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钢铁直男究竟是薛定谔的钢铁还是正儿八经的直丹田受损

2021/6/11 17:19:04 作者:弦鱼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钢铁直男究竟是薛定谔的钢铁还是正儿八经的直
钢铁直男究竟是薛定谔的钢铁还是正儿八经的直
作者:弦鱼鱼来源:晋江文学城
勉强算游戏白痴的小姐姐为了追男神入坑王者荣耀结果意外获得了一只钢铁直男国服小老虎的轻松故事。第二人称文。

章002 丹田受损

上午办完了所有的手续,吃过午饭,金鳞在学校里转了一圈。高陵市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大学,面积非常之大,学校内有四五条公交线路。游览了一圈,金鳞不住的感叹,上大学真好,至少还有这么多青春靓丽的美女饱眼福。金鳞坐着公交车在图书馆下车,他刚刚来到这个新的社会,需要对这个社会进行一个全面的了解。好在金鳞附身到的这个身体还保留着他原有的部分记忆,这让金鳞省了不少麻烦。

金鳞在图书馆一呆就是一下午,从各个方面把这个社会了解了一下。晚上吃完饭,金鳞琢磨着试着休息一下自己的修真功法。在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金鳞并没有发现任何和修真者相关的内容,不过金鳞相信他们肯定隐藏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毕竟这一类人基本上不会再普通人的生活中显露。这也是修真界自古以来的约定俗成的规矩。

离开图书馆,吃了点饭,回到宿舍。金鳞一进门就看到桌子上的一张纸条,上边写着一句话:不该你拿的东西最好交出来,不然后果自负。

金鳞顿时警觉起来,在宿舍及周围查看了一圈,并没有可疑人,才放下心来。金鳞想起上午跟踪自己的奔驰车,难道是他们?他们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威胁自己?实在想不通,金鳞索性坐在床上打坐。

金鳞闭上眼睛,屏息凝视,认真感受着丹田内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真气游动。金鳞大喜,看来经过十世的投胎,不仅对孟婆汤产生了免疫,而且十世之前的功法也有所保留,并没有在轮回道中全部丢失。金鳞兴奋地试着催动真气在丹田内游动,突然,一阵冷不丁的刺痛从小腹扩散到全身。

啊!

金鳞痛的惨叫一声,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他捂着肚子从床上跌落下来,整个人都因为剧痛蜷缩起来。他面上青筋暴起,整张脸都因为剧痛扭曲变色,牙齿都快咬碎了。剧痛持续了几分钟才缓缓地散去了,此时的金鳞身体虚脱,一点力气都没有。

金鳞逐渐恢复了意识,回想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他断定一定是在轮回道中投胎的时候丹田受到了破损。可是,这具身体是健康的啊!金鳞想不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的丹田此时已经损坏,不能修习真气,除非找到滋养的办法!

该怎么办?刚投胎就被陌生人跟踪威胁,此刻丹田受损,该怎么应对?必须想点办法,不能坐以待毙。

金鳞从地上爬起来,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水,又吃了一点东西才稍稍恢复了元气。他现在不敢轻举妄动去运行丹田真气,以免丹田完全破损,那样就回天无力了。

金鳞前十世,对于武学的追求几乎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他深知只有变成强者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现在,丹田受损让金鳞精神大挫,有点郁郁寡欢起来!

“妈蛋,阎王爷害死我了!”

金鳞在心里咒骂着没有一点兄弟情义的阎王爷,第一天投胎就发生了这种事情,金鳞也算是服气了。金鳞体力恢复了一些,抬头一瞧,今天晚上的月光非常明亮,索性出去走走,兴许还能遇到漂亮的妹子。想到这里,金鳞释怀了一点,收拾了一下,屁颠屁颠出了门。金鳞离开宿舍,来到了操场上,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在此幽会的学生也都纷纷回去了。操场上显得非常空旷!

