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雨花季闯京城的少年

2021/7/22 23:42:09 作者:白羽翼晨 来源:17K小说网
雨花季
雨花季
作者:白羽翼晨来源:17K小说网
曾经的内涵段子,段友出征,寸草不生!

天人五境,形、气、势、意、道。

世人皆知,想出人头地,要扬名立万,就得往玄都城里去闯一闯。

这座天下第一雄城,百年间虽历经朝代更迭,风雨动荡,然而如今,却早已恢复往日盛景,煌煌帝京,安乐富庶,内里更是卧虎藏龙,深不可测。

玄都城东,外三十里,是绵延的青桑山之末,地势已趋平缓,因而被称之为东丘。

昨夜一场春雨过后,东丘如同被潺潺溪水浸润过的鹅卵石,放眼远观,水气轻漫,柔和圆润,又有些许青嫩绿意,微微显露,好似溪畔青苔。

丘顶平阔,没有多少高大树木遮掩,只有一些稀疏的灌木丛生,路旁仅有的两株大柳树,还没有从严冬中缓过来,枝条垂落,却没有几分生机。

柳树下,是一个简单的茶寮,茅草屋,青石井,被千百年来行人踩出的山路一侧,支起了篷子,里面七七八八摆了几张桌椅,倒有二三十号人在歇息喝茶,忙的茶小二片刻不得闲。

哒哒哒。

在缓和的坡度之下,忽然传来马蹄之声,踩踏在虽然经过雨水浸润,却依旧坚实的山径上,哒哒作响。

丁榆身骑青驴,背挎巨兵,浩浩荡荡地露出头来。

他粗布简衣,风尘仆仆,脸上颇有几分风霜之色,然而一双眼睛却是明亮的好像初升的太阳,热切地望着远处的方向。

玄都城的方向。

茶小二听到驴蹄声,眉头微微一皱,望了丁榆一眼,心里就有了几分判断。

又是一个来玄都城混名堂的小子。

他虽然只是个茶小二,但在这东丘茶寮多年,也算见识过各式各样的人物,这其中,如丁榆这样来京城混迹的年轻人,数不胜数。

而丁榆,恐怕是其中最不起眼的那一类。

青驴瘦弱,人却精壮,满脸的热切神色,说好听点叫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好听点,那就是乡下人的傻里傻气。

唯一吸引小二目光的,大概就是丁榆背后的那一柄刀了。

那一柄刀,绝对是大刀,不,简直就是巨刀。

长大,宽阔,厚重。

古朴,破败,腐朽。

刀身之上,满是锈迹斑斑。

乡巴佬。

这是小二最后对丁榆下的判词。

然后,他脸上就浮现出熟练的笑容,上前对着呼哧作喘的青驴上的主人微微一抬手,似是阻拦又似是邀请。

“客官,歇会儿,喝口茶?”

丁榆挠挠头,望了一眼茶寮,咽下一口口水,刚要拒绝,座下青驴嗤的一声打了个响鼻,竟是不肯再走。

“你这犟驴。”

丁榆笑骂一声,拍了拍青驴的头,翻身下地。

“好吧,小二,给它准备青草麸料,再来两大碗茶,我一碗,它一碗。”

他随手一指身后此刻眉开眼笑,踢踏蹄子的青驴。

“这……好,好!”

茶小二心中虽然纳闷为何一头驴子也要喝茶,却也没有多问,招呼丁榆坐下,牵走驴子,又忙回转身去应对其他客人。

丁榆反手将背上长刀抽出,手腕微转,如春风化雨,不着痕迹,轻轻地放落在了地上。

“好功夫!”

忽然,一旁一位白衣公子忍不住喝彩,赞了一句。

丁榆偏头望了一眼,也不由得眼前一亮。

如果说丁榆是青桑山里,天生地养,风吹雨打的一块大石,那这位公子就是昆吾峰上,日精月华,水润山泽的一枚宝玉。

真可谓是钟造化之神秀。

丁榆自小在山野中长大,从未见过如此集高贵与潇洒,堂皇和闲雅于一身的公子,心中暗道果然不愧是京城玄都,遍地龙凤。

这位公子霍然而起,大踏步地走了过来,对着丁榆微微施礼笑道:“这位兄弟,可否一叙?”

丁榆想起出门前师父所说,去往玄都最重要的就是要多结交朋友,便也想学这位公子一样洒然一笑,但却只露出一脸傻笑道:“当然,当然!”

“在下柳白斋,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这自然是一个名动天下的名号,只可惜丁榆并不认得。

“我叫丁榆!”

