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微信神器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6:46:57 作者:九刹风 来源:飞卢小说网
微信神器
微信神器
作者:九刹风来源:飞卢小说网
欢迎加入(九刹风)书友**,**聊号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简木床上,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昏迷不醒,面无血色,嘴唇发白。

少年有了些知觉,他头痛欲裂,想翻身起来,身体却没一处听使唤,连眼睛也感觉肿得睁不开,只好躺在床上,只觉得浑身剧痛,想说话又张不开嘴,口干舌燥,最令他痛苦的是,耳中嗡嗡作响,脑中一片空白,想稍微思考都不行。

过了良久,少年感觉疼痛稍微能够忍受,他缓缓挪动手指,但思维依旧混乱,什么都想不起来,就像自己刚刚出生。他越努力回忆,头就越疼,疼痛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少年隐约听见身边似乎有人,轻轻推了推他的身体,叫了他几声,却听不清叫什么。少年勉强微微睁开眼睛,他努力歪过头,从狭窄的眼缝中,看见一个矮胖的小伙子激动的表情,也不知道矮胖小伙喊了什么,瞬间少年的床边多了几人,男女老少都有,脸上或喜悦,或焦急,或紧张。

少年的耳鸣渐渐消去,身体也能稍微移动,矮胖小伙赶忙端来了一碗水,扶着少年坐起,少年一顿一顿地喝下,感觉身体有了些许力气,喉咙也总算清朗了许多。

“我……我……我在哪?”少年一脸茫然,这也是他最关心的。

矮胖小伙看他能说话了,先是一喜,随即又发起了愁,刚要开口,身后转出一位老者,老者拍了拍小伙肩膀,小伙立刻让开。

“好孩子,你回家了。”老人微笑,眼角挤满了鱼尾纹,虽是一头银发却不稀少,红润的面色比起年轻人也不遑多让。老人挨近少年,用手轻抚着他的头发,少年感到一股热流渗透进头发的每个毛孔,十分受用。

少年顿时清醒了不少,但内心却感到更加茫然,因为他头脑中的记忆好似被生生挖走了一般,眼前的人、事、物无比陌生,这要是自己的家,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呢?少年努力回忆,但越回忆头就越痛,耳鸣也越严重,而心里也就越焦急难受,少年只觉有泰山似的压力将他的身子越压越难以呼吸,胸前的气闷变得让自己喘不上气,本来费力才睁开的眼睛又只能合上,脑袋“嗡”地一声,再没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又有了知觉,他缓缓睁开双眼,这次他发现自己是侧身躺着,似乎有人刚给他擦拭过后背,背部清爽凉快。少年侧身刚好面向门口,门正虚掩着,透过缝隙,少年注意到门的背后似乎有一双眼睛在偷窥自己,他努力望去,门后果真有个人,但从身高来看应该是个小孩,正当少年好奇思忖的时候,门被挤开,一个女孩趔趄前扑。

“思思,坛主再三吩咐,叫你别打扰书慧休息,你怎么又跑过来了?”矮胖小伙端着一小盆水,三步并作两步迈入房中。

“我就是想看看他醒没醒……”女孩小声嘀咕。

少年仔细看去,这女孩十四五岁上下,两个朝天发髻,面庞白皙,五官精致可爱,干干净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双大大的眼睛,总是在好奇地观察着四周。她手脚纤细,举止柔弱,跟第一次醒来见到的那些人感觉完全不同,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这里哪是你玩耍的……”小伙子放下水盆,扶起女孩,将她拉到门外,转身发现少年已经醒了。

“书慧,你终于醒了啊,这次你别胡思乱想了,不然又该晕过去了。”矮胖小伙满脸堆笑,本来圆润的脸上笑起来堆满了褶,活像个大包子,“你等着,我去叫坛主过来。”

“等一下……”少年勉强开口,叫住小伙子,“你叫我书慧?我叫书慧吗?”

小伙子一愣,随即说道:“对,你叫明书慧,这些日子你病得严重,连发了半个月的烧,到现在烧还没退,脑袋很糊涂是不是?”

