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异世封仙榜第四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3:50:37 作者:能猫老师 来源:纵横中文网
异世封仙榜
异世封仙榜
作者:能猫老师来源:纵横中文网
万年一次的天魔乱世又快要降临,为数不多的封仙令再现世间,得令者可飞升仙界逃避劫难,可登封仙榜,成就无上真仙!这里有勾心斗角,有官场倾轧,有沙场征战,有热血豪情!身处大争之世,且看商家纨绔如何脱胎换骨、叱咤风云、傲视群仙!PS:本书反派极少是智障,喜欢看虎躯一震天下归心的读者,出门右拐。

蓝慕心用了一个多时辰复习了今日学到内容和明天要学的内容。就算叔父讲的再无聊也必须要学好,蓝慕心默默给自己加油。吃过晚饭,她照常准备睡觉。收拾好,躺在床上,她终于想起为何会对那穿紫衣的少年感到熟悉了。上次与兄长一同出去夜猎时,顺手救下的那个小少年(人家似乎比你大点?),也是一身紫衣,面相与那江晚吟有七分相似,想来是他本人了。

两年前,蓝慕心十一岁,一支玉笛分分钟碾压同辈。为何?十一二岁的孩子见着那漫天飞舞的藤条,吓得连剑都拿不稳,又何谈对敌。在她的软磨硬泡下,叔父终究是放弃了男修女修不得一同历练的传统,安慰着自己蓝慕心还小,同意她和蓝曦臣一起下山历练。

她没有剑,御剑是不用想了。幸亏她御风练得还算不错。玉笛轻轻呜咽两声,一阵狂风卷过,将她带入空中,紧紧跟上师兄们的脚步。总算没拖后腿,蓝慕心松了口气,跟在几人后面落了地。

历练地点是姑苏与云梦交界处一座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山。据当地人说短短二十几天已经出了三起人命案。死者都因精气耗尽而死。就是现在摆在几人面前的三具干瘪的不成人形的干尸。

蓝慕心听了半天口音极重的乡话,总算听明白了一些。大致是说死去的三人都是山上的猎户,一般几周不下山一次,所以一开始村民们都没发现,还是几个孩子在山脚玩耍,这才发现了这三具干尸。

一行人爬至半山腰,蓝曦臣示意蓝慕心询问一下这附近的植物。蓝慕心吹出一段温和舒缓的调子。一条树藤自地下伸出,在她手上轻轻点了几下。

“十余日前有三个人结伴路过此地,好像是迷路了,还带着伤,走路跌跌撞撞地。”蓝慕心说。

蓝曦臣皱皱眉,还待说什么,天空却突然阴沉下来,眼看着就要下雨。

话终究是没说出来,蓝曦臣道:“下山吧。”

回到村里,村民已经为他们迁出了一间屋子,有些小,不过六个人足够睡了,反正他们晚上是要上山的。向村里人道了声谢,几人就进了屋。

屋里收拾得还算干净,被褥也是新的,想来也是费了一番心思。

几人也不嫌弃,没有椅子就坐在床上,围成一圈。蓝曦臣看看窗外的雨,转头看向他们,道:“晚上若是停了,就立刻上山。”几人齐声应是。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蓝慕心被蓝曦臣叫起来,飞快收拾妥帖,与等在门外的众人一同上山去了。

为何众人等在门外?蓝慕心一身男装,村民们不知道她是女子,让他们睡一间屋子,可他们知道啊……于是,蓝慕心一人在屋中睡得香,剩下的五人老老实实地在门边避雨处枯坐了半宿。

蓝慕心原是想和他们一起等的,但蓝曦臣一句你还小,就把她扔进了屋里,加上她实在是困了,也就不再谦让,美美地睡了一觉。

雨后的空气夹杂着泥土味清新的气息,白色的雾气笼罩着山林。月景很美,上山的路却不太好走,坑坑洼洼满是泥泞。以防万一蓝曦臣拿出根绳子,把六人绑在一起,免得夜深雾重几人走散。

