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武侠之剑神轮回真神临位安三界 为求长生起祸乱

2021/6/11 11:53:13 作者:太叔灸 来源:飞卢小说网
武侠之剑神轮回
武侠之剑神轮回
作者:太叔灸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曾与傅红雪坐在一起喝酒,曾经在全真教指点剑道。曾经领教乔峰的降龙十八掌,曾经和段誉说,六脉神剑是这样子的……曾与田不易联手退敌,曾与李逍遥讨论御剑术。曾在天墉城剑指紫胤真人,曾在洪荒之中对玄都大法师说:师弟,叫声大师兄听听!当我喝醉酒,推开那扇门时,就已经注定,踏破诸天,以剑证道!(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水火大战,女娲补天之后。

大地在人皇虚赢的统治下逐渐的走向兴盛,人们繁衍生息,一派兴兴向荣的景象。

魔族自从遁入黑暗后,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自由和满足,他们中的佼佼者隐俊历经大小百余站,终于一统魔界,魔界出现前所未有的强大和团结。

而历尽水火大劫后的天界,千仓百孔,女娲娘娘后,众神无首,一些散仙小神借机在人间肆意妄为,各自为己立庙塑身,享受四方香火。

虚赢为此极度不满,他修仙不能,却也福缘深厚,习得大道,才能享受这人间极位,他果断英明,看出人界之乱,下令销毁人间所有仙神牌位,百姓收回凡心,勤耕劳作,休养生息。

虚赢此法,天界中有诸神纷纷不满,商议打下凡间,削去虚赢极位,已报此恨,天地间即将大战来临。

就在此时,不周山山脚之下,一位老人穷奇一生修道不成,却无意中在山谷中巧得天书,历尽九生九死,终于参悟大道,超脱生死,直入九霄之中,以大悟化去众神之恨,以大道平息虚赢不满。三界终于又迎来一统,他便是天帝真九羽。

真神临位,三界平稳,人间更是四海升平。

虚赢虽修道数载,享受人间俸禄,万人之上,却难避生死,一日朝会,他想自己年事已高,不免感伤唏嘘。

一旁闪出他的术士赵士淳道:“大王何必感伤,我翻阅古籍,占卜问卦,得知九霄之上有一株‘九味子’即将成熟,这株‘九味子’相传千年开花,千年结果,一次只结九子,修道之人服之可直接入九霄,列仙班,跳出生死轮回,乃三界奇珍,这几年正是它结果之日,大王位列人中极位,想来应求得此果。”

虚赢一震,喜道:“果有此奇珍?”

赵士淳颔首道:“果有此珍,不过……”

“不过什么,你如实道来。”虚赢急道。

赵士淳道:“不瞒大王,大王能否如愿以偿,且看大王福缘深浅了。”

一旁大将战逢英出来道:“大王放心,真九羽与大王素有面缘,想来大王向他求一‘九味子’,不是什么难事。”

虚赢默默沉思,抬头道:“战逢英,孤王命你速去不周山,传答本王意愿,恳请天帝赐予‘九味子’,孤王必当竭尽我能,保万民平安,天下升平。”

战逢英得令而去。

虚赢向天帝求九味子的消息不胫而走,魔界大殿,众魔纷纷议论,隐俊则大笑道:“诸位不必多舌,想我早年修行,也曾经听闻此树,苦于无缘相见,这‘九味子’万年成树,千年开花,千年结果,树生九子,味不尽同,九子齐食,耳生聪、目生精、口生巧、鼻生静、阳生坚、阴生紧,所谓九子连环,食之可达天人之境。这真九羽岂会赐予虚赢,九子缺一,这奇珍对凡人诱惑极大,对于仙界就意义微呼了。”

众魔道:“原来如此,如若那天帝真九羽真的赐予虚赢,尊上何不顺手牵羊。”

隐俊道:“我自从步入这黑暗,曾发誓光大我族,我们可以不敬天,不敬地,但决不插手凡间之事。”

众魔鸦雀无声,隐俊通天彻地,神通广大,魔界确实在他的带领下逐渐壮大,他不怒自威,每句话的发出必有他的威严在其中。

此时,一个衰老的声音道:“尊上,老妖我有话要讲。”

隐俊见此声音,微微点头道:“狼翁请讲。”

