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地下城之无良奸商第3章在线阅读

2021/6/12 7:08:15 作者:程序小猿 来源:纵横中文网
地下城之无良奸商
地下城之无良奸商
作者:程序小猿来源:纵横中文网
穿越到地下城,没有力量和战斗技能如何生存?唯有超出常人的智慧以及对于金钱的渴望!斯顿雪域,万加族长,钝器万人敌。暗黑之城,精灵射手,雕弓如满月。格兰之森,牛头巨兽,巨斧碎人头。赫顿玛尔,一代奸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商之王道,可以窃国!

圣颜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她想要冷静下来,想要挺直腰板与这个高大的男人对视,可是骨子里一股股的冷意袭来,让她身子忍不住的往下倒,若不是方于征强拉着她,恐怕她已经瘫坐在泥水中了。

抬眼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容颜,圣颜眉头轻蹙,那双犹如星辰大海的双眸早已没了流光,充满了疲惫与血丝,唇周冒出一些青灰色的胡茬,曾经的人前娇子,霸道阔气的总裁为何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养女这般着急在意,怕是为了他方家的颜面与尊严,人言可畏,即使他方于征再手眼通天,也害怕流言蜚语,说他家养女命丧他车轮下,抹黑他在外的名声吧。

想到这里圣颜真为刘非柔感到不值,这就是你心心念的爱人啊,他这般虚情假意你知道吗?想到这里她忽然就不害怕了,猛的推开方于征,上挑的桃花眼怒视他,

“管你什么事,你是什么人?”抓起地上的泥狠狠的朝墓碑上扔去,“刘非柔这个贱人,死的好,活该!”

“啪”的一巴掌,方于征未动,却是她身后的保镖率先伸手打了她一巴掌,圣颜消瘦的小身材哪里是一个大男人的对手,被打的一个趔趄摔倒在泥水中,脸颊红肿,半天站不起来。

“你干什么,谁让你动她的!”方于征一脚踢倒黑衣保镖,黑色大伞也被风挂到在一边,一瞬间三人都狼狈至极。

“少爷,她毁坏大小姐的墓碑。”黑衣保镖被踹的猛退一大步,敢怒不敢言低头垂首恭敬的站在一边。

“闭嘴,小非看到会不高兴的。”方于征快速的拿起地上的伞撑在墓碑的上方,拿出手帕小心翼翼的抹掉墓碑上被糊上的泥巴,动作细腻小心,仿佛在擦拭一尊珍贵的宝物,擦拭结束,抽出一根烟点燃,随意的坐在墓碑的阶梯上,也不在意雨水的侵染,烟雾缭绕,顺着微风消逝在雨中,而方于征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坐在泥水里的圣颜,黑衣保镖慌忙拿出另一个伞撑在他的头上。

圣颜等身上的痛劲儿过去才狼狈的从地上站起来,浑身湿.透,脸颊又痛又肿,而现在的她只想离开,尽快的离开这个令她心寒作呕的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看方于征假惺惺的模样。刚走一步,肩头一沉,就看到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按在了她肩头。

“你认识小非?”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烟草的清香,圣颜忍不住扭开头咳嗽了几声。

她一向不喜欢闻烟草味,太呛人,以前因为喜欢方于征,她爱上了专属于他气息的烟草味儿混合饱满馥郁的木质芳香的香水味,总觉的那是属于男人的味道,犹如世间最烈的毒品,不需品尝,只需闻上一口便会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可是如今再闻到这种味道,她只觉得胸口闷涨,忍不住想吐。

“你是说刘非柔?啧……那个贱女孩?”翻着白眼,一副厌恶的模样彻底激怒了身后的男人,肩头上的手,猛然间加重力道,疼的圣颜眉头紧皱,猛吸一口凉气。

方于征嗤笑一声,伸手捏住她的脸颊,强迫她转过脸来,看着那双紧张却强装镇定的脸,“会好好说话吗?嗯?”语气中的威胁不言而喻。

圣颜防备的往后退一步,却被男人强迫的捏住脸颊往前扯动了一下,疼的她眼泪打转,以他方于征的身份地位,想要威胁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简直易如反掌,圣颜掂量半天,双眸一挤,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花落下来,打湿了方于征的手,脸颊上的手骤然一松,圣颜大哭大喊,“救命啊,欺负人了!”

