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火影]人形血包库在线阅读第6节

2021/7/22 22:00:16 作者:樱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火影]人形血包库
[火影]人形血包库
作者:樱三来源:晋江文学城
【更新不稳定,入坑请随意】春野樱在人生第一个C级任务中死掉了。她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没有忍者,但是有吃人的“鬼”。她成了鬼,然后又死掉了。喜欢的话能不能投下评论和营养液呢(星星眼)【主火影,鬼灭世界皆为回忆片段】【设定:成为鬼的春野樱不涉及鬼灭主线】【其他关键词:樱三著作,主火影,鬼灭,叛忍樱】

从城隍庙出来后,顾岩和崔震山搭了一辆骡车,那骡车在本地是常见的,有些小门小户的人家,家里养不起牲口,遇到要走远路时,出几个钱便可招徕一辆骡车搭乘。

崔震山和顾岩坐上骡车,赶车人看不见他们,也无法找他们收钱,再说了,他们身上也没那阳间的银钱。没走多久,搭车的人说起闲话,有个四五十岁的汉子对坐在他身旁的年轻哥儿说道:“你知道么,今日是顾家那个死去的状元郎的头七呢。”

那年轻哥儿回道:“怎么不知道,全城的人,一半的赶庙会去了,余下的一半往顾家祭拜去了呢。”

坐在车内的顾岩听到他们提起自己,脸上红一阵青一阵,他下意识的抬头先看了一眼崔震山,崔震山却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手上正翻着他那本常年不离身的判官薄。

车上的人接着又讲起顾岩的闲话,坐在前头赶车的人回头也说了一句;“世事无常啊,前几日报信顾家哥儿高中状元时,半个城的人都跑过去看热闹,还有不少穿袍戴帽的大人亲自上他家贺喜呢,谁知一眨眼,说没就没了。”

“所以说这人啊,有多大的命,享多大的福,顾小哥儿这是命太薄了,受不起呗!”

听了这人的话,顾岩脸都黑了,坐在他对面的崔震山合上判官薄,看了说话的那人两眼,那人便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奇怪,我怎么忽然感觉身上凉飕飕的?”

有人开玩笑的说道:“一定是你说顾小哥儿的坏话,叫他听到了呗!”

顾岩脸上更黑了,车上的人想来也怕犯忌讳,不再胡乱说话。而顾岩则一路沉默,直到骡车到了他家附近。

崔震山和顾岩下了骡车后,离家越近,顾岩的情绪就越激烈,他既害怕见到爹娘,又心里思念他爹娘,如此一路纠结着,终于到了家门口。

顾家在宋县城东的宝瓶胡同里,一间两进的宅子,总共有十一口人,顾岩他爹开了两间当铺,家境还算殷实,有一妻一妾,连生了五个女儿,才出了顾岩这么一个哥儿,自然看得如宝似珍,况且这顾岩又很争气,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状元,前几日报喜的挤破了家里的大门,谁知不过转眼间,就接到了儿子的丧报,顾家夫妇一夜白头,犹如天塌地陷一般。

顾岩刚进了宝瓶胡同,便看到他家宅门大开,门楣上挂着麻布和白联,穿着丧衣的人进进去去,其中有不少是顾岩认识的人。

见了这些,顾岩眼圈儿一红,他看到站在门口迎来送往的正是他家的老管家福伯,于是快步走上前,站在他面前急声喊道:“福伯,是我呀,我是岩哥儿。”

那福伯哪里能看到顾岩,他刚送走一个来祭拜的客人,擦了两把眼泪,惦着脚往屋里看了一眼,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天不睁眼,可怜的岩哥儿,才刚考中状元,怎么就这样去了呢。”

“福伯,你看看我,我就站在你面前啊。”顾岩急得满头大汗,只是无论他如何喊福伯,福伯都看不到他。一旁的崔震山见他焦急的样子,半晌后,开口说道:“不必白费力气了,他听不见的。”

顾岩脸色苍白,他动了动嘴唇,瞪大眼睛望着崔震山,即使来之前已有所准备,但看到亲人却不能相认,心情自然是悲痛交加。

“进去看看你爹娘,我们就该走了。”

顾岩点了两下头,随着崔震山进了内宅,还不曾进到正厅,顾岩耳边便听到一阵恸哭声,他听出来了,这是他娘的声音,顾岩三步并做两步进了堂内,只见屋里一片缟素,黑色的棺木停在堂屋中正间,他爹娘坐在棺木前哭得捶胸顿足,顾岩望着他爹娘,不过短短时日,他爹娘头发变得花白,看起来苍老了不少。

“娘!”顾岩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然而母子俩分明近在咫尺,却是阴阳两隔,顾岩落下泪来,他对着他爹娘哭道:“爹,娘,我在这里啊。”

崔震山看着顾岩哭得不能自己,却始终没有开口说话,这样的情形他看得多了,只是生老病死向来如此,即便你是跳出六界的上人,也各有各自的苦恼。

顾岩的亲娘顾刘氏捶着胸口哭道:“可怜的儿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竟叫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哭了半晌,顾刘氏几乎快要昏厥过去,顾岩的几个姐姐围在她身边,又是揉胸口,又是喂水,足足折腾了半日,把个顾岩看得心急的不得了,只是任凭他喊得再大声,屋里除了崔震山,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