金鳞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前面传来了两个人的说话声。金鳞循声望去,在黑暗中,他似乎看到了篮球框下有两个人。就在金鳞以为这俩货是来此约会的学生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的话引起了他的兴趣!

“……大家都这么说,阴阳玉在你手中!”

听到“阴阳玉”这三个字,金鳞整个人一惊,他记得,在他第八世投胎到了闯王李自成身边做了一个侍卫,当年李自成不敌女真人从北京逃走的时候,掳走了皇宫内大量宝物,以至于之后宝物的去向成为了千古之谜。金鳞记得清清楚楚,当年其中一批宝物就是他在李自成授意下亲手埋藏的,可惜的是后来被另外一个侍卫砍伤,他逃到一处偏僻小山村,被一个农家女救了,日久生情,后来啪的时候,伤口撕裂,一命呜呼。回想往事,还真是衰啊。

在那一批宝物中,金鳞看到过一块环形的玉,看起来有一种神秘的感觉,当时他作为一个小小的侍卫,不敢动什么歪心眼,所以就没有太在意。刚才听到篮球框下面其中一个人提到那三个字,金鳞猛地一震,眼前出现了那块奇怪的环形玉,玉的内侧明明白白的刻着“阴阳玉”这三个字。

金鳞屏住呼吸,猫在旁边的花丛里听着那两个人的对话,才知道原来那俩人竟然是修真者。其中一个人向另外一个被称作陈教授的所要阴阳玉,而那个陈教授否认玉佩在他手中。两个人言语不和,竟然打了起来。

那人大喝一声,嘴里念了一连串奇怪的咒语类的东西,金鳞忽然发觉眼前仿佛出现了什么东西挡在了自己眼前。金鳞想要伸手去试探,余光瞥见了草丛里一条蚂蚱向前一蹦,瞬间化成了一道青烟儿!金鳞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道侥幸,同时念了几句阿弥陀佛算是为蚂蚱兄超度吧!

金鳞把头低了下去,只露出一双眼睛观察着那边两个人大战。那人手中拿着一把直尺似的武器,口中不断念念有词。而被称为陈教授的一直在那人两米范围内转着圈子,仿佛在抵抗那个人直尺中冒出来的神奇力量。战斗持续了十几分钟,然而身在那个奇怪屏障外围的金鳞却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才得知原来这个屏障起到了屏蔽作用,避免被外人发觉。又过了十来分钟,那个陈教授虚晃一招,找准机会将那个拿着直尺的人击退几米。

拿直尺的人口中吐出鲜血,说了一声:“下次可就不会这么便宜你了!”说完,纵身一跃,消失在草场的墙外。那人走后,陈教授似乎体力不支,瘫倒在篮球框下,久久才起身离去。陈教授走后,金鳞摘了一片叶子往前一扔,见屏障也消失了,于是走到篮球框那里,心脏通通直跳个不停。想不到,第一天投胎就遇上了两个这么厉害的修真者大战,从刚才二人战斗场面推测,至少都是战将级别的高手。

惊讶的同时也伴随着一丝丝兴奋,对于修真武学非常痴迷的金鳞渴望遇见高手,不过眼下先得把受损的丹田修复了才行。不然,面对青春逼人的娇花,岂不是只能看?

“阴阳玉?嗯,就是你了!”

第二天早晨第二讲课就是金鳞的体育课。他现在其实是为另外一个请假的老师代课,主要教的是近身防御。选修了这门课的大部分都是大二的学生,男生偏多,不过还是有几个身材样貌都非常好的女生。

到了上课的时间,金鳞先做自我介绍,扫视了一下全体同学,发现了其中有一个穿着西装的男生,竟然就是昨天李主任殷勤接待的那辆奔驰车上下来的男生。看来这家伙是那个什么首富的儿子!金鳞本来不想第一天就和同学产生什么不愉快,可是那家伙竟然穿着西装来上体育课?你以为这是露天相亲大会吗?

