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钞时空直播在线阅读第6章

2021/7/22 8:25:54 作者:猫爷 来源:飞卢小说网
钞时空直播
钞时空直播
作者:猫爷来源:飞卢小说网
直播万界之路从都市开始,钞时空直播系统让林飞有钱就变强。乒乓球精通、花式乒乓球+双截棍精通、花式双截棍=双截棍乒乓球音乐节奏高手+散打高手+肢体协调+锁舞=精致舞蹈全能自由体操+花式足球+体力增强+少林谭腿=少林足球……“什么,这个世界有青楼女子做直播?赶快连麦。”“什么,这个世界有丞相的儿子做直播?赶快打脸。”抽奖抽到手软,1块钱就能变强。女主播爱上我,粉丝为我疯狂。飞神,飞神,他无所不能。万界开启,飞神秀起。这个世界注定林飞说了算!老书《火影之梦幻西游》等。(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诗经·风雨》

周淮洗完了之后,穿着件白色格子短袖和一条七分裤出来了,头发还在滴着水,顺着下巴滴到地板,整个人都在散发着难以抵抗的魅力。

官微低着头刻意不看他,抱着衣服进去,一股热气袭来,闻到空气中熟悉的溢满的男性气息,他觉得自己简直兴奋得要窒息了。

生活总是无时无刻不在宣告着他重生了的事实,好像跳楼的那一幕只是昨天的一个幻觉。

“哗哗哗——”

他把衣服放好,扭动了喷头的两个开关,左边蓝色的是冷水,右边红色的是热水。

天太热,洗冷水也不会感冒,而且洗热水的话出来又是一身汗,这不是白洗了一遭么?于是他只扭了蓝色开关,洗冷水。

洗着洗着,刚洗好头发正打算抹沐浴露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然后紧接着的就是周淮的声音:“官微同学,我和秦旭先去吃饭了,需要帮你捎一份回来吗?”

还是这么体贴入微,善解人意。

但是。

他关掉了花洒,以便更清楚地听见周淮说话的声音。

“不用了,谢谢你。”

“那我们走了。”

“好。”

官微确信自己听到了轻微的关门声后才又打开了花洒,缤纷杂乱的思绪在大脑中汹涌澎湃,文学生的敏感属性使他想到了一句话:“这世界是空的,我不愿长寿。”

不要焦急,慢慢来,他在冷水的基础上将红色的开关稍微扭了扭,水变得温热起来,伴着沐浴露的温热水流过腹部不算深的伤口引发的刺痛让他从即将陷入的癫狂中回过神来。

首先要做的便是将“官微同学”这个生硬称呼的后面两个字去掉。

洗完澡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官微有个习惯,心情不好的时候洗澡的时间会非常的长——这得由他心情的烦闷程度来决定,往常他洗澡最多三十分钟,而今天这个澡他洗了足足有一个小时。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但暑热仍未完全消退,光是听到窗外篮球场上气球弹地的声音就能想象到他们身上不断流出的汗水。

孤独的人总是最爱黑夜的。

官微洗好衣服之后静静地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一个人独自跟黑夜告白,心里忍受着痛苦愿望的折磨,旁边的床是空的,空气是凝滞的,四周是静谧的。

之后的发展轨迹已经很清楚明了:他也许会等着周淮回来,等着他打开灯,然后在两个人相隔近两米的轻微呼吸声中默默迎来又一个令人厌烦的白天,迎来逐渐开始运作的繁荣世界。

只可惜总有意外让他不能如愿。

隔壁不知道哪间宿舍,正在外放后街男孩的《Shape of My Heart》。

"I played my part and you kept you in the dark . Now let me show you the shape of my heart…"

一下子打乱了计划与寂静的思绪。

忍无可忍的官微跳下床来,拿好宿舍的两把钥匙,推开门,打算还是出去走一走。

507正开着门,里面传来的正是刚刚听到的音乐。

呵,官微下了楼,心想:507是吧?我记住了。

下到三楼时在楼梯口遇到了正要上来找他的尹令,“阿令?你怎么不坐电梯?”之所以确定他是上来找自己,是因为尹令住在一楼,105,和一个未来的工程师一起住。

“啊!电梯坏了!”尹令有些懊恼,“你也真是的,居然住在五楼!我可是一顿好爬!真是苦煞我也!”

