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雏菊的微笑第7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2:19:18 作者:梅七夫 来源:17K小说网
雏菊的微笑
雏菊的微笑
作者:梅七夫来源:17K小说网
她是商业大佬,最亲的人的离开,让她性情大变,他是天才,从小成绩优越,可以干一番大事的人他却选择了教师这一职业。命运将他两人再次安排在一起。如果最后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等待就好像雏菊的微笑。

是日腊月二十八,家家户户结彩棚挂灯笼,歌舞百戏,乐音嘈杂,城中处处透着洋洋喜气。

林穆和夫人正在后院陪林谦戏耍,一下人急忙来报:“老爷,夫人,龙泉剑庄的杨庄主到啦。”

林夫人听后大喜,道:“大哥到了。”

林夫人闺名杨梦,和龙泉剑庄的庄主杨阔是嫡亲兄妹,感情深厚。

夫妇二人听到下人禀报,急急忙忙迎了出去。

杨梦见到兄长,不由得喜极而泣,扑到杨阔怀里,道:“大哥,妹妹可是想煞你了。”

杨阔笑道:“哥哥也想煞你了”,随即又对林穆道:“妹夫伤势可有大碍么?”

林穆笑道:“多谢大哥挂念,无碍。”

杨阔道:“腊月二十本该去永嘉观战,岂料岳丈大人突然过世,我忙着处理他的丧事,实在走不开。”

杨梦道:“我们自然知道你忙,可不敢怪你。”

林穆道:“打架过招的事,不看也罢。”

杨阔笑道:“错过了百年难遇的大战,我可是遗憾得很呢,只是听说妹夫要辞去武林盟主之位,如今你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为何生出隐退之意?”

杨梦道:“他辞了才好呢,我可不想过打打杀杀的生活。”

林穆笑道:“你看,这叫我如何不隐退?”杨阔哈哈笑道:“这丫头小性,只可惜了妹夫一身武功。”

林穆道:“倒不尽然,江湖中事错综复杂,如今辞了,倒是落得清闲,省得再做些身不由己的事。”

杨阔道:“这倒也是。”

杨梦道:“嫂子近来可好么?”

杨阔笑道:“很好,她本想一起过来,只是怕剑庄的事无人打理。”

杨梦道:“朔儿呢?”

杨阔笑道:“他也好,只是日日吵着要找谦儿玩罢了。”

杨梦笑道:“等过了正月十五,我和林哥带谦儿去剑庄玩吧。”

杨阔道:“我看也不必等正月十五了,妹夫交友广泛,这些日子林府是有的忙了,我看你们也没工夫照顾谦儿,不如我明日先带他去剑庄,你们过了正月十五再过来吧。”

杨梦忙道:“大哥你就在这里待到正月十五,我们一块儿回去嘛。”

杨阔道:“这可不成,岳丈刚过世,你嫂子本就难过,我要在这儿待那么久,把事情都丢给她,她非得埋怨我不可。”

杨梦这才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道:“是我太想念大哥,疏忽了。”

几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后院,林谦见杨阔前来,惊喜地叫了声舅舅,快步跑过来。

杨阔伸手接住他,一把将他抱在怀里,笑道:“谦儿又长高了。”

杨梦道:“你都半年没见他了,能不长高么?”

林谦手舞足蹈地说道:“舅舅,表哥呢?谦儿想和他一起玩。”

杨阔笑道:“表哥在龙泉剑庄,舅舅带你去找他,好么?”

林谦开心道:“好。”

几人闲聊半晌,待下人来禀报饭食备好之后,便移步大厅。

席间,林穆道:“我几日闭关疗伤,甚少关心江湖中事,不知可有萧庭的消息么?”

杨阔道:“永嘉大战之后,萧庭就音信全无。”

杨梦叹道:“那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林穆心下愧疚,道:“当日若非我伤他在先,那些小人岂能伤他?倒是我害了他。”

杨阔道:“我只知道妹夫与萧庭永嘉大战,两败俱伤,却不知后面的事,莫非还有隐情?”

