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重生之吴邪仍在不见天真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6/11 21:09:21 作者:夜茗晨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吴邪仍在不见天真
重生之吴邪仍在不见天真
作者:夜茗晨来源:晋江文学城
前世胖子:张起灵护了吴邪十年天真又如何不能护他一世无忧,这到底谁对谁错?吴邪:我爱的人迷路了,我愿意等他不管多久,十年不够我还有一辈子。张起灵:青铜门内的一切我来承受就好,我不想吴邪变得和我一样……今生王胖子:哎?画风不对吧,胖爷我认识的天真有这么强大吗?唉唉唉云彩,我都给你说了小哥喜欢男人你还不信!现在知道胖爷我的好了吧!吴邪:瓶砸我们结婚了你不知道吗。汪家?呵!张起灵:这个人一定对我有什么企图……结婚?这个人一定对我有什么企图!最初的铁三角,一个天真的吴邪、一个沉默的小哥、一个幽默的胖子。最

猿飞日斩背着挎包,扒着门框探头探脑视察一番,发觉自己父亲不在大厅,飞快地从屋子里跑出来,冲着大大咧咧敞开的大门而去。

他穿过空空荡荡的大厅和杂草丛生的前院,一迈出门槛,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小伙伴。栗色短发的男孩靠着墙,无聊地数着砖头。

“板间!”

日斩兴奋地大喊。

终于等到小伙伴的板间也很高兴:“日斩!”

日斩立马从包里掏出一个藏蓝色的荷包,荷包磨损得很厉害,洗得掉了色,边缘部分破了几个洞,下面还打了两个补丁。破旧的荷包鼓着肚子,一看就分量不轻

见之,板间笑得更开心,嘴角几乎要咧到耳后,摩拳擦掌野心勃勃道:

“干得好日斩!这样我们就能去赌场把昨天的钱赢回来了!”

日斩的笑容一下消失了,唰地把荷包背在身后,瞪着板间:“你不是跟扉间大人保证了再也不去了吗?”

昨天板间拉着日斩去赌场被扉间发现,让扉间好一阵生气,对着板间就来了一发「幻术·学无止境」,在幻境里被逼着学了八个月函数的板间噗通就跪下了,声嘶力竭地保证自己再也不去赌场了!谁去谁是狗!一辈子娶不到媳妇!

惹得扉间身后柱间直瞪他。

昨天还痛哭流涕恨不得发遍天下毒誓取得扉间信任的板间今天立马忘了自己昨天说过什么。

“没事啦!昨天是回去太晚了才被发现的,今天我找了大哥打掩护,二哥肯定发现不了!”

板间伸手要去够日斩身后的荷包,日斩连忙躲开。

猿飞日斩昨天可被黑着脸的千手扉间吓坏了,他才知晓一个人的可以仅凭气场就可以产生这种等级的压迫力。

一个要够,一个要躲,两个人了在猿飞暂居的房子前你追我赶起来。

两个男孩都是忍者家族用心培养出来的孩子,体术十分出众,在这条窄窄的巷子里辗转腾挪简直让人目不暇接。

但到底是千手板间大一些,力量和身条上都比猿飞日斩有优势,很快从猿飞日斩手里抢过了荷包,猿飞日斩一下急了,还没完全和荷包分开的手向上一扬,荷包脱了手。

藏蓝色的荷包掉在地上,摔开了口,里面的东西叽里咕噜地滚了出来。

板间和日斩看着地上的荷包睁大了眼睛,忘记了打斗。

本该放着碎银子的荷包里居然摔出了许多小石子。

日斩心里一咯噔,立马蹲下把整个荷包展开,银子都不见了,与而代之的是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子和一张写着字的纸条:“臭小子还敢偷钱!”是猿飞佐助的狗爬字。

日斩立马哭丧起脸来。

“完了……老头子肯定要打死我。”

板间同情地看着他,还有些愧疚,毕竟偷钱这事是他撺掇日斩做的。

“啊啊……”他悠悠地叹了口气,“又被大人们摆了一道啊!”

“怎么办日斩?赶紧把荷包放回去的话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吧?”

“臭老头精得很,他肯定能看出来。”日斩抹了把脸,脸上露出决然地神色,“他不仁休怪我不义了,去,板间我们去找宇智波镜去!”

板间立马兴奋起来,拉着日斩就跑:“走走走!镜他一个人憋在屋子里肯定闷坏了——不是,为什么找镜是不义的事情啊?”板间后知后觉地吐槽。

“你们千手和宇智波是仇敌吧,你背着族里跟宇智波交朋友还不是不义的事吗?”

