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6/12 1:20:15 作者:晒太阳的鲨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诸天万界
穿越诸天万界
作者:晒太阳的鲨鱼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和王重阳论过道,我和雄霸打过架,我让宁道奇让了位,我去过花千骨的世界,到达过诛仙的宇宙,更是和无始大帝称兄道弟!我见过如来佛祖的神掌,和菩提老祖喝过茶……这是一个穿梭在诸天万界装逼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军训结束,新生正式入学,晨跑,晚读一个没拉下。大二的学长学姐们看着新生在那里磨牙捶胸顿足的骂,感觉世界真是好极了。难怪江湖传说:上了大学就爱咋的咋的的传说长久不衰,这样的景象确实值得。

“不行了,我今天就不起了,每天跑每天跑,高三都没这么累的。”林暖暖每天一次的哀嚎声又卡点发出。

宿舍里的人都见怪不怪,默默的打开音乐,找到国歌,声音调至最大。

果然,林暖暖又爆炸了:“老子要走读,要杀了挨千刀的叶知松,他说的景大金融系是他见过最自由的专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还说,集体宿舍是人生中最爽的日子。”李惜文、季新柔一起说。

这句话每天每天林暖暖从军训时起床必喊的,众人记不住都难。

“暖暖,你今天真不能睡了。早上我们有小课的。”我拉了拉林暖暖的被子,其他二人也上前去帮忙,不然依林大小姐的睡法,今天又是被系主任抓住的一天。

没办法,早上的课就是系主任的。

林暖暖起来了,嘴里嘀咕着:“什么小课?一上就二节课,二节课就一上午的哪门子的小课!”

四人结伴晨跑,上课,倒也觉得大学生活挺好的。

“校网公告栏说从今天开始取消新生每天晨跑和晚读的要求,改为自主学习,学期末达到量就好了。而且今晚在礼堂有新生入学仪式,还有学长学姐们表演节目欢迎我们呢。”中午,从不午休在追剧的李惜文说。

“有区别吗?”林暖暖对此表示不屑一顾。

“主持人是叶知松学长哦。”李惜文刚说完,就听到嘣的一声。

其他三人都吓了一跳,只见林暖暖怒火冲冠的从床上下来,飞一般的跑到李惜文的电脑前。

李惜文发誓,那一刻,她真的很担心林暖暖会把自己的电脑当成叶知松的脖子给咬了。

林暖暖看了不下五遍,确认自己记住了新生入学典礼的时间和地点,在回去看看下午的学科表,只有一节公共思想教育的大课,说:“姐妹们,下午的课帮我点名啊。”

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暖暖已经换好衣服出门了,我疑惑的问:“她去干嘛了?”

李惜文和季新柔相互看了眼,该睡觉的还是去睡觉,该看韩剧的也带上了耳机。

我也不打算睡了,打开手机看看校勤工俭学的群里还有没有短工可以做。

三人按学校要求,足足提前了半小时就在礼堂等着典礼开始。

新生们等了良久,要不是有免费的空调蹭,早跑的没影了。

我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门口,说:“暖暖怎么还没到啊?”

许是等的时间久了,也许是被我问的烦了,李惜文说:“管那么多做什么?林暖暖这种千金小姐,哪里是你这种人可以理解的了的。”

季新柔一听这话就知道过了,手肘碰了碰李惜文,对她摇摇头。我闻言只能沉默不语。

那时候的我不明白我只是关心下同学,为什么会得到这么不耐烦的回答。

四人里,林暖暖的分数是最差的,正常情况下当然进不了景大,更不能研读金融专业。可背景却是最为强大,据说是林氏娱乐的总裁,为了她给学校捐了一个新的教学楼,还是艺术系那种贵的要命的。

