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所了解的修真世界之狐狸精

2021/5/5 7:39:50 作者:靖也青鱼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所了解的修真世界
我所了解的修真世界
作者:靖也青鱼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陆星歌。舍却此身,愿奉此契。身心神魄,具献其上。应我所求,但死无悔!……这就是你的觉悟吗?陆星歌。走吧,去会会这个,你所了解的修真世界!

戈峰没有心思跟朱老禅这个不懂FengQing的老太婆就梅花的话题继续纠缠下去,在简单敷衍她几句之后,借口自己要回宿舍去冲凉,便逃也式地离开了办公室。

戈峰刚下到一楼,手机便滴滴地响了起来。

电话是余林打来的。

余林在电话那头说,戈峰呀,你都安顿好了吧?那学校靓女老师多不多?你见到胡丽君的表妹没有?难得人家胡丽君那么关心你,只要她表妹不是个“母夜叉”,我劝你还是珍惜机会,争取早点把自己的终身问题解决掉。当然,要是你够朋友的话,就一定要顺便帮我留意留意。反正,你懂的,我除了喜欢喝点小酒,画点不入流的山水画,也就只对那些细腰肥tún的“女妖精”来电。这一点,你要切记,切记……

余林是戈峰一年之前在莞城军翔学校认识的一位同事,是他最近一年来交往最为密切的朋友。

他俩是同一天应聘到军翔学校的。在去军翔学校应聘之前,他俩有着类似的尴尬处境——都已经身无分文、“弹尽粮绝”。唯一不同的是,25岁的余林是第一次闯荡广东,而年长十岁戈峰已经在深圳流浪了整整十五年。

使戈峰和余林很快就成为忘年交的最主要原因是他俩都喜欢婀娜多姿的美眉。

在入职军翔的第三个晚上,他俩在全校最漂亮——绰号叫“狐狸精”的美女教师胡丽君的办公桌前“狭路相逢”了。

“胡老师,俗话都说,英雄爱美女,我虽然还称不上英雄,但对你这样的大美人还是情有独钟的,能够与你同事一场是我的荣幸。这幅仙女浣溪图是我连赶两个通宵特意为你画的,现在送给你做见面礼,望你笑纳!”余林面向“狐狸精”,夸张地单膝跪地,双手把画卷高高举过头顶,一副虔诚至极的摸样。

“谢谢!谢谢!”“狐狸精”扭着水蛇腰上前两步,双手接过画卷,脸上乐开了花:“余林老师,快起来,快起来,能认识你这位大画家我也万分荣幸。”

“你,你知道我的名字?”余林几乎蹦跳了起来,脸上全是惊喜。

“怎么,很意外吗?”胡丽君抿着zui笑,顿了顿,她偏过头来对尴尬地僵立在一旁的戈峰说:“戈老师,如果我也告诉你,在你来到军翔的第一天我就开始注意你这个大帅哥了,你会感到意外吗?”

戈峰没有理由不感到意外。听胡丽君这么一说,本来就有些不自在的他显得拘谨了起来。

好在已经闯荡江湖十几年的戈峰很快就把紧张的心理调整了过来。

“胡老师,这是我写给你的一首小诗。”戈峰上前几步,把拽在手里的那张快要被汗水shi透了的纸条递给了面前的美女老师:“我想通过诗歌形式来告诉你,世界虽大,但因为前世有缘,所以我在这里邂逅了你!”戈峰用调侃的口吻说。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有点忍俊不禁。

“哈、哈,今天我走的哪门子桃花运呀!你们一个大画家,一个大诗人,都是大才子,要不是我已经结婚生子,我一定会在你们两人之中二选一,选择其中一个来做我的如有郎君。不,最好两人一起照单全收!”胡丽君一边捂着zui窃笑,一边用会说话的眼睛不停地向面前的两个大男人放电,大有要当场雷倒戈峰和余林之势。

胡丽君并不只是随便说说,在之后不久的时间里,她就真的轻车熟路地把戈峰和余林两人都“照单全收”了。

不同的是,她只略施小计就把臭味相投的余林发展成了随时可以陪她滚chuang单的地下情人;而对于大帅哥戈峰,在多次投怀送抱未果之后,胡丽君退其次而求之,把戈峰“收编”成比情人少一点比友情多一点的那种铁“哥们”关系。

尽管与胡丽君之间没有肌肤之亲,但戈峰与胡丽君之间这份只有男人和女人之间才能拥有的超常情谊好几次帮助戈峰度过了“山穷水尽”的困窘境地。

包括这次戈峰来到博爱学校就职,全都是胡丽君的功劳——是胡丽君通过在博爱学校任教的表妹及时向博爱学校的校长举荐了因辞职做了半年多自由撰稿人而再次陷入了困顿生活之中的戈峰。

说实话,如果不是余林曾在一次酒后尖刻地挖苦过他,戈峰根本就不情愿放下“自由撰稿人”的美名重操旧业做个教师匠。那一次,当着同样醉醺醺的衣不遮体的美人儿胡丽君的面,余林乘着几分酒气拍着戈峰的肩膀说:“我们的大诗人,现实点吧,帅有个屁用?有才气有个屁用?别再写你的什么狗屁文章了,要不是有我和胡老师这样的大好人接济你,说不定你早已经到另一个极乐世界陪老马去了喔!”