明书慧挪了挪身子,又要皱起眉头思索。

“明大公子,你可别想了,你这病刚见好,劳神的事情放一放,以后有的是时间,我去叫坛主,你静下心等等。”小伙说完转身一溜烟跑了出去。门外的思思探头看了看明书慧,发现明书慧也向这边看过来,吓得她转身跑了。

明书慧之前因为使劲回忆,使自己头疼昏倒,他此时也小心起来,不敢多想,只是反复琢磨——自己生病才失忆,看来最近一段时间不能勉强用脑了。他只好躺在床上观察起房间,房间内布置简单,物品摆放一目了然,却一应俱全,自己躺的是一张简木单人床,床上除了枕头和身上的薄被再没其他东西,连床边也没半点装饰,不远处一张木桌一把木椅,桌上是些日常杂物。

没一会儿,一位老者推门而入,明书慧认出这老者正是之前和自己说过话的那人。

“好孩子,头还疼不疼?”老者关切地问道,明书慧缓缓地摇了摇头,老者才放心继续说,“你急火攻心,昏了十天,好不容易醒了,却又昏过去,这一昏又是五天,这几天也多亏你封师兄照看……”老者转向矮胖小伙,冲他点点头示意,小伙子还是满脸堆笑,“你可别再胡思乱想了,不然可对身体大大的不好啊。”

急火攻心?封师兄?明书慧脑中一点印象也没有,口中只能应承道:“多谢您和封师兄照顾,可您我该怎么称呼……”

明书慧动动身体想坐起来,封师兄赶忙过来搀扶着他坐在床沿,但腿脚因为多日没有行动,麻木得很,封师兄将他腿又挪回床上,让他能舒服地倚着。老者皱起了眉,身子向前倾过来,手轻轻握住明书慧的手,小心地问:“你真不记得了?”

明书慧又摇了摇头。

老者盯着明书慧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缓缓地说:“孩子,我是你的爷爷,你叫明书慧,我叫明朗,这里就是西武坛,也是你的家,我是西武坛的坛主。”爷爷明朗介绍道,但脸上依旧愁眉不展,“不过没关系,待身体痊愈,才可用脑思考,这段时间你好好调理,别胡思乱想。”

明书慧又在脑中搜索这“明朗”“西武坛”,但一无所获。

“别想了。”明朗打断了他的思索,“我请医生看过了,说你要以静养为主,其余事情,交给你封师兄就行。”说着起身,跟封师兄嘱咐了几句便转身要走。

只见老者身影,背挺得很直,完全不像一个当爷爷人的身材,身姿甚至如军人般挺拔,他皮肤黝黑但不粗糙,身穿一件灰色麻布马褂,脚上一双简单的白色布鞋,一身打扮干净利落。明书慧虽心下一片茫然,但也隐隐察觉到,眼前的爷爷肯定不是普通人,西武坛也不是普通的地方。

“爷……爷爷”明书慧缓缓说道,“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您?”明书慧得知眼前这位老者是自己的亲人,不觉对他产生了些依赖。

明朗微笑道:“你尽管养病,这几天我都没事,你要是想找我随时叫封师兄喊我,不过,你当前最重要的,就多多静养,以后还有时间。”明朗说着匆匆离开。

“哦,对了。”明朗在门前站住转身,“想不起来的事,也别使劲想。”

“好的,爷爷您慢走。”说完明书慧又躺回床上,在明朗出去关门的瞬间,明书慧看见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多了些愁苦。

自打清醒以后,明书慧大多数的时间都用来回忆,虽然想一会儿就要头疼,但他脾气倔强,有时头疼了也要继续想,直到想得头脑发胀胸口发闷,才不得不停下来。头疼不是明书慧最烦的,他最烦的是脑中空白一片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让他抓狂,每次努力回忆都徒劳无功,这让他抓狂的同时,更感到十分失落。