“才不是呢!”板间理所当然地反对。

看猿飞日斩面露不解,边跑板间边和他解释:“你见过喜欢吵架的情侣吗?彼此都大骂着对方是人渣,发誓再也不理对方了,可实际上还不愿意分手,天冷了会提醒对方多穿衣服,自己饿了饿了想着对方是不是饿了、累了。”

猿飞日斩恍然大悟:

“原来千手和宇智波是情侣吗?”

“请不要信口开河,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的仇恨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宇智波镜理智地摇头,有礼貌地表达了“千手板间在放屁”的中心思想。

板间撅起嘴,“我可没见过什么仇恨,咱们两家战场上多久没死过人了?”

“只不过是最近五年而已,五年前千手和宇智波还是不死不休的关系。”

板间愣了一下,在他印象里他们两家已经很久很久没起过什么深仇大恨了,久到他无法想象这不过是五年前才发生的改变而已。可仔细一想,也的确是这个数字,族里最后一个死于宇智波之手的男人的遗孤今年刚好五岁。

他们正在五领郊外的树林里,围坐在其中最大的一颗大树下面,发现这棵树时,猿飞日斩好一阵惊叹,千手板间却不以为意。

“这有什么,千手族地里有好多树都比他大多了。”

最不喜欢这种夸张用语的镜也稀奇的点点头,表示了赞同,“的确如此。”

于是猿飞日斩用赞叹地目光看向板间,让板间飘飘然起来,大声保证要带他们俩去看看千手族地里最大的那颗树。

猿飞日斩立马蹦蹦跳跳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跟着板间回千手家,宇智波镜却苦笑起来。

他刚想说带一个宇智波进千手族地不太合适,一个声音却比他更快。

“哼哼……”一个阴冷的声音在他们附近响起,“可惜有人活不到那个时候了。”

三个忍者家的孩子心中大骇,他们居然一点都没发觉有人靠近,连忙起身掏出武器防备起来。

说话的男人站在树上,嘴边挂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笑容,睥睨着三个小孩,身上穿着的是麻布的衣裳,套着印有千手族徽的盔甲。

不知名的千手族人低沉地笑了两声,“干得好板间大人,将宇智波镜引到五陵郊外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其斩杀了。”

镜瞳孔一缩。

板间立马大喊:“胡说八道,少在那挑拨离间!你是谁?胆敢冒充千手族人,挑拨千手和宇智波的关系!”

他绷紧了脸,再无任何嬉皮笑脸之意,满是怒火地看着高处的男人。

男人露出一副被板间的话困恼住的表情,“板间大人请不要开玩笑了,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就不用再做戏了。”

板间头皮发麻,男人的气势强大,虽然比不过柱间和扉间但也算是好手,自然不是他们三个孩子能对抗的。而他余光看见镜的表情已经出现了动摇的征兆,他一咬牙,干脆拉上镜和日斩扭头就跑。

男人看着三个孩子的背影,没有立马去追,而是露出一个伤脑筋的表情,又十分阴险地笑了一下,才像一个要在食用之前捉弄老鼠的猫一样不紧不慢地跟上。

男人跟三个孩子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慢悠悠地跟着他们,时不时出声刺激他们一下。

越跑三个孩子越绝望,他们的体力渐渐快要消磨光了,可男人连汗都没流一滴。

“不行……我们反击吧……”猿飞日斩看他们根本跑不掉,想干脆干他娘的。

“不!”板间喘着粗气拒绝了。

日斩急了:“我是猿飞家的男人!就算要死也要死得有尊严!”

“不可以!”板间十分强硬地拒绝了,“二哥教给我的第一招就是忍术疾走。”

“什,什么”

镜和日斩显然是第一次听说忍术疾走这个词,皆以期待高强忍术的目光盯着板间。

在两人炽热的眼光下板间解释:“忍术疾走就是打得过就上忍术,打不过就疾走!与其送死,不如想着怎么活下来!”

两人瞠目结舌,“哪有大人会教忍者逃跑”

猿飞日斩不信,在他心里千手扉间是个正大光明铁骨铮铮的汉子,肯定不会教板间这种邪道。

镜却一下平静下来,他下了决定。

“扉间大人说的对。”清透的眼睛看向板间和日斩,“他的目的是我,你们两个跑吧。”

板间当然不肯,“不成!你要是死了大哥二哥就没法跟宇智波交代了!你必须活下来!”

“那我去!”猿飞日斩干脆道,“不管是谁想挑拨千手和宇智波,他们肯定有大图谋,你们得去通知两族族长。”

“不成!”板间再次拒绝,“你要是死了,二哥和你爹就做不成朋友了!”

日斩也急了,“这也不成,那也不成,你说该怎么办!”

