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独家偏爱第4章在线阅读

2021/6/12 1:36:57 作者:顾西东 来源:晋江文学城
独家偏爱
独家偏爱
作者:顾西东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感谢支持正版的小可爱。都不需要一杯奶茶的钱就能看完。预收文:《离婚后前夫跪求我回去》求个收藏~微博@顾西东呀【本文文案】被迫跟前男友分手后,苏韵接受了家族联姻,嫁给了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叶黎城斯文君子,禁欲清高,从没跟苏韵一起出席过任何场合。人人都道二人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婚后两年,前男友许辰荣耀归来,站在叶黎城面前礼貌请他跟苏韵离婚。“你们的婚姻名存实亡,何不放手?”叶黎城极为淡漠地扫了这位新晋爱豆一眼,看着身后的小娇妻:“名存实亡?”苏韵上前一步亲昵地握住他的手:“不是,我们很恩爱

辛禾也是披着头发,层层叠叠套了好些层,见着霍翎,把衣服拢的更紧了:“你有没有事?”

霍翎拉了凳子,坐到她跟前:“你知道的,我身体好,怎么可能会有事,反而是你,你有没有事?头晕不晕?冷不冷?姜汤熬好了,你要不先喝一碗?”

辛禾泡着热水沐浴了一番,已经好多了,摇了摇头,一一回答他:“应该没事,头不晕,也不冷。”

她掉下去的时候听到了自己纱衣撕裂的声音,知道这一场意外是自己的错,头垂着:“对不起啊,连累了你。”

霍翎把她垂落到面前的发丝别到她的耳后,捏了捏她的脸:“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用道歉。”

他看她唇色好像还有些发白,声音轻了些:“府医就在外面,我让他进来给你诊一诊?”

辛禾点了头,霍翎才唤府医进来,府医在外面等了会儿,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被唤进来看到辛禾就坐在榻上,也不敢抬头。

霍翎给辛禾擦着头发,府医诊的很快:“辛小姐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受寒受惊。”

他开了安神药就退下,霍翎摸着辛禾的头发,嗅了嗅:“我这里没有什么香料之类的啊?你头发怎么这么香?”

这话太过孟浪,柿树枣树一进来,都有些听不下去,不过柿树是因为觉得自家少爷不正经,枣树却是因为有些害怕。

霍翎对着辛禾这样自然,什么话都能说,将来如果是辛禾嫁过来,两个人肯定如胶似漆,到时候她怎么办?

辛禾听他说,自己捞了头发闻了一下:“香吗?没有啊?”

姜汤捧进来,辛禾没再顾得上与霍翎说话,一勺一勺小口的喝着,霍翎又闻了闻,肯定:“明明就有。”

枣树听着他们两个旁若无人有如谈情说爱一样,还格外不自知,两个人没有一个发觉不对,不由道:“辛小姐今日留府用膳么?”

霍翎代替辛禾回答:“嗯,昨日不是已经吩咐下去了么?”

辛禾喝完了姜汤,又冲柿树招手,柿树看过霍翎的脸色后上前,俯身倾耳,只一会儿就直起来腰,行了个礼后就径直出去。

霍翎随口问道:“是去做什么?”

辛禾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我头发好像还没干。”

霍翎就又接着给她擦头发,话题回到之前:“你的头发真的有点香。”

辛禾懒得与他扯这些无聊的话题:“我今天想喝老鸭汤,你家之前做过的。”

霍翎又吩咐枣树:“去与厨房说一声。”

枣树不甘心留他们两个单独相处,却没办法,只能领命出去。

霍翎擦着头发,上手摸了摸:“好像干的差不多了。”

辛禾的首饰都卸在净室里了,她打发了霍翎去拿支簪钗,自己擦着发尾。

霍翎很快出来,只拿了一支细簪,他递给辛禾,再次询问:“净室里真的没有什么香露吧?我记得我没有啊?”