狼翁这才缓缓道:“尊上,老妖我入这魔界想来比尊上还要久远,我族一向我行我素,虽说桀骜不驯,却也未必就伤天害理,我族没入黑暗,都道自愿,其实尊上和我却明白,这也是天界所迫,想当初那祝融共工为保人类有足够的土地,伤我多少族人,把我们赶进山林,追入悬崖,我们心有不服,从未反抗,我狼翁七个姊妹弟兄,而今只剩我与狐婆,若不是狐有九命,当年舍身救我,只怕我也不复存焉。就如今天帝真九羽,对我族禁令频发,严令我族擅自跨界,他们可以三界自由,我们为何就偏偏有所束缚,这是何居心,我只想劝一劝尊上,我们喜欢黑暗,黑暗赋予我们力量,但我们不能白白拥有这力量,还是任人宰割。”

狼翁的话久久回荡在魔族大殿,如雨点般不断洞穿着群魔的心灵,隐俊这才道:“狼翁此话,我铭记于心,但我族之未来,我会三思。”

群魔散去,隐俊的内心还在翻腾,也许自由已经不在满足这位大魔的内心,他有欲望之火莫名燃起,他仰面沉思,当初布在凡间的一招棋是时候用了,借此虚赢和真九羽此番隔阂,是他魔族翻身的时候到了。

天帝真九羽听闻不周山使者传话,哈哈大笑:“你回去告诉来人,莫说人间帝王非我道者,即便位列仙班,也要修行机缘,这九味子,实难相赠,生老病死,阴阳轮转,自有天数,让他好自为之。”

虚赢听闻此信,怒不可言,他道:“天界对我人间素有不满,我位极人皇,替他真九羽掌管凡间,不辞劳苦,如今向他索要一粒小小的九味子都诸多说辞,这口恶气我实难咽下。”

他遂下令四下打探,如何有机会一品此珍,否则誓死方休。

下得朝会,虚赢忧心忡忡,身后赵士淳紧跟两步,躬身道:“大王息步,老臣有话要讲。”

虚赢转身道:“起来说话。”

赵士淳小心翼翼道:“素老臣直言,那真九羽倚仗他道行高深,天界数百年来一直打压我界,大王苦楚,老臣都看在眼中,其实,老臣知道一人,和大王有相同的顾虑和隐忧,大王如今受挫于真九羽,我们何不合纵连横,搓一搓天界锐气,又能得到这九味子。”

虚赢一惊:“真能得到这九味子,此人孤王可认识。”

赵士淳慌忙跪倒道:“此人大王只闻其名,未见其影,老臣也是偶然得见,此人有勇无谋,得到九味子,大王必须要靠此人的勇,大王的谋,大事可成。”

虚赢道:“但说无妨。”

“魔族隐俊。”

虚赢听闻赵士淳吐出这四个字,不由一惊,他厉声道:“你可知罪。”

赵士淳低头道:“老臣知罪,但老臣认为,魔族残暴我们都是道听途说,这百年来三界平稳,真九羽高高再上,这所谓的平稳,实则是他对我人界和魔界的打压控制,大王只是想要一粒九味子都如此困难,我们三界平等更是无稽之谈,何况隐俊有勇无谋,更是无所顾忌,我们只是借他这步棋子来灭一灭真九羽的威风,索要一粒九味子而已。”

赵士淳见虚赢有所动心,连忙又道:“大王三思,想我百万精锐,又有战逢英等如此猛将,打上不周山,震撼天界,不在话下,我们避其锋芒,真九羽留给隐俊对付,我们只取‘九味子’,我们只需遏制天界,让三界势力平均,三界真正平稳便指日可待。”

虚赢长呼一口气,双目精光一闪,坚毅的道:“好,此事,便如此定下,只许成功,不容失败。”

赵士淳叩首道:“老臣必当竭我所能,为我界呕心沥血,万死不辞。

赵士淳走在这冰冷黑暗的大道上,四周多少熟悉的味道,让他亢奋不已。百年前离开黑暗投身光明的时候,他是多么的不情愿,可是,为了魔族的兴旺大计,他舍小我,为大家,毅然脱离魔界,可想而知,这百年来,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取得虚赢的信任,逃避天界的耳目,他是多么的孤独,然而,孤独却恰恰是魔族的天性。

“隐淳”

