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疯狂年代之父辈故事之谋生看病(4)

2021/7/22 13:16:23 作者:就叫我刘老师吧 来源:17K小说网
疯狂年代之父辈故事
疯狂年代之父辈故事
作者:就叫我刘老师吧来源:17K小说网
那是一个疯狂的,荒唐的,光怪陆离的时代,从那个年代走来的人,体会着创造机遇和抓住机会的快感。有的人说“从那个时期走来,我们的命运真正的做到了由自己掌握!”又有的人说“从那个年代走过,我们身不由己!”在这疯狂的岁月里,三个不同命运的男人或报团取暖,生死与共,或背道而驰,分崩瓦解!有看谁主沉浮,步步惊心的仕途忐忑。有历经商海跌宕,时代与机遇共存的富甲一方。更有笑看江湖仇怨,登顶后的白衣如雪,却未能来去如风的凄凉!让我们梦回最初的机遇时代,一起见证那些妇孺皆知却也不为人知的疯狂年代!

张榛依照自己的诺言,和徐子嘉睡在床的两侧,夜里什么动作也没有。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院子里刚刚亮,但已经有几个人起床了,要不是张榛受了伤,早就被叫起来了,就算现在,院子里的其他人也频频看向这边。

张榛没有再穿昨天那身衣服,昨晚洗完澡之后要不是担心自己没有衣服,当时就想扔了,刚刚在一个破箱子里翻啦半天才找到补丁最少的一件。

徐子嘉早就起了,本来以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睡不着,可昨晚听着身边人轻微呼吸声却不知不觉睡得精神饱满。

张李氏看见徐子嘉走出来,立马放下手里的簸箕,对着徐子嘉道:“哟,大嫂起来了,正好,我弄了那么长时间,手疼了,大嫂来帮忙把这些高粱面里面的杂草和沙子抖出来好了。”说完就冲着堂屋的张赵氏喊道:“娘,大嫂去弄高粱面了!”

张赵氏在那边听见了,没好气的回答一声:“知道了!”算是默认了她偷懒的行为。

另一边的张袁氏立马有样学样,捧着自己的大肚子,装作一幅体力不支的样子道:“大嫂你看,既然你帮二嫂干了,我这边还身体不舒服,你就帮我把猪也喂了吧,哎,大嫂,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说完也扭着腰回屋里去了。

堂屋里的张赵氏全部都看在眼里,却一句话也没有说,说心里话,她肯定是不满意这一个儿媳妇的,是个哥儿本来就已经很不好了,还花了两百多文钱,真是浪费,他不干活谁干活?

徐子嘉很快就接受了现实,知道没有人会替自己说话,手里拿着簸箕,开始抖落草渣。

另一边的张榛看到之后立马走过来道:“都告诉你了,我受了那么重的伤,你不好好照顾我,还在这偷懒干嘛!两个弟妹能是偷懒的人吗?用得着你在这显摆,快去,给我打盆洗脸水!”一边说着一边把簸箕拿下来,他的媳妇,怎么能被别人欺负。

按照这样的说法,一般人肯定不会好意思再要求了,张李氏看着张赵氏有些发黑的脸,立马喊道:“大哥,话不是能这么说的,我和弟妹虽然不是偷懒的人,但是大嫂刚进门还是要知道规矩的,如果连这点活都干不好,那以后怎么好孝顺好咱们咱爹咱娘?”

张袁氏立马跟着道:“大哥心疼大嫂咱们理解,可是你的小侄子也快出生了,你就忍心他出生之前还劳累?不是当弟妹的说你,自从大哥娶了媳妇儿,感觉整个人都变了呢!”