李惜文是本地人,父母都是老师,家境一般但她是以本学期本专业最高分进来的,老师很是看重。

季新柔是北京来的,本来是打算念播音专业的,人也很漂亮,填自愿的时候被父母改了,现在是气的都打算断绝血缘关系了。

我是四人中各种条件都最低的,老家是山沟沟的,分数是吊尾车进去的,学金融不为其他,只是因为,我想多赚钱。

身形有些壮实,165厘米的身高,150的体重。

大家都说,要不是那一头又黑又长的秀发,就凭我这深麦般的肤色,土老的衣品,农民工没跑了。

沉默直到林暖暖出现才改变。

校长已经在那边滔滔不绝的讲着校史,新生们在下面听得是昏昏欲睡。

突然门从外面推开,从学生的角度只从看见一只权杖以及上面那颗硕大的粉红色的五角星星,五角星星的外面还是荧光纸做的,很是可以亮瞎人的双眼。接着,一声:“叶知松,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盖过了校长的发言。校长转眼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美少女战士一手拿着五星权杖,一手拿着无线麦,很是嚣张的出现在门口。

叶知松用手捂住眼睛,心里默默佩服:这小姑奶奶够可以的!

我看着这一幕,心里莫名的羡慕着:原来妈妈说的是真的,电视剧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众人议论纷纷声中,你起身向林暖暖走去。

我也跟着,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叶知松一把抓住林暖暖,带她往礼堂外的草坪走。

林暖暖挣扎着,喊:“叶知松,你个骗子,放开我。”

叶知松不管她,到了草坪,确认老师都不在,才放手。

林暖暖一屁股赖在地上,不起来了。

看到这里,我想转身走了,确定林暖暖不会有事,再待下去气氛不合适。

却听到林暖暖喊:“都小海,是不是姐妹?不过来帮我。”

我站在草坪外的走廊上,走也不是,进去也不是。

你问:“你们一个班的?”

我:“恩,一个宿舍的。”

“那你看住她了,等典礼结束,外面的奶茶店见。”

“好。”

你走后,林暖暖气呼呼的问我:“怎么回事?你竟然听他的。”

然后和来时一样,炸呼呼的走了,我都来不及反应过来。

我很想告诉你,她离开了,可礼堂散会的时候,人太多了,你走太快了,我被冲散到了一个无法看见你的角落里。

后来知道,那一晚你等到奶茶店打烊都没有等到人,出了店门,打了个电话,调侃道:“哥,我这未来嫂子可是一肚子怨气都冲我来了,小命危在旦夕啊。”

叶知秋是在阳台上接的电话,看了看时间,再看看客厅里吃着奶茶看着电视的林暖暖,很不客气的说:“长嫂如母,受着”就挂了电话。

叶知松白了一眼,心道:在娘胎的时候,是不是我把他的神经都打碎了,不然怎么就那么暴脾气的林暖暖。

对于林暖暖的夜不归宿,宿舍里的人虽说都习惯了,可私下免不了有人还在犯嘀咕。

季新柔说:“小文文,你说你也是本地人,怎么从不见你回家住过啊?”

李惜文对于季新柔喜欢给别人昵称的毛病很是不喜欢,反抗很多次,都被打了回来,只能随她了。

“我家是重组家庭,有后妈和没有家差不了多少。能供我上学就不错了。”李惜文说的轻松。季新柔到是不好意思了:“其实家里呆着也不好,我爸妈就喜欢指挥我做事情。我和你们说,在家里,洗衣服拖地这些脏活累活都是我做的,所以大学我才跑的远远的,不回去。哎,小海,你呢?”

被突然点到的我,想了想,说:“农忙的时候还要上山下地,闲的时候就在家做做手工什么的。”

李惜文接着问:“你们那边都这样?”

都小海说:“也不是,我叔叔家条件就很好,在县城里有房子,都不在老家的。”

季新柔也来了兴致,问:“上山下地都做什么呀?”

我说:“一般都是帮着采摘水果,收割晾晒谷物,有时候也会翻新土地什么的。”

李惜文和季新柔都没有在农村居住过,最多的,也就是去农家乐玩玩,对于我说的,一头雾水。

然后话题自然转到林暖暖那边去了。

季新柔说:“你们说着林氏大小姐,干嘛来念金融系?以后林氏的帐要她管吗?”

