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降爱凡辰第十章

2021/7/22 22:37:29 作者:汀州杜若 来源:言情小说吧
降爱凡辰
降爱凡辰
作者:汀州杜若来源:言情小说吧
世界很大,人心很乱。别怕,至少还有我在你身边。生而为人,愿我们,都能活得坦荡善良,不负此生时光。

自贾府同到林府,林如海便让林黛玉回房歇息,倒是让林锦玉随着自己去了书房。

林如海的书房极其的雅致,四面皆是雕花的花梨木板,二侧挂着二副笔墨,自是林如海亲题,书桌上除了笔、墨、纸、砚外,另摆有一香炉,燃着淡淡的月麟香,书架上除了几个摆饰的古董便全部是书卷本,最下方的位置放置着一古琴,虽说房内着饰不多,却无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

林锦玉暗想,他这个父亲倒是念旧之人,把这书房与老家的书房竟布置的相差无几。

林如海自是把林锦玉的打量看在眼里,不由一笑:“有瞧上我这什么好东西了不成?”

“孩儿哪敢,只是瞧着父亲这书房布置的极其雅致,想学上一二而已。”林锦玉扬唇一笑。

林如海哼笑一声,指着林锦玉道:“你若有这心倒是好的,咱们林家虽说是有些家私,可也不能学着那贾府一般奢靡。”

“孩子知晓,父亲放心便是了。”林锦玉笑吟吟的应道,大眼睛乌溜溜的透着笑意。

“玉儿是女儿,自然是要娇养,你自小便懂事,学问上从来都不用我操心,只是一样,平日里你贯是喜欢那些富贵东西,不是顶好的便不用,因你母亲自幼便宠着你,我虽不喜倒也未曾说过你,可今儿你也瞧见贾府的做派了,你将来若是也学得那般,把林府败个干净,看我如何饶的了你。”林如海见贾府子孙具是酒醉金迷、斗鸡走马之辈,不由想到了林锦玉,他虽知晓锦玉心性坚定,必然不会学得贾府那般,可因旁日里锦玉做派端的是富贵,不由也生了几分忧心,这才嘱咐了几句。

“孩儿自是晓得,定然不会让父亲失望的。”林锦玉明白林如海的担心,他自己有什么毛病自然是心中有数,只是上辈子二十多年都改不了,这辈子也难了。

林如海点了点头:“你心中有数便是了,明日起便要去周先生那里学习,你平日里极是散漫,在家中也是随着你,只是在周先生那,你且给我规规矩矩,那些轻狂的话莫要让我在听见,若不然仔细你的腿。”

林锦玉自然是点头应和着林如海的话,心中却明了,有些话说得,有些话却是说不得,祸从口出,他的性子是要收敛一二,如若不然,连累的便是整个林府。

林如海见林锦玉受教,心中极是欣慰,他这一生算不得如何的锦绣,却偏偏得了二个无双的儿女,便是以后到了地下,他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

“你且歇息去吧!明日还要早起。”林如海微缓,算得上和颜悦色。

林锦玉也知晓明日要早起,当下就对林如海作了个揖,便退出了书房。

次日一早,未到五更,林锦玉便起身,被丫鬟们伺候着洗漱了一番,林锦玉换上了新做的衣衫,把笔、墨、纸、砚收拾妥当,便要前往君艺书院。

“大爷,披上斗篷在走不迟,虽说十月天,可早晚还是凉的很。”大丫鬟南湘手臂上挂着一大红织锦缎地绣白竹的立领斗篷,巧笑道:“大爷今儿是第一天上课,奴婢听说上了岁的先生都喜欢新鲜的颜色,这大红斗篷是前个云溪姐姐才赶制出来的。”

“她的手一贯都是个巧的。”林锦玉接过斗篷,倒是不用丫鬟伺候,自己披了起来,紧了紧二侧,林锦玉笑道:“让云溪给姑娘也做一件去,跟我这个料子的就行,颜色别用这么鲜艳,姑娘喜欢素净的样式。”

“哪里还用大爷嘱咐,云溪姐姐早就给姑娘做好了,鹅黄色的斗篷立领处镶着兔毛,上面绣着粉白的桃花,极是好看。”南湘含笑说道,在她们这些丫鬟中,云溪姐姐的手最是巧不过了。

林锦玉点着头,含笑道:“就你的嘴会说,难不成是想讨赏?”

