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找一个人之第十章(10)

2021/6/12 7:15:52 作者:厂狗 来源:纵横中文网
找一个人
找一个人
作者:厂狗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找一个人。漫漫人生路,蓦然回首,秋风向来萧瑟处。

一个重生的俗套梗,全是私设,乱葬岗围剿后三年重生至云深求学。没有提纲,写到哪算哪,大概是甜的多,努力HE。

~~~~~~~~~~~~~~~~~~~~~~~~~~~~

第十章

柔暖的烛火被微风吹得轻摆,映得房间内仿佛有缠绵的氤氲流动。被人紧紧搂在怀里,魏无羡在迟滞的呼吸中近乎贪婪地汲取着甜蜜的檀幽。下意识地用余光扫了一眼床头亲嘴的两个小人,不合时宜地妄想是不是可以有进一步的动作。随即猛地惊醒,自行将自己不要脸的奢望扼死在无人发觉的摇篮中。

“蓝湛,你,你先放开,我寻医师来瞧瞧。”虽然是梦寐以求的怀抱,恨不得一直溺死在里边,但魏无羡挂念着蓝忘机的身体,不得不扯着最后的理智挣扎。

蓝忘机渐渐从噩梦中彻底抽离出来,被魏无羡一挣,顺势松了手。想到自己适才的动作和话语,一抹红晕从耳尖晕染到颈项。但眼眸仍是一错不错地盯着眼前人,不曾因为害羞而闪躲。

“我,我去喊泽芜君和医师来。”魏无羡匆忙起身,带倒了床榻边的椅子。“咣当”一声,砸得两个心砰砰跳的人同时一个激灵。魏无羡红着脸扶起椅子,快步朝门口走去。

“魏婴。”蓝忘机把人叫住。

“啊?”魏无羡推门的手停在半空。

“你,你……?”蓝忘机亦不清楚自己究竟意欲说些什么,适才的那一句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理性与克制。可是,这人只要离开视线,就会让他心慌,慌到无所适从。

“我去去便回。”魏无羡仿若能感受到背后如有实质的炙热注视,不敢回头,撂下一句匆匆逃走。

“脉息平稳,灵力充沛似有精进,其余,确已无碍。”蓝氏与江氏医首会诊得出最终结论,众人皆松了一口气。

“有劳各位,辛苦啦。”蓝氏宗主泽芜君十分有诚意地一一行礼致谢。

室内,唯余蓝曦臣、蓝忘机、魏无羡三人。

蓝曦臣饶有兴致地打量起身坐在床榻边的弟弟和身旁站着的俊俏少年,目光温和亲近。若是平日,魏无羡早该自动自觉地口若悬河介绍云梦风土人情或是插科打诨活跃氛围,有他在的场合绝不会任由冷场。但现下,这人却似个拜见长辈的小媳妇般安静腼腆,生怕说错话做错动作甚至喘错气息,魏无羡也不知自己这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觉悟。

“无羡,忘机……”片刻过后,泽芜君春风化雨般地对二人道:“过几日世家围猎,有些筹备事宜,我等今日便需回返。昨夜……你二人辛苦了,忘机不宜即刻动身,可能还需再叨扰休整一日,要劳烦无羡照拂了。”

“哪里,哪里,泽芜君客气了。”魏无羡隐约觉得蓝曦臣笑得无懈可击却又别有深意,但若深究,又着实想不明白其中含义。

蓝忘机沉默不语,心中纠结。显然兄长看出他不欲离开,允了一日的缓冲,亦暗示不日世家围猎即可再见。但之前梦境所见太过骇人,现下无论如何他都不放心扔下魏无羡一个人。但如若从此便形影不离,先不论可行与否,至少会惊到一无所知的少年,这不是他愿意见到的。况且,即便是预言,尚不至于转瞬即至,他也需要时间独自去追根溯源。

思及此,蓝忘机随即起身行礼:“多谢兄长。”

用过早膳,送走蓝氏众人,两人回返房间,相对而坐,空气中氤氲着丝丝缕缕的暧昧尴尬。魏无羡唤人送了新茶,他平日过得随意,整日介上山下海,甚少待在房中,茶凉了旧了无了都是常事,白水也喝得有滋有味。可蓝湛不同,蓝氏二公子不一处不精致,无一事不妥贴,来此一日,岂可怠慢委屈了人家。

“咳,蓝湛,昨日……”之前形势太过紧急,无暇细想意外出现的前因后果,现下松弛下来回忆,魏无羡总觉得与自己相关,却如何都忆不起具体细节。自己说了何言做了何事,隐约模糊皆不清晰,但那人昏迷中一声声直入肺腑的呼唤,仿佛仍在耳边绕梁不绝。意欲探寻,又怕触了忌讳,小心翼翼不知从何问起。

蓝忘机望着少年一副受惊后谨慎的样子,心底泛起阵阵酸疼,接过茶,柔声道:“魏婴,我已无妨。昨日之事实为意外,毋须放在心上。”

魏无羡重复道:“意外?”这意外是不是频了些,狠了些?