顾岩她大姐跪在顾刘氏脚边,哭着劝道:“娘,你别哭坏了身子,要是弟弟在天有灵,只怕也走得不安心。”

顾岩擦了一把泪,他活了二十来年,不曾让爹娘享过一天福就去了,现在人死了,又叫爹娘伤碎了心,光是这么一想,顾岩便又羞又愧,那眼泪也就流得越发急了。

屋里的哭声没有停歇,这时,顾岩她大姐三四岁的小闺女忽然朝着顾岩他们这边望了几眼,最后扯了扯他大姐的衣袖,指着顾岩喊道:“娘,你看,那是舅舅,舅舅回来了。”

小丫头这话一出,屋里顿时静了下下,所有人脸上的神情惊魂不定,顾岩他大姐瞪了小闺女一眼,骂道:“不许胡说。”

顾岩眼见外甥女竟然能看到他,连哭都忘了,他先楞了一下,随后对着小姑娘喊道:“芸丫头,你……你能看到我。”

小丫头欢喜起来,她拍着巴掌,对着顾岩说道:“舅舅,舅舅,你快过来跟外婆说说话呀。”

顾岩她大姐脸色都白了,最后她朝着屋外喊了一个婆子,说道:“快把芸丫头抱出去,小孩子眼睛干净,怕是看到什么了。”

“芸丫头!”屋里好不容易有个除崔震山以外的人能看到他,他刚准备追上前去,崔震山拉住他了。

崔震山说道:“小丫头是人,你是鬼,尽量少与她说话,否则只会损她阳寿。”

顾岩脚步停了下来,望着小丫头被人抱走,终究还是难掩心里的酸涩。

“莫不是岩哥儿真的回来了?”有人见此,赶紧在灵堂前又烧起了纸钱,嘴里还念叨着;“岩哥儿,你安心的去罢,爹娘有我们养老送终呢。”

而顾岩她爹娘听了这话,站了起来,在屋里四处张望起来,嘴里哭喊道:“岩儿,你是不是回来了?”

“爹,娘。”顾岩喊了一声,亲人面对面,只是却一个能看到,一个不能看到,实在叫人唏嘘不已。

不一时,从屋外进来二十几个和尚道士,那些人坐了下来,开始诵经念佛,超度顾岩,崔震山眼见时辰不早了,他对顾岩说道:“顾岩,我们该回去了。”

顾岩眼巴巴的望着崔震山,他还想再陪他爹娘一会儿,只是崔震山却面无表情的说道:“走罢。”

顾岩知道这是非走不可了,他又望了一眼他爹娘,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崔震山出去了。

直到走出顾家很远,崔震山仍旧能听到身后顾岩抽抽噎噎的声音,崔震山倒是没有不耐,他跟他爹娘今生的缘份已断,伤心也再所难免。

从顾家出来后,崔震山没有带着顾岩回城隍庙,而是带着他到了县城东南正街的一处宅子前,那紧闭的宅门涂着朱红色的油漆,门口立着一对石狮子,只是顾岩却惊愕起来,他是土生土长的青州宋县人,对这县城是再熟悉不过的,却从来不曾记得这里几时有这样的一栋宅子。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对面是临江酒楼,左右一条街上都是商铺,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原先应该是一块空地才是。

正在他疑惑之时,崔震山已上前敲了敲门,不一时,门被打开,一个长相丑陋的老头儿出现在他们眼前,那老头儿见了他们,也没开口说话,只是递了一个灯笼给崔震山,而后又合上了宅门。

顾岩回头望了一眼,原先开门的老头儿已不见了,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崔大人,这里是哪里?”

崔震山答道:“通往黄泉路的入口。”

说完这句话,崔震山挑着一只点亮的灯笼进了屋里,刚走了几步,他们所处的地方暗了下来,不到片刻,又变成漆黑一片,顾岩跟在崔震山身后,脑后阴风阵阵,耳边一丝声音也听不到,眼前只有灯笼照的那几尺光芒,虽说顾岩本身已是阴间的鬼了,却还是感觉怪唬人的,他想找崔震山说话壮胆,只是崔震山却完全没有开口的打算。

不知走了多久,顾岩看到前面有微光,片刻后,他们到了一片荒野,虽说四处仍旧是昏沉沉的,也总好过先前漆黑一片强得多。

崔震山吹熄灯笼,带着顾岩往前走,直走了大半日,眼前才变得熟悉了,顾岩认出来,这正是他刚来地府头一日,黑白无常带他走的那条路。一路上,顾岩还看到不少四处游荡的鬼魂野鬼,大概是有崔震山在旁,胆子小的鬼早就远远躲开了,顾岩知道,这些都是生前枉死,又无人超度的鬼魂。

进了酆都城内后,顾岩远远便看到‘生死司’的大门,今日顾岩心情沉闷,崔震山难得体贴一回,说道:“今日的公务不必你帮忙了,你歇着去吧。”