他一进去,就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很淡,却真实存在,明明他晨起沐浴的时候还没有。

辛禾给自己挽了个简单的发髻,嘲笑他:“你自己的卧房自己的净室,里面有什么,你不清楚?”

霍翎是不太清楚,净室卧房是他的,但又不是他收拾的,里面有什么,他也只是大概有个印象。他不知道是一回事,被辛禾嘲笑又是另外一回事,霍翎把棉巾给她,坐到了榻上:“我的头发还没干呢。”

他是被自己连累的,辛禾没有怨言,跪坐起来给他擦着头发。

她在他背后,霍翎突然有些不自在。

他闻到了与净室里一样的味道,只不过更清晰些。

原来是她身上的味道,他原就记得自己从来不用那些东西,怎么会突然出现没有过味道?是因为她用了他的净室,所以才会这样。

柿树很快过来,见到这副情形,话都不敢说了。

辛禾擦的手都酸了,不经意抬眼,看到柿树,立刻放下棉巾:“你先出去。”

这话当然是对霍翎说的,霍翎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想问问她,辛禾却直接穿了鞋拉着霍翎到了门口,然后把他推了出去。

霍翎:????

这是他的卧房没错吧???

辛禾落水从里到外都湿了,霍府有她的衣服,只是没有里衣兜衣,她套了好几件衣服,就怕被人发现自己没穿兜衣。

她穿上了里衣兜衣,这才恢复正常的打扮。

霍翎在外边没等多久,柿树就出来:“您可以进去了。”

辛禾把多余的衣服都叠了起来,摞在一旁,霍翎以为她是热了,安慰她:“冰扇这时候不能给你用,你穿成这样就好,热的话我给你扇风?”

辛禾缓过了劲,此时霍翎这么一说,才觉得有些热。

热也没办法,她刚刚落水,不能再受凉了。

霍翎给她扇着扇子,辛禾没事做,又戳了戳他:“我的话本呢?”

辛禾来霍府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落在这里的话本也就多了起来,一次两次的忘了拿,后来干脆就都就在这儿了,等她什么时候在霍府无趣了,再让人找出来看。

霍翎走到桌子后面,把抽屉拉开,拿了几本过来:“这几本?”

辛禾接过来看了看,都是自己没看完的,便留了一本靠坐在高枕上看着。

霍翎还有课业,唤了枣树来给辛禾打扇,自己坐到了桌子后面开始做功课。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昏黄的天空渐渐染深,灯盏点了起来,辛禾觉得有些暗了,放下了书:“霍翎,我饿了。”

她吃得少,饿的就快,这会儿这么饿,说明到了该用膳的点了。

霍翎刚刚写完最后一笔,他搁笔,用镇纸压住课业,起身唤人传膳。

霍夫人这两天不在家,霍大人这会儿还没回来,他们先用膳,也不是不可以。

老鸭汤味道着实不错,引的辛禾喝了一小碗,还想用。

她拼命告诉自己不能多用,不然就要长胖,这才搁下筷子。

霍翎才吃到第二碗,见辛禾不吃了,皱眉:“你才吃了多少?这就不用了?”

辛禾撅了撅嘴:“那就是不能吃了嘛,不然要胖的,我这个月已经胖了不少啦……”

光胖,不长个,肉可不就是都要堆着了,光是想象,辛禾就有些恶寒,她无法忍受自己腰间有赘肉的模样。

在这件事上辛禾出乎意料的有决心,霍翎没办法,只能随她了。

等到霍翎吃完,辛禾就站了起来:“快点快点,我刚刚好像听到打更的声音了!”

霍翎:“……”

这才什么时候,怎么可能会有打更的声音??

辛禾这么急,霍翎只能快着送她回家。

到了辛府门口,辛禾又叫住霍翎,在他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拽住了他的衣袖:“你回去也喝一点姜汤之类的吧?别不当回事,万一染了风寒了呢?”

