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医妃无双邪王请指教快速接受穿越现实的绝佳方法.....有哪里不对?

2021/5/5 13:28:12 作者:华夜 来源:言情小说吧
医妃无双邪王请指教
医妃无双邪王请指教
作者:华夜来源:言情小说吧
【一对一,宠文,爽文】前世,她是神秘的怪盗神偷,重生归来,竟然成为了被遗弃的嫡女。身为幻影黑绝的慕容夕夜表示,就算重生的姿势不对,还是可以教你如何谈人生和谈历史!天下人皆说她废物颜丑,唯独他慧眼识珠。将她步步谋划到了他的怀中。某男带着魅惑的容颜调笑道:“慕容小姐,那日一别,别来无恙啊。”慕容夕夜背后一凉:“抱歉,我们没有双桨可以荡漾!”“哦,原来你竟不认得我了,那我脱了衣服你在认认?”慕容夕夜咬了咬牙:“不就打劫了你点晶石,还要不要脸了。”“我不要脸,我只要你。”——他说,夜儿,伤你的人,都要死

“这里是哪里?”

莫邪站起来,满头雾水,她记得明明自己还在大学准备论文答辩的,怎么忽然就跑到这里来了?她开始回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学四年,终于要毕业了,莫邪想想还有点舍不得,几天后的论文答辩也做好了,毕业后的工作也提前找好,并且签好了协议书,现在只要按部就班的,就可以成功毕业,想想又有点小激动,毕竟四年的时间,还不都是为了这一刻!!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打开电脑,嗯,就当做毕业前最后的放松吧,很流畅的打开电脑上的游戏图标,进入了游戏《天下》。

《天下》号称互联网史上运行时间最长的网游,到了今天,经过了足足有一百个年头了,而她也是从第一次接触电脑开始,就机缘巧合注册了账号,并且一路坚持到现在。

她的人物是个人族,游戏里面总共有七个种族,人族照例是天赋属性最平均的一个种族,不过好处是没有明显的种族限制,也就是说,其他种族的武器知识等都可以学习。

她记得当时自己控制着自己的人族角色,来到失乐园,看看能不能找到藏宝图上标记的那个不知名宝物,然后........

莫邪苦思了一会,忽的叫了一声,她想起了!!

她那时候控制着人物竟然真的找到了那个宝物,那是一个略显破旧的手环,看不出材质,紧接着,她眼前一阵恍惚,等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出现在这里了.....

看周围的样子,自己似乎是来了失乐园。莫邪看了一眼手环,若有所思的摸了下,想了想,还是戴了上去,大小惊人的合适,仿佛量身定做一般,不过,如果真的是这东西导致自己穿越的话,那么发生什么事情她大概都不会觉得奇怪吧!!

明明应该觉得害怕,恐惧,兴奋,或者期待的感情,奇怪的,莫邪却半点都没有感觉到,甚至也没有那种迫切想要回去的YuWang,仿佛待在这里,和回去没什么两样?

真是奇怪的自己,莫邪心里大概疑惑了一下,就抛之脑后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有空思考什么人生意义,倒不如想想今后要怎么生存。

莫邪小心的躲开失丧者的感知范围,躲开它们的视线,等到这些怪物终于离开后,才微微松口气。

失乐园是个混乱的地方,而这里,应该是废墟地图,幸好不是森林,不然,你就要忍受森林中无处不在的危险,那是各种徘徊的失丧者。

好在自己运气很好,这里看起来就是较为发达的地区,虽然荒废了,但是只要清理掉落单的失丧者,最起码暂时的安全问题就不用担心了,而且,足够幸运的话,还可以找到残留在这些废墟中的某种高科技产品,或者是枪,是弹药,又或者是一些从没有见过的武器,什么光束剑之类的,甚至,你还可能得到秘宝。

莫邪就怀疑,自己找到的这个手环,也许就是某种高科技产品,甚至可能是秘宝也说不一定,如果真的是秘宝,即便是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以来都平静的内心,莫邪脸上却还是忍不住带出一丝丝的期待。

当然,现阶段,她可看不出这是什么秘宝。至于为什么她会这么熟悉,只能说,《天下》这款网游她可不是白玩的,十几年的游戏经验,让她一瞬间就认出来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失乐园,并且迅速判断了危险程度。

极度危险!!

