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万界之次元穿越系统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6/11 16:44:16 作者:江南花刺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万界之次元穿越系统
万界之次元穿越系统
作者:江南花刺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浪看着一脸风轻云淡的老爹,居然和前世的王国岳重叠起来。记者采访:“王国岳先生,听说你巨资投资了董名珠女士的项目,您对她的项目是否是很有信心?”王国岳一脸惊讶的摆手:“你可别瞎说,我才投资五个亿,不高,不高的。”踏入有钱人的圈子,李浪才明白马爸爸那句演讲时外表淡然,内心深沉的叹息:“我对钱,没有兴趣。”决定了,从今天开始,做一个任性的富二代,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先花它个一个亿,买套海景,对面游艇,塞满女人,一路启程,满园春色。李浪在心里给自己定下了小小的目标。至于更大的目标?那肯定是穿越万界,复制

“我不能死,我们都能活下去,我还不能死,你们相信我……我们……”

已经完全趴倒在地上的鬼老散发着浓浓的死气,他的嘴里一直含糊其辞,只是声音越来越微弱。高大男子终于拔出了他的双腿,在众人的目光中踉跄着向前走去,一步一步缓缓靠近那个看上去已经气若游丝的鬼老,在距离鬼老还有一步之遥时突然停下,抬头看了一眼破庙角落里的三个冰人,然后低下头看着那个将死的鬼老,他那沉默寡言的嘴唇慢慢张开说道:

“我不会救你,因为这是你欠他们三个的,现在你需要还了。而且我也不会相信你,和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们一样。”

只见那个高大男子缓缓抬起左腿,体内仅存的气机将他的左脚包裹住,对准了鬼老那颗看上去已经形同骷髅的头颅。气机虽然不再如之前那般浑厚,但是只要那一脚落下肯定地裂石崩,何况是踩碎一个将死之人的头颅更是不在话下。只是下一刻异变突起,素衣女子身侧的那只枯槁的右臂突然像是得到了什么指引,朝着高大男子激射而去,干瘪如枯枝的手指形如鬼爪,直指高大男子的咽喉。而地上那个原本奄奄一息的鬼老也微微抬起头颅,他那看上去仅存的左眼杀机浓重,泛着血色的红光,他直勾勾地看着那个高大男子,他的满头白发开始快速脱落下来,像是自己身体里最后残余的一点生机都被榨干了。这是他的最后一博,只要那个高大男子离得足够近,就像现在这样距离他足够近,他自信他的那只右手肯定可以一击得手,只要他的右手就可以吸取到高大男子的气机为己用,他就还有机会再为自己博回一线生机,他就还能再一次压制住体内的寒气,只要自己还能活下来,他们的命算的了什么?

只是下一刻,那只飞掠的右手突然停滞在了半空,一声声细微到极致的暗器破空声密密麻麻,细如绒毛一般的飞针如同疾骤的雨丝一般,将那只枯槁的手臂一次次的穿透,一次次地推阻在距离高大男子咽喉的几寸之外。

“不!不~咳咳咳我还不能死!咳咳咳~你们才该死,你们都该死,慕容老儿,你,你,你,你,还有你!都该死!咳咳咳~都该死!”

“我说了,我们不会相信你,就像你也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们一样。”

高大男子面无表情的说到,紧接着真气萦绕的左脚应声而落,踩碎了那个还在歇斯底里地嘶吼着的鬼老的头颅,那只原本在半空中还在绒毛飞针中挣扎的枯槁手臂,随着鬼老的头颅碎裂终于停下挣扎从半空中坠落在地。高大男子木讷的仰起头,双臂依然无力的垂着,淡淡地说道“我们走!”说完他看了一眼那已经倒地破碎的山神像,那原本石头雕刻出来的和蔼面容上已经满是裂缝,只是它依然还是无悲无喜,连它自身都前途未卜,求神拜佛又有何用?高大男子落寞地转身准备离开这座破庙。前途难测,生死由命,这也许就是他们三个人的江湖。

在高大男子转身之后,左手持剑的徐斐突然朝着他飞掠而去,那个贼眉鼠眼的瘦小男子,豆粒大小的眼睛也停下了左右的观望,突然凝住的眼神中满是惊怖,因为那个他们全都以为死透的鬼老,他的尸身里突然倾泄出一股极为冰寒的气息,那股冰寒的气息瞬间就将他尸体周围完全冰冻,寒气蔓延将那个未来得及脱身的高大男子的双腿冻在了原地。红娘子看到那个高大男子瞬间就要被同样冰封,声嘶力竭地嘶吼着就要前冲而去之时,左手持剑的徐斐突然闪身出现在了高大男子身后,紧随着就是一剑一掌同时发出,墨色的剑身一剑横劈,将那道仿佛只要接触到一丝就能冰冻万物的寒气抵挡了回去,然后轻轻地一掌将高大男子瞬间送出了数丈开外。

那被一剑所阻倒退回去的寒气,紧接着就像被击怒了似的,更加凌冽地向着徐斐包裹而去,从鬼老尸身中扩散出来的寒气越来越多,空气中都开始出现冰棱。破庙范围内,已经掠向高大男子的红娘子,贼眉鼠眼的瘦小男子,还有依然席地而坐的素衣女子,即使离那鬼老的尸身都有一定的距离,但却都能感受到那股冰寒的意境冰封一切的狂傲与自大。

“这个有意思!!”