“大爷若是要赏,奴婢自然是极喜的。”南湘笑嘻嘻的说道,她年龄最小,性子也活泼,什么话从她嘴里吐出来都极讨巧,让人欢喜。

“赏,不止赏你,每个院的大丫鬟都得五两银子,一会你就去跟管家说,讨个好差事。”林锦玉一贯是个大方主,对于丫鬟也不吝啬,赏罚分明的很。

南湘笑着福了个身,笑道:“那奴婢先替各位姐姐谢大爷赏了。”说罢,南湘把帘子一挑,娇俏的脸微微一侧。

林锦玉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踏出了房间。

林锦玉虽说人小,身量还未张开,却极喜欢骑马,最最不耐的便是做在轿子中,若不是必不得以,他定然是骑马出行。且他的骑术极好,坐在马背上身姿更是让人赞赏。

到了君艺书院门外,林锦玉便跃马而下,把马缰交给小厮,又嘱咐了几句,之后便去拜见先生。

林锦玉到时,周先生手捧着一书卷津津有味的阅读着,林锦玉立于门外,没有出声,直到周先生发觉,这才含笑请安道:“学生见过先生。”

“来了怎么不叫我?”周先生淡淡一笑。

“学生见先生正在看书,不敢打扰。”林锦玉扬唇一笑,眼睛眯成了月牙状。

周先生失笑,直伸手指向林锦玉:“你个猴精,倒是会说话,今日我且先给你上一课。”

“学生恭听先生教诲。”林锦玉正了脸色,恭敬的坐在周先生给他准备的小软墩上。

周先生把手上的书合上,倒没有像一般的先生那样拿出什么四书集注、制义丛话,只悠闲的靠在椅背上,双眸微眯着,摇头晃脑的张口道:“为人臣者不可以不知春秋,守经事而不知其宜,遭变事而不知其权……”

在周先生低沉沙哑的阅读声中,林锦玉极认真的聆听着,不时的回答周先生提出的问题,惹得周先生或微笑或蹙眉,直到近午时,周先生这才让人预备午餐,让林锦玉稍作休息。

“你算的上是我教过学生中极聪慧的了,心性也坚定,只是性子太过桀骜,为臣者要谨记‘慎’字,且不可猖狂,失了本分。”周先生淡声说道,这话也算得上是对林锦玉的提点,作为辅佐过二代帝王的帝师,周先生一贯谨慎,如今能如此提点林锦玉,已算得上是对他的爱重了。

林锦玉笑应,郑重的点着头,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他又生于军人世家,身上自然带着骄横,不管去哪都是众星捧月,便是这一世,在扬州林家也是高门望族,走到哪里别人都对自己多加谦让,如今他要走仕途这条路,有些毛病却是要改上一改。

“都说先生破例收了一个关门弟子,想来就是这娃娃?”一道含笑的声音自然而然的在门外响起,语气极是随意。

林锦玉倒是微愣,这周先生的脾气他可听父亲说过的,这来人如此轻狂,却不知是哪位师兄?

随着人缓缓走来,林锦玉抬头一瞧,却是有些惊讶,二人是二个十五、六上下的少年,模样具是一水的俊秀,瞧着二人相貌有些相似,倒是像兄弟一般。

“怎么跑来了?”周先生对这不速之客倒是没有恼意,反倒是笑了起来。

“学生君瑟给先生给见礼了,今儿一个早听说先生收了一个小徒弟,学生自然是要来瞧瞧师弟。”说话之人是二人中身量颇高的一位,身着月白色绣暗纹广袖锦服,眼中含着浅浅的笑,行动之间如行云流水般清雅。

“锦玉,过来见过你师兄。”周先生眯着眼睛笑了一下,对林锦玉招了招手。

林锦玉自软墩上起身,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来人的身前,双手交握执平辈礼,含笑道:“锦玉见过师兄。”

“锦玉太过客气了。”君瑟浅浅一笑,亲自伸手扶起林锦玉,细细打量一番,对周先生笑道:“怪不得师傅要收锦玉为徒,原倒是这么一个妙人。”

林锦玉闻此言不禁微蹙了下眉宇,小脸微微一扬,红艳的小嘴一勾,露出二排小瓷牙:“师兄谬赞了,锦玉瞧着师兄这真真是一妙人呢!”

