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综+我英]人间失格斗王的挑衅

2021/6/11 13:41:40 作者:明月照松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我英]人间失格
[综+我英]人间失格
作者:明月照松泉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为题材问题,本文到此结束,不会再有更新】——————————“不管是和情人殉情而死的文豪,”“亦或者是杀人无数的黑手党——”“都是我经历过的人生啦。”“……所以,请问你要和我一起殉情吗?”*「不死」的个性,以及名为——「人间失格」的异能力。太宰治此人,写过书籍,当过黑手党,人生导师也做了许多次——第一个被教出来的是个师控野犬第二个被教出来的是个偏执狂隐形病娇中二反派第三个被教出来的是个鸳鸯锅可爱小英雄——“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做这种事呀。”养歪了一干好孩子的罪魁祸首如此说道。*太宰治追寻着死亡的

为君无狂引路的是如今古族的少族长,古啸之子古青阳。

古青阳今年二十五岁上下,神色从容淡定,丝毫没有大家族弟子自高自大的骄纵脾气,一身修为更已经大道理斗皇巅峰,哪怕在古族这样的大家族中也是佼佼者的存在。

君无狂唇角勾起一道弯弯邪邪的笑意,从容地跟在古青阳的身侧,听着他介绍古界的风景。不得不说,对于古青阳,虽然他的实力实在是不怎么样,但君无狂对他还是挺有好感的。要知道,天域帝宫六大帝王,从神帝君无天之下哪一位不是天资骄纵、傲绝一方的顶尖人物,特别是赤帝君无狂,更是天生桀骜,除了神帝无天一人,再不讲任何人放在眼中。能让君无狂有好感,绝非易事。由此可见古青阳这位未来的古族执掌者不凡了。

“君兄,在前面就是我古族嫡系弟子平日里修炼斗技,相互切磋较量的武技场了。”古青阳指着不远处一个庞大宽敞的练武场笑道。

二人都是年轻人,自然少了许多客套,君无狂对他兄弟的称呼也不以为意。

远远望去,那练武场上还有人影闪动,人数不少。

君无狂笑了笑,道:“古兄,我们到那看看如何?”

古青阳笑道:“请。”

二人步入练武场,此时场中大概有十几名少年正各自在修炼斗技。

他们修炼的也不是什么高深绝学,品级最高也不过是玄阶中级罢了,对于君无狂来说,实在是垃圾,更何况这些人的实力,最强也不过是斗王级别,实在是……

君无狂撇了撇嘴,目中隐隐透出了鄙夷之色:这些世人眼中算得上是一流的斗技,在他眼中还真是没有半点价值。

这时,一个骄傲自大的声音传了过来:“兀那小子,你是谁,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君无狂俊目略一眯,一抹森冷的光芒一闪而过:小子?还真是有趣呢,似乎已经很久没人和我这样说过话了?

一个面容英俊的青年走了过来,神色倨傲,目光满是自高自大的光芒。

君无狂嘴角上扬:一名小小的斗王?

古青阳神色略一变,君无狂的身份来历他虽然不知道,但从祖父、父亲的神态他也能猜出个大概,当即面色一怒,喝道:“青风,不得无礼,这位是我古族贵客。”

古青风也算是古族新一辈中数得上号的,因而难免会有几分骄傲,今日本在修炼斗技,却见大哥古青阳带了一名俊朗的少年过来,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可这小子竟然露出不屑的眼神?

对我不屑?还是对我古族不屑?

古青风当即就怒了,走过来就是一句冷笑。

这家伙竟然还是个没有斗气的废物?一个废物也敢对我古族无礼?

“什么古族贵客?大哥,你不会是被骗了了吧,就这个废物,连一点斗气也没有的废物配做我古族的客人?”古青风冷哼一声,道。

“你放肆!”古青阳面色一沉。

君无狂却忽地一笑:还真是世道变了,一个小小的斗王就敢对我如此挑衅?

俊目锋芒一闪,君无狂的笑意一下子灿烂了起来,目中中射出了危险的冷光。

“小子,你很大胆!寡人都忘了,究竟有多久没人敢这样和我说话了。”君无狂璀璨一笑。

古青阳面色骤然大变,以君无狂为中心一股凌厉的气劲陡然迸射而出,犹如万千长刀利戟四年怒射,以古青阳的斗皇巅峰修为,竟也觉得如芒在背,全身血液激腾,斗气混乱,差点没吐出血来。

尤且不知死神到来的古青风一脸狂妄笑道:“本公子一向都是这样大胆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君无狂忽地抬起右手,脸上还是璀璨的笑容,缓缓地伸出手去。

不自量力!古青风嘴角浮现一丝残忍的狞笑,右手猛地抬起,青芒闪动之间朝君无狂的手抓去。

这一手,他竟是没有半分留情,斗王的斗气尽数从手掌中爆涌而出。

君无狂目光森然一冷:是你自己找死,可就别怪寡人了!

砰!一声闷响,古青风嘴角的狞笑逐渐扩大。

猛地听喀嚓一阵骨骼的爆裂声,古青风的笑容嘎然而止。

砰!又一声闷响,漫天血雾冲天而起伴随着漫天碎肉,古青风失声惨叫,整只手臂至肩部一下,轰然炸碎。狂暴的力量直接将他轰飞出去数十丈。在场人人变色,就连古青阳也神色大变。他虽然知道君无狂的实力很强,却没想到竟强大到仅仅一记就废了一位斗王强者!

