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气复苏两万年之又见穿越!

2021/5/5 9:35:20 作者:千年更一回 来源:17K小说网
灵气复苏两万年
灵气复苏两万年
作者:千年更一回来源:17K小说网
作为主角,系统理所当然的找到了他,可我为什么会笑死?笑死也就算了。投胎到两万年后的和平时代是什么意思?和平时代打个毛架,我这做主角光环有何用?我怕不是顶了个假主角光环!

只要是人都是依靠自己的知识与认知并且被之束缚生活着的,那就叫做现实。但是知识与认知是模糊不清的东西,现实也许只是镜花水月,人都是活在自己的执念中的。——宇智波鼬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天多少更?我不知道,高兴的时候十更,不高兴的时候一更,反正每天在十到一更,之间,反正我存了很多。)

巍峨的长安城,数百年间屹立不倒。但长安的门户,守卫严密的朱雀门却镌刻着一道剑痕,那是一个青年醉后以长剑所书的诗句“欲上青天揽明月”,轰动整个京城。当治安官狄仁杰欲以破坏长安的罪名逮捕他时,爱才的女帝拒绝了。女帝甚至下令保留朱雀门上饱含剑意的诗痕。数日之间,这名一人一剑,直入长安的青年“剑仙”之名传遍大唐。他就是李白。

彼时的李白,年少轻狂,拒绝了女帝入朝为官的邀请后,开始试剑天下的旅途。当他初次见到滔滔黄河时,心中的剑意迸发而出,奔流到海不复回。从那时起,没有机关的师承,没有魔道的秘法,没有魔种的血脉的李白,仅仅依靠自己和手中的剑,成为大唐强者中的第一人,乃真正的天纵之才。他会给每个败于己的对手赋诗,因此,诗名和剑名也一同流传开来。后来,甚至有人视之为荣耀,为得诗篇而求一败,令人哭笑不得。

就在李白的剑意到达巅峰之后不久,旅途也来到了西域。很少有人知道,身为唐人的李白,出生西域的海市蜃楼之下。他怀着剑仙荣耀归来,却发现幼年记忆里充满异域FengQing的繁华城池已经不复存在。被贩为奴隶的楼兰公主,向他倾诉自己的遭遇:唐军的铁骑越过长城,踏平了整个西域。荒废的城池很快被黄沙掩埋。李白想要救出她,少女却选择了从屈辱中自我了断。

鲜血激起了李白的侠义之心。他第二次单剑闯入长安,质问女帝要讨回征平西域的说法。一夜长安风云变色,大明宫也在剑仙之剑下黯然无光。有史以来从未曾被外力攻破的长安城,第一次因为一个普通人而动摇。

没有人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李白自长安城中全身而退。他和女帝的密谈,被视为JinJi,不见于史官的笔下。

只有李白自己清楚,他的骄傲被挫败了,在最强的巅峰。从那之后,他开始自我放逐,从寂.寞的旅途中寻求新的意义,陪伴他的,除了剑,还多了酒。

人人都以为剑仙就此一蹶不振。但长安的府衙中,狄仁杰查看着关于李白的行踪报告,露出难以捉摸的冷笑。

“元芳,你怎么看?”

不等密探回答,他立刻自言自语:“再次出鞘的时候,会更加惊天动地吧。这家伙,太过骄傲,又太过寂.寞了。”

而狄仁杰所预言的这一天,在数年之后到来。

这是长安城平常的一天。晨钟回响在上空,自西域的旅人远途而来,正抬首打量朱雀门上的剑痕;热闹的长乐坊中,五陵少年们因前所未有的美.妙琴声而骚动;感业寺的银杏树依旧枝繁叶茂。唯有狄仁杰手下的密探隐入黑暗,紧张注视着那个白衣潇洒,酒剑相伴的男子身影。

剑仙李白,三入长安了。

这次长安城又将怎样被动摇呢?

(记住,是漩涡鸣人,穿越成了李白,嗯,就是这样,不过他马上又要穿越了。)

在王者大陆上,有着另人闻风丧胆的五大战神。只要见到他们,没一个人不瑟瑟发抖,但也是这五大战神实在太强,导致了王者大陆中的一部分英雄的合力打压。

虽然五大战神很强,但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但他们以前的巅峰时代会被世人永远记着…

这五大战神就是:青莲剑仙----李白

扶桑剑圣----宫本武藏

传说之刃----花木兰

齐天大圣----孙悟空

无双之魔----吕布

…………

而在王者大陆的某栋英雄酒馆,其中就有着一名白衣男子在这独自饮酒。

这名男子一头栗色的头发,一张俊俏的脸伤叼着一跟竹叶的枝叶显得是那么的放荡不羁,再穿着一身以白色为主调黑、红色为辅的衣服更是显得俊俏无比。但酒桌上的那七尺长剑和酒壶也凸显出了男子的身份。

大唐第一剑仙----李白。

“砰”

就在旁边的人们在小心翼翼地看着李白时,酒馆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然后走进了两位人。

“元芳,门是你踢坏的,赔偿费从你的工资里扣。”

“是,大人。”

“还有,长安要犯李白再次来到长安,这件事你怎么看,元芳?”