杨梦道:“萧庭和林哥大战一天,身受重伤,青城派的掌门勾结其他人趁机围攻他,这种伤及正派武林体面的事,自然不会有人传的,大哥当然不知。”

林穆道:“萧庭的确是难得一见的高手,被江湖小人所害,着实叫人惋惜。”

杨阔道:“妹夫侠义心肠,只是像萧庭那种魔头,活着也是为祸武林,死就死了,妹夫何需自责?青城派的手段虽然不大光明,但好歹是为武林除害。”

杨梦不满道:“大哥,话怎么能这么说呢?萧庭杀人的事我们都是道听途说,不能全信,再说如今他既然已经死了,咱们也不必再说这些难听的话了”,

又转头宽慰林穆道:“林哥,萧庭的事怨不得你,你勿要自责。”

林穆轻“嗯”了一声。

杨阔见妹妹生气,不欲与她争辩,便岔开话题道:“妹夫,你看在你之后,谁能当得这武林盟主?”

林穆道:“若论武功,翠微派左掌门当之无愧,只是为了武林盟主之位,江湖各派必定你争我斗,结果实在难说。”

杨梦道:“好在这些江湖纠纷再与我们无关。”

杨阔笑道:“是啊,以后你便只管做你的林夫人,其他的事都不必想。”

杨梦脸上一红,笑道:“大哥,哪有你这样取笑妹妹的。”

杨阔哈哈大笑。

吃过晚饭,林穆夫妇同杨阔闲话家长里短,过了子时方才入睡。

次日吃过早饭,杨阔便带着林谦一起回了龙泉剑庄。

每到年关,林府便门庭若市,慕名前来拜访的宾客不计其数,今年尤甚以往。

紫霞派掌门范俞,丐帮帮主张荃,神刀门门主白云海,另有许多武林豪杰,先后赶来。

初一之日,林夫人忙里忙外地指挥府中下人招待宾客,林穆则在厅中应酬。过了申时,府中宾客才渐渐散去。

夫妇二人忙了一日,难得到厅中说些体己话。

杨梦道:“这几天忙上忙下,真是累死了。”

林穆伸手搂着夫人,道:“确实辛苦夫人了。”

杨梦道:“这倒没什么,只是你今日也喝了不少酒,身上的伤不碍么?”

林穆笑道:“无碍。”

杨梦道:“终究你也不做武林盟主了,江湖中的什么英雄好汉,交情不深的,我们也不必顾虑了,明天日子不错,不如我们一早就动身去龙泉剑庄吧,这两天没见到谦儿,可是想死我了。”

林穆笑道:“好。”

话音刚落,却听一个下人叫道:“老爷,夫人,不好了”。

林穆和杨梦大惊,忙出门去看,杨梦道:“什么不好了?慌慌张张地。”

那下人忙道:“后院死了三个人”。

杨梦大惊失色。林穆忙道:“带我去看”。

林穆和杨梦匆忙走到后院一看,死的是三个下人,都是口吐白沫而死。

杨梦慌道:“林哥,怎么会这样?”

林穆道:“看样子他们是中毒了。”

杨梦道:“中毒?他们怎么会中毒呢?”

林穆思忖片刻,道:“他们今天吃了什么东西?”

忽然又听得一下人慌忙来报:“老爷,厨房也死了人。”

杨梦吓得脸色惨白,林穆忙道:“夫人,他们今日吃了什么?”

杨梦道:“都是和客人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我想着他们毕竟是府中下人,和客人同桌有些失礼,便单独给他们摆了两桌。”

话音刚落,刚才来禀报的下人也口吐白沫,抽搐而死。

杨梦道:“林哥,这”,林穆忙道:“你今日吃东西没?”

杨梦道:“没有。”

林穆松了一口气道:“那便好”,又道:“夫人,你跟紧我,我们到别处看看。”

杨梦道:“好。”

二人到水井,柴房,账房各处看了,所到之处,下人全都口吐白沫而死。

杨梦颤声道:“林哥,为什么会这样?”

林穆道:“别怕。”

杨梦道:“我们并未结什么仇家,究竟是谁?”

林穆道:“今日宾客众多,下手之人应该就在其中,但是他们为何要对付林府下人?”

过了片刻,林穆高声叫道:“阁下是谁,何不现身相见?”

过了许久,也未听到回应。

林穆无奈,心想:“如今我重伤在身,况且敌在暗我在明,这可如何是好”,片刻,道:“夫人,我们现在就走”。

杨梦道:“那这些下人的尸身怎么办?”

林穆道:“人已经死了,顾不得这么多了,对方要杀的应该是你我夫妇二人,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杨梦道:“你已经让出了武林盟主之位,他们为何要对付你?”

