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寂寂寒江明月心之惊魂

2021/5/5 15:14:24 作者:崩年 来源:17K小说网
寂寂寒江明月心
寂寂寒江明月心
作者:崩年来源:17K小说网
“除非天地相合,星河反转,河水倒流,人死复生,吾弃离夜先生,生生世世不可见。”她身负血海深仇,一心想要摧毁一切;她是邻家小女儿,却明世谙礼。她们在乱世中遇见,互相扶持依赖。可是礼教的束缚,她被仇恨占据的心,能否给她一个角落憩息,一点点爱就可以让她如有盔甲,所向无敌。但时势命途,权贵阴谋,她们一次又一次被卷入漩涡,她们能否比肩而立,这一切何去何从?【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十年一梦,请你深爱我】

尽管隐身在最暗处,阿问还是再把身子伏低。

门口的微光,只让他看到了一个面孔。

只看了一眼,便已足够。

他看到的,跟他在梦中所见的鬼脸,几乎是一模一样。

巨大的、怪状的头,披着长长的白发。青灰色的脸,看上去,那么阴森,好像是癞蛤蟆皮长成,只代表着腐烂和死亡。

深而空的眼睛,闪着绿光,忽明忽暗,像是两团萤火虫。可是,它们又那么尖锐,那么生动,那么有表情,不可能是萤火虫。

从黑黑的、河马一样的大嘴里,伸出的舌头,就像两条浴血的蛇,探出的三角形的蛇头。它四处活动,八方转着圈,像是本身就有五官,可以看,可以听,甚至,可以想。

它一进来,门也就带上。

屋里的黑暗,对它没有什么影响。

阿问的眼睛,虽看不真切,但也已适应黑暗,所以,还能多少看出它的面貌。这时,也看不出它是什么样的神态,什么样的表情了。

它,在屋里站着,嘴巴一直大张。

它的样子,像是在闻着,在喘着,却没有一点的声音。

天啊,阿问惊讶至极。因为,他觉得,这鬼怪已经闻出了屋里有异味。它的鼻子,是隐蔽在它的丑陋的脸皮里的。阿问只是感觉到,在那里,一定有两个深深的、黑洞洞的孔。那不是别的,一定是鼻孔。

它能闻出任何的味道,尤其是,能闻出他的味道,生人的味道。

他恨自己在出汗,浑身都冒冷汗。是在不知不觉间,汗水自己就开始外渗了。它们本来是他的身体的一部分,是他喝下的水——灌下的汽水、豆浆、果汁、菜汤,把它们养成。它们本应是他的朋友。现在,这朋友要背叛他、出卖他、把他供出来了。

他要控制,然而,却发觉,汗,出得更多了。

人可以控制眼睛,嘴巴,却控制不了汗毛孔。

这个可悲的事实,他今天才认识到。为时太晚了。

它的鼻子,不是人的鼻子。那就是说,它能闻到任何异样的东西。

阿问尽量隐藏,虽觉得自己再难逃生。他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它会大叫一声,发出野兽般的巨吼,就像他在梦中听见的一样。然后,它就会扑上来,揪住他,咬住他,用那流血的大舌头舔他,把他撕成碎片,吞入腹中。

他的手放在胸前,准备好咏春起手式。

它立在那里,似乎在犹豫。它要判断,自己闻到的是什么味道。

它可以区分多少种异味?一百种?一千种?一万种?

阿问把眼睛望向它,注视着它下一步的动向。可是,他怎么可能直接注视它,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是害怕到了极点,就没有了害怕?还是,它本身有一种魔力,把他完全给定住了,让他只能这样,只能呆呆地对着它?

