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甄嬛之玄凌换人做之第八章(8)

2021/6/12 6:22:57 作者:Delta_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甄嬛之玄凌换人做
甄嬛之玄凌换人做
作者:Delta_来源:晋江文学城
玄凌作为一国君主,竟被一群女人玩弄于手掌心,让作者看不下去了!所以作者穿了,穿到了大周朝,保护合作者心水的女人,虐虐恶心到作者的各方人类……

他们先去看了那具尸体。接待人员在开门前就提醒,“可能会引起生理不适,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但白布掀开后,陆寻真的反应倒没有之前那么大。她皱眉看着尸体腹部那块被撕出来的大口子,半天没说话。

“有什么想法吗?”宋逸云问。

陆寻真仍未出声。宋逸云走上前去,注意到她的手有些发颤,知道她是强忍着情绪,他的声音就放得轻了些,“陆寻真?”

衡凌没被这具尸体吓到,反而是宋逸云的这一举动让他好像见了鬼似的。要知道他们帝君是出了名的对人冷淡,哪怕是玄清堂刚成立还缺人的时候,一旦有新人在这种情况下露怯,宋逸云怎么也会来一句“这都受不了就不用来了”。

可刚才衡凌还注意到,宋逸云本来已经抬起了手,像想牵住陆寻真,却生生忍住了。

这样的场合,衡凌也不好问什么,只能压下心头的疑惑,走到那具尸体旁边,左手掐了诀,低念道:“今我等来此贵地,为寻真灵,若有冒犯,有怪莫怪,惟愿协助,速现真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四周一片寂静。

衡凌不由得皱眉,“急急如律令!”

“魂飞魄散了。”宋逸云淡淡说,“招不来的。”

“而且这具尸体……气息不对。”陆寻真的语气有些不确定,“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么个说法,就是……伤口上好像还有一丝怨气。”

其他两人也看到了,伤口处确实笼着一阵黑雾。

“是个掌控不好自己力量的恶鬼。”宋逸云说,“刚化成不久,太嫩了,要找出来应该不难。”

衡凌擦擦额角的冷汗,“我都修炼四百多年了在您眼里不也还是嫩……”

这句话成功转移了陆寻真的注意力。她上下打量着看上去年龄和自己相仿的衡凌,“你的意思是你四百多岁了?”

衡凌明白她的意思,“帝君都一百多万岁了,你不也没看出来吗。”

“那怎么冉涂两百多岁看着比你老那么多?”

“每个人得道的时间不一样,一般来说成功的时候长什么样就一直是那个样——甚至有可能会变得更年轻点。”衡凌解释。

宋逸云从接待人员手里接过记录本,“晚点再讨论年龄的问题。”

衡凌尴尬地笑笑,凑到宋逸云旁边看他翻审问记录。

“都是死者生前接触过的几个同学……但前一天晚上谁都没和他见过面,而且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光凭这些回答也看不出什么来。”衡凌说。

宋逸云草草看了一遍,大约是认同了衡凌的说法,于是合上记录本,“走吧,去学校看看。”

秋天昼夜温差大,此时烈日当头,在路上走得久了也还是会热,所以道路并不拥挤。衡凌车技娴熟,那所学校也不远,从车子发动到它开进校门只花了不到十分钟。

“市九中地段繁华,出了这样的事,一旦传出去将会造成极大的恐慌。那具尸体是清洁阿姨早上打扫的时候发现的,知道的人不多,我已经让人想办法压下来了。但学校是流言传播得最快的地方,而且已经联系了他的父母,这件事应该瞒不了多久,得尽快解决。”衡凌的视线从操场上那些蹦蹦跳跳的初中生身上移回来,拔下车钥匙。

“初中啊,要是知道这件事得有多大的心理阴影。”陆寻真说着看向宋逸云,“能把他们的记忆改掉吗?”

宋逸云单手支颐瞧着她。他的黑色风衣剪裁合身,里面那件白衬衫扣子扣到了最上面,配上黑色领带,怎么看怎么有股禁欲的感觉。长发也被他施了法变短了,但他好像不是那么擅长打理,额前的发丝有几缕稍稍遮住了眼睛。

陆寻真鬼使神差地抬起手捋了捋他的头发,把它们顺成自己满意的样子。衡凌从后视镜里看见这个场面,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陆寻真这才反应过来,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宋逸云说:“不能。”

“啊?”

他耐心解释,“修改记忆会像蝴蝶效应一样影响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关系到整个世界的运转,谁都担待不起。”

陆寻真颇遗憾地点头。

前面的衡凌张着嘴,惊得下巴都快脱臼了。他没想到宋逸云对陆寻真刚才那个举动毫不反感,甚至还有点……享受?

