韩某怒道。高建仁随即给了林常小腹一拳说道:“你是憨憨嘛,好好的开学仪式,就我们三个站跑道上。这要怪谁?”“额,我不就说了句话,还不是你们太大声被李莉甄听到了,怪我咯?”林常面不改色的说道。然后他思考了一会:“而且鬼知道李莉甄会这样罚人呀!”他回忆

  • 那一天终将到来在线阅读第4节

    黑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显得十分宁静。“到了,就是这。”突然平静的黑夜中一道声音传来。只见两道黑色身影一前一后出现在一道崖边。“在这里么?”李阳身穿老鼠衣如同与黑夜融为一体,背上背负着洛阳铲朝老黑指的地方看去,眼中满是震惊,居然是天葬。“看来这墓有点不简单啊!”李阳

  • 长魂吟之上尉(3)

    “问你个问题。”萧尘突然正色道:“为什么警察今天只拖走了血尸的遗体,并没有对这件事进行任何的调查?”蒋绍欢既然能够在血尸死后大摇大摆的离开,显然是早就知道警方不会对这件事展开调查了,至于是因为什么,这也是萧尘所好奇的。“赶去救你之前,我托朋友通知了军方的人,让军方的人替我收拾了烂摊子。”蒋绍欢解释道

  • 灼热的心脏游戏系统

    昏黄的灯光投射下来,把方然的身影拉得老长。此时一个人独处,他的脸色不复杠杠的和煦,挂上了一层冰霜。大顺武馆,欺负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算什么本事?方然眼神清冷,沿着记忆朝着放着拳谱的隔间走去。大同武馆传承很久远,据说祖上是少林龙拳的正统传人,因为意外还俗,才有了方然这一支。不过前身因为某些原因十分的讨

  • 圣殇第八章

    上文说道国家机器要你死乃十秒的事,为何是十秒呢?首先叫人,没人扔导弹,三四秒的事,最近的人赶到几分钟,导弹赶到,三四秒的事,爆炸弄死你,一秒的事,咽气一秒的事,总共十秒,没毛病。为了光明正大地水字数,呸,是给你们修改思想所以,我又给你们说一下,某些事:首先有个东瀛皇室近亲嫁给满清王朝末代皇帝溥仪之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