他无法判断,它下一步要干什么。因为,它没有人的头脑,也就不会有人的思想。

没有人的思想,这样的东西,本身就要吓死人了。

此时,它的眼睛开始活动了。

那绿色的、深不见底的双眼,把它的怪异的光芒扫了过来。大宇本能地再低身。实际上,他已经趴在了地上。他觉得,那两道光芒就从他身上扫过,紧擦着他的后脑勺。如果,此刻他的后脑勺上有一根头发立起,也会给那绿光扫描到。

绿光扫了过去。

阿问的精神已经紧绷起来。

它把光收回,大宇还是不敢抬头。他感觉到,他在那里,还在沉思,用它的方式推断着,构思着。

然后,它就把目光对准了另一个方向。

那个地缝的方向。

身子没有动,却见它,朝着那边飘了过去。

阿问看着,扑朔迷离。

是屋里太暗的关系,还是,他的眼睛本身的错觉?否则,他怎么只看到那鬼头,无声无息地在半空中飘浮?

它的身子在哪里?腿脚是怎么动的?

这些问题,同时出现在阿问的脑袋里,让他头大如斗,就要炸开了。

他全身的汗毛,都直直地立着,再也不能倒下来。

因为,这时候,那鬼魂才有了一个形状。到了那边,在墙壁旁停下,它的身子忽然出现了。

阿问这才看出,它穿着的,是一身长袍。

没有颜色的长袍。

因为,它不是黑色,也不是红色。不像白色,更不像灰色。

它,就像水,像空气,无形中成为有形,无色时忽然有色。

它,是厚重的,又是透明的。

阿问继续看着,看着它接下来该怎么做。所有这些,他全都感觉不到了。他只是直直地看着那边,他真不知道,此刻,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中。

那个鬼魂,在那里,又要变化出什么?它,会不会像电影里的那样,忽然喷火,吐水,要把他烧成灰,或者,冲入大海?

这时,它站在那里,也是半天不动。

那地缝的什么变化,让它起疑,使它不安了吗?

它忽然蹲下了,对着地缝做着什么。

它是在闻,还是在扫描?

阿问知道,他所处的地方,离门最近。只要他跳起,两步就可以跳出门去。这时候,它正在那里做什么,正是机会。也许,是唯一的机会了。

他几乎身子要抬起,就要行动了。然而,他又伏了下来。

他知道,这个机会也是没有的。

它只要一伸手(爪),他就是电一样快,也是跑不了的。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呆着,不要采取任何行动。他觉得,只要不惊动它,也许,它就会把他放过。他不想看那边了。随时随刻,他会惊动它的。可是,那边,它的身子忽然伸长了。阿问看着,更加全神贯注了。

它变得那么畸形,那么无状,再看一眼,他就要发疯。大宇闭上了眼睛,决心到死也不睁开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声响。

是它发出的声响,像是拍了一巴掌,也像是,舌头本身弹出的一声。

太怪了,也太震人了,听在耳中,神经都要断裂。

就是这一声,让阿问再次惊讶。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他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情景:

那个鬼魂,它。。。它一下子隐入了地缝之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月光她天天想离婚[穿书]在线阅读颜盈的愤怒

    霍家庄在风云世界里,也还算是小有名气。庄主霍步天的一手霍家剑法,也是相当的惊人。而且,霍步天还是步惊云的继父!霍步天对步惊云很好,甚至,在一次自己的大寿之上,他还公开向前来向他祝寿的亲朋好友们宣布,他会将自己的霍家剑法,悉数传给步惊云这个继子。这本是大好的事情,然而,就在他大寿的那一天,因为他不愿意

  • 清穿大清皇后重生天龙!(求收藏、求鲜花!)

