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遇见我,你真不幸之约会(4)

2021/5/5 6:04:39 作者:罪加罪 来源:晋江文学城
遇见我,你真不幸
遇见我,你真不幸
作者:罪加罪来源:晋江文学城
1、文案:版本一:温绒正对着冷笑话网站笑个不停,冷不丁耳边传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喂,你家快破产了。”她继续狂笑,顺带回了句:“哦。”那人声音加大:“你家快破产了。”“……哦。”林隽拔了电源,笑得像只狐狸:“你求我的话……”温绒一脸鄙夷道:“你求我求你,我都不会求你。”林隽危险地眯起眼,笑着威胁道:“你想你爸你妈你妹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这般可怜么,求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出个几千几亿的……”“我妹你个头,大叔,你有病吧,”温绒翻了个白眼,“我家破产关你鸟事!”林大爷的笑脸被墨泼了个彻底。版本二:

水灰炎愣愣的看着轩辕翼离去的身影,“ohmygod!他肯定神经病了!!!”水灰炎也顺着那条此时已不再浪漫的小路离开了。晚上,水灰炎躺在舒服的小床上回忆着今天一天所发生的事。

“nnd,我怎么那么倒霉啊,努力保留了18年的初吻就这样毫无原因的被一个自大狂抢走了,不过,他长的那么帅,我好像也没怎么吃亏耶。去去去,水灰炎,你怎么可以这么花痴呢?!”水灰炎想着那个莫名其妙的吻自言自语道。。。

又是一个艳阳天,水灰炎因为昨天睡得格外踏实,所以今天很早就起床了,用最最慢的速度整理自己,懒洋洋的吃完了饭,然后就去上学了,刚7:20就出门了,奇迹!!!。。。

水灰炎很快就悠到了公交车站,不知道为什么,水灰炎希望在这里能再遇到轩辕翼,公交车很快就来了,她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轩辕翼,水灰炎突然感觉很失望。“哎!人家自己有车,又怎么会每天和我们这些穷人一起挤公车呢!可是那么挤,还是等下一班车吧,反正时间还早呢!”水灰炎在自欺欺人的说。她等了一班又一班,每一次都用不同的借口让自己留了下来。“已经7:50了,该走了。”水灰炎失望的走上了公交车。车子启动了,这时候水灰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公车狂奔而来,水灰炎冲着司机大喊:“停车!”无辜的司机听到水灰炎的狮吼,忽然来个急刹车,车停了,轩辕翼走了上来,他一眼就看到了被挤在人群中的水灰炎,并一步步的向水灰炎移去。。。

“hi,亲爱的炎炎,一夜没见有没有想你亲爱的老公啊?!”轩辕翼移动到了水灰炎的旁边,一只手搭在了水灰炎的肩上,调侃说。。。

“无赖,谁允许你叫我那么肉麻的,还有,什么老公老婆的,很恶心,你知不知道啊。”水灰炎小声的对轩辕翼说,然后抖落了搭在肩膀上的那只大手。轩辕翼笑而不语,径直牵住了水灰炎的手,紧紧的握着,不让水灰炎有一丝逃离他身边的希望。。。

在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轩辕翼拉着水灰炎下了车。水灰炎狠狠的瞪着他,却意外的没有反抗,因为她感觉到了那来自握着她手的那只手,手心里的所传来温度,让她忘记了反抗,或者是不舍的抽离。。。

轩辕翼把水灰炎带到了一条小吃街,水灰炎忽然想到现在是上课时间,于是朝着轩辕翼吼道:“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啊?!”轩辕翼神情的望着眼前这个怒火中烧的女孩,不自觉的忘记了她此时正在生气,欣赏起了她生气时的可爱模样。水灰炎看着愣愣的轩辕翼,发现此时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禁脸红着低下了头。轩辕翼也在这时回过了神。。。

“今天,不许去上课了。”轩辕翼霸道的命令着。。。

“为什么?!”虽然明知道轩辕翼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水灰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为什么。。。

“因为今天是我们交往的第一天,你要和我约会。”还不等水灰炎回答,轩辕翼就拉着水灰炎冲进了小吃街。。。

水灰炎被动的跟着他来到了一家米线店,虽然还想反驳自己在和他交往,但世界上好像没有几个人能抵抗住美食的诱惑,尤其是对于水灰炎这种早饭基本没吃的馋猫。所以水灰炎也顾不上了,要反驳什么,直接冲进了米线店,水灰炎点好了一碗麻辣米线,就坐下来开吃了,完全忘记了和自己一起来的轩辕翼。。。

正当水灰炎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一双筷子忽然插了进来,水灰炎抬起头一看是轩辕翼,于是,迅速的把碗移到了一边,然后又用手护住了。她用习惯性的眼神狠狠盯着他,可一旁的轩辕翼根本没有理会她,自顾自的抢着食物。一边吃着一边还口齿不清的说:“约会就要有约会的样子嘛!一人一碗也太不浪漫了点儿吧!”。。。

水灰炎一边咬着筷子,一边在思考着很多她这颗小脑袋不明白的事情:“他不是有车吗,为什么还会每天早上挤公车呢?他家不是应该很有钱的吗,为什么还会到这种地方来吃饭呢?”水灰炎看着一旁拼命吃着米线轩辕翼,竟会觉得此时的他比冷漠的他更帅,不知不觉的看着他着了迷。

“花痴,我现在已经是你的男朋友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我,现在快吃。”轩辕翼在水灰炎的眼前晃了晃手,但仍然不舍的停止嘴上的活动。水灰炎猛然坐正,看到了马上就要被消灭的食物,于是甩掉了所以疑问,加入了美食的哄抢行列。。。