“那个,以后上体育课,请同学们都换上运动服啊!好了,先热身!”

同学中有几个男生露出不屑的神色,那个穿西装的男生压根就像没听见似的。接下来做热身的时候,他也是站在原地,竟然还掏出香烟抽了起来,旁边有两个人连忙点火。金鳞对此没有说啥,毕竟第一天来,很多事情很多人都不了解,等了解了之后,一个个在收拾也不迟!

金鳞懒得搭理他,先热身,然后教了几个简单动作,就到了中间休息时间,大家伙上厕所的上厕所,喝水的喝水。金鳞站在一边喝了口水,看到那个西装男子身边围了好几个人献殷勤,甚至还有女生上前主动搭讪。金鳞不屑,扭头一瞧,发现了昨天排队领东西的时候站在自己身前的那个学生,他正拿着笔记本坐在草地上噼啦啪啦敲着。

金鳞走了过去,只见那个同学的电脑屏幕上全都是复杂的代码,金鳞昨天在图书馆也了解了一下,知道他这是在编程序。

“这么好学,上体育课还不忘带着电脑?”金鳞说道。

“那是,我正在给一个公司编一个复杂的监控程序,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所以必须努力!”那个学生抬头看了一眼金鳞,“诶,是你啊,老师!”他认出了金鳞。

那个学生继续编着代码,过了一会儿发现老师还站在他边上,随口问道:“老师,你有啥事?”

“哦,没事,我想问一下,那边那个人是谁啊?”

那个学生抬头看了一眼,“哦,他呀,就是昨天你问我的那个首富的儿子,叫陈景琰。很嚣张是吧,嘿嘿,这样的人别招惹就是了!他和一般的富家子弟不太一样,平时很低调,学习也不错,据说还会功夫啥的,好像还加入了一个什么团体!”学生滔滔不绝的说着,金鳞只是随口问了一下,他却几乎把陈景琰的老底抖搂出来。

“你好像对他很了解啊!”

“嘿嘿,老师,你可以去打听打听,高陵大学有谁不认识我‘百晓生’刘天。这个学校里的事儿,没有我百晓生不知道的!”说着话,他拍了拍他的电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听他这么一说,金鳞回想起昨天那两个人打斗的场景,其中有一个被称作陈教授的。金鳞咳嗽一声,问道:“你知道学校有一个陈教授吗?”

“陈教授?学校里的陈教授可多了去了你说的是计算机学院的,还是工程系的,还是冶金学院的,还是中药系的?是男滴还是女滴?”

金鳞一看有门儿,于是把那个陈教授大概的容貌描述了一下,“认识吗?”

“嗨,陈教授啊,中药系的,在学校那可是大名人。在中药上获得了好几个国家发明专利,而且还是高陵市最大的制药产业华强药业的特聘专家!”

“哦?是吗?”

金鳞琢磨着,下意识的摸索着手指上带着的那枚奇怪的戒指,站起身来看看表,已经上课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宿敌儿子看上了怎么破在线阅读第7章

    一而再,再而三,世界每一天果然都是不同的,昨天多了个小喜鹊做伙伴,今天多了个唐岚因做伙伴,三人一狐的阵容真是强大无比。我蹦蹦跳跳的跟在他们后面开始胡思乱想。话说,两女两男,是经典的游戏配对法,可是,如果这是游戏的话谁是男一呢?谁又是我的男一呢?我希望是孟中泠,可是小喜鹊怎么办呢?如果不是孟中泠,难道

  • 香辣灌汤包之第四章

    沈翀本以为自己换了张床榻会睡不习惯,但大婚的疲惫让她几乎是躺在床上便昏睡过去了。次日清晨,她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的,勉强地睁开自己的大眼睛,就看见一张放大了的俊脸在她眼前,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萧祉珄刚爬上床,还没来得及看自己小媳妇儿恬静的睡颜就把人吵醒了,眼看着这人要叫,世子爷赶紧把沈翀嘴捂了