柳白斋对面落了座,笑道:“请恕我冒昧,丁兄那把刀可否容我一观?”

丁榆也不答话,随手从桌旁拿起那柄长刀,手腕翻转,横过来放在了两人中间的桌面上。

柳白斋更是一惊,眼见得那柄刀沉重之极,丁榆这随手的一拿一放,居然没有发出半分声响,可见道行之深,实已到了举重若轻,挥洒自如的境界。

这么一个一脸山野之色,满身粗布烂衣的少年人,竟然会有这样的神通?

他不由地伸出手去,想要掂量一下这柄粗犷厚重的巨刀,甫一入手,就有一股雄浑厚重之意,竟是比他想象中还要沉上几分。

若不是他修为深厚,简直无从拾起。

即便如此,柳白斋也是用了两只手,才将刀身揽起,左右扫视一眼,又惊又奇,不由地笑问道:“敢问丁兄这口……宝刀,有什么名头?”

丁榆丝毫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嘿然一笑,随口应道:“刀名大愚。”

“大智若愚?”

丁榆急忙摆手:“我师父说了,刀随人性,愚就是愚,大愚也是愚,什么大智若愚,那就是矫情。”

柳白斋不由地哑然失笑,他这么说,岂非变相承认自己愚钝?

“这大愚刀有多重?”

丁榆笑道:“一百零九斤。”

“哦?这倒是奇了……”

“一百零八斤的刀,一斤的锈。”

柳白斋愣了一下,随后不由地哈哈大笑,自打侯府一路行来的长途跋涉,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在翻涌的机谋愁绪,忽然间在这一刻,竟舒缓了许多。

丁榆也不生气,反而跟着他笑出了声,虽然不及柳白斋洒然,倒也算得上灿烂。

“这也是我师父说的。”

“尊师倒真是个妙人。”

柳白斋想到这儿,又想起丁榆这一身举重若轻的绝顶武功,心中好奇陡生:“不知道尊师名讳如何?”

“姓周,名……名……还真不知道,教书的时候我们叫他周夫子,教我武功的时候,我就叫他师父,真名我也不知道。”

丁榆挠了挠头,似乎为自己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感到惊奇。

柳白斋微微一笑,也不在意。

世上总有些奇人异士,隐世高手,就算自己识见之广博,可称得上年轻一代无出其右,但也不可能当真穷尽天下之事。

“丁兄莫非也是来参加元老葬礼的么?”

柳白斋也将大愚刀轻轻放下,一百零九斤的巨兵,在他那一双纤细修长的手中,竟也如同柳条草叶,刀身落定,静谧无声。

“元老是谁?”丁榆又挠了挠头。

柳白斋微微一滞,不由笑道:“看来丁兄果然是初出茅庐,竟连这位名望盖世的大人物也不识得,这件轰动天下的大事件也不知晓。”

“我是真的不知道。”

“天下各地英雄,蜂拥而至,莫非丁兄一路之上没有觉察到?”

丁榆笑道:“我从雁北郡而来,连经雁归、青桑两座大山,到这玄都城一路上都是荒山野岭,哪里能遇到几个人呢。”

“山路崎岖,丁兄这一路想必十分辛苦。”

“有小黑呢。”

“就是那头青驴?”

“是,我累了就骑它,它累了就犟着不走,有时候还会发脾气想把我甩下来,不过歇息一会儿,吃点草,喝点泉水,它就又会心满意足,继续驮着我上路了。”

“丁兄一路就是这么过来的?”

丁榆道:“是,骑驴,打猎,打不着就摘野果,吃野菜,渴了就找溪水山泉,前些日子还有积雪,不过最近也化得干干净净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苦不堪言,近乎野人一般的生涯,柳白斋听了,心中反倒生出几分羡慕来,这让他自己也有几分迷惑。

此时,那茶小二终于上了一大碗茶来,丁榆追问了一声,小二应道已经给那头驴子端去了另外一大碗,他这才放下了心。

山郊野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茶,水面上零星飘着几根茶梗,茶水清的跟井水也没几分差别,不过好在确是滚烫的沸水冲泡,热热乎乎,捧住茶碗,丁榆满脸的期待,倒好像抱着一锭金元宝。

柳白斋看着有几分好笑,刚要说些什么,忽然心中一动,已然觉察一支铁骑正以风雷之势飞奔冲上前来。

那声音本还在数十丈开外,然而弹指间已经冲上小丘,路上行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见到四名骑士,驾驭浑身如墨的异兽,肆无忌惮的冲撞而来。

“让开!”

“让开!”

啪!

