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狐媚惑主4

2021/7/22 17:36:29 作者:江枫愁眠 来源:晋江文学城
狐媚惑主
狐媚惑主
作者:江枫愁眠来源:晋江文学城
【高亮】本文文案绝不会用三观不正、恶俗低下的噱头来吸引读者,全部文案恪守晋江审核要求,做到绿色、健康、积极、向上、正能量,如若还有别的地方存在歧义,请大家一律要用单纯的思维看待,不要抱着下流的想法恶意揣测。(看到这里不想看了吧,谁不是呢,艹文案:每天中午12:00更新。单元剧,【【顺序不定。】】故事一:黑化忠犬女配x穿到自己小说里的作者“母亲……为什么您就不愿意看我一眼。我不明白,那样的女人为什么会是您的女主,明明我才是更优秀的,是她蛊惑了您吗?”女子哽咽着,抱住了对方的腰肢,仰着头绝望哭泣,“

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姑娘已出落大方,亭亭玉立了,也不像儿时那样毛毛躁躁。如今的她可以拿着手绢坐在院里绣上一整日,提笔落笔间竟有了狐仙的神韵。

少女的羞涩让她不再那么肆无忌惮,她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提着裙子满院乱跑,说上树就上树,也不会抱着他的脖颈撒娇。更不会在打雷的晚上,偷偷溜进他的房间,钻进被窝,要他哄自己睡觉。就连闲暇时,带她去登山,他朝她伸出手,她也只是拉着他的衣袖就红了脸。

小九还时常拿小时候的事去揶揄她,她气得抬手想打他,又自觉不好地收回手,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再理睬。

书法课上,狐仙握着她的手要教她写字,她被握着的手轻轻发颤,笔墨点落在宣纸上,晕开了花。

他以为她生病了,冰凉的手附上她的额头,她捉住他的手腕,说了一声抱歉就跑回了闺房。

中午她以没胃口为由拒绝用餐,心里烦闷,她在房内踱步,脑海里全是狐仙平日里教导自己的模样。她抚琴作画,他就一旁吹笛研墨。奇怪,明明是小时候有那么多次肌肤之亲的人,现在怎么会不好意思了呢?

她坐在桌前,看着自己绣的荷包发呆,这个荷包绣了十日有余。每一针每一线都揣摩再三,费尽心思,她想把它送给狐仙大人,可是要以什么理由呢?

“怎么,是给我的吗?”

小姑娘想事情过于投入,狐仙已经进来了许久,见她盯着这个发愣,一会皱着眉头,一会又笑盈盈的样子实在有趣极了,不忍打断。直到她叹气,嘟囔了一声‘该怎么送’的时候,他才忍不住,抽走她手里的荷包。故意举得老高,仔细端详,是一个鸳鸯荷包,她……

狐仙失神思考之际,小姑娘趁机跳起,夺回了荷包。

“不是,才不是给你的。”不等他回话,她就转身,红着脸跑出了房间。

‘啪’的一声,厨房的门被她用力踢开,吓得坏了正在尝汤的小九,汤碗打了不说,这刚出炉的鸡汤贱了一身。

“我说,小祖宗,你又怎么了?”

“吃饭呀。”

“你不是说你没胃口嘛!”

“现在饿了,多嘴!”悠然拨开他,从锅里随手拿了个馒头,就这么硬塞进嘴里。心里想的全都是刚才和狐仙的对话,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看见他就会莫名地紧张,会语无伦次。这下可好,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

她气鼓鼓地紧攥着荷包,不停往嘴里塞食物,放凉的馒头干硬,这么硬塞很容易噎食。小姑娘吃了几口,突然大咳,用手锤着胸口顺气。小九急忙端上一碗鸡汤,拍着她的背,让她把囫囵吞咽下的馒头吐了出来。

见她有了好转,小九从她手上抢过荷包,荷包绣工繁杂,十分精美。他有些意外,以她的脾气竟能耐下性子,做出这么个荷包实属不易。

“我说,你跟一个荷包置什么气?哎,你这荷包是要送人的?”