每天明书慧见得最多就是封师兄,封师兄年纪大概二十上下,是武坛里的大师兄,叫封书义,他不光照顾明书慧,所有武坛内的大大小小事物都需要他来处理,俨然是个繁忙的管家。每次明书慧见到封书义,就抓他问个不停,而每次他都是笑笑不答或者岔开话题,明书慧以为封师兄是为了不让自己又胡思乱想影响身体,才故意不说,也就知趣不问了,但这无疑又给自己的迷茫增添了疑惑。

过了几日,明书慧身体的剧痛减轻了许多,已经可以短暂下地走动,但范围仅限于自己的房间,因为走远了腿脚不太灵便,体力也跟不上。但令他奇怪的是,其他部位已经能行动,就是胸口依然闷得厉害,仿佛一直有一块大石头压着,但解开衣服却找不到任何淤青红肿,他问过封书义,封书义说可能是因为躺的时间太久,气血不畅,他想了想,也就不太在意。

除了封书义,明书慧的姑姑明筱晴也经常来探视他,每次来都会带来可口的糕点,明书慧虽然印象里完全记不得这位姑姑,但她每次来都会让明书慧感到很亲切。

思思也会每天来看明书慧,不过都是趁大家都不在的时候。思思见明书慧醒来,非常开心,因为武坛里每个人都很繁忙,只有思思似乎每天都没事做,就总会偷偷跑来找明书慧说话。明书慧还了解到,思思叫欧阳书思,居然也是武坛的弟子,但身为最小的弟子,却不像其他人一样刻苦练功,师父也不会管教她,这让她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到处闲逛,也有时间来找明书慧玩耍聊天,这让明书慧躺在床上无聊的日子多了几分乐趣。

又过了数日,明书慧除了胸闷依旧,其他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虽然浑身无力,但已经行动自如。这时思思偶尔会趁大家没发现,带着明书慧在武坛四处“参观”,明书慧这时才知道,别看自己的房间很小,但这个叫“西武坛”的地方可太大了。

武坛外看去是一间武馆,正门前是十米见方宽敞的院子,院内水泥地面上扎满了石墩木桩假人等各式练武器械,往里面走,是五米有余高的正门,大门上端悬挂“释龙会”的匾额,进了门更加宽敞,室内依旧水泥砖铺地,地面每隔两米半就会有一红色标记,是日常学员练武位置的标记点,学员在耍完一套招式之后,如果没找回红点,是要被罚的。室内没有过多装饰,只在正对门口的大堂深处,摆着一张红木方桌和两把太师椅,后面一扇大大的屏风,屏风上画着一条腾云驾雾的巨龙,上书“龙啸九天”四个大字,十分气派,这桌椅是日常师父教学时休息喝茶的地方,角落三个武器架并作一排,上面倒插着各种兵器。学员上课时,宽阔的大堂十分热闹,里面挤满了人,甚至有些人被迫站到院子里练武,而明书慧喜欢热闹,他总是在人最多的时候,跟思思搬着小椅子,坐在侧门门后偷看。

后来他们偷看被教练发现了几次,也就不好意思再躲后面了。但思思办法多,她拉着明书慧,在释龙会练武之前就溜进大堂里,他们将大堂正中的屏风两侧向后稍微挪动一点,藏身在后面,刚好能把身体全部挡住,这里基本不会被人发现。

从大堂的侧门进去是一段长长的楼梯,二三楼分别是办公室和武师休息区,地下是一层仓库,而再往里走,有一扇大门,这扇门如同一面镜子,隔出了这间大房子的两个镜像,门里和门外结构布置完全相同。

据思思介绍,这个西武坛分为内坛和外坛,外坛挂着武馆的招牌,和其他正常的商业武馆一模一样,招收一些小孩子或武术爱好者,教的都是正统的强身健体的武功招式,练功的器械一应俱全,学员很多,每天门庭若市。

而内坛就是明书慧生活的地方,相较于外坛显得冷冷清清,日常走动的人也不少,但大家互相很少说话,走路形同鬼魅,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房间内的练功器械和外坛差别很大,有的摆了个大缸,有的悬着几条绳子,有的干脆连床都没有。内坛的人除了一些日常活动,一般的时候大家都在自己的房间内,有的甚至直接消失几天。

