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女配,快看我!在线阅读第8章

2021/6/12 6:31:52 作者:清蒸莲藕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配,快看我!
女配,快看我!
作者:清蒸莲藕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女主,她一定会努力奋斗,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作者君的专栏:小葱豆腐百合新文:城主他女儿要成仙注:已申请完结半价.

“哦,对了,我和凌蓝就留在大部队,然后每个大队留一个祝福者,至于留谁,你们自己决定。张伟,苗一郎和多余的祝福者,暂时加入第一大队。第一大队全体前往东部战区,先稳定一下形式,我们随后就到。”文木随意的说了一下他的安排。

文木话刚说完,台下就响起了一片欢呼。这代表着,支团长们可以以权压人,让自己手下的祝福者留守,然后他们提前一步前往战场。

对这群以战斗为生,最热爱战斗的狂人们来说,还有什么比提前进入战场战斗,更让人热血沸腾的呢?

“老大,那我怎么办,我们队就我一个祝福者啊。”说话的是第十一大队的支团长胡江来,在其他人都兴高采烈的同时,只有他哭丧着一张脸。

九哥以前就是第十一大队的一员,不过后来在原第一支团长升职后,直接强势打败了其他的支团长,靠着武力夺到了现在的位置。而少了九哥的第十一大队,就只有一个支团长是祝福者了。

“算你小子倒霉,谁让你手下没有祝福者呢?现在居妍童来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把他拉到你们大队吧!散会!”文木拍板定下了此次战斗的大概计划。

火之国每个骑士团的团长,权力极大,国王深知他自己不算了解军事,所以把“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作为名言,给足了团长们自由行动的权力。

有时会出现这次第六第七骑士团这种损伤,但大多数时候,行动自由的骑士团还是非常能打的。

文木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众人也理所当然的前去执行命令。

居妍童也跟着九哥离开了帐篷,还没走两步,就被第十一支团长喊住了。

“居兄弟,留步。”十一支团长胡江来搓着手,一脸献媚的笑容,就差把溜须拍马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九哥把居妍童拉到身后,挑起眉毛问到:“有事?”

那姿势,就像是一只被黄鼠狼盯上的母鸡,张开翅膀护住自己的小鸡。

“没事没事,这不是看居兄弟刚来,不熟悉环境吗,我打算带他逛逛。”胡江来睁着眼睛说瞎话。

现在第三骑士团因为强行军,来到了一片荒郊野外,四周除了小树林有啥可逛的?

“妍童没空,我警告你,别把打我的人主意,居妍童是我拉进来的,你想要祝福者,自己找去。”九哥说得十分直白,话里话外都是“赶快滚蛋”的意思。

不过还好九哥点破了,不然居妍童还没想明白,他还真的认为,对方是来带自己熟悉环境的。

“别介啊,我都当了多少次留守了,队里没个祝福者真的不方便,居兄弟要是来我这,我保证让没人敢欺负他,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副队长的位置我都能给。”胡江来没有放弃,而是打算用语言说服九哥。

“再说了,居兄弟刚成为祝福者,对战斗肯定也不是很熟悉,你带了居兄弟去,其实也起不到太大作用。还不如带我去,让居兄弟留守。”胡江来想来是打好了草稿,一张嘴就是滔滔不绝。

“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老九你能带个战斗力更强的人,居兄弟也能在留守的过程中,逐渐熟悉自己的力量。再说大哥也在这留守,居兄弟遇到不懂的,还能去请教大哥。”胡江来说的有理有据,言语间还挥舞着胳膊,仿佛自己都被说服了。

“再说了,怎么选择也是居兄弟说了算,你就算是居兄弟的朋友,也不能帮居兄弟做决定吧……哎,你别动手啊!”胡江来话还没说完,就被九哥抱起来摔在了地上。

伴随着胡江来的惊呼,九哥又狠狠地补了几脚,接着转过头对居妍童道:“别听这货瞎扯,他这张嘴,能把死的说活了,对这种嘴皮子利落的人,打就完事了。”

居妍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自从来到了第三骑士团,居妍童就有些感觉跟不上这些人的节奏。

居妍童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或许可以说,他们的性格太过鲜明了,不像自己,也不像疗养院的其他人。比起居妍童所知的那些,终日沉默,沉迷复仇不可自拔的人,他们显得更加的有血有肉,更加的……真实。

这一路上,居妍童都在想着两者的差别,因为苦苦思索而没有注意到九哥投来了奇怪的眼神。

“怎么了,是不是我强行拉走你,让你不开心了?”九哥在居妍童面前打了个响指,惊醒了沉寂在自己的脑海的居妍童。

“啊,什么?我没有不开心啊?”居妍童愣了一下,这是啥跟啥啊。

“真的吗?我看你好像有些闷闷不乐的。”九哥还是不放心。

“没有,只是在想事情。”居妍童一时半会解释不清,只能转移话题,“对了,我觉得那个胡江来说的有点道理,我刚获得祝福,这几天其实都没怎么用。”

“再加上我这只胳膊和这只脚也是新的,就算我以前学过一些格斗,在战场上也用不上,带上我确实没有太大的用处。”居妍童挠了挠头,自己确实恨不得立刻冲上战场,把水之国的人杀个精光,可是现实不准许啊。

“没事,我也没打算让你去大杀四方,只是想让你提前见识一下战争。我们先走的这一批还有点时间,后面留守的那一批估计一旦到了,就要立刻投入战斗了,我怕你留守的话,恐怕来不及适应。”九哥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总之你放心就好了,我还能害你吗?”九哥想了想,也放弃解释了,他并不是多么会说的人,所以用事实证明就行了。