徐斐剑气一扫,脚尖一点让自己飞掠而起,离开那块即将被冰寒之气蔓延包裹的地方。他停在半空之中,右手食指和中指并作指剑,再一次将内力通过指剑注入墨色的长剑之上,只是这一次,他多做了一步,他那将原本萦绕在剑身之上的气机挤压至剑尖一点。随后长剑立于身前,一个闪身手握长剑的他,朝着那个寒气逼人的尸身一剑刺去,聚集了他所注入的所有真气的剑尖,势如破竹一般,将尸身周围寒气凝结出的冰晶破开、消融,长剑直接刺中那寒气向外倾泄的最中心处,也是那鬼老尸身的后背心。

只见鬼老的黑色夜行衣随着冰晶一起破碎,他萎槁的身体裸露出来,在他的后背心上赫然存在着一个白色的掌印,而那白色的掌印就是寒气倾泄而出的罪魁祸首。那道像是穿透了鬼老的整个身体掌印浮现出来,就化作了实质一般与徐斐的那一剑抗衡在了一起。

只是掌印仿佛已经留在鬼老的体内很久,终归只是一道气机的残留,被鬼老自身抵挡与消磨了这么多年,可想而知已经弱化了太多。没有多久就被徐斐倾注在剑尖的仿星河一剑从中破开,随着如冰面裂开一般的咔擦一声,那道掌印中的寒冰意境如飞雪般消散于天地之间。

“真有意思!只是一道不知道多少年前留在这鬼老头身上的掌印,残留下来的气机与意境居然就这么吓人!要不是媳……家的剑法厉害,感觉我们几个都得被这一个死人弄的一身骚。而且这鬼老虽然死是死了,但是他这人倒是也挺有才,居然可以借着别人留在自己身上的一掌为己用去祸害别人,同时又吸纳别人的气机来压制住自己体内这一掌。如果不是这样做,这个鬼老早就该死了。”

徐斐一边说着一边向着素衣女子缓缓走去,在他手中的墨色寻鹿不停地左晃右晃,好像那柄削铁如泥的武当寻鹿在他之手和路边顽童手里的木棍没什么太大区别。待他走到素衣女子身前之时,素衣女子对他将武当寻鹿当木剑杂耍的模样已经极其不爽,蹲在她面前的徐斐还一脸嬉笑着将剑一横,说了一句“媳妇~剑还你。”

素衣女子一手接过长剑,站起身来,直接剑指着近在咫尺的徐斐的咽喉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说道:

“再敢乱叫!我一剑刺死你!!臭不要脸,臭流氓!!”

徐斐双手高举一脸的随你怎样我绝对不还手的表情,然后用他的左手食指尝试着拨开在他身前几寸的剑尖,舔着脸的想往素衣女子身边凑上几分,只是又被素衣女子剑锋一横地逼退回去。

“你又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随口乱叫吧?难道像他,她一样?叫你小妮子?小…………对吧?”

徐斐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又指了指不远处的红娘子。看到素衣女子收回长剑不爱搭理他样子,徐斐又往前凑了几步,只听到素衣女子大大的打赏了他一个大大的“滚”字,徐斐苦笑着挠着头,然后神情一紧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身对着不远处的三人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们三个怎么还在这?没听到我媳……大人发话了?让你们滚呢!还死皮赖脸的待在这干嘛?!难道还想抓我媳妇?不怕我这次真把你们打的你们爸妈都不认识?赶紧滚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别再待在这碍我媳妇的眼!”

围墙的瓦砾之上,本来看徐斐眼神突然变化的瘦小男子和红娘子神经都为之一紧,本能地想要护着那个高大男子,做好了徐斐突然反悔的准备。只是听到徐斐这一番言语,三人连同那个一直冷漠寡言的高大男子在内皆是冷俊不禁。‘这尼玛是多不要脸?那姑娘明明是让你滚,而且你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就一口一个媳妇叫了半天,你认识她吗?她认识你吗?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又知道你是谁吗?我们咋觉得你这一厢情愿的脸皮厚成了这种程度,还为了她跟我们打了一架,那姑娘压根就不领情啊?!’三人心里一番嘀咕与鄙夷。但是又不好说出口,又不能流露出表面,因为是真打不过这小子!

