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重生之太子妃的嫌弃日常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2 6:26:58 作者:湘江水i 来源:言情小说吧
重生之太子妃的嫌弃日常
重生之太子妃的嫌弃日常
作者:湘江水i来源:言情小说吧
上辈子,她眼盲心瞎,痴心错付,害死了最爱她的亲人,也害的自己在万人唾骂中屈辱死去。没想到老天开眼,让她重活一世。她装白莲,斗继母,斗渣男,踩恶毒姐妹,把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保护自己的亲人,只是没想到多了个变数。只是不小心和某位傲娇太子合作,把自己给赔了进去,一不小心就成了太子妃。某日“太子妃,你知道我属什么吗?”“……不知道”“我属于你的呀。”“滚”另一日“太子妃,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什么?”“你这叫只许州官放火,不……”“嗯?你倒是说全啊。”“不……不许你离开我。”“……”男女主强强联

“黄伯伯,是你吗?”来人就是那少年,少年扶着道士,试探地问道。

道士先是一阵惊慌,后又镇定自若道:“多谢恩公搭救之恩,贫道田立微,不姓黄,恩公怕是认错人了吧!”说完,道士竟挣扎着要独自离开。

少年不舍,连忙抓紧道士,同时扯下脸上的衣物,恳切地说道:“黄伯伯,你的背影好熟悉,还有你的判官笔。黄伯伯,我不会认错你的,我是山儿,我就是山儿啊,你看看,你还认得我吗?”

“山儿?”道士狐疑道:“什么山儿,贫道并不相识,再说一次,贫道田立微,不姓黄。”道士说着,竟然有些怒气。

少年连忙抓着道士的胳膊说道:“黄伯伯,你还记得十五年前,寮儿洼的鬼医胡一脉吗?还记得我师傅吗?”

道士端详了良久,连忙也扯下面部的围巾,望着少年希冀的眼神,不禁老泪纵横。

“山儿,你果真是山儿,哈哈,你真的是山儿”道士欣喜若狂,声泪俱下道:“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孩子,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长成大小伙了。”

黄山流着泪,哽咽道:“黄伯伯,我找你找得好苦,两年来,听说你在扬州一带,我便天天寻找,日日寻找,没想到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你了。”

这道士正是黄子澄之子,黄圭。朱棣靖难之役后,建文帝不知所踪,在朝的文武纷纷被清洗、诛杀。扬州知府与黄子澄有八拜之交,便暗中将黄圭接出,并化名田立微,以道士的身份,躲避了诛杀。

黄山擦干泪痕喃喃道:“黄伯伯,十五年了,您也苍老了许多,您看您头发都白了那么多了。”

黄圭怜爱地抚着黄山的头,无限感慨道:“唉!人世事无常,天时四序,哪有不老之理?倒是你,长成大小伙子了,还有这么漂亮的一手功夫,你师傅能含笑九泉了。”

说到师傅,黄山一阵沉默,他弱弱地问道:“黄伯伯,我师父,当年真的死了吗?还有我师娘现在在哪里?您知道吗?”

黄圭也是一阵感慨,想起曾经和席祯的点点滴滴,黄圭苍老的面容更加显得有点颓废了。

“事后我去过风云岭,那里已经没有了人烟,我也曾去关月庄寻找过,没有找到你师娘的线索。后来听柳家兄弟说过,你师傅最后一招天地同寿,之后和关统一起摔入了悬崖之下。后来他们下山寻找过,什么也没有找到。”

黄圭唏嘘道:“见你师父和师娘最后一面的,就是柳家兄弟了,可是你找他们估计也没有什么线索了,时过境迁,毕竟十五年了。”

黄山讪讪道:“我知道,我也是不甘心,虽然我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是……”

黄圭不想让黄山沉浸在过往中,连忙问道:“山儿,你说你找我找了很久,是有什么事吗?还有你出江湖,是有其他的使命吗?”

黄山连忙扶着黄圭找到一处避风处坐下,然后寻得一堆干柴,生起一堆火后说道:“黄伯伯,我找您,一是为了寻找师傅师娘,想问问他们有没有找过您。二来我这回入江湖,师公要我去云南保护一个人,这个人也是您最熟悉的人。”

“谁?”

“这个人便是先建文帝。”

“他还活着?”黄圭有点激动,连忙问道。

“是的”黄山说道:“他不但活着,还带走了先帝留下的祭天剑。太祖先帝曾经说过,祭天剑和传国玉玺一起,才是皇帝传承的依据,缺一不可。如果没有祭天剑,即使是在祖陵,也不能被祖宗认同。”

“是,我是有听过祭天剑的传说,只是没想到这件事是真的。”

黄山轻叹一口气说道:“据说,朝廷现在四处派出锦衣卫,四处寻找建文帝和祭天剑的下落。马三保被赐名郑和,正要沿着海路寻找祭天剑的下落。”

“好,我祝你马到成功”黄圭双眼充满泪水道:“可惜你黄伯伯老了,心也淡了,也不想涉足这些恩怨纷争。只想找个地方能老死泉林之间,况且我现在有伤,不能随你一同前去了。”

黄山有些怆然,连忙问道:“黄伯伯,那你此行又准备去哪里?”