“跑!拖时间,拖到我大哥和二哥来!”

日斩觉得不靠谱:“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咱也不是第一天跑出来玩了,他们怎么可能来救我们?”

“会的!”板间十分笃定,充满了对他们的信任,“大哥和二哥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无数次,他和瓦间处在生死边缘,都是柱间或者扉间突然出现,把他们从敌人手中救出来。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这样。

他相信,这一次他们也一定会出现。

但他对柱间和扉间的信任显然不能传递给宇智波镜。

宇智波镜站了起来,第一次对着板间毫无阴霾地笑了起来,“有可以这样信任着的哥哥真好啊。”

“镜……”

“我原本也有一个哥哥。”镜突兀地开始说了起来,“但是他被千手杀死了。”

板间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镜不介意的笑了笑,“我那时就和每一个宇智波一样仇恨着千手,每日努力训练就是为了替哥哥报仇,但有人比我更快,父亲亲手杀了杀死哥哥的人。我本来以为我会松一口气,但是没有,因为那个千手的弟弟当时就站在他哥哥后面,眼看着我的父亲用刀刀砍下了他哥哥的头颅。”

当时并没有感觉,只是觉得大仇得报可以开心一点了,可是也没有,从战场回到家里,哥哥依旧不在家,父亲的腿断了一只,每日发烧说着胡话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来,母亲还是终日都没有展露一个笑容,我依旧刻苦地训练着。

真奇怪,报了仇后,日子反而更难了。

这时我才回想起那个千手男孩的表情……”

镜闭上眼,似乎回忆起了那个场景,

“我忘不了他的表情……那种刻骨铭心的仇恨,我清楚的知道,他和曾经的我一样,一定会怀着仇恨日夜训练,然后在战场上杀了父亲为自己的哥哥报仇。

但是然后呢?

我想了半天,大概我也会找他报仇吧,然后那个男孩的家人也会这样做,然后是我的后代,他的后裔……无休无止,直至一方被屠杀殆尽。”

镜睁开眼睛,看着怔怔的板间,“可是没有,宇智波和千手之间的战争突然停了,父亲没有死,那个男孩没有死,我也没有死,大家还每天忙着一些新鲜的事情,父亲甚至忙得好久都没碰过刀了,最近一次摸到还是母亲不在家,只能自己做饭所以苦兮兮地拿起菜刀;偶尔看到那个男孩也是一脸幸福的焦急,拿着锄头匆匆忙忙的走来走去。

板间……我真的不想这个场景消失,我不想父亲母亲回到战场……”

他的头和他的声音一起低沉下去,显出一股郑重的神色,板间野兽般的直觉觉得不妙,他隐约觉得再让镜说下去,自己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他大叫起来:“镜——”

镜抬起头,右眼无声无息地已经变成了血轮眼,两只勾玉在其中转动,对上了一点防备都没有的板间和日斩。

两个人同时定住了,脑海里突然多了一段记忆,记忆的主人是宇智波镜,真奇怪,板间发现从第三人的视角在看自己,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帅气。

“这是宇智波的秘术,把这段记忆给族长看,他们会相信你们的。”

板间和日斩想要大喊,让镜别做傻事,但他们张不开嘴,身体的控制权已经不属于他们自己了,自己动了起来,留下镜一个人逃跑了。

他们在心中嘶吼,但没人能听到。

镜看着他们远去,转过身,将苦无置于胸前,右眼的血轮眼转动起来。

“无论你是谁……”他低声向自己说,“决不能让你破坏千手和宇智波来之不易的和平。”

慢慢悠悠赶到的男人看着独身一人宇智波镜发出一声冷笑,“看来板间大人终于抛弃你了。”

“少废话!”镜大喝一声,冲上前。

“找死!”男人唰地出现在镜面前,伸手朝着他毫无防备的前胸掏去。

在男人的手快要挨上镜的前一秒,镜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会死。

——如果不是有人及时赶到的话。

一道白光闪过,把带着得意笑容的男人扔了出去。

镜慌乱抬起头,去看来救他的人是谁。

男人挡在他身前,宽大的身躯将他完全遮上。

男人背光而立,手中拿着一把刀,指着冒出千手的男人,光好像是从他身上发散出来一样,轮廓模糊不清,好似有一层金光,使他看不清他的表情。白色的头发每一丝都好像散发着圣洁的光芒,漂亮的直垂随着运动的气浪翻滚着。

是神明吗?

