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问梦之混沌杀之插班生艾薇与被通知的彼得

2021/6/11 14:09:44 作者:三水共九日 来源:17K小说网
问梦之混沌杀
问梦之混沌杀
作者:三水共九日来源:17K小说网
走过无尽岁月后,才发现自己庸庸碌碌;过了幽幽年华时,才知道自己平平凡凡。神者,仙者,亦或是魔,历尽了千秋万载,他们会成为什么?他们是否依旧会心有遗憾?一代代的达人,伟人,终究还是逃不脱死亡的命运;大道,达者几何?达到又如何?苍茫天地,爱恨纠缠,尔虞我诈,是谁作孽了那繁华?漫漫长路,热血江湖,生死纠葛,是谁放下了那牵挂?生生世世的纠缠,最后亦不过如浮云般飘散................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已四海为家......一个平凡的人,一个过命的兄弟

“Hi,大家好,我叫艾薇斯兰尼 。 ”艾薇在老师的示意一下,上台做了自我介绍。

WAIT! WAIT !

现在的情况是,艾薇提早了三天进入了彼得的学校,而且很“碰巧”的和彼得同班?

而且还在做自我介绍?

这么说托尼斯塔克又不守信用了?

事实上,这也是彼得帕克的疑虑,而这三个疑问的答复当然都是肯定的……

而且话说托尼斯塔克什么时候在关于他复联的事情上守过信用……

艾薇自我介绍完,底下的彼得就懵了。

这……这……这什么情况啊……

这不是那个,昨天救了自己,还灌了自己一瓶诡异颜色药水,而且还被自己猜到,是斯塔克先生派来监视自己的那个小姑娘吗?

这行动也太光明正大了吧?都直接来学校了……

但是……她昨天分明跟自己说她姓斯莱特林……

哦,还有那个诡异的能说话的画像。

彼得脑子里想着这些,所表现出的行动就是呆呆的盯着艾薇。

“艾薇,你就坐到彼得旁边那个空位子上吧。”老师指着彼得的旁边那个空出来的位置,并对艾薇说。

“好的。”艾薇点头,并在一片同学的目光下向那个位置怎么去,然后十分从容的和彼得打了招呼:“Hi,我叫艾薇,斯兰尼的新同桌。”

“哦,嗯,嗯,我,我叫彼得,嗯,你好……”比得在全班同学的目光下,很尴尬的和艾薇打了招呼:“嗯,我,我是说你可以叫我彼得。”

“嗯,你也可以叫我艾薇。”艾薇微笑的回应。

彼得身后的奈得一只眼睁睁的看着他,艳福不浅的兄弟,旁边的那个可爱的小姑娘。

并在猜想这个是不是他兄弟义务做好事感动天神,所以有了个这么漂亮的女同桌。

而经常嘲笑彼得的那个诡异同学,则是狠狠的瞪了彼得一眼……

然后就开始上课了……

…………

然后时间过得很快(至少艾薇是这样想的)事实上,现在,就这样,艾薇,第一天学校的生活结束了。

于是,这一天下来,彼得蒙圈了一天,那得羡慕了一天,那个欺负彼得的诡异同学,瞪了彼得一天。

放学以后,彼得照例往家走,而且这个不着调的小子还边走边听歌,两个耳朵都塞着耳机。

到家以后彼得跟梅姨打了声招呼。然后就诡异了……

他发现托尼斯塔克先生在他们家,而且正在跟梅姨聊天。

“…………”彼得表示,这信息量有点儿太大了让我缓一下……

“Hi,彼得,你回来了”

“哦,yes哦,是的,我回来了……哦,托尼斯塔克先生,你怎么在我家?”

“彼得,你申请成功的事怎么都不告诉我?”

“嗯,嗯,是的,我是说嗯,我知道你喜欢惊喜对不是吗?嗯,所以我就没有告诉你,嗯,准备给你惊喜……”

“哦,彼得……”

“话说回来,我到底申请了什么?”

“嗯9月基金,嗯,是的。”

“嗯,话说回来,嗯,我申请了一个基金?”

“是的,现在资金非常充足。”

“资金很充足?”

“嗯,是的,你不看看我是谁。”

就在彼得和托尼斯塔克对话的时候,艾薇一直施了幻身咒站在旁边,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彼得蒙圈的样子真的还是挺可爱的……

“嗯,这个核桃面包很好吃。”托尼斯塔克,一边说一边又拿了一块核桃面包。

“我可以跟这个孩子单独聊几句吗?”

托尼斯塔克问道。

“当然。”梅欣然同意。

然后托尼斯塔克就这样和彼得进了他的房间,并关上了门,事实上,施了幻身咒的艾薇也赶快跟了进去。

托尼斯塔克一进房间,刚锁上房门,就速速的把自己嘴里的那块诡异面包吐进了垃圾桶。

“事实上,作为红枣核桃面包,这味道不错了。”

“我想也是。”艾薇挥动魔杖,突然在房间里现形。

托尼斯塔克和彼得帕克两个人都吓得不轻……

“艾薇,我有个问题问你。”某帕克同学继续用小奶音问道。

“说……”艾薇满头黑线。

“你不是姓斯莱特林吗?”

“哦,她现在姓斯兰尼,好了好了,彼得我们现在说正事”艾薇还没说话 ,就被某个叫托尼斯塔克的家伙抢白。

“但艾薇,你为什么现在姓斯兰尼呢?”

小蜘蛛表示,像我这样的好学生,就要锲而不舍的追求答案!

“你认为一个巫师到你们的学校要用真名?”

艾薇不答反问。

“哦……”小蜘蛛默默表示,我知道了,有些事情不能刨根问底……

(喂,话说彼得,你刚刚不是还说好学生应该弄清楚一切事情吗?