张榛用眼神示意媳妇儿去打水,自己对着张赵氏道:“娘,不是我不想让她伺候您,现在我后背全是伤,难道还不能让他去给我打个水?我不管这事儿,反正就是闹到村长那儿,既然他是我娶的媳妇儿,那么万事都得听我的,等以后娘有个头疼脑热,我肯定让他伺候您。”

“呸呸呸!大哥,你说什么呢?娘要怎么会生病呢?我看自从你去了一趟县衙之后,现在看谁都不顺眼。”张袁氏摸着大肚子,嘴里挑剔不行。她刚刚嫁过来的时候还是挺害怕这个大哥的,但是自从知道大哥虽然长的人高马大的,但是实在好欺负的很,时间长了,心里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张赵氏本来今天心里就很不舒服了,看到这样的情景,立马扔下手里的筷子道:“都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快吃饭了,都堵不住你们的嘴,是不是不想吃了?不想吃就算了,我还省了一大笔呢!”

张袁氏张李氏立马不说话了,婆婆是个厉害的,她发火的时候是不允许儿媳妇说话的,又冷笑着对着刚走出厨屋的徐子嘉道:“既然那么想偷懒,今天就不要吃饭了!”

张袁氏张李氏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得意,再怎么样,这个家里还是娘做主,想摆大哥大嫂的威风,美的他们。

张榛径自带着自己的媳妇回了屋,屋子实在太小了,而且堆放了很多杂物,不知道以前的张守松是怎么忍受的,反正张榛忍受不了。

因为徐子嘉初来乍到,在村子里也没有多少认识的人,张榛就让他在家好好呆着,他一个人出门,背部的伤还是有的,但并没有到难以忍受的地步,张榛开始在张家村找谋生的出路。

张家村地理位置偏僻,从它靠着一座连着一座不高的山就可以看出来,群山连绵,从村子到镇上也只有一条路,昨天经过的时候就发现镇子也不是很大,现在是秋天,张榛准备去山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收获的东西。

山体大约都是一两百米的样子,最外面的果树枝头上光秃秃的,恐怕是被村里人摘干净了,深入山里上百米树林阴郁,张榛也不敢太往里走,万一碰到什么野兽,就他现在一个病弱的,肯定得不偿失。

不过在爬山的时候张榛还是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山药。可能是山体排水性好,雨水也比较充足,张榛扒开土看见的山药粗粗壮壮的,看上去就很喜人。

不过张榛没有立即把它们挖出来,想也是,现在挖出来肯定不可能是自己的,回村子里面的时候,大多数人还在地里割庄稼,村里只有几个小孩在路边玩耍。

张榛用刚刚偶然摘得的几个野果子作为报酬让他们带自己去了跛脚老头那里,虽然伤口疼得还可以忍受,但现在秋老虎正猛,万一伤口溃烂炎症就不好了,张榛还是决定去抓一点药。

跛脚老头当时正在院子里晒药,看见张榛过来,抬了抬眼皮道:“怎么了?”

张榛道:“背部受了点伤,麻烦给开点药,不过药就先赊欠着,您看可以吗?我保证尽快还给你。”

跛脚老头倒没有多犹豫,把手从簸箕里拿出来,“让我先看看你的伤口。”

“哎。”张榛把上衣脱了,现在外面也没什么人,把院子门一关,倒不用讲究那么多。

伤口有些狰狞,跛脚老头看了一眼就回去开药了,“一共七文钱。”

这个价格应该不贵,张榛知道对方是个实在人,眉开眼笑道:“好勒,我尽快把钱还给您,谢谢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俑世不灭在线阅读第六节

    宝马停进车库,戴启昭垂头丧气的步入别墅,自从上次那件事发生后,这几个月,家里像看犯人般看着他,一点自由也没有。为数不多的几次在外留宿潇洒,都是趁他父亲不在的时候。不多时,别墅中传出争吵声,战争愈演愈烈,打砸声也加入其中。屋内唇枪舌战的两人并未发现,一道黑影悄然靠近别墅,来到铁栅栏外,回头四顾见四下无

  • 每次都被世仇盯上在线阅读第4节

    游戏黑卡第四章:离家出走我楞了下,不是因为宇宙快递而是这中间的人和电影《黑衣人》长得太像了,我悄悄的问道你们有记忆消除器吗?对面的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您的权限不够,所以无法购买请您签收快递”便把盒子上面的单子往我怀里一递我便没在多问签了字拿了东西进屋,而我心里则想的是真的有记忆消除器,他的回复不是没