这个世界把危险程度分为圈内和圈外,圈内的都是人类尚可以控制的危险,而圈外的全部都是不可控制的危险,即使是最常见的失丧者,一个不小心,也有可能当场死亡。

莫邪可不相信自己现在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可以对付得了失丧者。

所谓失丧者,简单说就是丧失资格的人。丧失了做人的资格,于是只能化为徘徊不去的幽灵一般的怪物,并且时刻等待着其他生物的到来,然后拉着他们,一同下地狱。

莫邪探头,看了看挡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失丧者,那是一个zui角留着黑色血液的女人,长的非常XingGan,无论是巨^rǔ蜂腰还是qiaotún,都不是自己这点小身板可以比拟的,她低头再次看了一眼,啧了一声,麻烦。

失丧者的危险程度是按照拟人程度来判别的,简单说,越是保留着清晰的人类特征,那就说明这个失丧者的危险程度越低,当然,即使是最低级的失丧者,比如眼前这个除了zui角留着黑色血迹以外其他一切正常的女人,也不是莫邪可以对付的了的,嗯,如果是以普通人类的标准来看的话。

莫邪看过周围的环境了,算算时间,自己已经有十二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这样继续下去,只能坐以待毙,最好的办法果然是,进去这些废弃的建筑物里面,寻找是不是还有什么遗留下来的食物什么的。

而显然,她看了一眼失丧者(女人),正好挡住了这家住户的门口,不是她不想找一些大型的超市,但是那些地方,肯定更加危险,她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尽快找到可以变强的方法,关于这一点,她也是有所准备的。

虽然从穿越到自己接受现实只花了区区十分钟,但是做好怎么在这里生存下去的计划却足足花了两个小时,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她必须获得力量,或者说,生存下去的砝码。

玩过《天下》这个游戏的人都知道的一点就是,游戏里面的力量全部来自外物的引导,也就是说,没有升级,更加没有什么修炼,一切都只能看自己的手段!要怎么使用那些道具之类的物品,给自己增强实力。

这其中,最好的当然是神契卷轴了,只要签订好契约,就可以使用神之力量,最关键的是,除非契约终止或者毁约,否则没有人可以抢走,其他的力量就不行了,只要提供力量的道具被夺走,那么力量也会离你而去,这个地方,可没有什么滴血认主的说法!!

莫邪很淡定的一个主要原因就在于,她的这个疑似秘宝的手环,毫无疑问,肯定存在某种神秘的力量在里面,只要可以找到安全的地方,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引导出那股力量,到时候,自保就没有问题了。

而一切,等到能够自保了,或者再有时间去思考吧!!

莫邪甩甩头,集中精神,她要干掉那个挡路的失丧者。首先必须有武器,她可不想弄脏自己的双手,至于使用什么武器,莫邪颠了颠手里不规则石头的重量,大致是满意的。

这种被时间遗忘的废墟中,最常见的武器就只能是石头了,最起码它的重量还是值得信赖的,至于钢铁之类的兵器,不说暂时弄不到手的问题,谁也无法保证关键时刻会不会掉链子,莫邪可不相信自己在这里还有复活的待遇。

失丧者对活物有种某种诡异执着的破坏欲,不管是什么生物,只要进入感知范围,就会不顾一切的发起进攻,大概除了相同的失丧者以外,其他生物都是它们的攻击对象吧!!

莫邪记忆中并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失丧者的攻击,更没有什么生物可以免疫失丧者的攻击,不过,如果计算到位的话,最低级的失丧者并非不可对付的存在。

她再次颠了颠石头,大概回忆了下这种低级别的失丧者的感知范围,趁着它(失丧者)视线移开的时候,果断冲了出去,又在感知范围外停下脚步,小心的跟着它的视线盲点移动,终于,来到预定的位置。

然后,一脚踏出。

瞬间,它脑袋就扭了过来,身体还处于原来的动作下,却已经奋力朝着莫邪冲了过来,伴随着骨头筋脉肌ròu撕裂的轻微声响,却又恍如在耳边轰鸣般。

莫邪看准机会,一个打滚,露出背后电线杆。

碰的一声,她抱着石头就爬起来,一咕噜的往下砸,还是瞄准后脑勺使劲的砸。

黑色的血液飞溅出来,发出滋滋的响声。

莫邪有些后怕的坐在地上,衣服都被黑血烧出几个破洞来,甚至自己的手指也被腐蚀出来几个坑洞,好运的算是她的脸了,好歹没有毁容不是。

直到回过神来,剧烈的疼痛才从手指上传来,那是仿佛被人不停在神经上跳舞的感觉,莫邪痛得想要打滚,却还是咬牙坚持住,整个人抱成一团,身体不时ChouDong,可恶!如果是意志力,她相信并不会输给任何人,只是生理上的现象无法控制,短短几十秒,她的背后就shi漉漉一片了,额头更是沾满汗水,把头发黏住不放。