方于征猛然间松开她,仿佛被泪珠灼伤的手指抽筋似得痛,扭头看着墓碑上笑意嫣嫣的女孩的照片,悻悻的再次抽出一根烟点上,低垂双眸看着圣颜,“你认识小非?”

圣颜低头心思转换,她必须赶快离开,今天真是倒霉,本来打算来看刘非柔最后一面就走,可是半路却被方于征碰见还与他发生了冲突,以至于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这个男人生前这么恨刘非柔,想必也不会听她一个陌生人在这里夸奖赞扬一个女孩的好,更何况刘非柔在他眼中也没有什么值得夸奖回忆的地方吧。

“刘非柔这个婊.子,生前坏事做尽,终于死了,想必高兴的人比悲伤的人多吧!”刘非柔尖酸刻薄的评价着死去的自己,看着墓碑上笑意嫣嫣的女孩,扭过头去,眼底氤氲着一丝丝的雾气,借着雨水的洗刷掩饰住情绪。

修长手指夹烟递向嘴唇的动作一顿,双眸危险的眯起警告圣颜一眼,扭头看向坟墓上的女孩,似乎在确认这样肮脏低俗的词汇会不会令她不高兴,可是照片上的神情依旧不变,只是在大雨的冲刷中显得那么遥远与雾气蔼蔼,随即男人眉眼低垂,再次伸手轻抚墓碑上的照片,语气中却森意然然,“再听到一句你诋毁小非的话,信不信我让你变成哑巴。”

圣颜肩头一缩,猛地后退一部,他这话倒是真的,方家生意能做大做强不光是方氏夫妇那乐善好施的名头支撑起来的,在见不得光的地方,也有这位京城太子爷的操作与阴狠手段,毕竟商业利益面前从来容不得弱者。可是她作为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她不会被一两句话吓到。

“刘非柔她……她当小三,抢我男朋友……。”圣颜竭尽的装成被抢走男朋友以后一个姑娘愤怒兼嫉妒的模样,强挺起胸脯,紧咬嘴唇,眼底有着与实际年龄不符的倔强与恼怒。

“她在大学勾搭我男朋友,她就是一个绿茶婊……。”

刘非柔你死的那么凄惨,我却还在背后诋毁你,这真是对一个□□已经死去的亡者最大的羞辱了吧,想到这里圣颜眼底一红,鼻头一酸,心里一股悲伤油然而生,浑身被雨水淋的湿.透,而那两把伞,一把被撑在坟墓上,一把被保镖拿着撑在方于征头上,刘非柔生前没有一把伞能为她遮风挡雨,她只知道下雨天别人急着找伞,而她急着奔跑!死后却得到了这样的殊荣,想起来真是可笑之极。

男人刀刻般的侧颜一紧,狠狠的吸一口烟,轻缓而克制的吐出口中的烟雾,声音带着一丝的疲惫与沙哑,“你是她朋友?”

圣颜嗤笑,“她抢我男友,我们是情敌,怎么会是朋友?”这人魔怔了不成,听不出好赖话吗?

男人夹烟的双手有一瞬间的颤抖,语气更轻,态度比刚才的狂狷收敛了很多,“你可以告诉我小非大学期间的事情吗?哪怕是……”哪怕是坏事也行,只要能让我听到关于她生前的一切。

圣颜心底的悲意更甚,人都死了也不在乎脸面了吗,现在连刘非柔以前做的那些羞耻难以开口的坏事在你这里都成了香饽饽了?还是你想听她以前做的那些肮脏勾当,借以抵消她葬送在你车轮下你心里的愧疚与不安,她忽而觉得浑身发冷,一句话也不想说,无力的对男人道,“对不起先生,我要回去了,回去太晚我妈妈会担心的。”

而坐在石阶上的男人慵懒的抬眼看她一眼,语气中带着笑意,说的话却让人如堕三尺冰窖,“知不知道你这种小姑娘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若是有心人对你想要做什么不可言说的坏事,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西装裤下包裹的修长的双腿一缩,方于征站起来朝眼底戒备不断后退的圣颜步步逼近。

“顶着一张这么漂亮的脸蛋孤身在这郊区墓地,啧啧,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伸手捏住她的下颌,粗糙的拇指摩挲着她白皙光滑的脸蛋,欣赏着她脸色的恐惧,方于征示意身后的保镖一眼,保镖会意,侧身挡住墓碑上照片的视线。

“你……你想干什么?”