霍翎颔首,辛禾这才放心的踏了进去。

这时候是辛禾正常的回来的时候,辛夫人没有说什么,辛原反而有些欲言又止。

霍家只有霍翎一个人在,辛禾去霍府,连丫鬟也没带,独身去了,这时候才回,被人看到,少不得又要嚼舌根了。

他看着辛禾的衣服,还是忍不住开口:“宝宝,你今晨穿的仿佛不是这一件?”

落水是不能说的,辛禾乖巧笑了笑:“霍翎带我采芙蕖去了,不小心把衣服弄湿了,所以换了件衣服。”

辛原听到采芙蕖,心里一咯噔:“没出事吧?”

辛禾不会凫水,他听见辛禾离水近就担忧。

辛禾转了一圈:“能有什么事呀?爹爹你想太多啦,霍翎与我在一处,我有什么事,他还能冷眼旁观不成?”

辛夫人早就烦了:“问完了么?时候不早了,让宝宝先去睡吧?”

辛夫人发话,辛原满腹愁绪的放了辛禾回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纤娘,咱们宝宝是不是该相看人家了?”

辛夫人已经有些困了,她强撑着精神:“她才刚及笄,那么急做什么?你不想再留她两年?”

想是想,但是——

“她和霍家小子走的太近了,我担心。”

辛夫人巴不得他担心的事成真,没有再理他,彻底睡过去。

霍翎也知道落水的事要瞒着,他每日下学来辛府,每次都挥退了她的丫鬟询问:“有没有咳嗽?有没有……”

辛禾觉得他小题大做,等不得他问完就打断:“没有没有都没有——我好着呢,我昨天让你带的糖糕你给我带了么?”

霍翎把糖糕拿出来,辛禾看着形状完好的糖糕,那些勺子挖了一勺,又把剩下的都推给霍翎:“给你。”

霍翎:“……”

这糖糕甜到能掉牙,她昨日催了他那么多次,今天他一下学就排队去买,买过来她却只吃一勺,还要把剩下的都推给他。

霍翎捏了一点点尝了尝味,五官立刻皱起来,太甜了。

辛禾被他逗笑:“有那么甜吗?你这表情仿佛用了砒.霜一样。”

霍翎实在吃不下:“给你丫鬟吃吧,我不吃。”

辛禾就把琴琴和瑟瑟都叫进来,让她们把这剩下的糖糕给分了。

“过几日就是乞巧节了,你准备好东西了吗?”

辛禾一顿,她是想好好准备来着,但是一不小心拖到这时候,就把这事给忘了。

霍翎太过了解她,伸手掐了掐她的脸:“给你备了,明日让人给你送过来,乞巧节灯会想不想看?”

乞巧节不仅有灯会,还有许多活动,宵禁也会取消,到时候入了夜,这长安城灯火通明,景象一定十分瞩目。

辛禾很心动,但是辛大人肯定不会同意辛禾夜间在外面逗留这么久的,霍翎也清楚,他又揉了揉被他捏红的地方:“到时候我来接你去我家,再从我家出去,我娘我爹不会给我设门禁的。”

辛禾全部的指望都在霍翎身上,因此忍辱负重的让霍翎又捏了捏她的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阴夫来临第十章

    姜璐发现最诡异的变化还是身边的“人”。上课时,课桌上的积灰多到要反复擦拭,风扇也像昨晚那样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然而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似乎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切。晚餐后,姜璐利用休息时间查看学校的围墙和大门,没想到门房老头向生龙活虎的体育老师告状,姜璐连集体跑步都没参加就被以“向往腐败生活,心智

  • 反派带着99世的修为崛起了第十章在线阅读

    在末世中可以看到早晨的太阳是很开心的一件事,特别是对于长时间生活在地铁中的人来说。李晓睁开了眼,看到早晨微弱的阳光照亮了整片天空,无疑这可以带给李晓一天的好心情。而此时对于a市另一端的人来说则无疑是痛苦的一天又到来了。第九游骑兵团是a市仅存的听命于海上流动**的半官方武装势力。此时在距离a市遥远的一

  • 鬼迹寻踪【全职男神的女朋友】【表白】黄少天篇

    回到蓝雨,黄少天多少还是有点小忐忑的,每次乔璐给他发消息都会心跳加速,然而每次都是很简单很普通的问候。难道粉丝同志什么都没说?干得好,下次多给点签名什么的。“她以前就是蓝溪阁的吗?”喻文州看了几眼发现乔璐的公会是蓝溪阁。黄少天想了想,乔璐以前……没有公会……“暴露了,还是暴露了。”“没准是巧合呢?”