不。

是千手扉间。

镜看着千手扉间的背影,心脏跳个不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代枭雄的帝国在线阅读第4章

    齐洋没穿越之前也是喜欢玩英雄联盟的。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够拿着英雄的武器。现在有机会了,他自然不会错过;他麻利地从商城兑换出了一些锻造材料之后,直接开始锻造。锻造的过程直接在系统面板完成,只是需要时间而已,且一次只能锻造一个东西。卡忒琳娜的次元之刃需要48小时。伊泽瑞尔的奥术拳套需要48小时。维恩的秘

  • 我的脑海中有天道在线阅读第5章

    段天涯跟随师傅伊贺武藏回到门派。“泷泽君,你这段日子不要出门,有什么事,由为师来出面解决。”段天涯鞠躬行礼之后,便告退了。夏夜,新阴派灯火通明,柳生但马守正跪坐在石桌前品茶,旁边跪坐的正是自己的大女儿柳生雪姬。“雪姬,我让你考虑的事情,你想的怎么样了?”“爹爹,我不要嫁给千叶太郎。”“不可能。我不是

  • hp之躲猫猫在线阅读第1章

    【记忆已觉醒,祝大人旅程愉快】突然有一天,星夜的脑内响起这句话,还没来得及惊慌,星夜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农村夏日热辣辣的阳光将漂亮得瓷娃娃似的星夜烤得浑身发红,正好赶过来的李临撞见这一幕,将黑沉沉的目光投向了在树下吃着麦芽糖乘凉的小孩。乘凉的小孩满脸骄横,脸颊肉嘟嘟的一看就营养很好,与李临还有星夜瘦

  • 我只想安静的活着这么恐怖的吗!

    “砰!”一发子弹陡然划破空气打中韦神的脑袋,他的三级头上爆出一团血花,整个人也是迅速躲回到了石头后面。他一边打药一边惊道:“这么厉害的吗?”不光他惊,和他一匹组队的呆妹以及直播间的观众们也惊呆了。“我的天,韦神居然被爆头了。”“妈耶,对面不会是个神仙吧?”“神你麻痹,别看见谁都说是神仙好吧?智障!”

  • 幸福深渊在线阅读第5章

    望着屋外黑漆漆的院子,林蓁陷入了沉思,不知道曾经的林二毛一家到底是怎么挨过这个冬天的?那个惜字如金的系统好久没动静了,它会不会给自己一点提示?过去的几个月里,他的三个属性里,增长的只有属性3,现在是2级。从1级升到2级的时候,林毅斋那几天正在给林蓁读千字文,林蓁便问系统要了一份千字文的讲解翻译,毕竟

  • 无愿草第四章在线阅读

    现在的时间线,正好是纽约大战之后(复仇者联盟1)的时候。人类第一次和外星人交锋。也是第一次意识到了人类有多脆弱。所以,神盾局现在迫切需要新生力量加入,强大地球的防卫力量。而他,蜘蛛侠,正是进入神盾局的预备军。明白了这些之后,何南帝立刻跑向了哈皮。“你好,哈皮先生。”“你好,斯塔克先生!”何南帝冲着车

  • 听说时光很甜在线阅读第1章

    我在工作之余的一个休息日,被好友火火拖了出来。其实,我和她,我们俩之间存在一个并不确定也不否定的一个命题。此命题为,白梦和林火火是好友!虽然这是一个肯定句,可是我们的关系可以说是个相互损贬、互相利用外加互惠互利的这种形式。像我这个在A市混迹了两年的人,只有这么一个相对来说可以信任的人,让我感觉十分揪

  • 水上珠在线阅读第四章

    周末那天,白佛璘陪我在超市里挑菜,我选着我要做的菜式配料,他也帮我参谋。他真的很会挑,眼光犀利,一看就是个厨房高手,我不甘落后,也努力的挑选我擅长的菜品。等结算完,一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急匆匆的离开了超市,开车到了他家时,已是傍晚。我拿着菜冲进了他家的厨房,三下五除二的切完菜,他也很快出现在我

  • 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本台记者报道,日前在首都发生的一起重大凶杀案,与今日凌晨已经正式宣告破案,根据本台记者的最新消息,凶手是一名高一学生,行凶目的尚在......”“本台记者最新报道,日前首都发生的shi长一家灭门凶杀案,目前已经告破......”铺天盖地的新闻,全部都是报道着一件事情——首都,天子脚下,高层s

  • [海贼王]cp是卡塔库栗第四章

    第四章瘦猴听到我的抱怨找了块稍微干净点的地方,躺在那一堆草上,笑呵呵的看着我:“三哥,如果你想过好日子,那就得学会忍受,就要学会爱上艰苦!”听到瘦猴很有哲理的话,我屁颠屁颠的走到他身边躺下:“我说你小子,从哪学的这些哲言阿,说的一套一套的!”瘦猴拍打着蚊子,看着我说:“三哥,不管咋滴,我们一定要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