该死的,因为游戏里面并没有黑血的腐蚀性效果,所以她都没有料到这一点,看来即使是游戏经验,也不可以完全相信啊,真是.....惨痛的教训。

至于为什么游戏里面没有提及黑血的作用,莫邪大概也明白了,她微微松口气,手指上的伤口既没有流血,也没有呈现中毒的症状,连疼痛度都削减了大半,这种除了令人痛一痛就没有其他副作用的效果,的确没有说明的必要,起码,对于游戏人物来说,是这样的。

轻轻抽了抽冷气,莫邪重新站起来,风吹过身体有一股冷意袭来,凉凉的,倒也不是很难受,不过,现在有个关键的东西必须验证一下了。

耳边传来时不时的骚动声音,时间不多了啊!

这家人的大门.....轻轻一推,一阵灰尘落下,很好,莫邪弯弯zui角,失丧者没有进来过,只是不能大意!她小心的走进去,仔细的观察起来。

首先,满布的灰尘显示这里最起码有一年没人活动过了,或者更长?她可不是专门的痕迹专家,屋子里有三间卧室,一间厨房加厕所,客厅的桌椅都已经腐烂了,看这种腐烂的程度,以及最重要的,整齐程度,莫邪心里一松,起码自己的判断没有错,的确没有人,更加没有怪物什么的东西在里面。

她放慢呼吸,用手掩住zui鼻,勉强挡住无数灰尘的进攻,有些难受,怎么说自己也很爱干净,无缘无故出现在这种鬼地方就足够扯淡了,现在还不能洗澡,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

把玄关的大门重新掩上,麻烦的就是锁头坏了,里面的家具也是腐烂的腐烂,要不就是一碰就散成一团灰,想用来挡门都做不到!!真是的,要不要怎么hard啊!!

莫邪自嘲的笑了下,把不满稍稍按捺,双手已经大致恢复控制了,没有了疼痛的困扰,悄悄的,门缝被打开。

眼睛从门后露出,注视着地上留着黑血的尸体.....

时间缓缓流逝,大概就在莫邪想要放弃的时候,那具尸体动了下,原本被砸得血ròu模糊的后脑勺更是转眼时间倒退一般恢复原样,然后,它啊---的发出嘶吼声....

门悄悄重新合上,莫邪蹑手蹑脚退后几步,直到确定退出失丧者的感知范围,才呼出一口气,抹了把不存在的汗水,心里却在骂娘。

她都不知道露出什么表情好了,为什么说失丧者这种怪物极度危险呢,原因就在于它们不会死,嗯,正确的说法是,不存在死亡的结果。

原本这个设定只是《天下》这款游戏为了用来说明游戏里面的刷新机制而弄出来的一个官方说法,结果,真到了现实才知道是怎么操蛋的事情,原本游戏的难度最主要的一个考察因素就是怪物的存活力,但现在,不是存活力的问题了,而是怎么弄都弄不死的问题了。

唯一算是好消息的,莫邪摸了摸自己手指,上面的坑洞已经消失了,自己的身体似乎也遵循这种机制,如果没有猜错,就在那只失丧者恢复过来后,她手指上的伤,也恢复过来了。

时间大概是十分钟,从杀死它,到恢复过来,这也包括自己身上的伤口,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个问题,莫邪到现在还没找到答案,那就是.....她当时控制的人物去哪里了??

游戏系统什么的是不存在的,莫邪检查过身体很多次了,也没有发现,当然,这具身体毫无疑问也是自己的,至于那种诡异的恢复能力,刚才地上的黑色血迹都没有消失呢,就知道这不关怪物的事情。

说到这里,就要谈到《天下》里对于人物受伤的说法了,嗯,连刷新都要找理由,那回血能力肯定也有理由啦,不然,这款游戏的难度就逆天了,光是失血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没人可以通关,打个小boss都要跪!!