黄圭惨然一笑道:“我本是袁州府人,但是家中也只剩枯骨败草了,但是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回到老家去,就算是死,也不能做个异乡鬼。我准备前往袁州,然后找个地方了此残生。”

黄山唏嘘道:“天道自有轮回,黄伯伯不必消沉,再说无论如何你还有我们,不是吗?我也想过去一趟袁州,看看风云岭看看能不能找到师娘的踪迹还有裴云师兄。”

黄圭淡然道:“如此也好,此去不远有个无为观,观主是我的老熟人,我们可去那里修养一段时间,待我伤愈,一同前去也好。”

黄山欣然同意,烤过火之后,便搀着黄圭逶迤前行,往无为观而去。

扬州城内,一座大宅院当中,三个锦衣卫的尸体陈列堂下,那个手持飞爪的头头低着头站立一旁,还有四个锦衣卫站在头头身后,低头不敢语。

一个身着千户服装的大汉来来回回踱着步,脸上的眉头皱在一起,似乎很是焦躁又非常的气愤。

“白四啊白四,你们八个人,竟然摆不平一个臭道士,你可是吧我们鹰爪门的脸给丢尽了。”千户停下脚步指着那个唤作白四的头头骂道:“你是怎么跟我承诺的,你说你一定能将他缉拿归案,不论死活,如今呢?自家兄弟倒是死了三个,还有几个受伤的。朝廷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常都厚待着你们,你们就这样回报朝廷的吗?”

白四一阵哆嗦,抖着身子怯怯地说道:“南宫师兄,这次不是师弟不努力,就在我要得手的时候……”

千户大怒,连忙吼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这里没有师兄,只有大人,难道你忘了吗?你的脑子是用来做什么的?如果仅仅是拿来吃饭的,我看不要也罢。”

白四浑身哆嗦这,连忙颤抖着回答道:“是是是,师……大人教训的是,属下知错了。这次本来属下就要得手了,无奈突然冲出来一个人,硬生生把人给救走了。”

“什么?是什么人所为?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锦衣卫手上救人?”

白四偷偷看了一眼千户,连忙说道:“不知道那人是什么人,但从声音来判断,那人应该只是个少年。”

“少年?”

“是,他出手极快,我都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制住了,所以,属下,属下也是实在是没有办法。”

“哦?”千户捋着颔下如戟的短须沉吟道:“按说以你白四的武功,江湖上很少人能将你一招制服,更不用说还是个少年。此人武功路数属于何门何派,你可知晓?”

白四偷偷抹了抹头上的汗珠,颤栗道:“禀千户大人,那人内力刚猛霸道,后又是一招将属下制服,属下还没有机会与他交手,也看不出到底是何门何派的武功。”

千户沉吟片刻,他也实在是想不出近几年年轻的一代侠客中,到底有谁能够一招制服白四,并且内力以刚猛见长。

千户极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好了,好好安葬死去的弟兄,有伤的弟兄抓紧时间去疗伤。回头你到我房中来,将此事细细明说,一群没用的东西。”

白四和几个锦衣卫慌忙领命,并抬着几具尸体,匆匆忙忙往外走去。

是夜,千户与白四房中共饮,千户叹了口气说道:“师弟,不要怪师兄日间难为你,我们鹰爪门人丁单薄,在朝廷有今日的建树已经实属不易,我们不能把鹰爪门的名声给败坏了,你可明白?”

白四点头如捣蒜一般道:“师兄责怪的是,今日是师弟骤然被袭击,倘若他日再遇到,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方肯罢休。”

千户点点头道:“你是说那人内力以刚猛见长,如何刚猛,你且说与我听。”

白四便将日间少年如何用飞石断刀,如何荡刀数尺还能杀人之事一一细说,千户一边听一边将愁眉凝结一处:因为白四说的这些,恐怕连他自己也做不到。

千户的酒,越饮越愁,怎么江湖上会突然出现一个名不见惊传的少年高手?而且看样子,这个少年高手似乎并不是朝廷中人,也似乎对朝廷并无好感。千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来日若遇到,定是一场艰难的血战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棉花糖热吻第三章在线阅读