“大人,属下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围观qun众显然从他们的对话就知道他们两是谁了。一股梳着杀马特发型的大唐的断案大师----狄仁杰和抱着个大飞镖的王都密探----李元芳。

“李白,上次陛下放你一回,没想到你还敢来长安城!”

狄仁杰掏出了一张huang色的令牌对准了李白,而后面的元芳则从衣袖里拿出了苦无。

“信不信我抓你回去!”

围观qun众觉得有场战斗即将爆发。

“是吗…”

从李白那略显庸懒的语调围观qun众有点觉得可能打不下去了。

“看剑!”

说时迟那时快,李白迅速地放下酒壶,随手抓起酒桌上的青莲剑以醉醺醺的方式向狄仁杰和李元芳刺来。然后在原地还有着一个李白的虚影。

“这就是李白的将进酒!!!”

围观qun众一脸兴奋。

“逮捕令!”

狄仁杰朝着李白丢向了他那手上的一张huang色令牌。

那章huang色的令牌以非常快的速度向李白袭来。

“无间刃风!”

而李元芳看见狄仁杰出手了也丢出了他那个大大的飞镖。因为狄仁杰的huang色令牌可以眩晕住人,所以等狄仁杰丢出了黄牌在丢出自己的大飞镖这样才能打出成吨的伤害。

但他们面对的是李白…

那个大飞镖以快速地转动产生了空气的摩擦声,如果中了这一击,是个普通人的话肯定会被斩成两半。所以围观qun众们都躲的远远的。

李白看到这个仿佛要嗜人的大飞镖并不惊慌,反之嗨轻笑了声。

“神来之笔!”

“呃…”

李白用剑在狄仁杰、李元芳和自己的脚底下画了个黑色的圈,这个黑圈可以让李白躲掉一次攻击,并且在靠近边缘的人还会被附在黑圈上的电弧所电到,而在靠近边缘的李元芳则被黑圈上的电弧所电到。

李白躲过了元芳的飞镖,但那张酒桌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它直接被削成两段。

“再来再来!”

李白再次用了将进酒,突刺到狄仁杰和李元芳的身后。然后快速地跑了。

“狄仁杰,我先走了,这次你还是没抓到我!喝哈哈哈!”

李白在临走前则丢下了这句话。

果然是五大战神,被其他人所削弱还是那么强啊,但为什么他能轻易地干掉我还要逃跑呢?狄仁杰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但他还是抱着元芳去疗伤了。

而李白跑到一棵大树旁,然后“嘭”的一声变成了一道紫色身影,然后再从衣服里那出一块不知名的东西。

“再见了,王者大陆。”

李白说了句奇怪的话然后就立马和他肩膀上的黑狐消失不见。

李白的回忆:当少年第一次拿起剑,就知道,这是他毕生要追求的东西了,这年,他十五岁

剑名曰青莲,莲本为洁净之物,“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便是很好的阐述,而这样一种圣物,却与剑和血如此充满ShaLu的东西结合在了一起,如邪笑的天使一般诡异。

青莲剑上泛着白光,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如此。这样一把古老的圣剑是李白的第一个师傅送给他的,没人知道这位师傅姓甚名谁,来自哪里,剑术有多高超,他仿佛只是个传说,除了李白,谁都没有见过他,有人猜测,这位师傅并不存在。

早些年的李白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与所有懵懂无知的孩童一样,他对未来并没有太多的憧憬,也许,他只会在大唐帝国的庇护下做一生的农民,春天播种,秋天收获,老老实实向当权者缴纳高额的税赋,但是,他握起了剑。

惊人的天赋在深山中展现着,一招一式没有任何破绽,只留下青莲的白光在空气中荡漾、展开,就算收剑,也会留下骇人的威慑在原地漫开,方圆十里,杀气弥漫。

他并不爱酒,只是在明月正升,悲情扩散时,想到逝去的父母,便会将自己灌醉,让自己的本心操控自己的身体。

直到那年八月十五,他醉着走了数十里路来到了长安,将朱雀门刻上自己即兴而来的诗句,方才倒在朱雀门下,酣畅大睡。

满城惊愕,当权者愤怒,数百年的门面,竟被一个无名青年打破?这置于大唐威严何在!