    “这里是何处?我为何会在这?”林天缓缓睁开疲倦的双眼,看向上房古朴的房梁,低声开口自语。“公子,你醒了?”一道温柔而急切的声音在林天的身边响起。林天微微转扭头,有些吃力地看向身旁,一名妙龄女子,美若天仙,肌肤白皙,吹弹可破,正守在自己的身旁,神色之间有几分着急与惊喜。“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林

  • 凤栖海棠在线阅读第1节

    方尘独自一人走进铁匠铺的时候,差点直接被铺面而来的热浪直接劝退。他本不是什么耐热的人,突然走进一个仿佛被蒸笼笼罩的房间对他来说极不适应。只是他想试验的事情还没找到合适的工匠来打造。“您好?请问这里能够打造零件吗?特别精细那种。”他问一个看上去像是老板的人。“我们这里提供一切铁制品的定制打造,请问您需

  • 三生三世他的瞳妃在线阅读第8章

    “这事很简单,你们明天开始的工程中有一个荒废的院子,你应该知道吧?”“确实有这么个院子。”老刘回忆了一下,确实有这么个印象。“院子中有一口水井,我让你办的事很简单,就是将井口封死不许让人下去就行了。”“这个有些困难,按照规矩应该要查探一下水井的深浅,之后按照水井的规模在进行封死或者其他的规划的。”老

  • 新女驸马之死活一遭在线阅读第6节

    还好,吴闻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心里慢慢吐了一口气。他从冰冷泥泞的雨中又回到了室内,抬起胳膊,吴闻看了看,没有绷带,没有看见深刻的齿痕以及青红的血管、血肉乃至森森的白骨,蜜色的皮肤光滑而有弹性,显示着身体主人的健康。不过他确实在大雨中自杀了。但不过是一觉的时间,他又回到了第一夜他被从井里救下后来过

  • 人在凡间走哪里不挨刀在线阅读第一章

    “罗辰,你在听我说话吗?”罗震看着自己这不争气刚出医疗舱的儿子,气的一跺脚,整个屋子都晃了晃。被罗震这么一吼,神情恍惚的罗辰下意识的回答:“啊,哦,是。”罗辰的眼神游离,显然还沉迷在自己的思绪中。他的意识还停留在蓝星S市蓝耀酒吧被打的浑身发抖中,牛高马大的保镖一脚下来,罗辰似乎听到了自己肋骨断裂的声

  • 乱斗之穿越万岁剑冢埋剑,成为鬼泣

    山崖很是陡峭,几乎是笔直向下,只是顺着山崖往下生长了一些藤蔓。“春香,风灵,杨兄,你们就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公子,春香陪你一起去,若是公子有个三长两短的,春香也不活了。”“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笨呢,他自己想要去找死,你干嘛要陪他一起去?”“住口,不许你这么说公子,他才不会有事的。”春香的潜意识里,

  • 废柴要逆天:医品毒妃在线阅读第7章

    柳雪有一些懵,说实话她也做了一段时间的导购员,长期以来,也看得出,那些人是买得起的,那些人是买不起的,秦玄这种一开始她认为就是典型想要给女朋友买一件衣服,当做生日礼物的普通客户。可没想到秦玄一口气买这么多,这让她的确有一些惊讶啊。不过既然秦玄要买,她肯定开心啊,当然开心归开心,作为导购员,柳雪拿不到

  • 快穿:跪下,叫爹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4章

    徐子墨坐在原地良久,他怎么也没想到坐在自己面前饮酒的这位老者,竟是大夏八柱国之首的北岐王苏启年。“你若不愿,不必强求,遵心而择!”苏启年站了起来,他要去一趟书院,不论是为了徐文卿这个老友,还是夏长风这个圣体,他都得走一趟。“师父在上,弟子徐子墨愿入师父门下!”徐子墨连忙跪在地上,也不理会周围热诧异的

  • 穿成玛丽苏文男主后我弯了之婚礼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白马拉着装饰满鲜花的车子缓步走在红地毯上。而此刻的红毯两侧站满了人,纷纷对着坐在马车里的公主送出祝福。而伊鲁也迎来了他有生以来最受重视的一天,这一天他的父母没有忘记他,反而在太阳还未升起前就派王宫里的仆人叫醒了他,然后给他打扮了一番,让他穿上最隆重的礼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