彼得表示:怎样?我有天赋,无师自通不行吗……)

然后艾薇就这样看着某个心机满满的商业家就这样说服了彼得帕克参加一场诡异的……战争?(好吧,这不能包括小蜘蛛一着急用丝,把托尼斯塔克的手缝在了门上的事实……)

“事实上,斯塔克先生,我认为你这么做很不明智。”出了彼得的家,艾薇再次在空气中现形,并对托尼斯塔克说。

“他现在刚刚15岁,而且心智发育尚未成熟行动和思维都像一只没有脑子的巨怪,(哦,请原谅斯莱特林家族惯有比喻方式)你确定他适合参加?”

“艾薇,你也刚刚15岁啊,所以我不止确定你适合参加,也确定他适合参加!”

艾薇:“……”

事实上,现在艾薇的心里在吐槽。

梅林啊……现在的麻瓜都这么……开放?

或者说现在的麻瓜都这么敢用人?

她得赶紧回去重温一下她麻瓜研究的课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古灵精怪一小妞

    跟着唐墨来到地下车库,叶萧然坐在副驾驶,唐墨坐在后排,有专门的司机开车接送他们。车子离开地下车库,随即右转汇入大道,然后便是向远处驶去。一路之上,虽然已经到了傍晚,叶萧然还是尽可能的记下了这附近的路线还有建筑情况,一直到回到别墅区后,两人才下了车,司机当即把车子开走了。“离家没多远了,走一段路吧,正

  • 贵妃她总想死在线阅读第八节

    夜白衣摇摇头:“李某不过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若真到那危难关头尚且自身难保,哪能顾及到七八岁的一个孩子?”老人道:“李公子未免自谦过甚,先不说公子的佩剑如何,这练剑之人的气机流转异于常人。老夫前半辈子庸庸碌碌,可毕竟阅人无数,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夜白衣道:“天下苍生千千万,自当各安天命,事到临头我

  • 刁蛮公主要复仇在线阅读第2节

    程雨南带着无尽恨意,死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繁华的都市之中。在死亡的瞬间,程雨南努力睁开眼睛,试图把这一世的所有记忆带走,因为他说过,做鬼也不放过那对狗男女,如果有来生,他一定将他们碎尸万段,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程雨南糊糊涂涂之间,看到自己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青石板上,流了一地的鲜血,在暗淡

  • 穿成白月光她前妻在线阅读第5章

    “如果王先生今天是来和我谈收购的,那王先生请回吧,不可能。。”“孙小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看看你自己还有什么退路,所有的厂商都已经被我们买断了,大家都知道你们公司要倒闭,谁还愿意和你们合作。”“如果孙小姐还不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孙曼婷这几天几乎变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自己的车,

  • 九公主之山穷水尽 柳暗花明

    “吽嗷……………………!”牛王气得鼻喷白气,整个牛群都被它搞残一大半,就是抓不住比泥鳅还滑的梁坤,那双灯笼大血红的眼睛瞪着梁坤。梁坤则打死不出牛群,牛群到哪,他就跟着钻到哪!牛王疯魔,有劲没地方使!弄死不了梁坤,它疯魔就没有停止!没有失去行走能力的牛和没有受伤的牛结群躲牛王,但它们群里面又有梁坤,跑

  • 等深秋邋遢道人解天道 紫金铃铛试心性

    邋遢道人讲完了故事,长吁了一口气,笑道:“好了,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他看了看若有所思的杨素,便问:“小子,你觉得这个故事里,谁最可恶?”“无为子的师弟,他不该起邪心。”柳芸却喊道:“无为子最可恶,他连自己师弟的心性都看不透,是不智;他执掌空寂山,手握瑶光剑,视若儿戏,是不明。无为子如此不明智,才使

  • 花开正盛元气

    “哇!今天是来学堂的的日子。那么多人的。”无道穿着较为酷帅的休闲白色衣服出现在修真学堂大门的人群中。嗯!“人真多啊!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修真学堂吗?和我想象中的差好远啊!”无道看着教室内杂乱无章的秩序,心有些发凉。默默的走到一个望向窗外的人的旁边。“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无道轻生问道。“随便!”九黎回头望

  • 小狐妃,太凶萌在线阅读第4章

    “鬼?”锖兔从浴室走出的时候,沙耶正在试图尝试擦干自己的头发,动作并不是很熟练,她依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大街,在听到他的话后撇过脸来看了他一眼。“是那种…穿着白衣服,披头散发地游荡的吗?”“…不是。”锖兔明显被噎了下,刚洗完澡,他洗去灰尘的脸上现出一抹被热气蒸腾的粉红色,未擦干发丝上的水珠缓慢

  • 终极之雷鸣之被盗了(上)(7)

    局内C密级公告:狂化激素只会增加不会消退,狂化不可逆转。※萧二少笑盈盈的请蛇女原主一起出去抽根烟,等他们再出现时,那个家伙一脸惨白,失魂落魄的往外走。他勾勾手,示意身边的小嫩模到宗统身边去,“再来一杯?”宗统再次一口喝干了烈酒,又皱眉把蹲在自己腿间的兔女郎拉起来,没好气的开喷:“你脑子进水了,我不玩

  • 被迫成为太子妃以后之罚跪

    纳兰轻咬了一口,美妙的感觉油然而生。“滑而不腻,外焦里嫰,咸度适中,宫中膳食从未有过这种奇特的味道。”她由衷地感叹道:“这种做法倒真是别致,殿下是如何想到的?”“一时兴起,瞎摆弄。”追风自然不能告诉她,自己这一切都是在梦里学的。纳兰抿嘴轻笑:“倒是有趣,莫非只是殿下一时兴起的突发奇想?”“可以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