狄仁杰带领手下立刻包围住了李白,他并不关心那些当权者所想,他只是想见见是何人如此有胆魄。

他失算了,李白根本没给他机会,刹那间直接化为剑光,夹杂着血气与白光闪出包围圈,留下几具尸体在朱雀门前。

女帝没有下令捉拿他,百官上书,但女帝不为所动。

剑仙之名传遍大唐,李白自是年少轻狂,仅仅携带着青莲就独自出发,他没有想去哪,也没有想去干嘛,他只是想看看更远的地方,见见更强的人而已。

每逢夜深,他总会思考自己的人生,他的强大,全全靠着自己的剑术,没有机关术,没有魔法,没有魔种血脉,他全全是靠着自己的力量与技巧和敌人战斗,然而这种力量是最纯粹的,是精华的,往往是在敌人还未释放招数便已经取胜了,在离开长安这几天,闻名来寻找他的人不少,往往是重伤而归,李白总是轻笑这些人自以为只,以至于他总是说“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做什么”。

逍遥自在是李白对新生活最大的感慨,在这段时间里,他领略过黄河、长江的奔腾,泰山、庐山的稳重,一层新的东西在李白脑中炸开了,文字不断的从脑中闪过,他挥笔而下再无停手,万物似乎皆有灵性般的在李白眼中展现,这于他的剑道有着不可忽略的好处,现在他似乎到达了一种人剑合一的境界,他能领略万物,也能感受万物,将青莲斩出仿佛自己变为青莲,绽放于敌人的要害,一击必杀。

诗仙!剑仙!

无尽头的路是永远走不完的,在路上渐渐出现了剑客宫本武藏来到大唐的消息,李白每每听到这样的谈话,往往会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将要做些什么。

一日,李白在客栈刚刚安顿好,便在酒馆享用夜宵,自从领略了诗的奥义,李白会时不时地喝酒,酒后的文字是豪放的,无拘束的,酒后的剑,是犀利的,是致死的。

门外突然进来一个人,左手提着长刀,右手握着短剑,独自一人走到一张空桌前坐下——李白正坐在那张桌子之旁。

“小二,二两小酒,再来半斤牛ròu”

“好的!大爷!”

“额...我能问问,这在哪吗?”

“客官,这里是洛阳啊!”

“洛阳么?...唉,迷路这么长时间,终于走对位置了。”

“宫本?”李白站了起来,在这段时间传言对宫本的描述就是眼前这位剑客无疑,酒后的李白也没有多想,直接发起质问。

“哦?”那剑客站起,挑衅的笑笑,“正是在下,阁下有何贵干?”

话音未落,强烈的杀气便覆盖了整个酒馆。宫本讽刺的一笑,另一股气息便与之对撞,两人都未移动,却已经骇的酒馆里别的人落荒而逃。

李白抽出青莲剑,白光一闪而过,李白便直接到瞬移了宫本面前,一剑挥下。

“轰!”

宫本用左手的长刀格挡住了李白的一击,再用力一挥,李白便又闪到了原处。

“李白?找你找的好苦啊。”宫本脸上仍是笑意,但面色明显沉重了不少。

“今天一决高下吧!”

这是剑仙与剑圣的较量。

“二天一流!”二天一流,宫本自创绝技,理念为世界一切都是由相对事物组成,由这些相对事物相互浸.透而使所有事物发展统一,产生新的事物。二刀的技法简单的讲就是统一左右两手手上大小二刀的动作,由此达到战胜对手这一目的。这一技术需要的不仅仅是技巧,还需要强大的力量能使在释放二天一流时紧握双刀剑。

到现在为止,没人能在二天一流下活下来。

转眼间,宫本就飞跃至李白上方,准备奋力一劈。

李白淡漠的看着,青莲剑飞起,李白的人影慢慢淡化,逐渐化为虚无,融入剑中,剑飞速的在原地远转,形成一道幻影、两道幻影、三道幻影......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直到连剑本身都看不清了,只能看到一团青白色的旋风在原地飞速转动。

“轰!”宫本快速的俯冲与李白神速的运动相撞,气波向外不断的延shen,烟雾弥漫...