林穆道:“现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走为上”,说完便拉着杨梦到大厅中取了自己的佩剑。

二人刚跨出厅门,就听得一阵哈哈大笑,疏忽间三四十个身着黑衣,面戴黑巾的人跃进林府院墙。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笑道:“林大侠,你英明一世,没想到也有仓皇出逃的时候,哈哈哈。”

林穆道:“阁下是谁?”

那人道:“林大侠不必知道我是谁,只需要告诉我林家剑谱在哪里?”

林穆笑道:“怎么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没脸见人么?”

那人道:“我知道林大侠自恃武功高强,必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一定觉得凭我们杀不了你。”

那人突然哈哈大笑,然后森然道:“不错,若是平时,我们三四十个人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

不过如今林大侠重伤未愈,若与我们动手,恐怕胜负难料,

为了以防万一,今日午后,我们就在你喝的酒水里下了毒,只要你运力,就会毒发身亡,哈哈哈。”

杨梦花容失色,道:“林哥”。

林穆思忖:“看来永嘉大战也是他们算计中的一环,如今我们要如何脱身?”

那人道:“林夫人不必害怕,只要你劝林大侠交出林家剑谱,我就放过你们。”

杨梦道:“你休想,我们绝不会把林家剑谱交给你的。”

林穆心想:“即便交出林家剑谱,他们也一定会杀人灭口,如今只能拼死一搏了。”

那人道:“林大侠,你既想退出江湖,林家剑谱对你也没什么用处,不如交给我们吧,否则你和尊夫人的命可都保不住了。”

林穆冷哼一声道:“林家的人岂是贪生怕死之徒?”

杨梦道:“林哥,你且放手一搏,不必顾虑我。”

林穆看着杨梦,道:“我岂能弃夫人于不顾?”

说完,拔出手中长剑,扔了剑鞘,伸手抱着杨梦。

那人道:“林大侠真要和我们动手么?”说完退后两步,向众人招手示意。

那三四十人一拥而上。

林穆一手搂着杨梦,一手持剑攻击众人,运力之时果然胸闷难耐,交手不多时,便觉头脑发昏。

林穆心想:“看来今日在劫难逃,必须设法把夫人送出去。”

林穆正自思考,有三人持剑向杨梦后心攻去。

林穆慌忙转身,长剑一挑,将那三人的剑挑落,然后又一剑横扫向三人脖颈扫去,三人登时倒地。

但林穆转身之时为了避免伤到杨梦,将手臂挡在她身前,手臂上也被划了几条口子。

杨梦忙道:“林哥,你把我放下来,这样会拖累你的。”

林穆道:“夫人,今日我们同生共死,我不会放手的”,说话间,向前一劈,眼前两人也中剑而死。

杨梦听他此言,感动不已,登时流下两行清泪,道:“夫君生,我生,夫君死,我死”。

林穆越是运力,毒发越是迅速,眩晕之感越发严重,加之内伤未愈,若非强自忍着,早已双手发抖。

林穆心想:“再过一会儿,恐怕连运力也困难了,必须速战速决”,遂强行运了全身内力,倏忽间使出林家剑法中的刺、截、劈、扫数招,转眼又杀了十几人。

为首黑衣人心道:“林家剑法果然了得,林穆不过是强弩之末,竟然还能杀死这么多人,若拿到林家剑谱,武林盟主之位唾手可得”。

林穆刚才强行运力,力行全身的同时,毒素也扩散至全身。

林穆身子一晃,险些晕厥,慌忙站定,从刚才杀出的空隙中一跃到一条巷子里,这才松开杨梦道:“快走。”

杨梦哭道:“我不走。”

林穆一把推开她道:“照顾好谦儿,带他去点苍派。”

杨梦泪流满面,可想到林谦,只得狠心转身离开,往交叉的巷口跑去。

林穆为了拖住众人,留在原处。

为首那人见二人离开,忙率众人跃出院墙,只见林穆,便点了五个人道:“你们跟我分头去找。”

林穆慌忙阻止几人,出剑之时闪避不及,身后一人一剑刺向其腹部,其余众人已经顺势围上,林穆只得先对付周围一二十人。

林穆心道:“没想到我林穆一生不曾做过一件亏心事,竟也躲不过小人暗害。”

一时义愤填膺,唰唰几剑向前方几人砍去,复又回身几剑向后方几人扫去。

林穆此时怒不可遏,虽身中剧毒,但怒气上来,内力竟比方才更强几分,运剑速度也极快,几人不及躲闪,已经中剑倒地。

但林穆身上也身中数剑,待他侧身劈向左侧几人时,被后方一人一剑穿心。

林穆那一剑劈下,自己也单膝跪地,鲜血直流,加上剧毒攻心,气息奄奄,拼尽全力转身挪向杨梦逃走的巷口,向前看了一眼,道:“夫人,谦……。”

“儿”字尚未说出,就气绝而逝。

杨梦为了躲避追杀,在各个巷口不断穿行。

但杨家极重礼教,武功向来传男不传女,杨梦武功低微,追杀她的六人却轻功不俗,她的速度岂能比得上他们?