君瑟倒是没有想到林锦玉这般伶牙俐齿,一时倒是愣了一下,随即朗声道:“是师兄孟浪了,还请锦玉师弟勿怪。”

“不敢。”林锦玉笑吟吟的说道,可眼里却不见分毫的笑意。

君瑟瞧着林锦玉高扬着精致的下巴颏,白玉似的小脸覆着一层寒霜,那小嘴红的就跟冬日里的雪梅一般,艳的让人移不开眼去,却偏偏微微嘟着,不由笑出了声来。

林锦玉古怪的看了一眼君瑟,只道这人忒怪。

“今儿一早听说了师傅收了一徒弟,我这做师兄的自然不能吝啬,准备了小小礼物,还请师弟不要嫌弃才是。”君瑟收敛唇边的笑意,从袖中掏出一枚玉佩。

林锦玉看了周先生一眼,见他笑眯眯的不无不悦的模样,便谢过了君瑟,双手接过玉佩,一瞧竟是一孔雀开屏图,雕琢的极其细致,仿若富有生命一般,不说这玉质,便是这雕工都难得一见,是一不凡之物,只是林锦玉怎么瞧这玉佩都不像是早先预备出来的,倒像是随手送出之物。

林锦玉猜想的没错,这玉佩确实不是君瑟事先预备好的,只是他见先生新收的这个徒弟一副骄傲的小模样,又生的分外精致,竟让他想起了那珍贵万分的小孔雀,尤其是那华贵莹然的模样,竟让人有一种想打从心底娇宠着的感觉,这才把一直随身之物赠了出去。

林锦玉收了如此贵重的物件,自然是要回礼的,只是之前他并未听说他还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师兄,一时倒是没有准备,不由有些尴尬,犹豫之间,林锦玉倒是身上佩戴的流云百福玉佩摘了下来,微笑道:“之前锦玉竟然不知道有这样一位师兄,是锦玉失礼了,还请师兄勿怪才是,这玉佩是锦玉自小佩戴的,还请师兄不要嫌弃。”

“不会,不会。”君瑟摇着手中的扇子,笑眯眯的接了过来,之后极其自然的把自己配上的玉佩摘了下来,换上了林锦玉的。

林锦玉被君瑟如此爽直的举动弄的有些蒙,说来他在这生活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见过如此生猛之人。

“人你也见了,还不回去。”周先生看着君瑟的举动不由摇头一笑。

君瑟却是笑嘻嘻的对周先生道:“学生许久未见先生了,自然是想的紧,今儿又有了这么一个投缘的师弟,先生还要徒儿走不成。”说罢,君瑟还委屈的对周先生眨了眨眼睛。

“无耻至极。”一直未言的另一男子淡淡的开了口,这人虽说同样生的俊秀至极,却是一脸的冷漠之色,眼中布满了寒冰。

“隐离,你怎么能这么说兄长呢!”君瑟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就差用泫然欲泣来表达自己的伤感之心了。

“你敢不敢在无耻一点。”隐离隐隐嘴角抽动了几下,狠狠的瞪了君瑟一眼,之后不在理会他,反倒是盯着林锦玉瞧了瞧,然后莫名的点了下头,之后便对周先生见大礼:“给先生请安了。”

林锦玉完全被这二人弄个莫名其妙,只能说这年头怪人太多了,而且还都让他碰上了。

君瑟见隐离的注意力完全没在自己身上,也讨个没趣,反倒是凑到了林锦玉的身上,一副好师兄的模样,开口问道:“锦玉年方几何啊!”