“你...你赢了。”宫本吐了口血,缓缓地说。

“我没赢...”李白单手撑地,一手接住青莲剑,“我们都输了。”

沉默。

两人在一片狼藉的酒馆中重新拉了一张桌子和两个板凳,坐下,开始寒暄。李白突然发现,他们两个有很大的相同点——对剑有着无限的热爱。宫本同李白谈起创造二天一流的灵感来源于何处,李白说起了青莲剑歌的玄妙之处,这样一直谈到天明,他们都知道,自己多了一个挚友,少了一个敌人。

“你再想去哪?”宫本问。

“故乡,西域。”

自幼李白就被父母带到长安生活,活在了大唐帝国的光辉之下,但他永远不会忘记童年的美好回忆,繁华的西域,关市,在他心中永远是一道幻影。

“那里好像有一支长城小分队,据说他们还ting强的。”

李白轻笑着,他没有心情关注那支小队有多强,他一路上见过无数自以为强者的人,对于那些自高的人,他从不会手下留情,那是青莲就堪比血莲一般有杀伤力,无坚不摧。

“那你呢?”

“恐怕出了这洛阳,我又要迷路了...”

李白不禁笑了出来:“我今早就出发了,和我一起去吗?”

“不了,剑道的空虚,不是有目标的旅途可以弥补的。”

西域

大唐的军队,在这片土地横.行,铁马的蹄声如钢铁般砸在这片土地人民的心里,士兵兴奋的喊叫着,他们喜欢虐杀,虐杀这些弱小的人,他们自淫为伟大的强者,蝼蚁们就是这些百姓们。战火已经不存在了,只有军队烧杀留下的烟火久久不散,他们将所有女性猥亵,男性用各种残忍的方法杀死,这就是所谓胜利者的光环。

这就是李白在楼兰看到的景象,方圆十里,寸草不生,尸体琳琅满目,这里是地狱。那些还未退去的大唐士兵便是魔鬼。

李白心中的剑意暴怒,他想将这里所有的大唐军队全部用极刑杀死,这些杀死故乡百姓的人绝对不可饶恕。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尸体越积越厚,直到青莲全都被血染红,李白也再也无力挥剑,那些士兵直到这名剑客正是剑仙李白的时候,他停止了。

他已经杀红了眼,他蹒跚地走向楼兰的城堡,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城堡的顶端,几个看似将军的人调戏着一个女子,女子奋力的求救,却无济于事。

“嘿嘿,没想到楼兰的公主也会被我们给......”

话音未落,那几位将军身体便分成了两半,公主惊恐地看着李白,她已经被恐惧控制着,她的zui唇颤动着,泪水不止地流出。

李白也无言地看着这位昔日高贵的公主,如今却被这些刚刚倒下的尸体当为为性具。

公主开口了,她似乎也知道了眼前这位人是谁,她自顾自地讲着这十几年的事,当大唐的yin谋、失信一步步展现在李白眼前时,李白再次愤怒了,剑气波涛汹涌的扩散,他现在就想回大唐质问女帝,为何会发生这种事!

公主突然笑了,她选择了自尽。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天多少更?我不知道,高兴的时候十更,不高兴的时候一更,反正每天在十到一更,之间,反正我存了很多。)

当年我白手起家,抢劫给迷你世界2块钱,拿去抽奖中了20,再拿20贿赂同学,一起去抢劫迷你世界,获得100,拿100去买彩票,中了100万,拿出60万,拉帮结派,抢了迷你世界,获得1.2亿,再拿出6000万购买军火卖给天朝,获得20亿,再拿出10亿各处请杀手,送迷你世界归天,入账n亿。回到国内后,扶了一老奶奶,还剩两块。。。。从此我发誓,老奶奶我都不扶!然而,今天!我服各位读者大大。

作者又来要东西啦,各位读者大大,请听好:“哎!我英俊潇洒,聪明无比,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读者啊,想要到我上面的话,就仇恨我,憎恨我吧,然后丑陋地想办法吧,不断地逃避,不断地逃避,苟且刷鲜花,评价票,VIP点,然后,当你拥有了和我一样的吐槽的时候,就来我的面前吧。快点,机会来了!独秀铠甲合体!陈独绣召唤器,召唤者可借独秀召唤器,发射神评橘色光芒,引起重视,可与李大钊等人合体,接受独秀铠甲并变身为吐槽侠!迷你世界必胜!干倒MC![友军轰炸练习靶,尽情辱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变身从学霸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林今今起得有点晚,大概是昨晚上被队友气到,又受了点惊吓,她醒时天已经大亮。林今今猛地从床榻上弹坐了起来,揉着脸看了眼闹钟,这会离上课时间还有二十七分钟。“妈,都这个点了你怎么都不叫我起床?”林今今换好校服走出房间,看见林母正在客厅沙发上躺着,美滋滋地追剧。听到她的声音,林母不耐地皱起眉头,目