李惜文对此不屑的说:“八成是来追人的呗。”

季新柔一听有八卦,精气神一下子就来了,冲李惜文挑了挑眉,追问道:“小文文,你是本地人,肯定知道些什么哦,说说看。”

李惜文也不藏着,说:“高中时,我和她是隔壁学校的,她念书不行,家里给安排的私立高中。叶知松是我学长,打一进高中,就是学校的第一名,长得帅家世好,脾气还好,学校的女生都喜欢的不得了。可这学长谁也看不上,天天下课去接林暖暖。”

说到着,李惜文不说了,摆起了谱。

季新柔很上道,又是送零食又是捏肩捶背的,喊着:“小文文,姐妹就这点爱好了,不然在这金融系真是生不如死啊。”

我疑惑:“林暖暖天天喊着要砍要杀学长的,是为什么?”

李惜文惊讶:“你竟然也会好奇?” 确实,我的性子很是沉闷,平日里言语不多,课堂和私下里,都是默默听着。

季新柔:“小海和我们一样啊,她好奇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你就快说快说,别吊着。”

李惜文也觉得闹够了才接着说:“叶知松家里都是搞音乐的,我们这地界的有名望的音乐老师不是他爷爷奶奶的学生就是他家里的亲戚。而且据传闻,他家还在林氏娱乐传媒有股份。林暖暖高三那年,林氏娱乐和叶家联姻,谁都以为会是叶知松和林暖暖,谁知道,订婚当天,林暖暖才发现,不是的,是叶知松的双生哥哥,从小就在国外学习音乐的叶知秋。从此,叶知松就疏远了林暖暖,林暖暖肯定不干啊,就一直缠着呢。”

听完这些,我脑海里那个在火车上会给陌生人送泡面、唱歌,那个会在林暖暖闹礼堂时拉她去草坪的男生,不知怎么,心里有些异样。

季新柔听完,惊呼:“现实版的豪门大瓜啊,那叶知秋知道自己抢了弟弟的红颜不?订婚宴举行了吗?林暖暖不像是会听话的人啊。”

李惜文对此,耸了耸肩,双手一摊:“我就是个平民百姓。”

季新柔遗憾的说,“我感觉自己好像心脏难受,不能呼吸了。”

李惜文看也不看她一眼,拿着书本看书去了。

季新柔换了个目标,对都小海说:“小海,你呢?怎么样?刺激不?”

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些,正好手机里短信进来了,说:“刚刚收到食堂老板的信息,我明天开始要去食堂做兼职,可能会4点半就起来了,吵到你们的话,请多包涵。”

季新柔无奈的说:“小海啊,你真的扫兴。”

次日早起的时候,尽管放轻了动作还是吵到了睡眠质量不好的李惜文,她嘀咕道:“你动静轻点,给我们带早饭回来。”

更加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关门。等我回来的时候,她们都吃着林暖暖带来的KFC,也没人要吃包子了。

林暖暖说:“要不你吃我吧,我也给你带了一份。”

我看了看手里的包子,说:“我在食堂吃过了,这个包子没事的,我等一下当饭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佞臣(gl)难辨真假

    小岛上仅有的一本书,是属于老师傅的,奈何岁月太久,有些泛黄,即使被老师傅视若珍宝的呵护着,还是被磨掉了书皮;不但书皮掉了,前面的和后面的几页也掉了。即便没有了书皮,全岛的居民依旧知道,老师傅手中的那本祖传的书是《炼体术》;由于是岛上仅有的一本书,也就没有人去细究书和《炼体术》到底有什么分别,渐渐的在

  • 拿了个系统以后对头找上了门之取下眼镜的忍足侑士(7)

    街道两侧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摩天大楼和小巧精致古风浓郁的居酒屋参差不齐,西装革履的上班族和穿着宽松裙裤踩着木屐的老派男人来来往往混杂其中,这种新潮和古雅、先进与溯旧的完美融合,就是现在呈现在我眼前的普通日本商店街的一角。说是融合“完美”,其实也不过是穿来的我已经渐渐习惯了日本社会这种忠实着沿袭着传统却