  • 不朽之争在线阅读第5节

    前头的官德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少爷,追女孩子要温柔一点儿,你刚才太凶了。”於天昊一个冷冷的眼神甩过去,一本正经的吐槽,“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还是处男,你哪来的脸教我泡妞?”官德,“……”眼见着那小丫头就要跑出自己的视线范围,男人推开车门,大步流星的追过去。男人腿长步子大,几步追上了小丫头,长臂一伸,

  • 重生七零之军嫂当家在线阅读比剑

    “肃静!”一片嘈杂中,安锦华高声道,“现在,上次比剑中倒数八名的弟子到大殿中央,两两对决比剑!”弟子们默默集中、抽签分组。而巧合的是,青阳和曾经的同门杨洪分到一组,青夕则和李威的弟子吴昌分到一组。杨洪曾是孟亦觉门下弟子。在原师尊功废病倒后,他跟着孟昭拜入了安锦华的门下。此时孟昭拍拍他的肩膀,附耳道:

  • 英雄联盟之王者气度在线阅读第九节

    周边众人见状纷纷惊呼着后退。华城一把将丽苏护在身后,往前迈了一步抬声道“司马师姐年幼不懂事,在下一直听师父说冠帮主胸怀宽广,且十分海量,如果帮主不嫌弃,今晚在下做东,不知帮主可否赏脸?”华城这话说的已经很清楚:她是司马掌门的千金,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是堂堂帮主,没必要跟晚辈计较落下心胸狭窄的恶名;司马

  • 大唐:我成了女装大佬在线阅读第六章

    “姜老爷子,夜夜的伤我一定会治好的。”突然成了“神医”的景离一脸平静,还煞有其事地道。姜夜穿越过来七天,有六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倒是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这些时间里,她好好地探查了一番前身留给她的记忆。这里被称为轩辕大陆,除了东云国这个国家以外,还有好几个国力和东云相当的国家。这个世界的少年少女们会在

  • 大唐:别闹,我只想安静种田在线阅读第8节

    悟空以原来的模样回部落后,不止一次观察幽蓝柳,但是幽蓝柳始终没有从沉睡中苏醒。一夜过去,流贼并没有来。两夜,三夜……悟空有点坐不住了,本来想着这几天在部落里守着,等流贼上门,好一波给全端了,可是他们就是不来。悟空都开始有点后悔,放那几个人回去了。第四夜,悟空站在房顶,始终没有察觉到任何一点的异常。第

  • 女明星们的按摩师在线阅读第4节

    这年五月,林黛玉收到家书启程返回扬州。七月,林如海欣喜于女儿的归家身体日渐起色。又一年五月,林如海身体急转直下,林家两位姑娘轮流侍奉于床前。京城荣国府闻讯,遣贾琏并王熙凤夫妇一同赶往扬州。六月,林如海病逝。此时,贾琏夫妇尚在路上。荣国府的人没到,林黛可就没让人对外发丧。超度的和尚道士却已经请到,灵堂

  • 东方友邻乡丐帮内乱

    系统马上提示道:柳絮轻飞——慕容世家的独门轻功,可以媲美凌波微步!从松鹤楼到城外小树林总共十多里地,三人各自施展绝学,片刻之间便同时到达!只是段誉因为练习的凌波微步尚不熟练,所以到了地方之后根本就停不下来;摔了一个跟头之后才算是停了下来。三人一见如故拼完酒量拼轻功,实在是畅快淋漓。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

  • 将军夫人心狠手辣在线阅读第9节

    学院的废材,竟然一个巴掌竟然将低年级学员霸王扇晕了。扇的可是杜汉山,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胆量,自己是不敢的,这力道显然也是自己做不到的。疯子的举动一向异于常人,发起疯来那力道可是极其吓人的。悍不畏死、不知死活的疯子,自己是不敢惹的。两百多名学员慌了,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罗子骑满面悲哀,大声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