“嗯。”居妍童点了点头,他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他只知道别人可能害自己,但是九哥不会,因为自己这条命就是九哥救回来的。

“不说了,吃饭去。”九哥搞的有点小尴尬,就直接搂着居妍童的胳膊去吃饭了。

强行军过程中,自然是吃不到什么好的,但分量管够,而且居妍童也不在意这些,自己小时候可是一天就两顿饭啊。

吃完饭,居妍童早早地休息了。

一夜,就平平淡淡的过去了,第二天一早,第三骑士团第一大队及临时队员,在不惜马力,尽量减少携带物品的情况下,向着东部战线飞驰而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祖雪帝教训元时沙,一指镇压!

    元踏天驻足在一座崭新的宫殿之前。殿宇恢宏大气,贵气雍容。这是元时沙的皇子宫。元踏天冷笑:“看来这元时沙时来运转,想必这座宫殿是父皇赏赐给他的吧?怪不得他这么有底气,连我的人他都敢动……”“何人……太子!!”大殿门口的侍卫看到太子之后,吓得飞快跑进去通报。很快,元时沙就带着一群忠仆、侍卫大步走了出来。

  • (冬日恋歌)遇见之开学

    打定主意后,清明决定,短时间里还是以个人实力的提高为主,尤其是体质和查克拉提取速度方面,必须要加强锻炼!体质高,不仅能提取的查克拉会增多,而且抗揍!君不见主角那一届被称为什么?十二小强!“从今以后,就是十三小强了!而且我要当最抗揍的那个!”晴明握紧拳头暗暗发誓。抗揍,生命力有保证,再加上技能里可是有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古灵精怪一小妞

    跟着唐墨来到地下车库,叶萧然坐在副驾驶,唐墨坐在后排,有专门的司机开车接送他们。车子离开地下车库,随即右转汇入大道,然后便是向远处驶去。一路之上,虽然已经到了傍晚,叶萧然还是尽可能的记下了这附近的路线还有建筑情况,一直到回到别墅区后,两人才下了车,司机当即把车子开走了。“离家没多远了,走一段路吧,正

  • 贵妃她总想死在线阅读第八节

    夜白衣摇摇头:“李某不过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若真到那危难关头尚且自身难保,哪能顾及到七八岁的一个孩子?”老人道:“李公子未免自谦过甚,先不说公子的佩剑如何,这练剑之人的气机流转异于常人。老夫前半辈子庸庸碌碌,可毕竟阅人无数,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夜白衣道:“天下苍生千千万,自当各安天命,事到临头我

  • 刁蛮公主要复仇在线阅读第2节

    程雨南带着无尽恨意,死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繁华的都市之中。在死亡的瞬间,程雨南努力睁开眼睛,试图把这一世的所有记忆带走,因为他说过,做鬼也不放过那对狗男女,如果有来生,他一定将他们碎尸万段,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程雨南糊糊涂涂之间,看到自己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青石板上,流了一地的鲜血,在暗淡

  • 穿成白月光她前妻在线阅读第5章

    “如果王先生今天是来和我谈收购的,那王先生请回吧,不可能。。”“孙小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看看你自己还有什么退路,所有的厂商都已经被我们买断了,大家都知道你们公司要倒闭,谁还愿意和你们合作。”“如果孙小姐还不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孙曼婷这几天几乎变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自己的车,

  • 九公主之山穷水尽 柳暗花明

    “吽嗷……………………!”牛王气得鼻喷白气,整个牛群都被它搞残一大半,就是抓不住比泥鳅还滑的梁坤,那双灯笼大血红的眼睛瞪着梁坤。梁坤则打死不出牛群,牛群到哪,他就跟着钻到哪!牛王疯魔,有劲没地方使!弄死不了梁坤,它疯魔就没有停止!没有失去行走能力的牛和没有受伤的牛结群躲牛王,但它们群里面又有梁坤,跑

  • 等深秋邋遢道人解天道 紫金铃铛试心性

    邋遢道人讲完了故事,长吁了一口气,笑道:“好了,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他看了看若有所思的杨素,便问:“小子,你觉得这个故事里,谁最可恶?”“无为子的师弟,他不该起邪心。”柳芸却喊道:“无为子最可恶,他连自己师弟的心性都看不透,是不智;他执掌空寂山,手握瑶光剑,视若儿戏,是不明。无为子如此不明智,才使

  • 花开正盛元气

    “哇!今天是来学堂的的日子。那么多人的。”无道穿着较为酷帅的休闲白色衣服出现在修真学堂大门的人群中。嗯!“人真多啊!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修真学堂吗?和我想象中的差好远啊!”无道看着教室内杂乱无章的秩序,心有些发凉。默默的走到一个望向窗外的人的旁边。“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无道轻生问道。“随便!”九黎回头望

  • 小狐妃,太凶萌在线阅读第4章

    “鬼?”锖兔从浴室走出的时候,沙耶正在试图尝试擦干自己的头发,动作并不是很熟练,她依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大街,在听到他的话后撇过脸来看了他一眼。“是那种…穿着白衣服,披头散发地游荡的吗?”“…不是。”锖兔明显被噎了下,刚洗完澡,他洗去灰尘的脸上现出一抹被热气蒸腾的粉红色,未擦干发丝上的水珠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