浑黑异兽之上的骑士猛地一挥手中长鞭,仿佛半空打了个霹雳,再加上那凶神恶煞,仿佛欲择人而噬的怪物,惊得行人个个魂飞魄散,躲避不及。

“是玄豹营!”

柳白斋脸色遽变,吃了一惊。

轰隆隆收势不住,七八个行人被撞得侧翻而出,直飞出了两三丈远,冲势不减,将茶寮里的桌凳也不知道砸碎了多少。

而丁榆刚要端起来的一大碗热茶,就在这一惊中,随着破碎的木桌,一同掉落在地上,干脆利落地摔了个粉碎,茶水四溅。

丁榆大怒。

那四名骑士掣住缰绳,却反而破口大骂:“在这大道之上拦阻官差,我看你们这些刁民是不想活了!”

被撞飞的七八个行人,明明鲜血淋漓,筋骨断裂,没有一个能爬得起来,然而面对这凶神恶煞的人和畜生,又有哪个敢开口?

丁榆敢。

他猛地站起,发出一声山间野兽被虎口夺食般的低声嘶吼。

“怎么,你这小子想死么?”

一名玄豹骑斜眼望向丁榆,手中的长鞭微微一抖,仿佛一条巨蟒在试探着猎物。

柳白斋按住丁榆的肩头,沉声劝解道:“这是二皇子座下的玄豹营,丁兄莫要生事。”

丁榆心中很是愤怒,更多的则是不解。

他不懂,所以他就问。

“撞了人难道不是理所当然要赔礼道歉?”

“就好像见了天子理所当然要下跪一样。”

“不,见了天子也不一定要下跪,但撞了人理所当然就该赔礼道歉!”

柳白斋一愣,按住丁榆肩头的手微微一松。

他看到丁榆的目光,即便是在这极度的愤怒之时,也依然纯朴如山风,清亮如山泉。

所以他决定管一管。

于是柳白斋大踏步走上前去,掏出一面令牌,朝着那四名玄豹骑一幌。

那四人便凛然变色,翻身落地,匍匐在野,恭恭敬敬地叩头道:“不知小侯爷在此,冲撞尊驾,万死莫赎!”

“起来吧,我倒无妨,但撞伤了百姓,想来二皇子殿下也会于心不忍吧?”

那为首的玄豹骑脸色微变,忙道:“是!”

他站起来,从怀中一掏,将一沓银票拍在还算完整的一张木桌上,对那店家道:“店家,我玄豹骑忙于公务,不小心撞伤了百姓,这里是三四百两银票,望你分发下去给诸位伤者,好生医治。”

店家早被接连出现的大人物给惊得呆了,忙不迭地点头哈腰道:“是,是!”

“小侯爷,您看……”

柳白斋点了点头,挤出一个毫无破绽的笑容道:“二皇子御下有方,柳某佩服。”

那人也不知道听不听得懂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行了一礼,便再度跨上玄豹,招呼另外三人,准备启程出发。

柳白斋轻叹一声。

然而扪心自问,自己已经尽其所能,处置妥当。

“慢着!”

丁榆却竟然、仍然、依然不肯放过。

他不知何时,已经将大愚刀掣在手中,刀身只比他整个人,矮上半个头。

但那些玄豹骑只微微冷哼一声,浑然不以为意,翻身而上,呼喝欲去。

要不是看丁榆站在柳白斋身旁,想来这些人绝不是这个态度,而是直接长鞭挥舞,取丁榆的性命于当场了。

“你们还没道歉。”

丁榆的话,让柳白斋都不由地眉头一皱。

他已经冒然暴露了身份,为那些百姓,也为这个方才结交的朋友出头,谁知道他居然还不领情,一意孤行。

玄豹骑,挥斥一声,绝尘而去,刹那间已经在十丈开外。

丁榆举起了手中的大愚刀。

“赶不及了,玄豹速度天下无双,丁兄何必……”

丁榆站立在山路正中央,身后是柳白斋和一众茶寮看客,身前是雨后泥土飞溅,风驰电掣的玄豹骑士。

他横眉,怒目,抬手,挥刀。

迎风一刀斩。

一道恢弘刀气,如同长江匹练,怒海横潮,万千钧的力道汇聚于一线之上,切割开灌木,草丛,雾霭,山路。

一线刀气,十三丈外。

四声惨嚎,破空而来。

“刀气!”