    “耶,哥,我终于自由了。”林雪举着双手晃动着说道。“在家里不好吗?”林宇微微一笑道。“不好,爸妈总是不放心我,管着管那的,哪像你,想去哪就去哪,哼!”听到林雪的抱怨,林宇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很快车就驶离了县城,上了高速朝着琦市方向驶去,一路上引得不少路人羡慕的目光。上了高速,林宇一踩油门,兰博基尼犹

  • 我当出马弟子的那几年在线阅读送药

    回了小区,将车停在楼下,苏秋白领着两条狗上了楼,那些野山参除了五百年份的,剩下半袋子和其他叫不出名字的药材,全部给扔在了后备箱里。折腾了一个晚上,老司机也觉得累了,进门很快就睡着了,两只狗趴在沙发旁边也是没了声音。这一觉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苏秋白是被小白狗给挠醒的。“咱们快点把东西送到医院吧。”一看

  • 替身恋人第十章

    “那是一个你绝对不会想得罪的人……”叶修斟酌了一下,郑重地回答了方锐的疑问。方锐则回以一个惊恐交加的表情,“叶秋大神也有不敢得罪别人的时候?!”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方锐太过震惊,以至于他下意识用的是“叶秋”这个叫了快十年的名字。“我说的是你,又不是我。”叶修啧啧两声,“哥还真没怕过什么人呢。”

  • 夏清的逆袭人生在线阅读第10节

    林明一出去的时候,是拉着小二一起出去的,小二原本还不愿意跟他一起出去,结果被林明一强制关机,拖着一起出去了。聂小安看着大门关上,觉得自己十分倒霉,怎么就遇到这么变态的雇主呢。“过来。”晏卓原的声音在聂小安背后响起。“皇子殿下。”聂小安低头看看自己小胳膊小腿的,觉得还是不要跟皇子殿下对着干了,不然怎么

  • 无限取代在线阅读第五章

    次日顶着个又黑又大的眼圈埋头生火做饭中,想着稀里糊涂就一日过去了,还剩五十九天!四喜揭开了米锅,都快见底了。外头赵大娘又在骂天骂地的,白鹭低着头闷声不响的打扫劈柴。一只软软黏糊糊的小手拉住了白鹭的袖口,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白鹭姐姐,到时间上学堂了,你送我去可好?”赵大娘从里屋又拿了件打着补丁的棉袄

  • 给爹送绿帽之道藏之秘,五行雷法(新书求收藏,求花花,求票票)

    “啊啊啊!!”两只鼠妖惨叫连连,只能要紧牙关死命抵抗。躯体破破烂烂,伤口深可见骨,原本庞大的躯体此刻竟然显得如此枯槁,孱弱。青墨没工夫去管那两只必死无疑的鼠妖,一门心思扑在悟道上。第二道天雷还是不痛不痒,没有任何感觉。青墨一咬牙直接散去仙元,不做任何抵抗,单纯以肉身去抗下一道天雷。何为悟道?以身临其

  • 游戏之疯狂开挂第二章在线阅读

    “你在干什么”包子问道。包子一脸严肃,像极了别人欠了五毛钱不还,身子矮矮的,那鼠样,侏儒绝对有他的一分遗传。他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他名叫链子,也是一脸欠抽的严肃状,听说他的名字由来,是因为有次,他父亲去偷,裤子的链子开开的,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她母亲发现后,就气哼哼的给他取了这种流传千年的名字。不

  • 陈二狗的一辈子在线阅读第四节

    香球事件很快传遍了京城的高门府邸。姑娘和丫鬟们平日无事,针尖大的事儿都能传得比天大,更何况是国公府的幺女,流放归来的表姑娘,庐陵王都出了面!好听一些的,只说一句这表姑娘没世面,用个香球都能烫手。难听阴晦一些的,难免要猜测起楚莞的恶毒。就连杨蕖来看杨芙,都拍着她的手道:“大姑说得没错,就不该让楚莞来咱

  • 中国式家长之自我养成计划初入警队

    “头破了吗?这事毕竟是因为我,你受伤了,我也不能帮你打坏蛋,只能照顾照顾你了。你住院这段时间,我给你送点饭,也算表达一下谢意!”姚雪攥着小拳头说道。“貌似我有点多余,我还是出去吧,嘿嘿那你们聊。”王博磨磨唧唧走了出去。姚雪拿起了王博送来的饭看了看,说道:“这什么啊,不吃这个!我去买。”“不用,这个挺

  • 规则由我来定在线阅读第9章

    第八章来到上古嗡,半空中,空间泛起波澜,就像一个东西掉进平静的水面,水面上波浪起伏。忽然里面有个人被抛出。“哎呦,疼死我了!”一声惨叫从地上传来,还未反应过来,跟着又是一声惨叫:“啊,姐你压到我啦!快起来。”定睛一看,只见萬惪摔了个背朝地面朝天,本来就没法力的他,根本不能控制自己,可还被一个少女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