  • 问道卿第五章在线阅读

    牛仁不由也将疑惑的眼光投向兰若亭,心想难道她也真的看到了那块八块石盘会发光?要不然她刚才怎么会出现那种难以掩饰的激动之情呢?兰若亭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随即摇头说:“呃,没有。我只是好奇你怎么会看到这种奇怪的现象。”任天涯一听,不由顿时泄气:“我还以为你也看到这八卦石盘发光,想不到你们居然真的

  • [HP]琳科斯·拉米雷斯第六章在线阅读

    柴訾掏出天地国际银行钻石卡,非常熟练的刷了一下POSS机。啊?额?好帅啊!侍应生和郑小爽额角挂着一排黑人问号,他们没想到柴訾消费这么大一笔款项,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尤其刷卡的样子,简直帅呆了。柴可可的额角挂着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哥哥今天表现得一次比一次酷,一次比一次帅,简直就是男神一般的存在!“点餐小哥

  • 三井街乐队第六章在线阅读

    “我不同意改组!你这样会将壹周刊带入深渊的!”宁碧落皱着眉看着王梓,她的表情有些愤怒,可是王梓却不在意。“哦?那你说说怎么才能够让壹周刊起死回生?”王梓似笑非笑的看着宁碧落,不用她说王梓也能够猜到对方会说什么。王梓的目光让宁碧落有些不舒服,她冷哼一声,说道:“你只需要注资,然后我会加大壹周刊的宣传,

  • 沧浪录章 :神秘序曲 一决高下

    【作者:肖代血甯】【第二章:神秘序曲一决高下】【作品名:吸血鬼vs夜之十字魔女】*****开始阅读*****那个黑衣人急速向我飘来,见状,少女顿时打了个冷战。“额!”下一秒……回神,嘴角挂起一丝不轻易被扑捉到的媚笑。望着那傻不啦级的黑衣人,少女摇了摇头小声呐呐道:“切,老娘管你是鬼是神!总之……我是

  • 烈焰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大海,大海1玉珍知道四弟要来孙岗村,杀了鸭,剁成肉块,叫恒贵下油锅烧,放上个大的蒜,还有八角香料。玉庭星期天从后山脚下到了二姐家,二姐住着三间红砖黑瓦的房子,房子盖在村子里的牛屋前面。小厨房瓦顶上的烟囱腾出炊烟,玉庭心里舒坦了,他爱二姐这里的窝,爱二姐和二姐夫,爱侄女儿和侄子。玉庭带了一帮学校

  • 最强特种保镖在线阅读第7章

    国际礼拜堂。魔都最大的教堂。当听闻,教廷派遣一位红衣大主教,抵达了魔都之后。众多的信徒,闻讯赶来,想要聆听大主教的教诲。这位红衣大主教,名叫维克托。虽然查理白衣主教的死,让他的心情非常糟糕。但他还是强颜欢笑的,主持了一场弥撒会。好不容易将那些信徒打发了,维克托这才冷着脸,来到了休息室。已经变成糟老头

  • 吾乃林傲天第5章在线阅读

    侯精自从手机被保卫科没收之后,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一天下来上的什么课讲的什么内容全然不知,脑袋只想着自己的那部崭新的苹果手机,手机能要回来么?回家后如何向父母交待?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侯精背着书包直冲出教室赶公交。一到家,侯精就把书包取下来甩到沙发上,差点砸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父亲

  • 龙婿狂兵之什么是演技?!(5)

    时间:2010年4月1日夜晚:11:06地点:梁家辉别墅“眼神狠一点。”“声音要轻浮一点。动作摆跨的幅度要大。”“笑容别这么阳光!!!你要记住,现在的你不是你,你现在是一个黑帮的头目。”“额~~”食指和中指轻捏喉咙,测试了一下声音,而后左右晃了晃头。有眼眼眸低垂,与另外一只十分正常的黑眸形成了强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