  • 逆袭真香在线阅读第9节

    三千年的苦研始终无法参悟其中奥妙。若非古迹神秘女子曾言;若非这颗琉璃斑斓珠与五色檀珠在一起;若非隐隐间能够感到五色檀珠始于这颗琉璃斑斓珠!玄灵甚至会觉得这就只是一颗极为普通的美丽灵珠而已。三千年苦研却连其中一丝奥妙都无法参悟,这颗琉璃斑斓珠究竟是什么,玄灵不知。然,今日竟是徒然自转,散发耀眼璀璨的琉

  • 绝命三兄弟第六章在线阅读

    烧鸡翅膀,我最爱吃。今天我一次要吃十个以上!!!为了最大程度犒劳自己的肚子,并且满足亚玛达姆灵石腰带对身体进行改造造成的能量消耗,小野寺骑着TRYCHASER2000SanJiao追迹者,来到了记忆中离九岳郎山最近的一座自助餐厅里。只要付了进门的费用,你想吃多少都可以哦!!!有一点要注意:能吃多少拿

  • 重生之倾国琴师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火星登陆(8)“这么胆小还来什么火星啊!回家继续喝奶多好!”汪小末上下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着罗,看的罗脸一红还有点害羞,不过接下啦的一句话差点没吐血。“脸红个屁啊!我是看你那猪脑袋是吃什么长大的!驴肉火烧吗?”汪小末嘴可是够毒的,也难怪在当年在解放军的时候跟在联邦第一军团的时候嘴就毒的能说死人

  • 重生为老太太在线阅读第1章

    在北广的一条街道上走来一位年青人,头发蓬松还有不少的灰尘,破败的衣服和裤子都破了好几个洞,已经分不清什么材料和颜色了,几处脏兮兮的油渍挂在身上,脚下一双拖鞋其中一只还是用绳子绑在脚上的,身上挎着不知什么年代的包包,包包也是破了好多洞,勉强能放下东西。往脸上看,已看不清样貌不过还能依稀的分辨出来,瓜子

  • 气灵巅峰在线阅读第4节

    第四章强悍面对呼啸而来的枪花,常戈则是一声冷笑:“敢在你常大爷面前舞刀弄枪,你也算长了个小肥胆儿!”那常戈显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见他左脸上从眼角一只延伸到嘴角的那道刀疤抖动,身形不退反进,迎着枪花向前,“呼!”手一伸,左手单掌平推,一股精纯的真力从掌心喷涌而出,“咔嚓”一声将那爆冲而来的枪花击碎

  • 替身情人重生[娱乐圈]在线阅读第2节

    第2章徒儿们,我下山了!(求花花,求收藏)东荒,凉州道。红莲教总坛。让整个东荒道都为之胆寒的第一魔头,血衣魔尊赤梓桐,这时赤足,身着一身红衣,慵懒的坐在,高座之上。正在闭目,聆听下方的属下,汇报着战况。“魔尊大人,奔雷宗的执法长老在了我教布置的红莲大阵之中受了重伤。据传,那奔雷宗的执法长老,是他们奔

  • 放浪形骸在线阅读第7节

    第二局开局也是波澜不惊。但是小粒似乎有些不对,他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因为他看到了殇墨破记录,而自己对力的把握又是天生弱点,他突然心感觉有点不好受。少智也发现小粒情绪不对,赶忙走到其身边“小粒干什么呢,打起精神,你输了多丢人啊,快点振作起来”少智悄声又显着急的道。少智对于他的话貌似并不感冒,反倒觉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