不愧是文学院的男孩子,说起话来都是文绉绉的,透着一股书卷气,再配上一副掉书袋的眼镜,难怪文院娇滴滴的女孩子们纷纷捶胸顿足,哀怨自己生不逢时,还年少无知地受了南景大学招生办的骗。

“你不是去吃饭了吗?”言下之意就是“你还来找我干嘛?”他现在只想找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自己待着。

“我刚刚去参加了计算机协会的招新,直到现在才结束,就没来得及吃上饭,这不想到你还没吃饭,就过来找你了,正好认个门啥的!”

官微刚想问尹令你一个文学院手无缚鸡之力脑子里只有诗词曲赋琴棋书画的男生报什么计算机协会,就被他下一句话给堵得死死的。

“听会长说芝苑是我们景大最好的食堂,好吃得不得了,而且拼团有优惠!”

呵,我算看透了,什么兄弟情,拼团优惠才是真正的目的吧!

不过,周淮和秦旭去的不就是芝苑吗?

“去芝苑三楼。”说不定还能偶遇。喜欢的人么,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就像商场大促销活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尹令惊讶地看着官微,“你已经去过了?你居然背着你的发小加好兄弟加好哥们儿去过了?你不仗义!”

官微有些头大,这语气怎么像是他做了什么始乱终弃的事似的?“不是,我听我舍友说的,他说芝苑三楼的伙食还不错。”

“哦!”尹令这才想到官微还有个舍友,“对了,你舍友是哪个学院的?我们文院的吗?”

“体院的。”

“不会是?”怎么看官微都没有一丝排斥的样子,尹令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嗯。”

“我天这简直是缘分啊啊啊!我难道要见证这命定的神仙爱情吗?”

“但愿吧。”官微有点嫌弃地看着尹令,“你能不能稍微男人一点?别动不动就发出女生式尖叫。”

尹令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撸起袖子给这个嘲笑他的人看,“我是个有肌肉的人!岂可容尔等凡人随意不屑一顾,嗤之以鼻,鄙夷不屑,等闲视之!”

“停。”官微及时止损,止住了话头,“我承认你是男人,行了吧?”

尹令:“……”谁需要你承认?是他的喉结和肌肉不够明显吗?

跟着官微走了五百米左右的尹令才反应过来,心里杀猪一样的哀嚎:芝苑离男生寝室有一公里呢!他今天运动量超标了!一会儿得多吃点弥补自己破碎的小心灵才行!

芝苑是离宿舍楼、教学区最远的一个食堂,离校医院还挺近的,以后要是去医院的话还可以出来吃,芝苑还挺方便的……呸呸呸,想什么呢!从小奶奶就找人算过命,说他尹令吉星高照,怎么可能会住院!抬头一看,他已经落后官微十多米了,赶紧小跑着追上去。

唉!官微哪儿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冷,要是没有七年前发生的事,他也许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沉静又冷酷。

到了三楼,尹令实在渴得不行了,就先和官微找了个位置坐下,自己蹦跶着买水去了,官微环顾四周也没看到自己想见的人,只好坐下了,正对着打饭窗口,九号窗,大众餐:一荤两素九块钱两荤三素十二块钱;十号窗,木桶饭;十一号窗,紫米饭。

正想着一会儿吃什么的官微左看右看,觉得自己确实是没有胃口吃饭的,迎面,从门口处走来了两道很难让人忽视的两道身影。

走在最前面的男生面若冰霜,一副“生人近者死”的模样,走在后面的红衣服男生蹦蹦跳跳地跟前面的男生说着什么,时不时挠一下腿,那里有好几个蚊子咬出来的小红包包,然而并没有得到前面那人一句回应。

“怎么样?帅吧!”尹令拎了两瓶矿泉水回来,自己先拿起一瓶喝了一大口,然后再拿起另一瓶没开过的水给官微。

官微没搭话,他对那两个人长得帅不帅,是谁毫不关心,他关心的是507那个家伙关音响了没有,他想回宿舍了。食堂人太多,各种气味和声音混杂在一起,他有点不舒服。

做朋友这么多年,尹令早就习惯了官微的不回应,他自顾自地继续说:“那个穿红衣服的,头上有个海贼王的弹力发带的男生是我们计协的陶泽会长……”

听他已经以“我们计协”自居,官微忍不住打断:“你不是下午刚去面试吗?怎么就知道面试成功了?”