这次的理由更加扯淡,按照设定,不管是人族还是其他种族,甚至那些失丧者,其实都是神的后裔,所以依照神的不死性,神的后裔或多或少肯定也会继承一点死不了的能力,而这个能力,在失丧者身上就是这种见鬼的死亡不存在,人族身上则是自愈能力,其他种族....算了,莫邪懒的想。

证实外面那只又活过来,并不能打消她的积极性,顶多尽量不弄出声音,手脚倒是很麻利,迅速把厨房上下能够藏食物的地方看了一遍,她当然不会妄想还有什么食物可以承受时间的魔力从而幸存下来,只是.......找到了!!

一次性紧急用食物卷轴。

这种东西,怎么说,莫邪当初玩就觉得ting不科学,倒是ting魔法的,额.....也是有来历的,她一边按照记忆中的步骤,小心的展开这张卷轴,一边想到在当初玩游戏的时候,她虽然大部分独行,却也不是没有组过队,而那些队伍闲暇时私下里总是吐槽游戏策划人员太过较真,就比如这个卷轴,之所以可以存在这么久也没有腐烂,按照他们的说法,就是因为卷轴本身就布置有专门抵挡时间侵蚀的构造式(大概可以看作是符文阵法之类的东西),而且好歹是神的后裔,所以....

即使没有引导力量的道具,也可以通过鲜血的方式...莫邪吸着手指头,而一滴鲜血,已经在展开的卷轴上滚动,渗入,紧接着,淡淡的光芒升起。

卷轴上方悄然浮现数个光点,然后一条淡白色的光芒沿着光点移动,慢慢的,形成了一个构造图,也可以说是构造体。紧接着,刷的一眨眼功夫,一个面包掉了下来,早有准备的莫邪眼疾手快,迅速抓住。

一边吃着面包,感受着身体传来的明显的饱腹感,莫邪总算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存危机了,嗯,她最担心就是自己的血液没有作用,不过,之前的自愈能力倒是给了她一点希望,现在看来呢,自己大概也算是.....神的后裔??

重新把卷轴卷起来收好,虽然里面那个面包构造式的能量已经耗光,但是只要可以找到补充的方法,肚子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也是整间屋子只有一个卷轴的原因,本来也不需要太多,莫邪庆幸的是,幸好里面还有能量,不然,得放多少血啊!!!自己的血顶多只是启动构造式的导火索,总不能颠倒主次,gao到最后用自己的血变成面包喂养自己吧??

那自己可能抽干血也拿不到多少个面包!!

莫邪无聊的在脑海里转着几个不靠谱的念头,目光却看向那几间卧室,来都来了,总不能看都不看就走了,而且还有一个奇怪的疑问没有找到答案。

她推开最外面的房间,走了进去,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窗户倒是大开,外面的冷风嗖嗖的吹进来,咔--

莫邪重新关上,大概是仓库杂物间什么的吧?不过东西好像都搬得干干净净的,这一点不用多好奇,这家人连一次性紧急用卷轴都有,那有关空间构造式的卷轴大概也不会没有吧!令人羡慕的东西!

玩了这么久游戏,除了刚开始系统送的背包画了空间构造式,她就没得到其他的空间物品,心里还有些遗憾呢!

打开下一个房门,一眼,就可看出,这是一间主人房,窗户关的紧紧地,莫邪又四处走动一下,打开衣柜看了看,chuang头柜,桌子,chuang底,除了灰尘什么也没有,而且被子也是整齐的放置,虽然里面的棉花已经腐烂了....

走的时候很镇静啊,莫邪想着,打开最后的房门,也是最里面的房间。

.......哦,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莫邪看了下,除了几个丢弃的玩偶,也没什么东西,看了眼书桌....等等,这是什么?

一张纸静静躺在桌子上,隐约还可以看见上面的字迹,可惜,被灰尘盖住看不清楚,她也没傻到直接上手拿,一碰肯定化为灰灰,......倒好,不用这么纠结。

ting让人纠结的,莫邪叹气,终觉得周围都收拾的干干净净,偏偏桌子上留下了一张纸,纸上还有字,这怎么看都像是专门等着某个人过来的时候,会看见。

莫邪左看看右看看,还是看不出来上面写了什么,怎么办?好奇心起来了,真的很想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啊,而且如果是在解密游戏里面,这肯定是很重要的线索了!