几人皆一言不发,紧密关注周围的动静。蓝慕心越走觉得雾越大,也不知走了多久,她突然感觉绳子一松,周围再无人影,只余她一人独自站在雾中。

雾似乎更浓了,眼前白茫茫一片,连手指都看不清。她稳住心神,手缓缓向腰间的笛子摸去,还未摸到,眼前便一阵天旋地转,栽倒下去。

蓝慕心刚清醒过来就看到一个黑衣人背对着自己,手里是一把刻着诡异纹路的长镰。也不知为何,她只一眼便认定,这人是自己。

蓝慕心发现自己动不了,那女子似乎也看不见自己,干脆不再动作,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与这女子正站在城墙上,城内是数万军队,城外……是数百万大军。

这明显要凉啊……蓝慕心想。这时,一个身穿紫色战甲的女子手拿弓箭,跳到她边上,身后还跟了个手持巨斧的兽人战士。咦?兽人是什么?为什么她看见那青面獠牙的人形生物的一瞬间脑海里就自己蹦出了这个词?蓝慕心感觉头有点疼,果然自己的身份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啊……

甩甩头,不再想这些,蓝慕心继续看下去。几人的对话她虽听不懂,却能感受到气氛十分冷肃,似乎是那战士与紫衣女子起了争论。最后那战士咆哮一声,转身愤愤离开。

黑衣女子就站在那里,看着两人吵架,从头至尾没说过一句话,面上也不带半分表情。那战士离开后,她冷冷地问了句什么话。

紫衣女子没有回答她,自顾自地从背在身后的箭筒中抽出一支羽箭,弯弓,搭箭,满弦,动作一气呵成。羽箭倏的飞出,蓝慕心顺着箭飞去的方向望过去。

大军正中,一名身穿黄金战甲的男子,正举剑大吼着鼓舞士气。羽箭正正插在他的脚下,他似乎怔了片刻,弯腰拾起羽箭,向这边望来。看清两人的瞬间,他的嘴角弯出一个嘲讽的笑。喊道:“怎么,黑龙一族这是要介入联盟与部落的战争么?”

还不待蓝慕心想到为何这人的话自己能听懂。黑衣女子就冷冰冰地怼了回去,纵身跳下了城墙。蓝慕心也跟着摔了下去。女子不作片刻停留,足尖在地上一点,跃过面前的千军万马,径自杀向男子。

蓝慕心猛然自幻境中脱出,出了一身冷汗。不对,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明明没有打起来的。她神情呆滞,狼狈地坐在地上,嘴里碎碎念着。

好一会她才缓过神来,慢慢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土,这才听到前方有兵器相撞的铿锵声,小心翼翼地向前方探去。

少年一身紫衣已经划得破烂不堪,几乎被鲜血浸透,却依旧坚持着与凶尸激斗。见到有人过来,他神情凛然,大声吼道:“别过来,赶紧走!”

蓝慕心撇撇嘴,从腰间取下隐露,吹出一段激烈的调子。粗壮的根茎突兀地自地下钻出,几根锁住凶尸去路,剩下的则不停抽在凶尸身上。她轻巧地跳到少年身后,接住他支撑不住倒下的身躯,稳稳甩在背上,不理会少年的闷哼,在树根的掩护下飞快逃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浮世之欢第4章在线阅读

    “可是真的?沈将军也会来此?”“天呀!听闻沈将军已回京月余,却还未曾在人前露过面,若他回京后初次露面便来此,那今日可真是有幸,也不枉此行了!”苏姚微微皱了眉:“他们说的是谁?”庆玉‘哦’了声:“沈将军啊,就那个十二岁便入军,后因战功赫赫一步步爬上来的沈安哲。听闻他用兵如神,战无不胜,在战场上,只要提

  • 田园小福女之第五章(5)

    解约的合同很快就弄好了,果然没有出乎莫言柒的预料之外。JUN能够在合同上面做手脚,以此来压制自己的地方也就只有违约金这一块了。陆斐然身为一个孤儿,从小就是在孤儿院里面长大的。没有身份,也没有背景。而且他出道以来所赚的钱也几乎都花到了孤儿院里面。这一点JUN十分的清楚。陆斐然没有足够的钱可以支付这一笔