陡然听见这个名字,赵士淳浑身一震,思绪一下回到了现实,他头也没回,黯然道:“大哥,百年了,这个名字我都忘记了。”

隐俊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赵士淳忽然起身要跪,隐俊一把拉住他的手道:“隐淳,你我兄弟,何必于此,这百年来,我们从未谋面,今日你来相见,莫非时机到了。”

赵士淳点点头道:“没有比这个好的时机了,我们一统三界的时机来了。”

“封印真九羽的办法找到了没有。”隐俊忽然问道。

赵士淳道:“大哥,你的修为,如今应该不在真九羽之下,你只需到时候且战且退,到时候将其引入峪法山,我已经派人先一步做好封印大计,只等真九羽前来了。”

隐俊道:“狱法镜已经失踪多年,这峪法山只怕困不住真九羽。”

赵士淳忙道:“大哥也知道‘狱法镜’不在,那真九羽自然也知道,这峪法山乃当年女娲娘娘惩治天神的狱场,无论你法力多强,一旦踏入狱法镜的范围,那么你就一身本领就如入泥潭,越挣扎就越流失了。天地出现裂痕之时,这狱法镜突然消失,不想百年之后,竟然会被虚赢得到,这也算真九羽该有此劫,我魔界福源深厚。”

隐俊这才缓缓道:“这般最好,三界之中素有相传,十宝十兵,‘龙骨绝锋’乃十大神兵之首,而‘狱法镜乃三界十宝之首,大哥当然相信它的威力,但是我们困住真九羽之后该如何是好。”

赵士淳道:“大哥莫急,我已命人铸九鼎,这鼎身我用九千九百九十九个至阴之人的精血和九千九百九十九个至阳之人的精血锻造而成,我又命人历经惊险,捕获世间十大凶兽,这凶兽真元我已经注入鼎壁四周,任他真九羽法力高深,也难逃此劫。”

隐俊微微点头道:“贤弟苦捱百年,只为凑齐这至阴至阳之人的精血,而今大功告成,来日若成功一统三界,三界我必让一界任由贤弟挑选。”

赵士淳忙道:“隐淳不敢,隐淳只知道光大我魔族,不辞劳苦。”

隐俊拍了拍隐淳的肩膀若有思索的道:“此鼎如此凶险,可有解法。”

赵士淳笑道:“无解,若要解开,通天彻地的神通且不说,关键是这个引子必须为离火之精,真阴之水,息壤之土,无是之风,枯木逢春,据我所知,三界绝无此引子,即便那陆压道君,也仅为离火之精而已。”

隐俊哈哈笑道:“甚好,甚好,明日一早,我们便依计行事,我派人佯攻人界,你让那虚赢上报真九羽,待我牵制真九羽,你们便攻上不周山,打入天界,挫一挫天界锐气,我魔族光大,一统三界,指日可待。”

天界大殿,不周山使者忽然来报,说虚赢信使要面见天帝,真九羽不奈道:“那人间帝王,虽说也历经千辛万苦修的正果,但非我界之人,这九味子结果不易,虚赢此人,可有缘食之?”

众神纷纷道:“天帝明鉴,这‘九味子’乃我天界奇珍,历来乃三界大德者所食,断断不可送于这人间帝王,待成熟之期一到,还望天帝速速服用,断了三界这些觊觎之心。”

真九羽大手一挥,对不周山使者道:“你且退下,回绝来人。”

那不周山使者朗声道:“天帝明鉴,此次虚赢非求‘九味子’,乃魔族扰乱人界之事来报。”

真九羽一震,口中不慌不忙道:“传使者。”

那使者面见天帝,不卑不吭,礼拜完毕,道:“天帝尊上,大王派我前来,恳请天帝出兵解救我人界万民于水火,魔界这些年扰乱我界,度朔山鬼门已经打开,万魔出动,我界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还肯天帝明鉴。”

真九羽听完陈述,道:“千目,万耳何在,速去查明人界实情。”

早有千目、万耳两将得令前往,不多时,二将回报:“度朔山鬼门已开,万魔已出,魔族隐俊现身人界。”

真九羽道:“这隐俊早年与我有过面缘,修为不容小觑,众神听令,三界如今有此大劫,我界自当奋力而为,各部先行清点兵将,且随我出兵。”