所以,莫邪没有看到,戴在手上的那个破旧的手环,忽然亮起了一丝光线,似乎绕着手环转了几圈的样子,无法计算那边是头,那边是尾,然后,嘶---的一声惊呼,莫邪捂着自己的手,烫烫烫......一个不小心,桌子上的纸,终于完全使命般化为灰烬,飘洒着落到莫邪身上。

一阵恍惚,那种奇异的扭曲拉shen的感觉,莫邪顾不得发烫的手腕了,捂着头勉强站稳,等到重新恢复平衡感的时候,世界又变了个样!!

呜呜---------的号角声响起,一阵骚乱的气息爆炸一般传染开来,窗户外面原本还活生生的人类,转眼变成怪物,并且把目之所及的生物撕成碎片。

“啊-----------”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传来,莫邪看着窗户一片混乱的样子,微微吃惊,这里又是哪里?那些怪物,怎么看都是失丧者吧?她环视一圈自己所待的地方,就知道,自己应该没有移动位置,而是......时间移动了!!

大概玩解密游戏的都有这种经历吧,有些线索,就是通过前情回顾来设置的,只不过,莫邪和刚刚睡醒的姑娘大眼瞪小眼,心里叹气,这可不是解密游戏,而是生存游戏!

“别吵!”

迅速掩住女孩的zuiba,起码让她的尖叫声堵在喉咙里,温润的触感,还有shishi的气息喷吐在自己掌心,一切都告诉莫邪,这个地方可不是回忆场景,这些人自己也可以碰到!

“看到外面的怪物了吗?”莫邪让开身体,让女孩可以看到她身后,失丧者肆虐的场景。

一瞬间女孩瞳孔紧缩,身体紧绷,但是明显的挣扎的力度减小了。

莫邪见此才缓缓收回手,眼角的余光看到手腕上,手环的光芒变得暗淡起来........刹那间的福至心灵,她认真对着女孩问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我大概待不了多长时间了。”

女孩闻言很冷静,倒不如说是一种漠视,漠视这种情况的发生,她站起来,打开衣柜,扒开前面挡着的几件可爱的粉色衣服,看到的就是几套黑色的衣物,然后从下面又拿出鞋子袜子等。

没等莫邪回神,女孩看也没看就朝背后一扔,莫邪下意识接住,包括衣服,外套,kù子,袜子,连鞋子都有。

“送你了,赶紧换上。”

她说完直接TuoGuang衣服,迅速把衣服kù子什么的都穿好,然后走出去,莫邪见了恍然回神,急忙把衣服也换好,她虽然看不出这套衣服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绝对比自己身上还穿着的休闲服好了不是一点半点的。

等她走出房门的时候,主人房的东西已经空了,而那个像是杂物间的地方,女孩恰好走了出来,莫邪可以看到一闪而逝的窗户,以及一样的干干净净。

“要不要?”

那是一个女孩提着的一个背包,她自己早就背好一个了。

“要!”声音毫不犹豫,为什么要犹豫,怎么看这个女孩子都不是花瓶,简直是游刃有余,明明外面的失丧者越发猖獗了,她却还是一脸淡定平静的,所以,这个背包肯定是个好东西,而最大的可能....

莫邪一接过来,就知道了,这就是游戏里面的空间背包啊!她还能看到隐约的光芒从背包的缝线里面透出,那是构造式刚刚运转的痕迹,时间久了就再也看不到了。

“你是巫族吗?”

女孩诧异的看了莫邪一眼,摇头,“不是,只是恰好学习过,人族的。”

“哦....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面对她的疑惑,女孩目光瞥了眼莫邪的手腕,表情不变,道:“活下去。”

“.......你不去圈内?”

大概,反正说不出理由,莫邪有点关心女孩的去向。

“唔......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女孩冷笑,“这里不就是圈内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皇妾人设

    说一说人设:首先是猪脚杨佑。杨佑又叫杨柚,是个现代普通的历史系大学生,比较对隋史感兴趣。因为成长于单身家庭的原因,她在现代时过得比较困难,也因此,对于旁人她总是有些许戒备之心。穿越后,她始终对于亲情一类的感情都比较淡薄,但却又是个比较重情的人,是一个矛盾的存在。再说女主之一:傅君婥,傅君婥的背景就不