尹令一脸骄傲,一副“这你就不懂了吧”的语气对他说:“我交了会员费的,不管选不选得上,我都是他们的会员!”

啧啧,罪恶的资本,这就是人民币玩家的国度。

遗憾的是,官微不懂。

“我跟你说啊,”看着那两个人走到十一号窗口,尹令又继续说:“我们会长可厉害了!不仅是学校计算机协会的会长,还是校田径队长跑类项目的种子运动员呢!他前面那个面色不善的男生叫于啸。我听副会长师姐说是会长的教练,听说可严厉了,连我们会长这么桀骜不驯玩世不恭的浪子都被他给训到服气。师姐说本来她还想追一下这个冷面公子,攻克攻略都做好了,但看到会长每天训练结束后一瘸一拐的就歇了这心思,真可谓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正说着,那两个打好了饭走过来,尹令挥手示意:“会长,于师兄!过来一起吃吗?”

官微连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令令!”陶泽一看到尹令就抱着托盘过来,手里还端着一小碗蛋花汤,愣是一滴没洒。

官微看向尹令:“令令?”

尹令一脸无所谓:“哎呀随便叫什么都可以啦!”

官微:“……”哦。

陶泽和于啸已经坐到跟前了,只是跟陶泽的欢快相比于啸的表情就有些吓人了,吓得尹令都不敢开口再说话。

一坐下陶泽就开口问:“令令,你们怎么都没有点餐呢?你们是来看人吃饭的吗?”

“这就去!”尹令看向官微道:“阿微你吃什么?”

官微随便点了一份:“可乐鸡翅饭吧。”

尹令撒腿迈向笑得一脸慈祥的食堂阿姨。

“教练你怎么都不点肉,这样会长不高的哦!”陶泽把托盘里一大勺红烧肉放进于啸的碗里,看起来动作很是熟练,仿佛已经做过无数次。

于啸默默地夹起一筷子,脸上依然冷冰冰的,但点了点头,勉强给了句评价:“很好吃。”

一时间,官微莫名其妙有种想要消失在他们面前的念头。

这两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终于献完了殷勤,陶泽挠着手上的包,一脸委屈。他天生皮肤白嫩,夏天特别容易招蚊子。“教练,明天我要请假!”

“?”于啸看着陶泽,没有说话,静待下文。

“我眼镜被刘胖子不小心给踩碎了,明天我得去医科大重新配一副!”

计算机协会宣传部部长刘庆林:?会长你什么时候戴过眼镜?

官微莫名有点想流泪:爱情是你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于啸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夹了一筷子上海青放进碗里,“你告诉我窗外那栋写着‘封顶大吉’的横幅下面那行字是什么?”

“南景市建筑局督建。”这么清楚的字谁还能看不到吗?陶泽看了一眼,也没细想就回答了这个送头的问题。

官微轻叹:少年你还是太年轻了。

果然,于啸又喝了口汤,慢悠悠开口:“视力5.2,不用配眼镜。”

陶泽这才反应过来,抓着于啸的手喊道:“教练,我求你啦!我真跑不动了,我陶泽宣布我宁愿坐着死也不愿跑着生!!”

“你这都是跟谁学的乱七八糟的句子。”于啸面冷话也少,说出来的话总是淡淡的不带一点感情。

陶泽委屈得没有说话。

官微心里只有微笑的份了:还能有谁?当然是尹令。

说曹操曹操到。尹令左手一碗可乐鸡翅饭,右手一碗热气上涌的原味螺蛳粉,腋下还夹着两双没拆封的铁筷,一边走一边喊:“不好意思,借过,借过”地走了过来,走到官微旁边,稳稳当当地将两个碗放下,然后一屁股坐下。

尹令虽然是个男生,但在吃食上本质是个川妹子。官微看着他那碗上面浮着的深红色的辣油,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能吃辣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不过他有点庆幸尹令过来得这么快,他可一点也不想再独自吃对面那俩人撒而不自知的狗粮了。

尹令坐下后悄悄附到官微的耳边跟他说:“我刚刚看到周淮啦!他在四号窗口那边,你不是说他和别人一起吃了吗?我怎么看到他是自己一个人呢?”

官微马上站起来,压抑着内心的狂喜,朝对面那俩人说了句“告辞”就端着自己的饭离开了,留尹令在后面解释:“会长,我这朋友身体有点不舒服……”

三楼开着的空调驱散了人们心中的浮躁热意。

在靠窗的角落,他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周淮。

还是记忆中的周淮,一如既往地喜欢坐在窗边,从初二,他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注意到了。

两个托盘碰到了一起,正准备埋头喝汤的人抬起头来,惊异出声:“官微?”