在一条深巷中,杨梦被为首的黑衣人拦下。

那人森冷地笑道:“林夫人,告诉我林家剑谱在哪里,我就放了你。”

杨梦强自镇定,道:“你休想骗我,就算我说出林家剑谱的所在,你也不会放过我。”

那人道:“你不过是个女流之辈,只要你说出来,我绝不会为难你。”

杨梦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不会把林家的东西交给你。”

那人道:“林穆已经死了,你又何必执迷不悟?”

杨梦哭道:“林哥至死都想护我周全,我岂能背叛他?”

那人怒道:“那你就陪他去死吧。”

杨梦心知性命难保,道:“等等。”

那人笑道:“怎么,想通了?”

杨梦道:“我和林哥情深义重,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处,等我回到他身边,不用你动手,我会自绝性命。”

那人心惊不已,道:“你……”,半晌说不出话来。

杨梦已经转身往回跑。

杨梦回到林穆处,看到他满身伤口,脸上也溅满了鲜血,不由泪流满面,跪在他面前,伸手擦掉他脸上的血,道:“林哥,你说过要和我同生共死,现在我就来陪你”,

伸手拿过林穆握着的剑,转身一剑刺向自己腹部,复又转身偎在林穆怀里,缓缓闭上眼睛,道:“我们来世再做夫妻。”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竟也不由得生出伤感和敬畏之情。

为首那人心道:“没想到她全不会武功,竟也是个烈性女子。”

过了半晌,有人问道:“掌门,我们现下怎么办?”

那掌门道:“林家剑谱一定在林府中,你们把林府上上下下给我搜一遍。”

那三四十人现下统共也只剩下十一二个。

搜不多时,天色已黑。

十几人拿着蜡烛在林府上上下下搜了一整夜,次日清晨才搜到林家剑谱。

其中一人道:“掌门,这就是林家剑谱。”

那掌门道:“有了这本林家剑谱,江湖就在我的掌控中了,哈哈哈。”

其余众人忙道:“恭喜掌门。”

其中一人又道:“掌门,这些尸体怎么办?”

那掌门道:“林穆英雄一世,着实叫人敬佩,把他们的尸首埋了吧,其他人用化尸散清理干净即可。”

其中三四人到昨晚那巷口一看,林穆和杨梦依偎在血泊中,清晨的阳光洒在二人脸上,触目惊心却异常的宁静温暖。

他们将二人尸身抬到附近林中,又和其余众人一起挖了一个墓穴,将二人的尸体埋在一起,立了一块木板在坟前,写上“林穆夫妇之墓”六字。

众人将两人埋好之后,回到林府,其中一人道:“掌门,我们已经将林大侠夫妇的尸身埋了,这就回去么?”

那掌门道:“做的很好,不过不是我们回去,是我回去”,遂拔剑出鞘。

众人惊道:“掌门,你这是何意?”

那掌门笑得极为阴森可怖,道:“杀人灭口的道理,你们不懂么?”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那人突然唰唰几剑,将余下十几人一并杀了,用化尸散化去尸体,方才扯下黑巾,转身离开林府。

林家灭门一事迅速传遍江湖,正月初三,杨阔正在庄内练剑,一下人慌忙来报:“庄主,出大事啦。”

杨阔兀自练剑,道:“什么事?”

下人道:“林大侠和杨二姑娘家前日被灭了满门。”

杨阔慌忙收剑,惊道:“你说什么?”

下人道:“今早夫人交代我说这几日亲戚朋友就快到了,叫我去买些东西回来招待他们,可我一到集市,就听人说林大侠一家满门被灭,连下人也全部被杀了。”

杨阔震惊不已,登时脑海中一片空白,腿脚酸软,险些站立不稳,过了一会儿,才喃喃道:“不可能,这不可能,妹夫他武功盖世,谁能杀他?”

过了一会儿,才道:“此事可信么 ?”