真九羽率领天界众神,浩浩荡荡开往人界,早有隐俊率领魔族众妖抵挡,这一战,各弄本事,神通各显,这端指责你无故出兵管闲事,那端责备你违背信意欺弱小。

这一役,虾找虾,鱼找鱼,龙头对龙头,那真九羽与隐俊百年不见,都为不世之才,只战的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至百回合下,不分胜负,隐俊且战且退,真九羽不知是计,紧跟不舍。

退至峪法山下,真九羽大笑道:“魔头,你引我来此,可是早以为你自己选好了青山埋骨之地。”

隐俊更不答话,翻身跃上山头,真九羽脚踏祥云,仙风道骨般翩翩然也一跃而上。

见隐俊不答话,真九羽道:“魔头,你我百年安好,此次祸害人界,是何居心,这峪法山乃我天神刑狱之场,用来安葬你到也算便宜了你。”

隐俊这时哈哈一笑:“都说峪法山乃天神狱场,我邀你前来,你可知道是何用意。”

真九羽微微拂动颔下三缕白如银的长须道:“莫说这峪法山,就是你遁入你的黑暗之殿,我也必将你拿下以安三界众生。”不容隐俊答话,真九羽双臂抱圆,手掌内翻,一股浩然正气随之呼出,强大的气流风雷滚滚般袭向隐俊。

隐俊避其锋芒,忽然隐入峪法山中,真九羽不知是计,翻身跳下云头,刚一落地,忽然,一道刺眼的光芒铺面而来,快的竟然连这位三界自尊都避无可避,真九羽忽然发现自身法力都被凝固,他昂首精目一扫,惊道:“狱法镜。”

话音刚落,笑声咋起,一丈外转出一人,不是赵士淳是谁。

只见赵士淳哈哈笑道:“这‘狱法镜’乃我王虚赢历尽千辛万苦为天帝您准备的厚礼,还请笑纳。”

真九羽法力凝固,他故作镇静,微微道:“我执掌三界,赏罚严明,今日造孽,你们所谓何因?”

赵士淳阴测测的道:“我魔族誓不为奴。”

真九羽诧异道:“你乃魔族?”说完,仰天一声长叹道:“虚赢无道,三界该遭此劫。”

赵士淳笑道:“在下隐淳,乃魔族尊上隐俊胞弟,见过天帝,我尊上还为天帝备了一份厚礼,自此三界内,天帝真九羽,将永世被人遗忘,我族将会带领三界众生万代长存。”

真九羽微微摇头道:“我真九羽不灭金身,今日被困狱法镜,他日我必雪今日之耻,若如三界平稳,我就只寻你兄弟,如若反之,我定铲除魔族,让你们永世不见天日,隐俊小儿,你为何还不敢现身。”

只见风云变色,日月无光,隐俊化做万丈法身,双手高举一墨绿大鼎,大鼎四周黑云缭绕,煞气腾腾,鼎足凶龙缠绕,鼎身凶兽狰狞,用力一掷,朝真九羽扔来,那大鼎四足朝天,严丝合缝般将真九羽罩于鼎内,狱法镜光芒暴长,绚丽灿烂,笼罩了整个鼎身。

隐俊收了法身,赵士淳道:“大哥,真九羽已诛,三界内,你我已无敌手,这峪法山,将永世成为我为三界禁地。”

隐俊哈哈笑道:“贤弟再也不用隐姓埋名了,三界内,你我兄弟大名将万世被人景仰。”

两人携手哈哈大笑。

这一战,天界大败,虚赢被杀,隐俊统领三界,隐淳执掌人界,三界完全落入魔族之手,魔族我行我素,生性嗜血,高压之下,民不聊生,白骨累累,冤魂遍野,天界势小力单,敢怒不敢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满袖天风之遗产,留给谁?