官微笑了,在对面坐下。他对周淮的反应很满意,“你不是和秦旭一起来的吗?他人呢?”

“他临时有急事,所以我就自己过来了。”周淮撕掉一次性筷子的包装袋,将合并的两根竹筷分开。“你呢?也是自己一个人?”

官微面不改色地撒了个小谎:“嗯。”

四四方方的桌子上摆了一盆秋海棠,与它的红艳相比,就是桌边两个人的相对无言。

官微拿不准该说什么样的话才不会让周淮厌恶他,堂堂一个文科生,通读百书,掌握听说读写四技,到了嘴边居然连一句利索的话也说不出来。

“学校的洋桔梗开得还挺好看的,幸亏阿保叔叔看管得很好,不然早就被人摘光了。”

周淮所说不假,从窗外看出去,靠着明晃晃的路灯,羽毛球场边的一大片长方形花带里,拥有妖孽级颜值的洋桔梗点缀在一大片假连翘中,白如星海,色调清新,标志典雅,虽然隔得很远但是还能闻到它们的遥香。

“花开得最美的时候往往就是它即将凋零的时候。”

“但起码拥有过最美好的回忆啊,也不算太糟糕不是吗?”

官微不说话了,低头吃了口饭,肉已经凉了,一点都不好吃。

他咬着筷子想:正是因为品尝过美好的滋味,那份滋味已经形成侵入骨髓的贪婪,才会在失去以后难受得撕心裂肺,恨不得以头抢地。如果说曾经拥有会导致这样的结果,那还不如一开始便不曾拥有,那样就不用再贪恋、再怀念。

这顿饭吃得很慢,吃完饭两人走下楼时发现整座食堂已经没什么人了,尹令他们早就走了,桌子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周淮心里只懊恼自己没把握好机会,一顿饭吃得这么尴尬。

空气中飘来了栗子的香气,官微知道周淮最喜欢吃水煮的板栗,便让周淮待在原地等他一下,他去找挑着担的老奶奶买了一大纸袋板栗回来放到周淮手上,温声道:“吃。”

羽毛球场紧挨着的是网球场,从旁经过能听到网球弹到地上,触到球拍发出的“砰砰”声,中间隔着条五米宽的水泥路,对面是正在修建的足球场,据说已经建了三个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完工。

周淮手里拿着温热的板栗,心情有些复杂。眼前这个人到底是彻底忘了他还是故意装作不认识他?如果说是彻底忘了,为什么还能记得他喜欢吃板栗?难道仅仅是凑巧吗?

官微,官微,官微。

周淮心里默念着官微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就这么愣一会儿神的功夫,手上已经多了一把剥好壳的板栗,黄灿灿,散发着诱人的甜香。

官微的手指尖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心头一阵颤栗。

“不吃吗?”

“吃!谢谢官微同学!”周淮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嚼,嗯,心上人剥的就是不一样,真甜。

“以后就直接叫我官微吧。”

“好啊。”他一直都想这么做,但害怕被讨厌。

官微的嘴角终于有了一点弧度。

周淮差点溺死在他的淡淡笑容里,暗恋他的七年时光里,从没有见过他哪怕一丝清浅的笑。这个少年真的很少笑。

“丁当当——”

“丁当当——”

自行车的车铃声,还有女孩子手上的铃铛声。

“砰!”

“哇!答应他!答应他!”

不知道是谁在表白,放起了示爱的烟火。

但是,本来稀松平常的事物在官微看来都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

丁当响的钥匙,人的身体从楼上跌落在地的巨响像一团又一团的麻线交织在他的脑海,又形成了一股引线,迅速被点燃,然后巨响,爆炸,滔天火光四处蔓延,火舌乱窜。

官微崩溃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之六道仙人之章 您是神么?【6更】

    王大壮的老婆叫做李春梅,他的儿子叫做王浩。两人现在在家里,不过他们家里十分的热闹。朋友、邻居、同事,甚至以前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都上门来了。“春梅,你老公真的是盘古大神么?”李春梅洋洋得意的说道:“那是当然,那肯定是我老公!”“可是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老公有什么厉害的地方!”李春梅说道:“我老公可是神啊,

  • 玄州记在线阅读第三章

    当它到达没有人的柜台的尽头时,狗人在相反的方向上围着柜台跳了一下手。那个狗人嘲笑他的脸上的努力。“欢迎,欢迎来到上帝控制下的地下城行会。欢迎。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创建一张状态卡,好吗?”“是的,拜托。”“但我会收到100,000克作为佣金,但我会在这里支付。我会在以后从手杖的售价中扣除它,是不是可以?”