胡丽君就是在那时接过话,说她有一个貌美如花的远房表妹在隔壁镇一所叫博爱的学校里教书,问戈峰感不感兴趣,如果感兴趣,那就委屈戈峰今晚陪她一宿,等哪天有机会,她就帮忙把戈峰介绍进她表妹所在的博爱学校去混口饭吃,当然,最关键的是,她那貌美如花的远房表妹未婚。

也许是为了故意气一气没有口德的余林,大半年来一直“守身如玉”,刻意保持着与胡丽君之间的距离的戈峰借着三分酒气,当即就鬼使神差地一口答应要陪胡丽君一宿。

几多欢喜几多愁!一旁的余林嫉妒得直咬牙,他没想到因自己的一时口无遮拦而成全了戈峰和胡丽君。

直到等胡丽君乐颠颠地把失魂落魄的余林赶出了房门,戈峰方才意识到了不妥。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你,你真的愿意陪我?”等余林一走,胡丽君似乎也清醒了许多。她用似醉非醉的眼神盯着戈峰。

“我,就陪你聊聊天行不?”戈峰避开了胡丽君灼热的目光,他不敢直视她含情脉脉的眼睛。

“不,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得陪我ShangChuang!”胡丽君坏坏地笑。

“胡老师,我刚才是为了气气余林才故意说要陪你一宿的。你,你就通融通融,放我一马吧!”戈峰故作轻松地陪着笑。

“我说大帅哥,难道是我长得不够漂亮不够XingGan吗?我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如果都不来点那事儿,那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对我的身体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我,我胡丽君真的有那么衰吗?”胡丽君娇真地嘟着zui,一边说一边挪动着水蛇腰,最后把头倚靠到了戈峰的肩膀上。

“不,胡老师,你实在是太漂亮了,你是我们男人眼中的女神!坦白地讲,我一直都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当然也渴望得到你的身体。但请你原谅我的怯懦,当这一切都摆在面前,终于可以变成现实的时候,理智让我选择了退缩。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毕竟你已是有家室的人。”说罢,戈峰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无奈地摇着头,最后补充了一句:“这,也许就是我和余林的不同之处吧!”

“别扯远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大道理。我只想问你,都到了这地步,今晚你怎么收场?”胡丽君昂起头,用怪异的眼神盯着眼前这个不可理喻的帅气男人问。

“那,那你总不可以强迫我吧?”戈峰无奈地摊摊手说。

“我说,戈峰,你别在我老娘面前装什么假圣人。什么样的男人我胡丽君没见过?我还没有饥渴到要强迫你做那事的程度。”胡丽君似乎有些动怒,她一拳打在了戈峰厚厚的肩膀上:“那你刚才当着余林的面答应要陪我一宿是明摆着在故意戏弄我喔?”胡丽君脚尖一垫,眉宇刚好蹭着了戈峰的鼻尖,而她那突兀的xiong脯也紧紧地黏在了戈峰的身子上。戈峰甚至清晰地听到了她急促的心跳声。

“胡,胡老师,我……我……”戈峰轻轻把胡丽君推开:“我们真的不能这样!”

被戈峰推开了身子,胡丽君足足呆愣了半分钟,才从尴尬中缓过神了。

“唉,你是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男人。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你总得告诉我,你心中究竟还有什么心结没有解开?”胡丽君一边幽幽地说,一边用哀怨的目光注视着戈峰。

“我没有什么心结呀,真的只是我不想伤害你而已!”戈峰答道。

“伤害我?哈哈,别再兜圈子了。既然你这么说,那如果我们今晚和衣而卧,你总不该也会拒绝吧!”胡丽君侧着脸问。

戈峰当然想拒绝。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大女人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即使和衣而卧,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发生一点什么意外。

面对胡丽君坚毅的目光,再回想起这大半年来胡丽君对自己的好,戈峰心里七上八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除了聊了一整晚,那天,戈峰和胡丽君之间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可以供一对孤男寡女聊上一整晚的,除了爱情还是爱情。

窄窄的单人chuang上,戈峰只能侧着身与胡丽君和衣而卧。一躺下身子,胡丽君就把头埋在戈峰的xiong前,双手也一直拽着他的手臂。戈峰感到浑身不自在,因为任何一次轻微的身子挪动都会造成彼此间的肢体摩擦和碰撞。身边躺着这样一个身材窈窕的美人儿,如果说不会产生过男女方面的那种欲念是假的。就在那方面的欲念因为失控快要喷发的危急之时,戈峰采取了一个应对措施:注意力转移法——他说,胡老师,你刚才不是问我有什么心结没有解开吗?如果你感兴趣,那我就把我的初恋故事说给你听吧!