她灌了几口鸡汤,朝他摆手说道“给你了给你了,反正也送不出去了。”只不过后半句话,小声得只有她自己听得见,小九一听给了自己,就开心地挂在了腰间。

“你好好吃吧,不够锅里还有。我要去给大人送鸡汤了,你说你没事不按点吃饭,害得大人也不吃饭。”

狐仙也没吃饭?悠然还想多问他两句,小九怕耽搁了大人责怪,已经端着鸡汤走出了厨房。

刚才她不知真假的一句‘才不是给你的’让他牵肠挂肚,他在房中作画,想定神安心。一个走神再低头,宣纸上除了半截墨竹,写满了她的名字。

他叹了一口气,把画作揉成团扔了出去,正好砸到了进来送汤的小九。

小九见大人眉头紧锁,地上满是写废的草纸,应是正为事烦心,不敢打扰,放下鸡汤就要离开。

“你等等,你腰间的荷包是哪来的?”

“这……”他解下荷包,走上前递给大人,狐仙捏着荷包左看右看,这不就是刚才小姑娘手里的那个吗?

“这是小姐送给我的,想不到这丫头长大了,倒也稳重不少。您瞧这绣工,少说得费上十日才能完成啊。这要是搁在几年前,让她这么绣,她早把荷包剪了。”

狐仙越听越生气,过了半晌,才从牙缝里硬是挤出了一句“玩物丧志,这几日作业也不完成了。”

看到大人的狐狸耳又悄悄竖了起来,就知道大事不好,他赶紧脚底抹油地开溜了。跑出书房,小九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今天是什么日子,好端端的,怎么一个这样,两个也这样。

晚上,她独倚长椅,月光烛火映照之下,肌白如玉,长长的睫毛随均匀的呼吸轻颤,仪静体闲,美得不可方物。只是庭院风大,他拿了一张毯子,为她盖上,坐在她的身旁,望着天空的一轮残月。

“公子。”

“醒了?是我吵醒你了吗?”

她摇摇头,半撑着坐在躺椅上,看着狐仙的侧脸,神仙真的不会老呀,十年过去了,他的面容竟没有一点儿变化。

小姑娘的头发因躺着的缘故,已经散乱开了,狐仙笑着替她拢发就像小时候那样。小时候她虽然顽皮,可在他面前却十分乖巧。第一次替她梳头没有经验,一连断了好几根头发,小姑娘一声都没吱,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

“公子……这荷包,怎么会在你身上?”

“这本就是我的,不该在我的身上吗?”

“谁说是给你的了。”

“鸳鸯只能送给心仪之人,你不是狐仙的新娘吗,这荷包当然是我的。”

“你、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啊!”听到心仪之人和新娘两个字,桃颊泛起了两片绯红,还好月光昏暗,身后的狐仙应该也不会注意到自己。

“不是给我的?那……”狐仙按着她的肩膀起身,走到她面前,又蹲下身,头靠在她的腿上,轻轻说“那我只能厚着脸皮向你讨要了,给我好不好?”

见她应允,他开心得像个孩子,拉过她的手,留下一吻。晚风拂过池塘,荷花随风摆动,滴落的露珠泛起圈圈涟漪。他的吻如花瓣轻柔,可她内心留下的却是阵阵清凉都吹不散的悸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在线阅读第2节

    丛朝暮感觉胸口挤压的难受,手脚沉重,有人在拍她的脸叫她醒醒,艰难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泡在水里,和白发美女绑在一块,白发美女气喘吁吁的看到丛朝暮醒了问: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丛朝暮说我觉得还好,反正没有缺胳膊少腿。美女扑哧一声就笑了说:难得你苦中作乐了,我叫向晚,我刚刚看了一下东南方向有一座小岛,我们游过