“已满八岁。”林锦玉淡笑回道。

“如今身上可有功名在身?”君瑟又继续问道,眼睛倒是不离林锦玉,大有要刨根问底之意。

林锦玉清咳了一声:“锦玉不才,已过了今年的乡试。”

君瑟倒是重生打量了林锦玉一番,笑赞道:“少年英才想来便是说的锦玉了,小小年纪竟然过了乡试,当真是了不得,可打算参加今科会试?”

“锦玉才疏学浅,还打算在多用几年功。”林锦玉抿唇一笑,眼睛眯成了月牙状,倒是有点小羞涩的感觉。

君瑟点了点头,对周先生赞道:“怪不得先生要破例呢!原来是收了这么一个不俗的弟子。”

周先生眼里透着笑意,手轻抚着美须,笑道:“你这师弟确是不俗,你可知他乡试取得了何成绩?”

“莫不是解元吧!”君瑟随口一说,却不想周先生点头,当下对林锦玉又高看了一眼,忙问道:“不知锦玉早些年师承何人?”

“锦玉一直由父亲教导,倒是未成拜师。”林锦玉说的有几分骄傲,林如海的才气确是惊艳绝伦。

“不知伯父是?”君瑟瞧着林锦玉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一般的人家出身,可京里倒是没有听说谁家出了这么一个小才子,看来是上调来京的,想到最近调来京中的人,君瑟眼睛一亮,不等林锦玉回答,便询问道:“可是林如海林大人?”

“正是家父。”林锦玉倒没有意外君瑟能知道林如海的名字,毕竟周先生历任徒弟皆是世家之子,而这长安世家中向来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

若说早前林锦玉在君瑟的眼中一香饽饽,那现在,就直接升华成了刚出锅的热腾腾皮薄馅大的包子,林如海是谁啊!多年前今上的宠臣,现在今上眼中的能臣,瞧瞧人林如海,外放的地方是扬州那富庶之地,而且还是一富得流油的美差,一回京呢!正二品翰林学士,清贵又体面,且还被钦点为今科会试恩科副主考官,瞧今上那架势,入内阁是迟早的事情,有这么一个父亲,林锦玉便是锦绣前程在眼前啊!

“锦玉有一个好父亲啊!”君瑟感慨而道。

林锦玉微微一笑,倒是没有大闹明白君瑟口中的话是何意,是称赞还是嘲讽?

“先生,我们不打扰您授课了,这就离去。”隐离对周先生一拱手,也不顾君瑟眯着眼一副感慨的模样,径直的扯着他就离开,一阵风似的,离远了还能听见君瑟在那嚷嚷。

周先生倒是没有对二人的无理之举有何反应,反倒是笑问林锦玉:“你觉得这二人如何?”

“先生的学生自然是好的。”林锦玉勾唇一笑。

周先生摇头:“不实,你且说实话。”

林锦玉沉默了一下,斟酌着道:“那君瑟看似轻狂,骨子里却未必如此,他的眼睛透出的神采极坚定,心志定然不凡,且那隐离虽是面无表情,一脸的寒霜之色,却能瞧出是一极重感情之人,因他对先生行礼时眼中的敬重之色极为浓重,举手投足皆是恭谨至极。”

周先生笑了点了点头,用一副老怀大慰的神情看着林锦玉,轻赞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灵者第三章在线阅读

    “为什么,为什么我踏马还是被罚了!”林常向身旁的高某和韩某怒道。高建仁随即给了林常小腹一拳说道:“你是憨憨嘛,好好的开学仪式,就我们三个站跑道上。这要怪谁?”“额,我不就说了句话,还不是你们太大声被李莉甄听到了,怪我咯?”林常面不改色的说道。然后他思考了一会:“而且鬼知道李莉甄会这样罚人呀!”他回忆

  • 那一天终将到来在线阅读第4节

    黑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显得十分宁静。“到了,就是这。”突然平静的黑夜中一道声音传来。只见两道黑色身影一前一后出现在一道崖边。“在这里么?”李阳身穿老鼠衣如同与黑夜融为一体,背上背负着洛阳铲朝老黑指的地方看去,眼中满是震惊,居然是天葬。“看来这墓有点不简单啊!”李阳