顾岩呆了一下,往日但凡他有片刻想要躲懒的心思,崔震山就会横眉冷对的,现在冷不丁的放他半日假,倒让顾岩受宠若惊了,他刚想说话,崔震山已背着手进了正堂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网游之王者荣耀在线阅读第十章

    凌晨大概一点的时候,方茗已经睡着了,月光下看着自己妹妹那精致的小脸,方诚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刚刚小家伙一直缠着自己说了两年自己所有的事情,听到自己一直都在做工人的时候,小家伙心疼不已,并表示自己一定会找叶家算账。方诚微笑不已,他现在可不想去找什么叶家算账,只想这个小家伙快点睡着,要不然自己炼丹的

  • [综漫]世界重置中在线阅读第四章

    毕业典礼已经结束,虽然大家都很想再和相国多待一会儿,但还是不得不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收拾东西准备各奔东西了。“喂,你真不和我一起去军队吗?”不大不小的双人宿舍中,说话的是王凡,而被问的自然也就是卫麟了。卫麟一边在镜子前努力用水试图捋直自己的头发,一边翻着白眼对王凡说道,“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姑姑

  • 我叫嬴政在线阅读第六章

    “小忌忌!姐姐回来了,你今天乖不乖啊?”夜无忌前脚才回家,陆清雅后脚就回家了。“我可乖了!”夜无忌抱着奶瓶,一副我是乖宝宝的样子。随即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只见陆清雅那朴素的裙子上有个脚印,脸上也微微有些红肿!肯定是在学校被人打了!“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这……没事,是姐姐自己不小

  • 修真之最炫民族风帝术传天下,古今第一人

    八荒大地,幽幽九州,四海玄穷千古浩然,天下亦是英雄辈出的盛世年华!江湖依是那冬雪春藏的离愁地......谁家的少年没有一个纵马天下,白衣仗剑的江湖梦,天下,江湖乱了多少岁月浮屠,这是一个从来不缺少传说的时代。千万年的盛世年华不过都是说书人口中的故事罢了,而在今天,后世的传说中必定会多上一笔,一笔最绚

  • 英雄无敌之王者在线阅读第九章

    测试会场中。保安维持秩序,确保每一位参加测试的学生安全。燕大的王老师被校医带走。临行前,王老师环视会场。哎!一声哀怨,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叹:老脸丢光了,还不于昏迷时被抬出去。王老师生无可恋的走出会场。其它院校的招生老师心里各自打着小算盘,早早离开。郑龙这样的变态,正是他们所需要的人。会场中,一脸

  • 吾悦倾城第4章在线阅读

    黄老师离开后,有一名女生很不高兴的冲刘宣宣的方向讲到:自己不家长签名,还要连累到我们,活该被老师批评了吧。刘宣宣没有说话,第三节课下课后收到了语文作业,发作业的人是自己的同桌,林同学还好没有对刘宣宣有什么不一样的行为,刘宣宣呼了一口气拿起作业本,想翻开看看,心想自己昨天明明拿给爸爸签名的,没理由会没

  • 逆苍生一个胖子的灾难!

    陈诚回头看着林梦,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苦笑,说道:“宝贝,要不我打电话跟叔叔阿姨拜个年,就不要去你们家了吧。”“不行,我都过来跟叔叔阿姨拜年了,你怎么可以不去我们家拜年,我们看完电影以后,你就跟着我回去给他们拜年。”林梦认真的开着车,一副你不去怎么行的样子。“可是我怕去了你家,未必能活着走出来。”林梦

  • 蒲公英的艰辛旅行在线阅读第7节

    接上回···而在另一边——“大事不好了,樱儿不见了!”柔儿着着急急得跑了过来对大家说。“柔儿,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见了呢!”夜好笑的对柔儿说。“大叶子,柔儿没有说错,我们找了樱儿很长时间,用魔法走了学院几遍都没有找到!”雪也着急的说道。“不用担心!樱儿她挺厉害的,六星级学员是不会被伤害的!”夜笑着

  • 兽人巅峰之来战图腾大陆第7章在线阅读

    “小友来了!”鬼蝶消失后,就见空中的无数亡魂瞬间消散,鬼佬也一改画风,顿时仙气缭绕、飘然出尘,如若不看见鬼佬的衣着和头戴的面具,定会感觉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仙人!“前辈,如今可否解惑?”易梦问道!“当然!我非此间之人,来此处的也只是一道分魂!你所得到的机缘乃是我与太古,天官等等一起寻找到的一个大秘密!

  • 叶叶昇昇是别离第九章在线阅读

    ?“老五!”武坚压抑着心中的痛苦,鼻子一酸,眼泪在他的眼眶中打着转。他一把扶住快要倒地的老五。“帮……主,保……重。”老五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他的眼神涣散,瞳仁急剧扩大。武坚紧紧抱住老五,他身上的温度正逐渐消失。呼吸越来越急促。刘三疯了,其余四个兄弟也疯了,他们互相撕咬着,看不出他们身上还存有人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