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不想当演员的科学家不是好巫师在线阅读妖怪

2021/6/11 19:16:47 作者:魔日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想当演员的科学家不是好巫师
不想当演员的科学家不是好巫师
作者:魔日娜来源:晋江文学城
杰米尼·马尔福:“作为一个半路上车的双胞胎,除了脸,我们就没有相同的地方!呃……小的来说,我喜欢看书、写作、唱唱歌,立志成为一个文(中)艺(二)青年,而我的孪生哥哥则喜欢打球、装逼、怼波特,立志成为有(拼)为(爹)青年;大的来说,我想,等我们都三十多岁了,他估计已经变成了一个秃顶的中年大叔,而我还会拥有一头茂密的金发(笑)。”德拉科·马尔福:“孪生兄弟?不存在的。我只有两个敌人,一个外部敌人——圣人波特,一个内部敌人——蠢货杰米!”————————————————————————————————

就这么愣神的一瞬功夫,顾玺已经失去了晕倒的先机。

他只得头皮发麻地跟地上这只半大的兔子人畜四目相对,哦不,是人妖四目相对。

那兔子仅凭两条后腿站着,直起身来,拍了拍屁股毛上沾着的锅灰。顾玺下意识后退一步,心里无来由想到:接下去该不会是开口说话了吧……

果不其然,丝毫没有辜负顾玺的预判,那兔子张嘴便道:“看你人个子小,胆子倒是要大得多嘛。”

顾玺双腿一软,“扑通”一下跌坐在地上,刚刚好视线与那兔子平齐,更添了脑补的恐惧效果。他此时无比希望门口能快进来个把人,一巴掌扇醒自己,告诉他不要再做这种荒唐古怪的梦了!

那兔子继续口吐人言道:“我看你是个好人,我也是只好兔子,大家没必要互相伤害对不对?”

四下里安静得连根针掉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那兔子抬起一条前肢搁在大腿上,扬了扬它的尖下巴,又道:“没吓傻吧,说句话呗,要不然咱们怎么办?”

顾玺想不通作为一只兔子它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个动作的,他只听见自己咕咚咽口水的声音,心脏咚咚咚跳得像擂鼓,挣扎片刻后颤颤巍巍开口道:“你你你是建国后成精的吗?”

兔子一愣,捶着腿仰头笑了几声:“哈哈,我当然是建国前就成精的了,合法的,我活了快一百年了。”随后它又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满,“这在妖怪里算是年纪小的,法力还不够深厚,所以我现形还是小孩子的模样,也支撑不了多久。”

顾玺心里淌满了泪,他弱弱道:“那你为什么要来偷东西呢,多容易被人撞见……”多容易吓死人哪!

兔子叹了一口气道:“今年天气太热,地里种的庄稼都烫死了,收成不好,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顾玺再接再厉继续问:“那为什么来我家呢?”

“不瞒你说,那日看到你发传单了,发现你家近啊,又没监控,而且从后山的院子里进来也方便得很……”兔子难得有些心虚,红眼睛左右乱瞟了一阵,道,“哎呀,咱们说说你要不要保密的事吧!”

“如果——”顾玺试探道,“我不保密会怎样……”

“你说出去反正也没人会信,”兔子一摊手道,“我一只兔子当然也不能拿你怎样。”

顾玺被噎了一下,这么破罐子破摔的妖怪他还是第一次见,跟电视里放的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兔子大概是看出了顾玺心里所想,吧嗒了一下嘴,道:“啧,别信那些电视里放的,一点也不尊重事实,整天净瞎吹牛。”

顾玺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道:“你不会那种抹掉人记忆的法术吗?”

兔子毛绒绒的脸上分明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你以为生活这么容易,那我还要辛苦种地做什么,拔根毛毛一吹不就能有一堆玉米和葡萄了?”

“也是噢……”顾玺讪笑了一下,“我看你也不坏,那,那我也还是替你保密好了。”

“行呗。”说着便开始捣鼓它那只塑料袋。

明明依旧是软软的儿童音,但偏偏顾玺就忍不住联想起网上那只敞怀坐着吃苹果的考拉,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子中年大叔的味道。

他胆子大了一点,伸手碰了碰躺着的徐勋良,还好还好,呼吸平稳,他略有些纠结道:“那徐哥怎么办?”

“管他呢,天快亮了,这里狗有点多,走了走了,山水不相逢。”兔子胳膊上——如果那能像人类一样被称为胳膊的话——它的一条胳膊上挽着装了食物的袋子,头也不回地蹦蹦跳跳着从门口溜了。

顾玺盯着它消失的方向,看得眼睛发涩才收回视线。

夏天5点不到,东方便开始放白,唧唧喳喳的鸟儿开始早起,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犬吠。

顾玺爬起来,动了动发麻的双腿,又去蘸了凉水拍了拍地上徐勋良的脸。

徐勋良猛地惊醒,死拽住他的胳膊:“顾正快跑,哦不,顾玺,快跑快跑!”

“别急别急,徐哥,”顾玺不大自然地道,“你,你怎么了?”

“诶?我好像看见一只,一只兔子……”徐勋良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似乎是在怀疑他所见的真实性,他反问道,“你看见什么了没有?”

“啊,我什么都没看见啊,这老街上野猫野狗跑来跑去的,会不会是徐哥你睡迷糊了?”

“是吗,我怎么躺地上了……”徐勋良摸摸丝丝拉拉疼的后脑勺,那里鼓起了一个小包,他忍不住呲了一声,“对了,那小贼呢?”