因为养伤期间无聊,爷爷也不让明书慧出门走动,所以明书慧只能抓着封书义和思思聊天,思思年龄小见识少,很多事都不懂,而封书义很多事则回答的含含糊糊,但只有武功方面的事,他都会有问必答,偶尔也会教明书慧一些心法。

明书慧很纳闷,自己的爷爷是坛主,那自己的父母又是谁呢?自己以前按理说应该会武功,但为什么失忆会把武功也忘得一干二净?明书慧也问过爷爷明朗,明朗推脱等他身体再好些,这些事再说,明书慧只好作罢,但这并没有消除他的好奇心,反而更刺激了他。

明书慧每天都更加留意起身边的事物,一连几天的观察都没什么特别,只是发现,内坛的人除了爷爷转门指派任务,其余时间几乎都不怎么出门,而爷爷自己却几乎每天都会出去一段时间,或早或晚,但每次都会在晚饭前回来。晚饭过后,他就召集内坛的小辈的弟子,来自己的房间指导练功,当然,门是关上的,具体在爷爷房间怎么练功也无从得知。

一日,明书慧在自己房间练习封书义教的呼吸吐纳,不觉已经半夜,由于晚饭吃得少,这时已经腹内空空。他翻下床开门,想到地下室的储藏间内冰箱里找点吃的。

当明书慧溜到走廊,准备拐进楼梯的时候,他发现封师兄、思思和其他几个师兄弟正站在明朗门前,几个人都统一穿着轻便的武服,正默默肃立,似乎在等着明朗出来,并没有发现明书慧。明书慧觉得要有事发生,就溜到走廊的另一侧,躲在一个矮柜子后偷看。没过多久,明朗从屋内走出,平时一身马褂的老人今天穿了一套灰色中山装,似乎有正式的场合需要参加。

明书慧发现明朗走在前面,带领众人要去内坛的大堂,他赶忙悄声先一步蹿到大堂,因为内外坛布置一样,内坛大堂也有一个大屏风,不过屏风上面什么都没画,单调了许多,明书慧赶忙躲在后面,拉好屏风,然后借着中间夹缝,刚好可以窥视整个大堂。

明书慧藏好,众人就都来到了大堂,明朗居中坐在太师椅上,身后两侧分别是姑姑明筱晴和姑父杨仲平,虽然已是深夜,但明筱晴依旧打扮得光彩夺目,同样是身着武服,但她秀发如瀑,衬托着窈窕的身材,俏生生地站在一旁,明书慧第一次看姑姑这身打扮,即使躲在屏风后只能看到背影,也不禁被她吸引,而一旁的杨仲平却如石像一般,站定后绝不肯动一下,显得寒冷如冰。下面两侧分立西武坛小辈的八名弟子,左侧为首的是封书义,而欧阳书思则站在右侧最末。

“请帮主们都进来吧。”明朗语气平淡略带疲惫,但声音却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内,即使相隔几十米的门外,也如耳语一般,这着实吓了明书慧一跳。

内外坛之间的门缓缓打开,鱼贯进入九个人,九个人长相打扮各异,却都迈着统一的步伐,恭敬地低头进入,站作一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王者霸道在线阅读第七节

    “看来大家都知道这个关系不一般的梗啊。”主持人笑着问台下的观影团。众人哈哈大笑:“知道!”苏河侧头看了郝可,发现他耳尖薄红,娃娃脸上的冷淡都有些撑不住了。叶行舟笑着接过话,语调一如既往的温和舒服:“其实我跟所有学员关系都不一般。”主持人:“哦?怎么说?”“我与他们现在是一种很奇妙的师生关系,因为表演

  • 步战无凡好哥哥登場!