  • 凉风有意在线阅读第八节

    爱罗看着窗外,不由有些走神,脑中那曾经不可磨灭的身影,如今却变得模糊。渐渐的又变成了另外一个模糊的身影,爱罗使劲的摇了摇头,想把这些都从脑中甩出去。爱罗拿出手机准备发个电话问一下,现在过去是否能提车,手机刚拿出来,铃声就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沈梦瑶。爱罗一笑,这每次准备打电话,都这么巧打进来。接通电话后

  • 三国网游之王者荣耀在线阅读第十章

    凌晨大概一点的时候,方茗已经睡着了,月光下看着自己妹妹那精致的小脸,方诚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刚刚小家伙一直缠着自己说了两年自己所有的事情,听到自己一直都在做工人的时候,小家伙心疼不已,并表示自己一定会找叶家算账。方诚微笑不已,他现在可不想去找什么叶家算账,只想这个小家伙快点睡着,要不然自己炼丹的

  • [综漫]世界重置中在线阅读第四章

    毕业典礼已经结束,虽然大家都很想再和相国多待一会儿,但还是不得不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收拾东西准备各奔东西了。“喂,你真不和我一起去军队吗?”不大不小的双人宿舍中,说话的是王凡,而被问的自然也就是卫麟了。卫麟一边在镜子前努力用水试图捋直自己的头发,一边翻着白眼对王凡说道,“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姑姑

  • 我叫嬴政在线阅读第六章

    “小忌忌!姐姐回来了,你今天乖不乖啊?”夜无忌前脚才回家,陆清雅后脚就回家了。“我可乖了!”夜无忌抱着奶瓶,一副我是乖宝宝的样子。随即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只见陆清雅那朴素的裙子上有个脚印,脸上也微微有些红肿!肯定是在学校被人打了!“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这……没事,是姐姐自己不小

  • 修真之最炫民族风帝术传天下,古今第一人

    八荒大地,幽幽九州,四海玄穷千古浩然,天下亦是英雄辈出的盛世年华!江湖依是那冬雪春藏的离愁地......谁家的少年没有一个纵马天下,白衣仗剑的江湖梦,天下,江湖乱了多少岁月浮屠,这是一个从来不缺少传说的时代。千万年的盛世年华不过都是说书人口中的故事罢了,而在今天,后世的传说中必定会多上一笔,一笔最绚

  • 英雄无敌之王者在线阅读第九章

    测试会场中。保安维持秩序,确保每一位参加测试的学生安全。燕大的王老师被校医带走。临行前,王老师环视会场。哎!一声哀怨,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暗叹:老脸丢光了,还不于昏迷时被抬出去。王老师生无可恋的走出会场。其它院校的招生老师心里各自打着小算盘,早早离开。郑龙这样的变态,正是他们所需要的人。会场中,一脸

  • 吾悦倾城第4章在线阅读

    黄老师离开后,有一名女生很不高兴的冲刘宣宣的方向讲到:自己不家长签名,还要连累到我们,活该被老师批评了吧。刘宣宣没有说话,第三节课下课后收到了语文作业,发作业的人是自己的同桌,林同学还好没有对刘宣宣有什么不一样的行为,刘宣宣呼了一口气拿起作业本,想翻开看看,心想自己昨天明明拿给爸爸签名的,没理由会没

  • 逆苍生一个胖子的灾难!

    陈诚回头看着林梦,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苦笑,说道:“宝贝,要不我打电话跟叔叔阿姨拜个年,就不要去你们家了吧。”“不行,我都过来跟叔叔阿姨拜年了,你怎么可以不去我们家拜年,我们看完电影以后,你就跟着我回去给他们拜年。”林梦认真的开着车,一副你不去怎么行的样子。“可是我怕去了你家,未必能活着走出来。”林梦

  • 蒲公英的艰辛旅行在线阅读第7节

    接上回···而在另一边——“大事不好了,樱儿不见了!”柔儿着着急急得跑了过来对大家说。“柔儿,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见了呢!”夜好笑的对柔儿说。“大叶子,柔儿没有说错,我们找了樱儿很长时间,用魔法走了学院几遍都没有找到!”雪也着急的说道。“不用担心!樱儿她挺厉害的,六星级学员是不会被伤害的!”夜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