  • 做为一棵有想法的树苗第六章

    一片怅然若失的静默之中,净涪率先回神,他看了引礼师一眼。引礼师猛然回神,快速收拾心情,引着净涪从侧旁退下,重新归座。净涪的位置本来就在一众妙音寺比丘首座,与妙音寺大和尚的座列靠得最近,现在更是被直接挪到了藏经阁诸位大和尚的末座。净涪合掌与几位大和尚礼见过,才在座上坐了。引礼师好不容易能将目光从净涪身

  • 重生晓康传在线阅读第九章

    悬挂在半空中的巨剑呈暗红色状态,中心闪着赤红的光点。以它为重心,剑身周围漂浮着原本应属于巨剑的破碎物质,就像是无法承受某种重量而硬生生从剑身上脱落。剑尖指下,赤色火焰正肆意染红大片树林,浓厚的黑烟向空中斜斜升起。即使知道是照片,仍带来一阵令人不适的窒息感。小沢全知子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还发着低烧。而

  • 我在末世养大猫在线阅读冰山美女,终有触动!

    一男一女相互对视,那周遭的气氛在一刹那,显得有些剑拔弩张。说实在的,此时季笑白的心中其实并不像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平静。他见过太多太多性格迥异的女孩,温柔的,可爱的,性感的,奸诈的.....但是像是夏梓溪这种性格的少女,至少在他平生当中还是第一次遇见。她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一条趴伏在墙角处的毒蛇,虽然平

  • 厂里上班Q妹记在线阅读第二节

    誉王府中,萧景桓目色怔怔地望着窗棂。秦般弱奉了一碗茶水,见他如此模样,便道:“殿下还在想什么?”誉王目光放向遥远处,双指轻拍着窗棂,“今日本王得苏先生提议,目前须好好拉拢靖王。只不过,萧景琰此人,向来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况且,他的心思难测,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会作何打算,要想拉拢他还真是令本王犯难。”誉王

  • 万界之我为欧皇第1章在线阅读

    夕阳洒落余晖映起,海风轻轻吹过,一双光滑的小脚丫从海边的礁石上轻轻垂下,一下两下轻轻撩拨着平稳安静的海水,一个稚嫩的童声仿佛在和谁交流些什么,窃窃私语着。“珊瑚,珊瑚,吃饭了珊瑚,跑哪里去了......”声音响起的同时,小脚丫旁边的小鱼小虾立马散开,躲进了礁石的缝隙里。只见一个穿着粗布衣服浑身湿漉漉

  • [星际] 悬空在线阅读强杀五长老(求收藏和评价)

    “嗯...?不对劲,怎么会有血腥味?”辉夜一族的族地,一名头发花白,一脸阴翳,身作辉夜一族特有长老服的老人从一处奢华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当闻着空气中的一缕缕血腥味的时候,表情是十分的疑惑。作为辉夜一族的五长老,他刚刚才宠幸了自己最新纳的小妾,不过...人老了,在一阵力不从心之后,他选择到院子里来散散心

  • 娱乐:我签到就变帅!在线阅读第8章

    美容检测需要三十分钟的等待时间,陆笙歌做完检测后就去了一旁的等候厅,几个记者一直跟在她后面。等候厅里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这里休息,做这个检测的大多数都是艺人,平常一周能来一个人就不错了,陆笙歌在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坐下,想要拿出墨镜带上闭目养神。“陆小姐,请问你对你的经纪公司说你调换了简历,这件事情是什

  • 世子给我当马夫(重生)第6章在线阅读

    任昭的助理小许叛变了。因为他觉得待在鹿可心身边更有安全感。如果不是鹿可心现在没钱也不需要助理,小许可能就真的考虑辞了来给她当助理了。“小许你没事吧。”任昭担心地问。“没事没事。”小许抹了把泪,特别不好意思,“鹿姐帮我把蛇赶跑了,昭哥,鹿姐是个好人啊!她当时第一时间就冲过来救我,我,我都没想到……”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