最让古青阳震惊的是,他居然敢这样,就在古界,古族的栖息地这样明目张胆地废了古族弟子,难道他的家族势力已经强大到可以无视古族威严的地步?

震惊之后,古青阳又是大怒: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在古界废了古族的弟子,这简直是对古族赤裸裸的挑衅!

何止是古青阳大怒,在场的古族弟子一个个大怒起来:这简直是在践踏古族的尊严!

一时间,几乎人人便想动手将君无狂合毙当场。

可君无狂眸子森然,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就仅一眼就让他们个个心头大震,胆气全失。

君无狂睥睨冷笑:“如果不是看在古前辈的面子,寡人会直接毙了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时空权能第六章在线阅读

    在某迦勒底大使馆驻扎在乌鲁克的第一天晚上,加班未完成但是依旧想去参加派对的藤丸立花在去下一个任务的路上踹了梅林一脚。“既然受邀了就去看看吧。”藤丸立花看着扯外袍的梅林说道。“是是——话说你就这样去吗?不换身衣服吗?”藤丸立花一愣:“哈?”“你当我是辛德瑞拉吗!?”“不不…不过少女总是穿着一身黑总让人

  • 眉眼盈盈处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注:本章全文没有送审并公开,已放入青松庄园档案室永久储存。我是李如初,西元1605年生于澳宋共和国东方省北岛东宁市青松镇青松庄园。用上辈子的名称的话,大概是新西兰北岛哈密尔顿市附近。嗯,我是一个穿越者。就像澳宋元老院里面那些元老一样。要详细交代这个位面的一切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尽量选取一些比较重要

  • 他清冷又诱人在线阅读第5章

    房间里一片鬼哭狼嚎,火苗窜的几丈多高,瞬间惊动了整个相府。慕南星双手环胸,微勾起了嘴角。反正这相府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今天她就要撕破脸皮,跟他们好好清算!“走水啦!救火啊!”正这时,一声尖叫传来,接着凌乱的脚步声往这边跑了过来。慕南星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睫。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父亲,慕长安。

  • 分手后我嫁给了首富在线阅读第9节

    忠勇侯府里的冷清对叶恪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毕竟反派的扮演许多世界他都需要耐得住寂寞,他记得他曾经就在一个修□□里整整等了两万年才终于等到了升级成功的主角过来与他决斗,所以即便卫协可能需要学武六七年归来之后才会有他的戏份,叶恪也没多在意。可他能忍得了,团团却实在是忍不了了,所以急得不行的它便时不时跑

  • 大明之外戚纨绔第10章在线阅读

    叶宁整个人都是蒙的,他愣愣的看着大屏幕,巨大的LED屏幕里是他自己的脸,骄傲、飞扬、熟悉的脸,却一瞬间让他有些不认识。而屏幕前的沈世霆,站的笔直,正朝着他看过来。聚光灯打在叶宁脸上,让他有种温温热的感觉,但是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沈世霆的目光让他难以自持。叶宁从椅子上站起来,紧张的握起双拳,有些僵硬的

  • 爱情公寓之可否再穿一次在线阅读第八章

    我还在梦里打拳击,结果被一阵门铃声狂轰乱炸,我顶着鸡窝头,眯着眼前去开门,结果被门前的苏易安亮瞎眼。他一改以往的慵懒的风格,走了深沉路线,全身清一色的黑色系西服,笔挺的立在门外,好一会我才反应过来,没等我开口他便说:“收拾一下,我们一个小时后出发!”说完投给我一个温暖的面容。我迟缓了一下才回了个:“

  • 醒来遇见你在线阅读欢迎新人的N种方法

    原本以为这个在奇迹里名气响当当的战盟的落脚点一定不错。结果:清一色露宿野外!!!靠!这一点也太不人性化了吧。说是为了尊重原游戏的相似度。一个旅店都没有。人家NPC都还有房子避避风呢!如梦醒到达时,一群人正围着篝火吃烤鸭。竟然还真的有烤鸭!难道这个奇迹里的所有怪物都可以吃吗?下次吃烤哥布林试试!“老大

  • 复仇公主的爱恋第二部之第四章

    “那个Omega正在发情期,信息素烈得一批。也可能是我嗑药磕嗨了……脑子不清醒。”再回想起前一天的情形,江廖音依旧觉得当时的情况难以解释,“总之我确实咬了。可能还是有点过头的那种……邪门得很。”“多亏我智勇双全临危不乱悬崖勒马意志过人,不然可能会直接把他脖子咬断。”“……”纪寒景没空注意他又往自己身

  • 死里逃生后的甜宠人生在线阅读章通话后 准备逃离学校

    刘锐打通电话的时候与此同时的山东省特别行动军区只见嘟嘟嘟电话铃声响起一个人接起电话说道:“我是山东军区的将军刘辉”当刘锐听到后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哥,是你吗?我是刘锐啊”只见电话另一头的人听到后也用激动的语气说道:“刘锐竟然是你你还活着简直是让我担心坏了你现在的处境怎么样”刘锐回答到:“还可以。就

  • 满天星下的暗许之走运了(4)

    两天后,清醒过来的林风躺在床上,其实他在一天前就清醒了,只是有些小心的又多躺了一天给自己一些时间。这里毕竟是可以算是陌生人家里,自己与他们又没有什么交集,不知道他们对自己是什么态度,不过不管如何,自己毕竟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所以还是看看到底人家是怎么对自己的。“公子醒了,我们小姐交待了,只要公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