戈峰这个大帅哥的初恋故事胡丽君当然想听。

“你快说吧,我早就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把我们戈大帅哥的心给偷走了!”胡丽君显然对戈峰的话题很感兴趣。

于是,在那张窄窄的单人chuang上,戈峰主动向胡丽君剖开了他的心结——断断续续讲叙起他与梅花的初恋故事和那段不堪回首的逝去了的青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变身从学霸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林今今起得有点晚,大概是昨晚上被队友气到,又受了点惊吓,她醒时天已经大亮。林今今猛地从床榻上弹坐了起来,揉着脸看了眼闹钟,这会离上课时间还有二十七分钟。“妈,都这个点了你怎么都不叫我起床?”林今今换好校服走出房间,看见林母正在客厅沙发上躺着,美滋滋地追剧。听到她的声音,林母不耐地皱起眉头,目

  • 找到靠山后,前任重生了第6章在线阅读

    06传道殿平时授课的内容,都是针对在座的修士们的进度来的。虽然云芷自己已经有过金丹期的经验,但是作为一个立志突破金丹期,最少也要到元婴期的修士来说,打好基础是最重要的事情。云芷现在一门心思要提升境界,所以听的格外认真。谢解语坐在那里有些百无聊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不怎么认真听。云芷瞥见他这样,也只能叹

  • [综]龙套的英雄之路之第三章(3)

    第二天一早,许孟就被拉起来,凭着记忆找到教室。原主原先是属于陌生人面前比较沉默,熟人面前则会相对开朗一点,她高中熟悉的好友只有一个李秀秀,是个十分活泼的女孩,重要的是,性格比较大大咧咧,这让许孟松了口气。“孟孟!”果然李秀一看到许孟,就欢快的朝她招手。许孟朝她走去,对她笑着打招呼:“秀秀。”“孟孟!

  • 百岁激活圣贤系统在线阅读第三章

    司徒煜渐渐沉下脸,走到音乐源处:“停了!”音乐声停了,酒吧顿时静了下来,只见一俊拔身形缓缓走到台中央。“谁看见我弟了吗?”他压着嗓子问,仿佛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再问一遍,有谁看见那边的客人了吗?”“那是我弟!”这句是司徒煜吼着说的,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他在颤抖。“我刚刚看到,黄毛,带带他走了,

  • 沸雪春雷在线阅读第六节

    北堂弈站在简薇薇面前,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上前叫醒她。唔……简薇薇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缓了一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哎呀!昨晚实在是太困了,一时没忍住就在这睡着了。尴尬……正当简薇薇和北堂弈处于一种迷之尴尬的状态时,北堂棠走进来打破这份沉寂。“你俩干嘛呢?干坐着不说话。”北堂棠感觉到空气漂浮着一丝

  • 麻雀同人之峥嵘岁月之不想死 , 被神仙嫌弃了?

    因为无意中听个八卦陷入无预谋的死境,哪曾想最后死没死成,让她咸鱼翻身当了岛主。报复害死她的那对黑心情侣只是顺带,主线还是趁着末世升升级,搞搞异能,和她家那只神经质独占欲越发不可理喻向着忠犬发展的三少爷谈个世纪之恋。6月的M市已经是盛夏了,火辣辣的太阳,闷热的空气让人窒息。钟吴霜一身宽脚裤,小短袖扎着

  • 刺在线阅读第三节

    “太上长老,这....”此时,在魂族一个隐蔽的空间之内,一个全身被黑雾笼罩的魂族之人见状,不由把目光看向一身黑色衣袍的老者。那老者年龄很是老迈,不苟言笑,他站在那里,似乎如同行尸一般了无生气。眼珠子似乎都停止了转动,然而双目捭阖之间,却让人感到一种惊人的威势,不可小觑。“看下去!”老者淡淡的说着,魂

  • 一人之下杀手集团在线阅读第六节

    洛不离想起三个月前,慕容世家被浑清教灭门,哥哥得到消息后,基于以前和浑清教的几分关系,本想亲自去探探究竟,无奈又和渝姐姐闹了矛盾,正在纠缠调解中,又还有其他的事分不开身,只好叫自己这个闲人来看看究竟,若有问题就帮忙调解调解,并派了茯苓照顾自己。所以,洛不离离开了家,来到了久久不愿涉足的江湖。也许公子

  • 谁要我的全能系统之揽麻烦(4)

    “咳咳咳……”凌越眼帘垂了下来,握拳掩唇猛烈的闷咳。凌越咳嗽得厉害,海澜暗暗的想,不知道凌越生病的人还以为是被她的话气到了。“你快喝口水缓缓。”海澜把自己面前还没喝过的水拿起来递给了他。凌越接过水,停止咳嗽之后,喝了一口,把水咽下去,喉结滚动,线条很养眼。海澜是学美术,对于养眼的事物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 甜蜜梦魇[无限] [参赛作品]四目道长

    秦无生见此不由的苦笑起来,这才刚死没多久又要死一次啊!此时秦无生在心里吐槽道“:好歹给我碰上僵尸啊!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就算打不过还可以跑啊,尼玛的给我碰上一群恶鬼,没实体,想跟人家同归于尽都打不着人家,死的憋屈啊,再见了,坑爹天师系统,估计自己是第一个刚穿越来就死了的穿越者了吧!真是替穿越者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