  • 找到靠山后,前任重生了第6章在线阅读

    06传道殿平时授课的内容,都是针对在座的修士们的进度来的。虽然云芷自己已经有过金丹期的经验,但是作为一个立志突破金丹期,最少也要到元婴期的修士来说,打好基础是最重要的事情。云芷现在一门心思要提升境界,所以听的格外认真。谢解语坐在那里有些百无聊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不怎么认真听。云芷瞥见他这样,也只能叹

  • [综]龙套的英雄之路之第三章(3)

    第二天一早,许孟就被拉起来,凭着记忆找到教室。原主原先是属于陌生人面前比较沉默,熟人面前则会相对开朗一点,她高中熟悉的好友只有一个李秀秀,是个十分活泼的女孩,重要的是,性格比较大大咧咧,这让许孟松了口气。“孟孟!”果然李秀一看到许孟,就欢快的朝她招手。许孟朝她走去,对她笑着打招呼:“秀秀。”“孟孟!

  • 百岁激活圣贤系统在线阅读第三章

    司徒煜渐渐沉下脸,走到音乐源处:“停了!”音乐声停了,酒吧顿时静了下来,只见一俊拔身形缓缓走到台中央。“谁看见我弟了吗?”他压着嗓子问,仿佛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再问一遍,有谁看见那边的客人了吗?”“那是我弟!”这句是司徒煜吼着说的,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他在颤抖。“我刚刚看到,黄毛,带带他走了,

  • 沸雪春雷在线阅读第六节

    北堂弈站在简薇薇面前,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上前叫醒她。唔……简薇薇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缓了一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哎呀!昨晚实在是太困了,一时没忍住就在这睡着了。尴尬……正当简薇薇和北堂弈处于一种迷之尴尬的状态时,北堂棠走进来打破这份沉寂。“你俩干嘛呢?干坐着不说话。”北堂棠感觉到空气漂浮着一丝

  • 麻雀同人之峥嵘岁月之不想死 , 被神仙嫌弃了?

    因为无意中听个八卦陷入无预谋的死境,哪曾想最后死没死成,让她咸鱼翻身当了岛主。报复害死她的那对黑心情侣只是顺带,主线还是趁着末世升升级,搞搞异能,和她家那只神经质独占欲越发不可理喻向着忠犬发展的三少爷谈个世纪之恋。6月的M市已经是盛夏了,火辣辣的太阳,闷热的空气让人窒息。钟吴霜一身宽脚裤,小短袖扎着

  • 刺在线阅读第三节

    “太上长老,这....”此时,在魂族一个隐蔽的空间之内,一个全身被黑雾笼罩的魂族之人见状,不由把目光看向一身黑色衣袍的老者。那老者年龄很是老迈,不苟言笑,他站在那里,似乎如同行尸一般了无生气。眼珠子似乎都停止了转动,然而双目捭阖之间,却让人感到一种惊人的威势,不可小觑。“看下去!”老者淡淡的说着,魂

  • 一人之下杀手集团在线阅读第六节

    洛不离想起三个月前,慕容世家被浑清教灭门,哥哥得到消息后,基于以前和浑清教的几分关系,本想亲自去探探究竟,无奈又和渝姐姐闹了矛盾,正在纠缠调解中,又还有其他的事分不开身,只好叫自己这个闲人来看看究竟,若有问题就帮忙调解调解,并派了茯苓照顾自己。所以,洛不离离开了家,来到了久久不愿涉足的江湖。也许公子

  • 谁要我的全能系统之揽麻烦(4)

    “咳咳咳……”凌越眼帘垂了下来,握拳掩唇猛烈的闷咳。凌越咳嗽得厉害,海澜暗暗的想,不知道凌越生病的人还以为是被她的话气到了。“你快喝口水缓缓。”海澜把自己面前还没喝过的水拿起来递给了他。凌越接过水,停止咳嗽之后,喝了一口,把水咽下去,喉结滚动,线条很养眼。海澜是学美术,对于养眼的事物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 甜蜜梦魇[无限] [参赛作品]四目道长

    秦无生见此不由的苦笑起来,这才刚死没多久又要死一次啊!此时秦无生在心里吐槽道“:好歹给我碰上僵尸啊!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就算打不过还可以跑啊,尼玛的给我碰上一群恶鬼,没实体,想跟人家同归于尽都打不着人家,死的憋屈啊,再见了,坑爹天师系统,估计自己是第一个刚穿越来就死了的穿越者了吧!真是替穿越者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