下人道:“江湖中怕是已经传遍了。”

那下人见杨阔神情恍惚,忙道:“兴许只是旁人瞎说,不如等几日再看,若林大侠一家无事,过几日就到这儿了。”

杨阔实在不愿相信妹妹遇害,但他心里知道此事八九不离十,强忍悲恸,道:“吩咐下去,庄内任何人不论听到什么,都不准再提此事,切勿让谦儿知道他爹娘遇害的事,你去把夫人找来。”

那下人忙道:“是,小的这就去。”

下人匆匆忙忙跑开后,杨阔才颤巍巍地走到石凳边坐下,说不出半句话来,呆坐半晌,前些日子见到杨梦一家的情景如潮水般涌现,心如刀绞。

那下人在花园中找到杨夫人陆羽,忙道:“夫人,庄主有事找你,请你过去一趟。”

陆羽道:“庄主找我何事?”

那下人见林谦和杨朔在一旁嬉戏,道:“夫人且随我来。”

陆羽随下人走出花园,奇道:“究竟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那下人这才道:“林大侠和杨二姑娘遇害了,庄主吩咐了不能让小少爷知道这件事。”

陆羽大惊道:“什么?”

那下人将方才对杨阔说的话又说了一遍,陆羽心痛不已,见到杨阔,忙道:“夫君,妹妹和妹夫他们……此事该如何是好?”

杨阔道:“我即刻动身去林府一趟,无论如何要见到妹妹和妹夫的尸骨。”

陆羽道:“好。”杨阔道:“谦儿在庄内的消息千万不可泄露出去,以免引来杀身之祸。”

陆羽道:“好,我会叮嘱庄里人的,那谦儿怎么办?”

杨阔道:“此事先不要让他知道。”

陆羽道:“可是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啊,他早晚会问我们要他爹娘,这孩子还这么小,遭遇这么大的变故,要他如何面对?”

陆羽话未说完,已双目含泪。

杨阔想到林谦,更是心如刀割,沉吟许久,道:“林家的血海深仇还要等他来报,岂能瞒他一世?

只是我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告诉他。暂且瞒着,等他长大一点再告诉他林家,我不想谦儿小小年纪就生活在仇恨中。

还有嘱咐庄内的人,任何人都不准把谦儿的身世说出去,以免仇家杀人灭口。

林家只剩谦儿一条血脉,我们万万要保护好他,否则日后我有何颜面见他爹娘?”

陆羽道:“嗯,我都记住了,你且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谦儿的。”

杨阔交代完,便匆忙赶去绍兴。

到林府后,杨阔四下寻找,才在林中找到林穆夫妇的坟墓,心下甚是凄然,不由双目泪流。

花钱请了当地的道人,选好坟址,秘密为林氏夫妇置办丧事后,才将二人重新下葬。

杨阔驰马前往天机派,本欲打听仇家,不料竟吃了天机派的闭门羹。

杨阔怀疑林家的事与天机派有关,如此说来,林谦在龙泉剑庄一事他们恐怕早已知晓,那龙泉剑庄怕也凶多吉少,不及细思便快马加鞭往回赶。

回到剑庄数日,杨阔见一切平安无事,方才安下心来。

林谦与爹娘分开日久,吵着要找爹娘,杨阔夫妇只得找理由哄着他,两人心里却十分难熬。

林谦虽年纪尚幼,日子久了却也察觉出了异常,虽然不知爹娘已经亡故,却感觉到他们已经离开了自己,日日哭闹,大病一场,一个多月后方才好转。

齐逸风回到点苍派不久,就听闻林家灭门一事,登时义愤填膺,誓要为林家讨回公道,立刻前往天机派打听仇人的消息,遭遇与杨阔别无二致。

齐逸风大怒之下,在天机派大打出手,无奈败在许素手上。

齐逸风不知道林谦尚在人世,故而没有派人寻找。

不过自此之后,齐逸风极少过问江湖事,日日潜心修炼,只盼将来替林氏夫妇报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妇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沈亿不说话,是从他一进入咖啡厅,看见夏敏起,脑海中就浮现出前世的一幕。那是2018年12月1日。短信:“沈亿我是李旭,今天12:00万豪酒店,夏敏的订婚宴,你知道昨天同学聚餐,我问夏敏为什么突然不等了,她说什么吗?”“她说……她已经37了,等不了,她就像黑暗中角落的孩子,看不见一丝阳光。”“没钱给不