    中年男子首先跳了起来:“什么?秋水凝?江云浦!你到底在开什么玩笑!水凝不就是寒玉吗?她果然是没有死!”一旁的老实男人和英俊青年,听了江云浦的话之后顿时也神色大变。江云浦微笑的摇了摇头,接着道:“并不是这样。我这么说吧,我们所认识的那一位文小姐,名字叫做秋寒玉,她的笔名是溪水凝。而眼前的这位秋小姐,是

  • 一代枭雄的帝国在线阅读第4章

    齐洋没穿越之前也是喜欢玩英雄联盟的。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够拿着英雄的武器。现在有机会了,他自然不会错过;他麻利地从商城兑换出了一些锻造材料之后,直接开始锻造。锻造的过程直接在系统面板完成,只是需要时间而已,且一次只能锻造一个东西。卡忒琳娜的次元之刃需要48小时。伊泽瑞尔的奥术拳套需要48小时。维恩的秘

  • 我的脑海中有天道在线阅读第5章

    段天涯跟随师傅伊贺武藏回到门派。“泷泽君,你这段日子不要出门,有什么事,由为师来出面解决。”段天涯鞠躬行礼之后,便告退了。夏夜,新阴派灯火通明,柳生但马守正跪坐在石桌前品茶,旁边跪坐的正是自己的大女儿柳生雪姬。“雪姬,我让你考虑的事情,你想的怎么样了?”“爹爹,我不要嫁给千叶太郎。”“不可能。我不是

  • hp之躲猫猫在线阅读第1章

    【记忆已觉醒,祝大人旅程愉快】突然有一天,星夜的脑内响起这句话,还没来得及惊慌,星夜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农村夏日热辣辣的阳光将漂亮得瓷娃娃似的星夜烤得浑身发红,正好赶过来的李临撞见这一幕,将黑沉沉的目光投向了在树下吃着麦芽糖乘凉的小孩。乘凉的小孩满脸骄横,脸颊肉嘟嘟的一看就营养很好,与李临还有星夜瘦

  • 我只想安静的活着这么恐怖的吗!

    “砰!”一发子弹陡然划破空气打中韦神的脑袋,他的三级头上爆出一团血花,整个人也是迅速躲回到了石头后面。他一边打药一边惊道:“这么厉害的吗?”不光他惊,和他一匹组队的呆妹以及直播间的观众们也惊呆了。“我的天,韦神居然被爆头了。”“妈耶,对面不会是个神仙吧?”“神你麻痹,别看见谁都说是神仙好吧?智障!”

  • 幸福深渊在线阅读第5章

    望着屋外黑漆漆的院子,林蓁陷入了沉思,不知道曾经的林二毛一家到底是怎么挨过这个冬天的?那个惜字如金的系统好久没动静了,它会不会给自己一点提示?过去的几个月里,他的三个属性里,增长的只有属性3,现在是2级。从1级升到2级的时候,林毅斋那几天正在给林蓁读千字文,林蓁便问系统要了一份千字文的讲解翻译,毕竟

  • 无愿草第四章在线阅读

    现在的时间线,正好是纽约大战之后(复仇者联盟1)的时候。人类第一次和外星人交锋。也是第一次意识到了人类有多脆弱。所以,神盾局现在迫切需要新生力量加入,强大地球的防卫力量。而他,蜘蛛侠,正是进入神盾局的预备军。明白了这些之后,何南帝立刻跑向了哈皮。“你好,哈皮先生。”“你好,斯塔克先生!”何南帝冲着车

  • 听说时光很甜在线阅读第1章

    我在工作之余的一个休息日,被好友火火拖了出来。其实,我和她,我们俩之间存在一个并不确定也不否定的一个命题。此命题为,白梦和林火火是好友!虽然这是一个肯定句,可是我们的关系可以说是个相互损贬、互相利用外加互惠互利的这种形式。像我这个在A市混迹了两年的人,只有这么一个相对来说可以信任的人,让我感觉十分揪

  • 水上珠在线阅读第四章

    周末那天,白佛璘陪我在超市里挑菜,我选着我要做的菜式配料,他也帮我参谋。他真的很会挑,眼光犀利,一看就是个厨房高手,我不甘落后,也努力的挑选我擅长的菜品。等结算完,一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急匆匆的离开了超市,开车到了他家时,已是傍晚。我拿着菜冲进了他家的厨房,三下五除二的切完菜,他也很快出现在我

  • 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本台记者报道,日前在首都发生的一起重大凶杀案,与今日凌晨已经正式宣告破案,根据本台记者的最新消息,凶手是一名高一学生,行凶目的尚在......”“本台记者最新报道,日前首都发生的shi长一家灭门凶杀案,目前已经告破......”铺天盖地的新闻,全部都是报道着一件事情——首都,天子脚下,高层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