蓝忘机笃定道:“嗯,意外,与你并无相关。”吾必护你周全,毋须担心。

“哦。”小古板既然打定主意如此回复,追问亦是枉然。魏无羡无声叹了口气,道:“那,今日,我带你在云梦转转?”

蓝忘机果断拒绝:“不。”

魏无羡亮闪闪的眸子雾气蒙蒙,紧张问道:“可是尚有何处不适?”

蓝忘机摇了摇头道:“今日切磋。”

“啊?”魏无羡瞪大眼睛,长大嘴巴问道:“打架?”

“嗯。”蓝二公子略一点头,将墙上挂着的随便取下递给魏无羡,扯着还在愣怔状态中的少年疾步向院中走去。

“欸,蓝湛,难道你不可一日不练功?这里又不是云深不知处,偷懒一日不会有人知道的,我,我就经常……”魏无羡被扯得踉踉跄跄不情不愿,如今他是上一世的修为,剑术鬼道俱在,还硬要控制在十五岁时的状态,着实为难,因此日常能不动手尽量不动,与师弟们切磋皆不动用灵力。但蓝忘机不同,本就是同龄翘楚,这一世似乎又机缘下修为增进。若是控制不当,极易露出破绽。

那人叽叽歪歪磨磨蹭蹭,蓝二公子皆不为所动,大步流星地向院落中央走去。微风拂过,雪白的抹额与乌黑的发梢飘来荡去,扫在魏无羡脸上,麻痒到心底。

“蓝湛,我带你去校场?”魏无羡欲上前领路,校场人多眼杂,喊上几个师弟来花拳绣腿捣乱一番比较容易糊弄过去。

这厢正盘算着,不料蓝二公子一个急停,“不必。”话出口的同时飞身掠至庭院正中,拔出避尘迎风而立。

魏无羡被一品仙剑突然正对,冰蓝幽光携着一股凛然之气直逼面门,抬眼望去,他却只想说:小古板持剑的姿势怎么这么好看?不是,是何种姿势都好看。

可惜,还不待他说出一个字,谪仙般身姿的蓝二公子便提气飞身而下,避尘铮铮作响,毫不留情直劈下来。魏无羡下意识挥出随便横挡,未用灵力,顿时一击之下虎口痛麻,屈膝单脚点地滑行着后退了数步。

“蓝湛,你来真的?”避尘这一击虽不至于灌注十成灵力,但已可知那人毫无试探之意,乃是提醒他,意欲实打实切磋。魏无羡被激得莫名其妙,血气上涌。

蓝二公子一言不发,第二击旋即攻至。凌空在庭院石桌一角轻点,顺势转换方向,雪白的衣袂翻飞,眨眼间已左路右路中路三剑连发。魏无羡不敢怠慢,全神贯注,才堪堪抵挡这波迅疾的攻势。

魏无羡不再多话,蓝忘机灵力比他预料的还要浑厚,与上一世不可同日而语。他鬼道修为虽在,但并不可用,修为灵力也不过是上辈子剖丹前的水准。需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不至于被避尘迫至过于狼狈。可他刚刚勉力适应仙剑的招式变幻,那人又猝不及防地祭出新式。以意念催动避尘缠住随便,同时召出七弦古琴,信手一拨,弦杀波脉滚滚而出,如一张密不透风的柔韧丝网,将魏无羡与他手持的仙剑紧紧裹住。随即蓝忘机腾空拔出网眼中的避尘,背身向后挥出,剑光奔着魏无羡握剑的右手腕直取而去。

生受一击还是弃剑,魏无羡正权衡间,蓝忘机仿佛背后生了眼,看到那人被自己逼迫的窘状起了悔意,剑速急收,轻轻滑过魏无羡手背,带起一串血珠。避尘在惯力的作用下急速打转回旋,割破了蓝忘机雪白的衣袖。第二串血珠滑下,与先前魏无羡的鲜血在避尘剑尖汇聚,一半凝滞,一半凌空洒向通体乌黑的忘机琴。倏忽,在主人意念的作用下,两股相融的血液如气如雾,瞬间钻入琴剑之中,踪影全无。

电光火石间的惊变,蓝忘机迅速收起琴剑,面色如常,眸光波澜不惊,若不是将微微颤动的指尖掩入衣袖,几乎就要完美到无一丝破绽。

“我去看看午膳备好了没。”魏无羡扔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三步并作两步冲出庭院,向僻静的小路狂奔而去。

急速的步伐催得劲风如刀片割过耳廓,但那种生疼好似羽毛轻拂,如若与心头狠狠捅过的冰锥相比。魏无羡五脏六腑仿佛被寒冰与沸水交替裹挟,上天入地,四分五裂。

若非他携有上一世的鬼道修为,对灵力术法感触极其敏锐,根本不会发现。

若非那人是蓝忘机,打死他也不会相信。此事一旦行事便永不可逆,与自己身魂相交的有灵仙器将终身守护对方,至器毁人亡,相当于将身家性命全权交予旁人。古往今来,世事难料,连道侣之间亦甚少为之。

若非那刻意的遮掩和并未跟随的身影,魏无羡尚能有一丝迟疑,蓝忘机怎会在他与避尘及忘机琴全无接触,且本人完全不知情无配合的状况下,损自身修为强行为止。

可当下,一切若非,皆是若是。

魏无羡惶恐懊恼心酸无助,但又无比笃定:适才,仓促间,蓝忘机已然毫无犹疑地让避尘与忘机琴对他认了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桃花岛主在线阅读第5节