  • 网游之王者无双在线阅读第10节

    简单又上网搜索惜夏的背景,除了一些基本资料,其余的都查不出。网上还有一些有关惜夏话题的贴吧,简单点进去看,发现都是说惜夏的背景惊人。她的详细资料无人能查,还说她的后台强大,能这么火少不了背景。越火越容易被人质疑还有扒资料,她虽然没进娱乐圈很久,可是潜在规则还是懂一些。惜夏这么火,肯定少不了业界眼红。

  • 玄幻世界里修真在线阅读第6节

    赵茵看着吴宇,面露出惊讶的神色。天啊,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那脸上的笑容,犹如天空的月亮一样皎洁,那双眼睛,犹如夜空里的繁星一样璀璨,那俊俏的容颜,连身为女子的她都有些嫉妒。赵茵说道:“老天也算是对我不薄,让我临死前能够见到如此帅的小哥哥,也算是不虚此生了,真是可惜,要是能够和你来一发,那就了无遗

  • 网王之万花筒写轮眼在线阅读一个吃螃蟹的人

    不会是?可是他从窗口望去,发现学生们都正襟危坐,一动不动,双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离楚长嘘一口气,看来现在的学生越来越好教育了,如此的没有创新精神。他释放出自己的分身,只见吴心大垮步的走进教室,边走进边说:“同学们,你们不觉得就这么坐着太无聊吗?大家相互之间聊两句不是更好吗?”苏旭无奈的瞧着吴心说

  • 被宿敌儿子看上了怎么破在线阅读第7章

    一而再,再而三,世界每一天果然都是不同的,昨天多了个小喜鹊做伙伴,今天多了个唐岚因做伙伴,三人一狐的阵容真是强大无比。我蹦蹦跳跳的跟在他们后面开始胡思乱想。话说,两女两男,是经典的游戏配对法,可是,如果这是游戏的话谁是男一呢?谁又是我的男一呢?我希望是孟中泠,可是小喜鹊怎么办呢?如果不是孟中泠,难道

  • 香辣灌汤包之第四章

    沈翀本以为自己换了张床榻会睡不习惯,但大婚的疲惫让她几乎是躺在床上便昏睡过去了。次日清晨,她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的,勉强地睁开自己的大眼睛,就看见一张放大了的俊脸在她眼前,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萧祉珄刚爬上床,还没来得及看自己小媳妇儿恬静的睡颜就把人吵醒了,眼看着这人要叫,世子爷赶紧把沈翀嘴捂了

  • 不朽之争在线阅读第5节

    前头的官德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少爷,追女孩子要温柔一点儿,你刚才太凶了。”於天昊一个冷冷的眼神甩过去,一本正经的吐槽,“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还是处男,你哪来的脸教我泡妞?”官德,“……”眼见着那小丫头就要跑出自己的视线范围,男人推开车门,大步流星的追过去。男人腿长步子大,几步追上了小丫头,长臂一伸,

  • 重生七零之军嫂当家在线阅读比剑

    “肃静!”一片嘈杂中,安锦华高声道,“现在,上次比剑中倒数八名的弟子到大殿中央,两两对决比剑!”弟子们默默集中、抽签分组。而巧合的是,青阳和曾经的同门杨洪分到一组,青夕则和李威的弟子吴昌分到一组。杨洪曾是孟亦觉门下弟子。在原师尊功废病倒后,他跟着孟昭拜入了安锦华的门下。此时孟昭拍拍他的肩膀,附耳道:

  • 英雄联盟之王者气度在线阅读第九节

    周边众人见状纷纷惊呼着后退。华城一把将丽苏护在身后,往前迈了一步抬声道“司马师姐年幼不懂事,在下一直听师父说冠帮主胸怀宽广,且十分海量,如果帮主不嫌弃,今晚在下做东,不知帮主可否赏脸?”华城这话说的已经很清楚:她是司马掌门的千金,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是堂堂帮主,没必要跟晚辈计较落下心胸狭窄的恶名;司马

  • 大唐:我成了女装大佬在线阅读第六章

    “姜老爷子,夜夜的伤我一定会治好的。”突然成了“神医”的景离一脸平静,还煞有其事地道。姜夜穿越过来七天,有六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倒是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这些时间里,她好好地探查了一番前身留给她的记忆。这里被称为轩辕大陆,除了东云国这个国家以外,还有好几个国力和东云相当的国家。这个世界的少年少女们会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