“气境!他竟已破了气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渣攻不配有猫[快穿]在线阅读主播叶弯弯

    “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站到墙壁那边去。”韩宇用末日之刃指着对方,并尽量保持一段安全距离。在现在这样的生存条件下,任何粗心大意都有可能葬送自己的性命。哪怕对方看上去有些瘦弱,而且好像还是个女人,一个虽然有些狼狈,但是身材却有些出奇地好的女人。韩宇马上用末日之眼看了看眼前女子的信息。【姓名】:叶弯弯

  • 梦魇战纪元在线阅读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

    “胡说八道什么呢!”一口京片子,余飞慌了,“你谁啊?管的着么你?”坐在秦风旁边的于文文看到俩人剑拔弩张的样子,赶紧站起来。“我男朋友!余飞你要不要脸?!我怎么当初没发现你是这种人渣呢!”余飞睁大眼睛,视线在秦风和于文文脸上来回跳跃。“这是你...男朋友?”秦风那张让任何女人尖叫的脸蛋,余飞只能自愧不

  • 地主家的小娇娘之找安晓的楚欣(求收藏!)(4)

    走进学校,直接向着自己的班级走去。在来学校的这段路上,安晓不断的思索着怎么好攻略楚欣。话说,自己应该是不是投其所好啊?让我仔细的想想,修仙的人应该缺什么。根据他多年看小说的经验,一般来说修仙之人一般都是缺财侣法地这几样。很凑巧的是,这几样安晓都没有。这就很尴尬了,因为这些东西都弄不到啊!财,修仙大佬

  • 末世小生活[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我现在不想干了还来得及吗?【新书求支持】姜汉是被那个白胡子老头直接扔过来的,现在他也只知道自己将要做一个超次元审判长的官职。因为管理的对象是无尽次元,所以,那白胡子老头把这个称为神官。其实和姜汉理解的太白金星、东华帝君、南极仙翁……这些是完全不同的。“主人现在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去进行交接仪

  • 我生了三个大佬爆红娱乐圈[穿书 红包群]在线阅读第10节

    酷炫的出场方式才能成为焦点,平淡的现身别人只会当你是个路人而已某些明星逛个街,去个机场,都要大肆渲染一番,不正是想要别人注意到他们吗?晚上七点,三人已用过晚餐。用餐时,范源曾问过东少一个问题:“肥仔,现在市面上的哪种车是你很想买到的。”“布加迪吧。”东少随口一说,他只当这个问题是餐桌上的八卦而已。三

  • 大唐之我是驸马爷要相亲了【求收藏】

    开了一瓶汽水,林晨仰头灌下几口。嗝~长长打了一个饱嗝,林晨双手像蝴蝶一般在键盘上飞速敲击,直接开始短视频的剪辑。……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是夜里九点。直到此时此刻林晨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用力揉了揉眼睛,连续对着电脑屏幕太久,本来就让他的身体有了不少毛病。今天做得时间也远远超过了他平时的工作量。是时候

  • 反穿现代:刁蛮公主在现代在线阅读第2章

    “主人,你醒了?”而就在林萧刚刚将事情想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的手上就传来了一个机械化的声音。但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林萧整个人可以说是激动的不行。随后林萧就将自己的左手举了起来,然后就发现了戴在他手上的那块智脑也跟着他回来了。这个智脑是人类从异性那里偷学过来的高科技产物。而它的作用也就是帮人类进行储

  • 网游之帝王归来第七章在线阅读

    “师父,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啊!”“昨天我和大肠回家地时候正巧碰到了偷腥地猫,所以就扮鬼吓唬他们喽。没想到地是最后鬼真地出来了。”王子轩摸着头对二叔公解释道。“我就说嘛!今天一起来就见朱大肠身上有阴气,害得我担心是大肠地劫难来了呢。”二叔公见王子轩承认便一副问题找到来源地样子。看着二叔公心有余悸地模样

  • 季小姐的影帝先生第10章在线阅读

    现在车还没到,这毕竟要从4S店到这里要一段时间,不过这是一个普通的小区,没事,反正就是先被羞辱一下。何伟现在就是这么想的,让这些人嘚瑟一下。“哎呦喂!这不是一个穷小子嘛,之前在店里耀武扬威去哪了?”一个中年人直接从车上下来了,拿了根雪茄,还带着金链子,一个手指带一个戒指。何伟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此人生

  • 我是主角前男友[快穿]这,是你自己的选择!(2-5,新书求收藏,求鲜花,求一切)

    “八点五十八分,看来这才刚到啊,我这晕的也没有多久。”抬手看了一下时间,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让孟飞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笑意。要是已经只有一两分钟了,那现在的他或许只能带着慕情雪跑路了。但现在还有十几分钟,那时间还真是相当充裕啊。简单的在脑海中构思了一下思路,孟飞的脸上就闪过了一丝笑意。秦天的男主之路,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