圣颜心里大惊,自己真是大意了,她知道方于征一向是荤素不忌,生前她每周都能看到方于征领着不同的女人出入家里的豪宅,有成熟妩媚的大明星,还有泼辣漂亮的商场女强人,也有与她同龄清纯可爱的大学生,这人手段高,有魅力对女人又大方,多金多财,有大批的女人排队等着上他的床,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口味变了,对她这种病秧子也想下手。

“方先生不怕我事后找媒体朋友曝光你的所作所为,污浊你的名声吗?”语气中带着一丝颤意,牙齿开始打颤。

方于征眉头一挑,忽而靠近她的耳边,温热的气息撒入她的侧颈上,引起她一阵的颤栗,“你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谁?”抓住她的细腰把她往停车的地方推去,半恐吓半威胁道:“我怀疑你是商业间谍,不但损毁我未婚妻的墓地,还私下调查我,现在你跟我去警局。”

未婚妻?听到方于征的话,圣颜如遭雷劈,脸上仅存的血色尽数褪去,如同被按住暂停键的机械,呆立当场一动不动,一双眸子中满是错愕和难以置信,这个男人真是厚颜无耻,即使刘非柔死于非命他也不应该这么侮辱她,生前口口声声叫她妹妹,最后通过法律手段强硬的和她解除收养和被收养关系,她现在还记得当审判书下来的时候男人脸上释放的得意,如今逝者已逝,他却又说刘非柔是他未婚妻,世间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男人。

“未婚妻?刘非柔知道吗?”她语带嘲讽,满眼含泪斜视着男人脸色瞬间呆愣变冷的表情,趁他不注意一脚踩到他脚上,转身瞬间没入雨帘中,可惜她忽略了男人的反应力,刚一转身就把男人强硬的抱住死死的扣在怀里,靠近湿冷的怀里她居然听到男人跳的极快的心脏和触到他不明显的轻颤。

男人沙哑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哽咽和狠意,“怎么吓到了?若我是你,便会乖乖的回答我的话,否则若是被你母亲发现她女儿被人女干杀在郊区,想必会痛不欲生吧!”

好汉不吃眼前亏,圣颜顿了顿道,“我……我之前在学校见到过你的照片,刘非柔那个花痴整天的拿在手里看,后来我又在访谈杂志上见到过,所以就记得了。”像方于征这样成功人士,无论是电视上还是报刊杂志上都会出现他的身影,记得两年前他好被评为中国十大商业奇才之首,现在通讯网络这么发达,想要不认识他想必是一件难事。

身上的束缚一松,圣颜长舒一口气,懊悔自己一时逞口舌之快完全暴露了自己,差点被这个男人的强势吓倒。自己真是脑残,说话不经大脑,这一世她实在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和人的交集,看来还是得赶快走掉为好。

“小非……”说完的语气一哽,男人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欣喜,而后又带着一股难以逾越的悲凉与心疼,轻声轻语的继续问她,“小非经常提起我吗?”声音轻柔而带着一丝的小心翼翼,他怕声音太大吓到小非,生前这个女孩就胆小,平时和他说话都是轻言轻语,甚至都不敢和他对视一眼,想必死后她的魂魄也轻,经不起吓,连带这对圣颜也不再强势,稍微松开怀里的女孩安慰道

:“你别怕,小非在这里,她胆小不喜吵闹,只要你配合我,我保证不会伤你一分一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诸仙流在线阅读第8节

    “玄诚先生,真吾师也!”城隍双目睁开,神体凝实,散开的光影蓦地重归于身,就见他郑重起身,先是整理衣袍,紧接着一躬到地,长身而拜。卫轩愕然,这一拜不是寻常,而是大礼,这就有了半师之义,虽然不至于手足无措,却一时不知如何应对。难道就直接跟人家说,自己之前一番话只是随口说说?不怕被打?虽然这城隍觉得自己是