  • 咸鱼妹妹是主神之邀请书(1)

    “哎!呆在家里都快无聊死了,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米琪唉声叹气的说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说:“如果呆在家里无聊,那就跟我出去逛一逛怎么样。”米琪听见声音转身看见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装的少年,宝石蓝的头发,1米86的身高,“尹狄,你怎么来了。”“为什么我不能来。”尹狄好奇的问“嘿嘿,你能来啊!来了我就不会那

  • 恐怖武侠你的学姐们可真烦!

    盛夏时节,大合欢树的叶子开始变得繁茂了,比春天密得多了,也绿得多了那天,天热得发了狂。太阳刚一出来,地上已经着了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空中,使人觉得憋气唐宣跟在苏沐白后面,默默的看着她和林子浩的打闹这引人眼眶里的少女也就十三岁的年纪,穿一身翠绿衣衫,皮肤雪白,一张脸蛋清秀可爱唐

  • 芝城之恋第2章在线阅读

    苏恒优雅的等待着,神情看似放松,但这却是他最为凝重的一种表现,若是真正面对手枪,可能他大师级的搏杀术都无用武之地。在白人专员摸到手枪的那一刻,苏恒左脚凝劲驻地,右腿飞快甩出,如潜龙出渊在电光火石间就命中白人专员的下方要害!乍然吃痛,而且还是男人不可承受之疼,导致白人专员的手枪都没有拿出,全身猛抽,两

  • 屠戮空间在线阅读第二章

    “哦,那明天你们要去读书了,贵族学校,爷爷帮你们两报名了。”“知道了。”月和雪齐声答道。爷爷露出奸诈的一笑,好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预料中的事情。可是月和雪没有发现。第二天早上,月叫雪起床,说:‘‘起床了,懒虫。’’雪伸了伸懒腰,懒洋洋的说道:‘‘知道了,月大小姐。’’说着,瞬间已经穿好了衣服。于是,两

  • 英雄一梦第五章在线阅读

    王代义和shi长的见面最终在搞笑中落幕。也不怪王代义,在轮回空间内当老大当习惯了,回到现实世界没缓过劲。在shi长的带领下,警察局很快就办完手续,一起将王代义恭迎出派出所。“徐局长,还要麻烦你多费心,顺带的将我死亡证明取消掉。”临走前,王代义吩咐了几句,重新回到现实世界,死亡证明,身份证,户口簿都得

  • 神奇宝贝之全知登陆在线阅读测试

    书评我会天天看的qun一一二五零零二五三。厚颜无耻的求一波收藏!“欢迎光临,飞鼠大人、林凡大人!欢迎来到我们守护的楼层!”亚乌拉的语气同样和咲夜和雅儿贝德一样,对于两人充满了敬意,不过感觉上似乎更加的亲近!“嗯,我和林凡要稍微打扰你们一下了!”“那里的话,飞鼠大人和林凡大人可是纳萨里克最高的支配者,

  • 精神力控制者在无限恐怖在线阅读获得恶参兽魔灵晶

    自己要想赶在炘南之前,干掉恶参兽,就要需要仔细回忆下,《铠甲勇士》中的剧情,原著中炘南是在看到电视上广播恶参兽出现的新闻后出发的,这说明炘南并没有在恶参兽出现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也就是说自己要把握好时间,在恶参兽刚刚出现到炘南赶到现场这个空白的时间段内,是自己打败恶参兽最好的时机,而恶参兽的目的是干

  • [全职高手]叶小姐离家出走后在线阅读博士的决定

    3134年仲夏,纳斯特实验室外的天空干净明亮偶尔飘过几朵云,天空之下开满了各种颜色的花,就像是画家写意的风景画。曜、星、月四个转基因人也四岁了,在这实验室的四年里,他们逐渐控制住了自己的超能力,唯有影,他的身体发生了点问题,体内的基因始终不稳定,在突变和稳定中徘徊不定。研究人员研究了四年也没研究出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