“早就已经跑了,徐哥你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

“噢。”徐勋良四顾了一圈,对顾玺道,“你抽空跟你哥说一声,天快亮了吧,那我先走了,我得好好想想。”

心虚地送走了徐勋良,顾玺趴在桌子上,脑海里不时地冒出这段神奇的遭遇。

他要收回之前关于偷饭贼那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的话,不要太轻易妄下断论,生活居然派了一只小白兔来给了他狠狠地一击,稀里哗啦击碎他的世界观。

所以说,妖怪什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张三瓣嘴是怎么说出那么多语言的……

或许,昨晚的这件事情可以被列入他人生的几大重要事件之一,等老了就可以当成故事讲给小辈们听,也算是他的传奇经历了。想想还有点美滋滋呢,毕竟,并不是谁都能遇上妖怪的不是?

生活还在继续。

下午,顾玺收到了一张通知。由于赶上城镇面貌整改,美其名曰为打造城市名片、改造城市形象,他们这些沿街建筑都需要统一整治。招牌的大小、规格、色彩均要换成统一的。顾玺瞅了一眼效果图,相当地不忍直视。

他想,哇,生活怎么老是要对他这只小猫咪下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铠甲世界里浪迹诸天在线阅读第2节

    系统刚说完,一股庞大的力量突然在公孙无名的身体内爆发出来,接着,公孙无名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皮肤明显变白了,身高变高了,身体变的强壮了好多,接着,额头上长出了一对黑色的角,原本黑色的眼珠变成了紫色,耳朵也变尖了,嘴里出现了四颗锋利的牙齿,双手的指甲也变长变尖,背后还出现了一对恶魔标配的蝙蝠翅膀。虽然

  • 武侠大主宰第五章

    “关于任务……解释一下吧。”芥川拖着极为疲乏的身体一瘸一拐地跟着太宰走进了平时训练用的废弃建筑物内,徒步爬了十多层楼梯以后身上的伤口再度撕裂开来,而体力也已接近透支。“那、那是因为……对方的数量太多了,在下……”“分给你用的人也不少吧……你又甩下他们一个人往前冲了,我说得对吗?”昏黄的光线透过窗户照

  • 武侠:作死狂魔令狐冲在线阅读第五节

    春天的阳光总是那么让人惬意,即便是建筑物和地面折射的光,都会让久居室内的人们有外出走走的念头。可邢哲并没有,他盘膝坐在厨房内一块相对干净些的地面上,搔首弄耳,一脑袋官司。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处理,毕竟他知道的很少,刚才眼花缭乱的操作和奋勇,都是凭借之前经历的细节推导而出,甚至有些做法正确与否他也不确

  • 绝地求生之重生鸡神在线阅读第6章

    总的来说,写作是一件枯燥的事。尽管写作者从中获得的乐趣无可替代,但这乐趣抵消不掉枯燥。夏青体验过灵感突至,却没有体验过灵感突至而下笔如有神。不论灵感多么闪闪发光,她依然需要字斟句酌,谨慎写下每一句话。于是她唯有信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古老哲理,制定计划,埋头苦干。有时她一个人,有时有苏毅陪她。苏毅在时

  • [综]审神者自愿被神隐在线阅读第9章

    “唔,疼”川上未实是被疼醒的,一睁眼就看到拿着刀的男人带着一脸疯狂的笑容“醒了?我的睡美人儿”双手双脚分别被绳子紧紧地束(那个)缚住,只有头可以转动,阴暗的小屋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你到底想做什么?”她身体的各个地方都在痛,尤其是被刀划伤的地方,在她昏迷的时候,这个男人竟然将她另外一只胳膊也弄伤了,变

  • 女尊之彼岸情殇gl之一心一意(7)

    第7章她手里拿着一块古老的铜镜,她若有所思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现在的她比前世年轻许多,也比前世瘦些,重要的是眼睛也完好无损的在她的脸上。想起死前的背叛之痛、抠眼之痛……叶桑夏心中的恨慢慢的在燃烧。“大娘,堂姐起来了吗?”房间外,响起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好听到让人不起一丝的防备。叶桑夏听着这个声音,身

  • 星能术时代在线阅读第六节

    我简单说明来意后,墨风就差人把刑部两个新人接进来歇息,而我俩则坐在一起聊天,咳,探讨卷宗。说起来我竟然不知道墨风也是我燕唐的人,早知道就一起回来了。诶,我请假的时候他也没和我说过。墨风坐在我对面仔细翻看着卷宗,而主负责人我就坐在那喝他刚煮好的茶。“除了必要的清洁,屋内的摆设都没人动过,你现在要去看看

  • 星空主宰在线阅读第9节

    嘿嘿,庆祝国庆,今天继续请假一天,明天开始更新。

  • 乱世邪神在线阅读第六章

    “死可怕吗?”“死算得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了。”“为什么?”“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森幽的洞壁过廊里,传来某人的自言自语。“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颗小小的果实,成熟时果农来采摘,惟独留下这颗小小的果实,像一颗孤独的星星,等时间到了就变成流星,落在丰饶的土地上,然后渐渐腐烂,被大雪掩盖。可能它也想被谁咬一

  • [猎同]骗子第二章

    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日子漫长而枯燥,我见着一如既往的人,听着千篇一律的话,重复着索然无味的人生。我曾想举刀自尽,也想过割腕勒喉,但在某个瞬间,因见到屋外的太阳而暗自庆幸着。后来我才知道,活着并不是为了不断地吸收新鲜事物,而是在这腐烂得快要发霉的日子里,让自己保持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