    陈默将几具尸体都拉进一间空包间后,便朝车尾快步走去。虽然简单的处理了现场,但凭空消失了这么多人,车上剩下的歹徒迟早会发现端倪,必须赶在这伙人发现之前,找个地方隐藏起来。陈默已经从几个被抢劫的乘客口中了解到,这列火车尾部还有几节货物车厢,专门运送一些大件的货物,而且因为货物较多的缘故,空间狭窄,最后迫

  • 天际男爵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七节地球村姜来就这样每天重复着鼓噪乏味的修炼生活。每天,天微亮,姜来犹如机械般起床。亘古不变的青石上,盘坐调息,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一个时辰后,当身体灵气已充盈饱和。木桩中,又会见到姜来的身影,留影步伐施展开来。再次吸纳灵气,淬炼身体,然后吐息,最后练习无名刀法。下午,猎杀妖兽,晚上回来继续吐息天

  • 都市绝品狂尊在线阅读第4节

    面对苏白,小迪热芭想死。居然对着比自己还要小的弟弟,叫了一声...她决定不活了!小迪热芭把自己整个人,缩到沙发上面,用外套盖住自己的脸,不想再跟苏白说一句话!苏白也很无奈,该尴尬的人,明明是他好吗!自己才二十,就多了个这么大的女儿....“咳咳。”还是杨咪,打破了两人的尴尬。也用咳嗽声,掩饰住了自己

  • 开荒辟地在线阅读校园暴力

    无聊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些不知好歹的人会找上门来,这天早上。唐青云还在教室里看着窗外发呆。南宫易的声音传来。“男神啊,有人要来找你们啦,真没有想到啊,上次南城的事竟然你们这些大哥大做的,人家找上门啦。”“你怎么知道?消息挺灵通啊,别在乎那么多,无视他们吧”“切,易哥我消息多得去了,你以为谁都想你一样人都

  • 绣佛在线阅读第九章

    药不然听后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随即略偏着头眯了下眼,露出一贯隐匿的狠决道“你说什么?”王定坤摇头晃脑的走了几步,怪笑道“当年叶三小姐射覆遐名,那是何等的威风啊,如今这点雕虫小技,也不算什么,但是若药二爷执意要辨,那就三小姐服药,药二爷掌眼吧,也好让小二爷仔细的辨、静心的辨。”说完猥琐一笑便一挥手示意

  • 小软糖第三章

    晚膳时分,桑采青和沈流年结伴同行,因这次签了一个大合同,又是两人联手促成,两人先派可信的人将签好的合同送回沈家,又欢喜的在青城最贵的酒楼里吃了一顿,直到沈渊派人来催,两人才醉醺醺的回去。整个沈家灯火阑珊,正堂上,沈家当家沈渊面无表情,身边坐着的沈家大夫人梁玉茹神色不安,时不时朝沈渊看看,又朝正门那里

  • 塔尖的蜜果在线阅读目标

    拜师之后,杜无缺任刀鬼骂骂咧咧,也一声不吭。毕竟,人家损失的九成灵魂力,虽然是被飞刀吸走的,但,飞刀又把这些灵魂力用来给自己洗筋伐髓的,总的来说,好处全让自己给占了。总不能连让人家抱怨两声都不让吧。半个小时后。刀鬼终于停止了抱怨,杜无缺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毕竟虽然刀鬼说的是‘破刀’‘烂刀’的,但是,

  • 天邪道子灵脉与灵力

    军装男人先是后退两步,周围结出一圈金色结界,紧接着一阵金属敲击的呼啸声响起,两股强大的力量碰撞,飓风刮起,使一旁的陈林溪等人迷了眼。过了好一会儿,飓风停止,陈林溪睁开眼睛,却看见金霄雪和军装男人面对面地站着,两人都停了手。经过刚才一阵大风,两人头发衣衫却丝毫不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转头再看黄

  • 全世界会异能第二章在线阅读

    全是太宰治的错,放了芥川龙之介的鸽子。可怜的小芥川等啊等,还是没有看见他家最最最亲爱的先生的踪影qwq。可怜的小芥川就想着他家最最最亲爱的先生会不会又是看到哪个地方后突然觉得这里的风景(?)很不错,就一声不响【并不是呀】地过去自.杀了吧。这种事可是太宰先生做得出来的,一点也不奇怪,真的。tvt………

  • 保镖法则第三章在线阅读

    谢绵回到酒馆,见老爷子没有醒转的样子,身体也无碍,决定等明天一早再叫醒老爷子,不然看窗外这徐徐日落,也不知怎么解释。只不过谢绵还是没躲过一顿拐。老爷子中气十足地举着拐杖,道:“臭小子,你真当我老糊涂了?还蒙我呢!想偷懒一日就把我放倒,你可真有本事!啊,真有本事!”“诶哟!您轻点儿……诶诶,这地儿前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