  • 我在铠甲世界里浪迹诸天在线阅读第2节

    系统刚说完,一股庞大的力量突然在公孙无名的身体内爆发出来,接着,公孙无名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皮肤明显变白了,身高变高了,身体变的强壮了好多,接着,额头上长出了一对黑色的角,原本黑色的眼珠变成了紫色,耳朵也变尖了,嘴里出现了四颗锋利的牙齿,双手的指甲也变长变尖,背后还出现了一对恶魔标配的蝙蝠翅膀。虽然

  • 武侠大主宰第五章

    “关于任务……解释一下吧。”芥川拖着极为疲乏的身体一瘸一拐地跟着太宰走进了平时训练用的废弃建筑物内,徒步爬了十多层楼梯以后身上的伤口再度撕裂开来,而体力也已接近透支。“那、那是因为……对方的数量太多了,在下……”“分给你用的人也不少吧……你又甩下他们一个人往前冲了,我说得对吗?”昏黄的光线透过窗户照

  • 武侠:作死狂魔令狐冲在线阅读第五节

    春天的阳光总是那么让人惬意,即便是建筑物和地面折射的光,都会让久居室内的人们有外出走走的念头。可邢哲并没有,他盘膝坐在厨房内一块相对干净些的地面上,搔首弄耳,一脑袋官司。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毕竟他知道的很少,刚才眼花缭乱的操作和奋勇,都是凭借之前经历的细节推导而出,甚至有些做法正确与否他也不确

  • 绝地求生之重生鸡神在线阅读第6章

    总的来说,写作是一件枯燥的事。尽管写作者从中获得的乐趣无可替代,但这乐趣抵消不掉枯燥。夏青体验过灵感突至,却没有体验过灵感突至而下笔如有神。不论灵感多么闪闪发光,她依然需要字斟句酌,谨慎写下每一句话。于是她唯有信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古老哲理,制定计划,埋头苦干。有时她一个人,有时有苏毅陪她。苏毅在时

  • [综]审神者自愿被神隐在线阅读第9章

    “唔,疼”川上未实是被疼醒的,一睁眼就看到拿着刀的男人带着一脸疯狂的笑容“醒了?我的睡美人儿”双手双脚分别被绳子紧紧地束(那个)缚住,只有头可以转动,阴暗的小屋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你到底想做什么?”她身体的各个地方都在痛,尤其是被刀划伤的地方,在她昏迷的时候,这个男人竟然将她另外一只胳膊也弄伤了,变

  • 女尊之彼岸情殇gl之一心一意(7)

    第7章她手里拿着一块古老的铜镜,她若有所思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现在的她比前世年轻许多,也比前世瘦些,重要的是眼睛也完好无损的在她的脸上。想起死前的背叛之痛、抠眼之痛……叶桑夏心中的恨慢慢的在燃烧。“大娘,堂姐起来了吗?”房间外,响起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好听到让人不起一丝的防备。叶桑夏听着这个声音,身

  • 星能术时代在线阅读第六节

    我简单说明来意后,墨风就差人把刑部两个新人接进来歇息,而我俩则坐在一起聊天,咳,探讨卷宗。说起来我竟然不知道墨风也是我燕唐的人,早知道就一起回来了。诶,我请假的时候他也没和我说过。墨风坐在我对面仔细翻看着卷宗,而主负责人我就坐在那喝他刚煮好的茶。“除了必要的清洁,屋内的摆设都没人动过,你现在要去看看

  • 星空主宰在线阅读第9节

    嘿嘿,庆祝国庆,今天继续请假一天,明天开始更新。

  • 乱世邪神在线阅读第六章

    “死可怕吗?”“死算得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了。”“为什么?”“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森幽的洞壁过廊里,传来某人的自言自语。“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颗小小的果实,成熟时果农来采摘,惟独留下这颗小小的果实,像一颗孤独的星星,等时间到了就变成流星,落在丰饶的土地上,然后渐渐腐烂,被大雪掩盖。可能它也想被谁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