    第三章好哥哥登场!自从遇虚事件后,芊叶充分认识到自己力量的弱小,只是对付一个下级虚,竟然让她耗尽了力量,休息三天才恢复过来。要知道芊叶可是为漫神打工的人,将来的任务中一定会有许多任务是需要与力量强大的人类或非人类打交道。如果力量不够强大的话,别说是完成任务,恐怕连怎么死都不知道。这个身体虽然是漫神为

  • 谐星之彻底绝望

    H国。一座古老的教堂里坐着一个身着白色礼服的年轻男子。他白皙的皮肤,五官精致,眉头深锁,双目紧闭轻轻的靠在教堂中央第一排的位置上。龙可逸静静的坐着,回想起昨天被自己二哥一个电话叫走的男人,什么“对不起小逸,我有点事需要回国一趟,等我回来。”,唇边露出一抹讽刺,不就是那人出了点小车祸腿骨折了么,以为他

  • 千千心结绝世美人

    那是薇薇拉从来没看过的景色。不光薇薇拉没看过,现世里绝大多数的人都没见过。那常年覆盖天空的厚重云层,是生命的绝对禁区,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文明造物都不允许涉足云层。也只有赛博人能够凭借天空之城——利维坦飞到云层之上,除此之外,就只有精灵族的王女——神之女住在云层上方。可此时,白云都被两个人踩在脚下,绿色

  • 针尖怼麦芒第一章在线阅读

    “你俩都给我去操场上罚站!”炎黄中学校长冲着办公室里站着的俩穿着校服的大高个子男生拍桌子怒吼。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都随着暴怒的表情滑了下来,又颇为慌张的推了上去。这一幕有些滑稽,俩大高个男孩都没忍住笑出了声。“笑什么笑!还有脸笑!现在就出去给我站着!叫你们一个个不学好,学什么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你们都高

  • 无烦恼、无伤害在线阅读第五章

    关棠棠立马缩在护士姐姐身后,“不,我不跟你们走,我不跟你们走!”关棠棠有些惊讶任量才头顶上的数值竟然是-50?他竟然比王乐梅还喜欢自己?这是怎么回事?“系统,你出厂的时候质检了吗?”“宿主,我们JJ星球所有系统的质量都是值得信赖的,任量才喜欢你,那是因为你值两千万,并不是因为你美丽又可爱!”因为已经

  • 力荐河山第二章在线阅读

    朱雀街上,小小的一个刺杀波澜似乎已经过去了,隐藏在光明下的黑暗又一次被热闹与喧嚣隐瞒。在这嘈杂纷乱的人群中,那个黑发的少年便格外的引人注。一身新月白的锦袍裁剪合体,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身姿清癯挺立却又带着些许颓弱,行动轻缓,如芝兰玉树,冰壶秋月,说不出的尊贵高雅,

  • [综英美]没有黎明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那个废物“水云烟那个废物去哪里了!找半天也找不到。”安静的树林响起一道声音,把四周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来。“你找她干嘛,一起组队历练啊?”“呸就她,老娘可瞧不上。”起先问话的姑娘夏千金鄙夷地说道。“那你找她干嘛?”夏千金:“包袱在她那,要不然找那头笨猪干嘛!”其他三人也叫起来:“我的也在她那里

  • 婚久情已深在线阅读又见面了

    金陵城的林家是真正意义上的传承之家,起源要追溯到上个朝代,靠着世世代代累积起来的名声与不断推陈出新的手艺,愣是挺了好几百年,至今为止依旧混的风生水起。可谓家喻户晓,与金陵十三钗齐名的存在。这天,古朴幽静的金家祖宗老宅里,江浸月正抱着人家不知道几百岁的石柱子,鬼哭狼嚎。“不——!纳妾!续弦!不纳妾我就

  • 萌宝攻略:拒签总裁爹地之赤炎流沙(3)

    经过一番讨论蓝心韵走赤炎流沙的时间定在了三日之后,众人都有种期待和惋惜,期待是因为青蓝海阁已经几百年没有人走过赤炎流沙了,惋惜则是因为都知道这位前妖王是个何等废物,这不就是送死嘛。在第二日曼臻命他的贴身婢女青竹转告她一句话“别死的太早。”还送了一个锦盒给她。蓝心韵听完顺手接过锦盒里面一股清凉的感觉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