  • 真人秀女王打工仔系统【求鲜花】

    “卧槽,手机被摔之后难道会中病毒吗?”秦森满脸尴尬的看着手机,竟然还无法卸载,至于吗?秦森想到这里,直接就点了进去。然后就看见那个Logo突然变成了一团星云,还有加载的数据。“叮,系统正在绑定中……”“恭喜宿主成为一名光荣而又伟大的打工仔!”一道机械的声音穿进秦羽的耳朵里面,没错,就是这道声音秦羽的

  • 极品掉落系统之 紫金葫芦

    道演真人眉宇轻启,指尖闪动,显然是在演算诸葛流云的命格。怎奈诸葛流云乃方外之人,又岂是他所能演算。可他自幼便是这个性格,一旦对某件事产生了兴趣,便会寻根究底,否则誓不罢休。......诸葛流云二人,继续赶着山路,突然,脚底传来哐的一声巨响,也不知是踢中什么东西?低头看去,竟是个紫色葫芦,不过看这材质

  • 鬼眼狂医在线阅读第10章

    夜色中,渔船很快就驶离了缉私艇。夏淳朴和夏海珠坐在船头,望着海河两岸的灯火,感到是那样的神秘。尤其是夏海珠第一次出远门,更是兴奋的不行。郑彪划着双桨,压低了声音说:“夏师傅,前边就是金汤桥。过了桥,你们就可以上岸了。”夏淳朴和夏海珠不约而同地向前方望去。不远处,果然出现了钢铁桥。“海珠,”夏淳朴说,

  • 上司大叔成婚记日常

    听到从粟田口方向传来的动静,这边品茶的几刀互相对视了一眼,就笑着低头喝了一口茶水。“哈哈哈,真是有活力啊!甚好甚好!”“呀!茶梗立起来了,今天会是好运的一天呢。”“小姑娘,可以再给我一块点心吗?”“是,髭切殿下。”将茶点递给软软道谢的髭切,菊一文字颇有些感慨地看向庭院里生机勃勃的夏景,就连耳边知了的

  • 彼岸花今相逢在线阅读叛变的上仙

    因此当江诚扑上来的时候,莫惟怜只一边用手阻挡,一边往后越出几丈。然而江诚的爪子依旧在莫惟怜手上划出几道深口,鲜血霎时从伤口中涌出,滴落在雪地上,如点点红梅,妖冶非常。江诚乃是狼族护卫,身形比一般雪狼更显巨大,足有半人高,此刻双眸因杀气而变得血红,嘴边沾染着鲜血,热气不住喷洒在雪地上。莫惟怜看了看手上

  • 言尽此间不辞年在线阅读第9章

    凌落在离开墓穴后没有久留,把尸骨交给周员外后就离开了,在守在墓门处的几人口中问出灵是出来后朝北方走了,他也向着北方赶了过去。“长亭外,古道旁,悠悠离别泛凄凉,敢问道路在何方,一入江湖愁穿肠,一人一剑斩沧桑,道字一途多迷茫”。正在赶路的凌落嘴里清唱起这首他前世最喜欢的曲子。“道字一途多迷茫,我现在的道

  • [奥特曼]性感捷德在线吃泡面在线阅读第8章

    “拉倒吧,别是惊吓。”柳如烟随即给肖云翻了个白眼,“车子的事情弄好没?”“都弄好了。”“嗯,吃饭吧,一会儿陪我出去散散步。”肖云心中不禁是大喜,以前柳如烟从未对他提过类似的请求。这说明,自己在柳如烟的心中的地位已经是有了显著的提升。即使两人这几年都是互不干扰的过日子,但是一种微妙的情绪,已经是悄然在

  • 燃道在线阅读第4节

    这句话并没有让晏鱼感到开心,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跟陆清河交流,还医生呢,除了乘人之危就是乘人之危,一点都不在乎他人的感受。晏鱼越想越气,偏过头不去看陆清河,觉得不够,还闭上了眼睛。陆清河无奈:“是我错了,可你这么做没有用,我还是可以听到你。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刚只是想让你看着我而已,如果让你觉得有任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