对陆寻真的来头,他是越来越好奇了。

“咳,我们先下去看看吧。”衡凌率先拉开车门。

三人来到照片上的那个公共厕所。厕所里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坏的,里面一片幽暗。门口摆着“清洁卫生,暂停使用”的警示牌,也是为了不造成恐慌,才拿它来代替封条。

那个清洁阿姨正在接受心理疏导,学校里其他的工作人员也不敢进来打扫。陆寻真刚进去,就被混在一起的臊臭味和血腥味呛得咳了几声。

天花板上运转的抽风机只是杯水车薪。排风口系着的那根红绸布诡异地抽动着,加上那阵嗡嗡声,硬是在大下午的时候给人一种鬼片现场的感觉。

“是这个隔间。”陆寻真在某扇门前站定。那里面的血迹早已干涸,十几只苍蝇在上面不停地转圈。

而他们的关注点却仍在那丝黑气上。

“现场勘验的时候,除了清洁工的脚印以外,没找到第二个人的任何残留物。”衡凌说,“尸体就像凭空出现在这里一样。”

“所以基本可以确定我们得抓鬼去了?”陆寻真的语气故作轻松。

“对。到时候你先上,我给你殿后。”衡凌一本正经。

陆寻真知道此行的目的就是锻炼她,她也没说什么,点点头就捂着鼻子走出了厕所。

“帝君,”衡凌看着陆寻真的背影,有点紧张,“我这样说……合适吗?”

宋逸云莫名其妙,“怎么不合适?”

“我这不是看您对她不太一样……才怕哪句话说错了,被您关到鬼狱去……”

“想多了。”宋逸云往外走去。

陆寻真背对着他们站在太阳底下,嘴里念念有词。宋逸云挺欣慰,“你在背口诀?”

走近几步才听清她在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

宋逸云:“……”

紧跟着出来的衡凌:“……”

陆寻真念了好几遍,突然跟开了窍似的猛地一抬头,“我们去教学楼看看?”

宋逸云同意了,从记录本里翻到死者生前所在的班级,三个人一起朝那边去。

现在应该是自由活动时间,教室里的人不多。最后排有四个穿着名牌衣服的男生正围着一张桌子打游戏,第一排则坐着五六个女孩子,她们正在看最新的选秀综艺,还不时发出几声尖叫。

陆寻真的注意力被那四个男生中的一个吸引了。教室里的人都是同样的年纪,他眼中却有着别人没有的阴鸷,脸上还带着一股轻蔑。

周围的人似乎也很尊重他。他刚被女生们的尖叫吵得皱眉,另一个男生就扔下手机,冲过去踹了其中一个女生的椅子一脚,“闭嘴!叫魂呢?”

“干嘛啊?你们打游戏没声音是吗?”那个女生也不是吃素的,“这么嚣张怎么不把学校买下来?周豪都那样了你们也长点心吧,整天玩在一起的,不怕报应吗?”

周豪,是那具男尸的名字。

“你他妈说什么呢?”正值叛逆期的男生极易动怒,抓着女生的头发就扬起拳头。

“陶敬!”后座的男生注意到了窗边的三人,轻喝一声,这个名叫陶敬的才忿忿地收了手,朝他的朋友们走去。

“一天就只会听陈谦的,跟条狗有什么区别。”女生被放开以后嘴上还不饶人。

陶敬一掌拍在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吓得女生缩了缩脖子。衡凌摇摇头,“这些人名字起得讽刺啊。”

眼看着陶敬又要回去找那女生算账,陆寻真推了衡凌一把,“去劝劝?”

话音刚落,陶敬就忽然倒在地上,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呻.吟。从他表情的扭曲和被他胡乱踹歪的桌椅来看,他并不是自愿的。

女生们见状都慌张地逃出了教室,剩下几个男生则愣愣地看着陶敬,似乎是被吓傻了。

衡凌知道这件事不简单,没来得及跟宋逸云说一声就拔腿去追那些女生。宋逸云则冲进教室去看陶敬。陆寻真还在想要跟谁一起,转眼就见走廊上有个男生晃晃悠悠地过来,吊儿郎当的模样,一看就和教室里那几个人交情颇深。

但他才刚进后门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陶敬,怔了不过三秒,突然转头就跑。

陆寻真不假思索地追上去。男生动作敏捷,像只矫健的豹子,跑过走廊绕了几圈楼梯就快没影了。好在他被吓得来不及思考,是往上跑的,结果被教学楼天台的铁门拦住了。

他一边拍着铁门一边回头惊恐地看着陆寻真,“放过我,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没做。”

陆寻真这趟跑下来已经累得脾气上来了,“你什么都没做你跑什么?有鬼追你?”

听到“鬼”这个字,男生又是一声哀嚎,不管不顾地往下冲,想推开陆寻真。

陆寻真早有准备,往旁边稍稍一闪,抬脚将他绊了个狗啃泥。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就听见一道男声冷冷说了句“定”。

他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僵住。

陆寻真回头看向宋逸云,“那个陶敬怎么样了?”

宋逸云摇头,“死不瞑目。”

陆寻真有一瞬的愣神,“怎么……就没救了?”

“你回去看了就知道了。他掐自己脖子的时候用的力气太大,根本没有正常人自杀时该有的本能求生反应,我想拘魂都来不及。”

“是被附身的吧?那东西也跑了?”

宋逸云闷闷一声“嗯”,然后看了还被他定在地上的那个男生一眼。

陆寻真明白他的意思,“那我们先把他带走?”