红娘子缓缓走出,只露出半球的胸脯足以让人见微知著的丰满。黑衣遮掩的腰肢左右摆动着她圆润的翘臀,没有了戾气的她虽然徐娘半老,但是不失妖娆与风情地对着徐斐施了一个标准的万福。然后转身走回高大男子的身旁与那个憋手蹩脚的对着徐斐拱了拱手的瘦小男子一起,把他扶起朝着夜色深处走去。

走到远处之时,红娘子回过头来对着徐斐狐媚一笑,转而大声说道“她~是武当苏鹿儿~”随即三人闪身消失在了无边夜色之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咕哒君今天也召唤错了人之第三章(3)

    电脑对莫顾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命啊!!!谁敢擅自动一下她的电脑,她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疯子的彪悍!电脑是她随身不离的东西,出门可以不带手机,但不能不带电脑。程语曾经说过,莫顾恨不得连上厕所都背着她的电脑。每次见她一脸不舍的离开电脑,拿着报纸杂志进了卫生间,程语都会在外面鄙视她:“要不要我帮你在卫生间里安

  • 叮咚,您的噩梦已上线在线阅读第六章

    封州城,君来酒楼。云逸坐在二楼和白不凡喝着酒,身后立着的俏丫鬟自是翠儿。云逸今天心情不错,云老爹解了云逸的禁足令,因为云逸打许默的事情被云老爹给摆平了。云逸听说这件事使许敬许司马丢了面子,那许敬本想来云府与云老爹“理论理论”。怎料洛凡洛刺史突然点了许司马几句,隐隐透露西北某位将领对许家公子的做法很不

  • 流浪的杀手出大事了

    清晨,又是新的一天开始。白马镇上白马堂已经是热闹非凡,昨天去试炼的弟子要送回来了,没有灵根的要送回家,有灵根的也要和家里见一面以后要留在山上修行了。不知道这次有没有选上几个,如果有的话我白马堂的地位就更加稳固了,马啸风看着天空远处的飞船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不安。白马堂作为推荐之地如果有弟子被选上,可以

  • 多未来系统第4章在线阅读

    而另一边,高三一班。蒋习回到座位后,翻开课本开始听课。一整节课下来,赵欣然都如坐针毡,不住地用余光瞅他,课上都没能专心听讲。她几次欲言又止,蒋习自然看得出来,不明白为什么新同桌对他这样好奇。课上蒋习不开小差,直到下课后,才忍不住又问道:“欣然同学,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有话要说?”赵欣然点头如捣蒜。“你

  • 荒体:我重生后无敌恐怖在线阅读山间一甲子

    “师弟,师傅准许你下山回家三天,你快些准备准备,别耽误了时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伙子急急忙忙的闯开了穹宇得房门,看那神态好似自己能够回家一般。门内同样是一名年纪与其相仿的少年,只是这少年面容憔悴,身体枯瘦如柴,连说话都要用尽全身力气一样。“当真?待我上来之时定会带一两壶好酒,只是这三日先生所讲内容还

  • 劫天禄在线阅读第4章

    此时的颜术跟本不知道有人在谈论他,不过他就算知道有人在谈论他,他也没时间去管了,因为他正在跟一个自称是名诚经济人公司的经济人进行着谈判。袁杰成是中国娱乐届非常有名的华夏传媒公司下属子公司——名诚公司的经济人,华夏传媒公司在中国娱乐界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NO.1,名诚公司是华夏传媒公司的下属子公司,负责

  •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在线阅读第7章

    洛维萨是一个小小的市镇,这里并没有奇特的景观,也不是什么英雄的长眠之地。但这里的美酒在整个符文大陆却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经常会有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官员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一品芳泽。因此这里的旅客、游人等等总是特别的多。我站在一家酒馆的门前,肚子正咕咕咕地叫着,虽然我对美酒不太感兴趣,可是这家店的烤鸭真他

  • 新晋修行者第四章在线阅读

    谭爷爷是看着钟小熙长大的,他对她自然是各种满意。就连钟小熙脸上的雀斑,他都觉得是可爱的。钟小熙眨了眨眼,眼睛有点湿。纪瑶和谭霄,都是她最好的朋友。钟小熙是谭家收养的女儿,谭霄和她,是青梅竹马。而纪瑶,是她大学时的朋友。钟小熙喜欢谭霄,身边的人都知道。虽然钟小熙和谭霄从来没有把事情挑明,可是,在谭家上

  • 我在原始时代在线阅读第1节

    八月,一年之中最热的月份,天空湛蓝无云,太阳犹如火球一样,炽热的恨不得把大地都燃烧了。地面撒的水不到几分钟就被蒸发,蝉鸣的声音一波接一波,遮阳伞行走在街道上,融化的冰淇淋让吃的人无奈。明明立秋了,却丝毫不减夏天的炎热。都说立秋之后还有可怕的秋老虎,就今天这四十度高温来看,这秋老虎的的确确不是虚吹的。

  • hp只有时光知道我居然是分身

    “啊!啊!啊!……”这是一个类似古代的书香古色的房间,房间内有着一张chuang铺,显然这是间卧室,卧室内装扮极其朴素,没有太多华贵的装饰。这时卧室内chuang铺上躺着一个年约十八的少年,少年双手抱头,趴在chuang铺上,神情十分痛苦,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嘶吼惨叫声。不知道过来多久,少年的神情方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