之后,水灰炎和轩辕翼手牵着手风风火火的吃遍了整条小吃街,每种食物都只买一份,但到后来还是不得不将刚买的东西在吃完两口之后浪费掉。当吃完最后一家店的时候,他们两个异常有默契的看向了对方,在发现彼此眼中的含情脉脉之后,又突然默契的用大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在某条小吃街的尽头,一男一女正在望着对方哈哈大笑,过往的行人望着这对好似情侣的人,心情顷刻间被感染,嘴角不知觉的向上扬了起来。。。

这几天就锦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孤独ing、、、)

写文文给别人看,真的好幸福哦!锦也希望自己的文文可以有很多人喜欢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光与暗之骑士在线阅读第五节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小姐应该是上海首富云家的大小姐云湄儿。”云湄儿吃了一惊,并没有接话,竹下依旧温和道:“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小姐当得起这个名字。”云湄儿抬起头,虽然面无表情,眼睛里却是说不出的惊愕,冷冷道:“你中文学的倒好,连我的名字出处都晓得。”竹下俊也不恼,笑笑道:“不知

  • 魔锋鬼刃第二章

    作为一个未成年人Tom在美国求学期间被要求要有一位代理监护人,太叔公的一位朋友帮忙解决了这一问题,Prentiss大使就是太叔公的那位朋友。据太叔公说是大使在她台湾期间太叔公曾经帮助过她。至于太叔公曾就职于台湾政府,是当年的一位出名的将军,但是由于战争期间受伤导致无法有后代,所以台湾政府一直对太叔公

  • 谁说大师兄是反派在线阅读第十节

    距离顾景行‘死’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在外人看来于生一已经放下那件事了,但是只有于生一自己知道,只要一天没见到顾景行的尸体,自己就不相信他死了;于生一也知晓栾云平对自己的心意,也一直努力的让自己‘忘记’顾景行,但是每天晚上闭上眼睛的时候顾景行‘死’的那一幕总是浮现在她的眼前,于生一也知道这样对栾云平不公

  • 玄界之巅之触发主线任务

    金光一闪而逝,但是苏牧眼中的世界,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洞察之眼,能够探查到对方对自己的善意值或者恶意值,简单来说就是探知别人对自己的好感度。陌生人的好感度为0,善意者为正,厌恶者为负。而对于自己的手下,则可以看到他们的忠诚度。随着眼眸中淡淡的金光闪过,苏牧看向了台阶下大厅中的人们。无数信息传来,这

  • 青冥直上之第二章

    魏王宫像魏国这片土地一样,婀娜多姿。身着魏锦衣裙的后宫女子轻盈地穿梭在宫殿之间。纤腰不堪握,长袖如彩云。即便是魏王议政的天阳宫,也有不少貌美的宫人伺候。年轻的魏王双臂抬起,微扬脖颈,发髻打理得十分整齐,正在等待内侍替他整理衣衫。身后榻上的容夫人系好腰带,款款朝魏王走去。她娇美的脸蛋上有淡淡薄红,像抹

  • 综英美大阴阳师的继承者第八章

    “魔镜啊魔镜。”初安看着镜子中为矮人准备着午饭的白雪,眼角抽动着尽力不使自己的胃发出奇怪的声音,“请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是白雪公主,我的殿下。不过皇后大人……”在初安的眼睛抽动的第二十五次,镜子中的艾菲儿终于决定出声提醒端庄高贵的皇后陛下,“您的眼睛……”“无碍。”初安揉揉眼角,从身

  • 海贼王之正义在线阅读第三节

    大傻子二两皱了皱鼻子,嘟囔一声:“臭~”蓝枫一瞬间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干净。不过这不能怪他。距离出事那日已经过去三天了。在这期间,封金氏给他灌了不少药水。只进不出,憋到现在,实在憋得狠了,他才会在刚适应新身体时出了这种尴尬的状况。蓝枫赶紧从傻子身上爬起来。身后的封金氏哎呀哎呀喊了两声凑过来,便

  • 梦境之忆我的室友是个神经病

    (6)两个小屁孩的宠物(get√)华生开始写他的博客。心理医生建议他要写博客。一字未写不是不想写,而是不知道写什么.....华生是一个军人,曾经是一个军人。当人们都认为他是战后阴影的时候,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向往着战争.....哦,还有一个人知道那个妄图收买他偷窥夏洛克的胖子?华生盯着博客许久他应该

  • 糟糕!我成了截教大师兄在线阅读第六章

    洛之羽只知道绵芜境是世人口中圣地,却对它的过往并不知情。他不喜欢听什么陈年旧事,觉得人是要前行的,只要盘算好了以后的路,何须谈什么前尘过往!浪费时间也没意义!不知不觉三人已行至绵芜境大门,气势磅礴的仙府赫然眼前,群山绕水,鸟雀飞鸣,只把洛之羽看的眼睛发直:圣地果然不同凡响!他瞧着沈无岚也是一脸的兴奋

  • 无关风月之第四章(4)

    陆芷澜转身就匆匆离开了亭子,背上仿佛被毒蛇盯住,鸡皮疙瘩顿起。好不容易强迫自己慢一些,等拐过了假山,看不到亭子,便不顾形象的拽着裙子一路小跑出了院子。刚出了花园拱门,就见碧痕正站在不远处,这会儿见她出来,不由有些惊讶,“小姐,您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陆芷澜咽了咽口水,一瞬间,脸上换上委屈的神色:“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