  • 三国:我成了貂蝉在线阅读第八节

    赵岳将那些画好的符纸放进了一个大包里,临走的时候想了想又顺便将那个黄皮葫芦也一起塞了进去。到医院的时候依涵她们整个宿舍都在那里,说是整个宿舍其实也就是四个人,除掉躺在床上的周丹,就只剩下三个了。房里有病床两张,另一张空着。依涵看见他兴奋的道:“赵岳,你来了。”然后又对着躺在床上的周丹说道:“丹丹,我

  • 催婚[虫族]进警察局

    “你好,我姓高,你们可以叫我高警官,因为我的名字就叫高景观”其中一位警官说林梦雨等人顿时笑疯了,连从来都没笑过的王俊凯也只是淡淡一笑,林梦雨停住了笑,呆呆地望着这时的王俊凯“梦雨,你怎么了?”王俊凯发现林梦雨在望着自己,看向她,淡淡地问,“没事”林梦雨回答,只是第一次听到他叫我,我为什么会•••?林

  • (锦绣未央)茹我心意在线阅读第四节

    “啪、啪”,三河镇镇西的一处偏僻宅院,响起了两声重重的敲门声。门开了,一位满脸皱纹,须发皆白的老头颤巍巍地将院门打开,门外来客赫然是刚刚和义父义母分别的王不缺。王不缺肩上背着一只大麻袋,见到院门打开,也不和和老头打招呼,便扛着麻袋径直而入,随后将麻袋重重地摔在院子中。“哎呦,可把我给累死!李老头,赶

  • 我要当反派第8章在线阅读

    吕涣自然也不清楚这其中的门道,但也不想在异国他乡惹出是非。只得上去好言相劝,又立即令人送上银钱特产告罪,希望借此息事宁人。奈何魏清泉吵嚷不休,对方走时虽然没说什么,实则已经恶了这支不知深浅的商队,为之后的事埋下了祸根。修整期间,魏清泉一直对船队进不了神洲大地之事耿耿于怀,又突然奇想,宴请一些客商,想

  • 血舞狂风第6章在线阅读

    简介:无数个世界有无数个蝙蝠侠,但是——如果那个名为布鲁斯韦恩的孩子一开始就死在了那声枪响下,如果背负一切砥砺前行的人不是那个永眠于夜色中的男孩而是一夜之间失去了家庭的男人。这个世界又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布鲁斯·死于枪击·韦恩:变成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蝙蝠侠真的超凶的。(棒读)布鲁斯·蝙蝠侠

  • 攻略任务是养殖致富 [参赛作品]第7章在线阅读

    林娇婉身子一歪,便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身后的大迎枕子上,她眼眸间带着淡淡的深意看向低眉顺眼站在一旁的桂妈妈。重来一朝,林娇婉今生就从未想过要亏待自己。前世,为了融入姐妹之间她一向过的轻减节约,偏偏还要撑着那一副病弱的身子骨日日端着,就怕自己的用度超标,更怕自己身子骨不好,被外祖家嫌弃,也怕被府里的

  • 重生之最强盾战在线阅读第3节

    “还记得我叫什么。”他挑着眉问。似乎要考验她的记性,亦或许是记了那天,她没在第一时间认出他的仇。书柔汗颜,小声道:“唐以衡。”她性格有点内向,和女孩子相处熟了也会开玩笑,但对着男孩子,不免多了几分拘束。徐欢打趣说,这就是书柔犯花痴的方式。别人是眼冒桃心嗷嗷直叫,她是口不能言心中难安。越说不出话,就越

  • 谁要拯救世界啊考核结果

    【击杀叶帆,掉落:荒古圣体。】总算在第82次击杀后,掉落了荒古身体。总共掉落九本《道经》,一个菩提子,荒古圣体。可以说,爆率低的吓人,将所有东西都提取出来。家里实在太吵了,不利于修炼,他跑去后山无人之地修炼。目前开辟苦海是不用想了,叶帆服用神药,开辟苦海都艰难异常,九巧金丹不过是固本培元的根基圣药,

  • LOL亡命天涯在线阅读光之精灵

    第二章光之精灵心中充斥着不安焦躁,独在异乡,难免控制不住情绪,零渐渐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之处,蹑手蹑脚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转头看向小恶魔。虽然零的性格内向,平时也没有多少朋友交谈,可是内心一只都秉持着一颗赤子之心,在别人眼里,他是一个性格怪异的人,阴沉沉的,可是内心却是善良无比的,总会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