  • 长魂吟之上尉(3)

    “问你个问题。”萧尘突然正色道:“为什么警察今天只拖走了血尸的遗体,并没有对这件事进行任何的调查?”蒋绍欢既然能够在血尸死后大摇大摆的离开,显然是早就知道警方不会对这件事展开调查了,至于是因为什么,这也是萧尘所好奇的。“赶去救你之前,我托朋友通知了军方的人,让军方的人替我收拾了烂摊子。”蒋绍欢解释道

  • 灼热的心脏游戏系统

    昏黄的灯光投射下来,把方然的身影拉得老长。此时一个人独处,他的脸色不复杠杠的和煦,挂上了一层冰霜。大顺武馆,欺负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算什么本事?方然眼神清冷,沿着记忆朝着放着拳谱的隔间走去。大同武馆传承很久远,据说祖上是少林龙拳的正统传人,因为意外还俗,才有了方然这一支。不过前身因为某些原因十分的讨

  • 圣殇第八章

    上文说道国家机器要你死乃十秒的事,为何是十秒呢?首先叫人,没人扔导弹,三四秒的事,最近的人赶到几分钟,导弹赶到,三四秒的事,爆炸弄死你,一秒的事,咽气一秒的事,总共十秒,没毛病。为了光明正大地水字数,呸,是给你们修改思想所以,我又给你们说一下,某些事:首先有个东瀛皇室近亲嫁给满清王朝末代皇帝溥仪之弟

  • 无限轮回在线阅读天被聊死了!

    一番简单的交谈,大家也是聊开了。黄雷倒是对黄毅的印象不错,毕竟年纪轻轻有了这样的成就之后,没有任何心高气傲的感觉,反倒是显得很平易近人。最主要是黄毅ting有幽默感的,这几个玩笑开完之后,彼此之间的关系明显拉近了很多!寄来的快递也是在大家的一起努力下装了满满一车。当然,尊老爱幼作为天朝传统美德,黄毅

  • [秦霄贤]云胡不夷挑战心里极限的大抽奖(新书求收藏)

    “妈,都结束一分钟了,你好像出神了……”陈凡笑嘻嘻的说道。这个天皇巨星的老妈,也被自己给震撼到了吧。这就是所谓的神级技能,果然很神。“小凡,今天妈妈很高兴。妈妈看到了你的改变,原来是我一直误会了我的好儿子。妈妈要跟你说声对不起……”陈绮梦认真的说道,她看着陈凡的眼神,充满了温柔。小凡的心里也一定很苦

  • 镇魂 — 论·和面的重要性在线阅读第5章

    触碰银行卡就能读取卡里的资金,这系统还真是逆天!原本对一千万有些心动的叶方,激动之后恢复了淡定。有了金手指,一千万对他未来能够得到的东西算不上什么,自然他对一千万没有了冲动。边喝茶边和蓝文彬叙旧,聊了很多叶方父亲的事情。半个小时后蓝文彬接了通电话,脸色抱歉道:“不好意思小叶,公司还有事,改天叔叔再和

  • 捉鬼有限责任公司得意忘形的孙强(求收藏)

    叶文接到唐柔电话的时候,已经和桃桃再去4S店的路上了。“唐总,有什么事吗?”叶文对于自己的生活并不会去全部查清楚,那样的话就太无趣了。叶文只会查一些自己可能遭遇的危险,避免掉就行了。不然的话,以后自己会遇到什么事情都清清楚楚,那过的将毫无乐趣。很显然西伯侯姬昌就是个毫无乐趣的人。“不要叫我唐总了,显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在线阅读第二章

    纪小军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蒙面汉子要自己送来的竟然是一颗男人头!!而且还是今天要结婚的新郎的人头!很显然,是蒙面汉子杀了新郎,然后割下人头,借他的手送给了新娘子!可是这样一来,自己无端的便惹上了一桩人命案!虽然人不是自己杀的,但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刚刚从监狱里出来,可不想再进去了。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