“教室里那几个也得带走。”宋逸云眉头紧锁,“不然保证不了他们的安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餐厅有属性在线阅读门内的世界

    可能是比较配合的缘故,李无常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吸力,只不过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感觉到抓着自己衣服的小手更紧了,李无常笑了笑。要说感觉的话,其实就仿佛悬浮在空中,有点太空遨游的感觉,那种失重的感觉,令人有点发昏。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无常感觉自己的双脚忽然着了地,不远处还出现了一个小光点,而且随着李无

  • 我成为了皇帝群的第423位路人成员?!第二章 “边缘人”(1)

    闲暇之时,林枫最大的爱好是听歌,尤其是八、九十年代的粤语流行曲。他把自己沉浸在音乐里,投入大量时间,探索精彩纷呈的八、九十年代香港乐坛。对他而言,听歌需要高度专注力,除了聆听歌手吟唱的音色和旋律,同时还要查看歌词,更要留心编曲,任何细微末节都不放过。编曲为塑形的骨架,旋律为流淌的血液,歌词为精致的皮

  • 我用双手改变潜规则之飞絮影步

    桌子微微颤动起来,一股股寒意弥漫开,随之站起来的,正是王琦宁。“抢我未婚妻?”不管刚才何生亮的气势如何,他王琦宁深谙的是暗杀之道,避重就轻是战斗的关键。而眼下,被林耀几句话就推到了何生亮的对立面,他不得不站出来,不仅是他的面子问题,还有王家的面子!单单是王琦宁所散发出的冰冷杀意,就让林家众人惊叹无比

  • 契约·十宗罪在线阅读第10节

    “奇怪?司机哪去了?”冯灵凡在村口四处张望着。“不清楚,要不问一下那里的村民吧,看来他是少数几个没去参加祭奠的人了。”向安妮指了指前方。果然在村口不远处的屋外正坐着一个人不过为什么之前没发现呢。叶项明来到那人面前打听道:“老师儿(方言)跟你打听个事儿,这面包车的司机去哪了?”那男人坐在躺椅上撇了撇这

  • 登顶[快穿]之无事献殷勤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把朋友圈当日记本,芝麻大点的事都要发动态?”宋寒川吐槽道。“我这叫记录生活。”江漾说,翻完楼闻筝的朋友圈,他又想起什么似的说:“老姚的酒吧今晚开业,让我们过去捧场,去不去?”宋寒川没回答,而是把询问的眼神投向晏淮之。“去吧。”晏淮之说。“好,叫上楼闻筝一起。”江漾笑嘻嘻的说,

  • 一只驸马入赘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北风似刀,滴水成冰。接近地平线的夕阳早已失去了炙热的光芒,有的只是淡淡的金黄色。傍晚时分,呼嚎的冷风开始在西北大地上肆虐,空旷的山林中,凶狠暴戾的猛兽早已失去了踪迹,大地上一片荒凉,枯藤、老树、落叶,周围的景象无一不昭示着天气的恶劣,以及环境的萧瑟冷寂。哗啦啦一阵寒风吹过,无数的落叶飘落下来,又给地

  • 还珠之我是皇后第8章在线阅读

    301号房。突然出现的女人使屋内打斗的双方一停顿,十几双眼齐刷刷地望向窗边。幽鹿忍着左臂的疼痛,优雅地起身:“你们继续,不用管我。”“你是谁!”这女人一身黑衣打扮,一看就不正常。黑洞洞的枪口顶着额头,幽鹿神情不变地踩着猫步缓缓向一个带着面具的银发男人走去——这人一看就是头儿,我先把他控制住!“我可是

  • 洪荒之量劫主宰者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别打他!”熊安安挡在池漾的面前:“是我先喜欢的他,不怪他!”她的阻挡,让熊芷烟扔东西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丈夫和女儿……不,是妹妹。熊安安说的没错,她是她的妹妹,是她同父同母的妹妹。“要不是你!”熊安安看她停了下来出口讽刺:“要不是你没办法生育,妈妈也不会把我过继到你名下,这种令人恶

  • [综英美]超级英雄游戏之可怜的小秘书

    相对于被扫地出门彻底破产而言,奖金全勤什么的简直就只是天空偶尔飘过的毛毛雨,是可以舍弃的。“陆总英明,那些工资就权当是奴婢孝敬您的了,陆总今天要玩的开心奥”。苏昙努力的挤出了一脸的笑,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朵太阳花一样的灿烂。“总裁大人,您要相信奴婢绝对是真心的”,苏昙双手合一做作揖状,努力的让自己看起

  • 颜值爆表[快穿]青楼相见

    在正阳街上一匹黑色骏马飞驰着,伴随着哒.......哒哒的声响。“尚武。”到达目的地后,男子示意侍从管好马匹,随即翻身下马快步走进了欲仙楼隔间内。“与她有关。”男子淡淡说道。“你还未放弃.......,罢了,你去吧。”她用无可奈何的语气说道。轻推开房门,他便见她一身男装端坐在圆桌前,慢悠悠品着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