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我!纨绔天龙人在线阅读第1章

2021/6/11 20:22:18 作者:吾乃秀儿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纨绔天龙人
我!纨绔天龙人
作者:吾乃秀儿来源:飞卢小说网
带着纨绔系统穿越到海贼世界,成为了天龙人!从此一名让世界政府头疼,让各大海贼畏惧的超级纨绔诞生了!战国:莱迪欧抢了今年的天上金。五老星:他要什么你们都给他,难道你们想再被他轰炸一次玛丽乔亚吗?其他天龙人:他嚣张我们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是伊姆大人的后代呢!黑胡子:这人简直比我还阴险!凯多:与他为敌,和之国都不一定安全了!莱迪欧:大家都是出来混的,用你们的脑子想想,真以为我横行世界全靠身份吗?胆敢惹我的,坟头艹都两米高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花落水流,春去无踪,只留下遍地醉人东风……”

手机在桌上震得嗡嗡响,然而任由手机铃声放得再大声,还是半天没有人接。

要问为什么?房间里唯有的两个大学生还躺在床上熟睡着。

还在梦里兴奋地吸着大橘猫疯狂撸毛的丰勇利,被突然打在脸上的巴掌给弄醒了过来。

“吵死个人了!那是你的手机吧,混蛋!话说你那个魔性的铃声怎么还没有换!还不快去给我关了!”

被室友一巴掌打醒的丰勇利还处于懵逼状态,半天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响了。

“话说回来!你还要摸我摸到什么时候!不对!你这个混蛋为什么睡到了我的床上!”

室友咆哮的口水都喷到了脸上,丰勇利才发现自己的右手的确伸进了室友的衣服里。确认了一下手感,原本还有些懵的他便立刻清醒了过来。

“啊!抱……抱歉啦,小胜。”

哦豁!毕业聚餐,昨天是他们寝室最后一次在学校附近小聚了,然而好像因为喝太多酒,结果就没有爬到上铺就直接靠着下铺的室友睡了。只模糊记得自己喝得烂醉,怎么回来的都不记得了,哪还管这些……

撑着身体下了床,脑袋立马就痛了起来,不知为什,身体也很难受的样子。话说回来,自己昨天睡得太沉所以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梦见了一直超级可爱又巨大橘猫。因为毛软乎乎的,靠着很温暖,作为猫控的他完全把持不住一直抱着狂撸来着。

这么说来……

勇利猛得一抖擞,看了一眼已经继续闭着眼睡觉的室友……

不是吧……

下意识就别过脸去,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象那只橘猫换成室友的情形。

然而不行啊!越是不想那样去想,脑袋里的画面就越来越清晰,脸上立马热了起来。再加上从室友江胜露出的领口处发现了可疑的痕迹,仿佛就像是……

种了草莓一样!!!

天啊!丰勇利!母胎solo至今,经历了大学四年的单身生活以后,在这分别前最后的日子,你终于耐不住寂寞趁醉要对室友下手了吗!不对,是已经下手了!?

NO!!!

“不,不是这样的。我还是很钢铁直男的!对!没错!我是钢铁直男!那只是梦而已!”丰勇利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下一秒,就被扔过来的枕头砸中险些摔倒。

“在那嘀咕什么!吵死了!再不把你那破铃声关掉我就把你手机扔出去哦!”江胜凶了他一下,然后翻身继续睡了过去。

“对哦,手机……”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起床的丰勇利立刻前往自己的桌子寻找手机。

“枕头还给我!”

没睡好的江胜全程都是炸毛咆哮的状态。嘛,也能理解,他也还想睡。把枕头捡起来丢回室友后,丰勇利走到卫生间关上门,终于接通了响铃许久的电话。一边拉开裤子开始小解,一边听到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喂,勇利吗?你在干什么,这么久接我电话。”电话那头的女人语气听起来很是着急。

“啊,小姑啊。抱歉,昨天刚和同学们喝……”

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里的女人给打断了。

“又喝酒了?算了,你要毕业了大家伙想喝酒也没什么。先不谈这个,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现在先安静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

半晌过后,好不容易安静了片刻的宿舍里,从厕所传出一阵咆哮。

“你说什么!!!”丰勇利震惊地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消息。

“丰勇利!你想死吗!吵死了!”室友不满的咆哮再次传来。丰勇利连忙捂住嘴,然后手忙脚乱地拉起裤子,然后轻手轻脚地打开寝室门走到寝室外面。

“小姑,我最最亲爱的小姑。你确定你不是在骗我吧!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丰勇利再次向电话中的女人确认到。

“是真的啦,这种事情没什么好开玩笑的。看你们还能聚餐喝酒,看来学校的事应该都弄完了。总之,你尽快来我这一趟吧,你爸妈也在这等着在。来的时候路上小心,我还有事,先挂了。”

用力掐了掐大腿,好痛!天哪!这居然不是在做梦!丰勇利都快激动地哭出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注意到现在才七点不到,大多数人都还没起床,他真想对着天空大声呐喊几声以表内心的激动。到考虑到会被揍的风险比较大,丰勇利还是忍住了。

老家的小姑打来电话,告诉他丰老爷子,既他的亲爷爷前几天刚刚去世了。对于从有意识起就只在照片里见过的老人,哪怕是血脉至亲对丰勇利来说其实也没什么感觉。

原因得追溯到二十二年前,丰勇利的爸爸丰建林不顾丰家老爷子的反对带着丰勇利的妈妈张淑芬私奔了。理由是丰家看不上张淑芬只是个农村出生的女孩,而且长得还瘦弱,总觉得她也难生养。所以丰建林的父母连带着亲戚都坚决反对他们的婚事,心有不忍的张淑芬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丰建林,于是悲愤之下就一个人不辞而别回了县城老家了。奈何丰建林态度坚决,表示这辈子就爱她一个,非她不娶。连行李都没收拾就打算离家去追回妻子,气得丰老爷子对着他的背影大喊要断绝父子关系,死后也绝对不给他留一分钱。

然而虎父无犬子,父子两人都是倔脾气,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为此还真的就一去数十年没了联系,哪怕听说丰建林过的再艰苦,丰家也没给过一分钱,还不准其他亲戚接济。

直到听说了嫡亲孙子丰勇利出生的消息,老人家才流露出一丝让步的想法。丰老爷子就一儿二女,虽然大女儿早已经给他添了外孙,但终究还是想要嫡亲的孙子。再三犹豫后于是派自己的小女儿去当说客,表示只要他把孙子带回来认祖归宗,向他低头认个错,以前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他。

然而丰建林却只让小妹带回来一句话:“没门,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你孙子!要认错也是你先认错!否则就算到死,你也别想听到亲孙子叫你一声爷爷!”

把丰老爷子给气的哦!黄花梨的拐杖都给敲折了!

两家人的关系就这样僵持到了今天,丰老爷子因为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因为心脏衰竭在医院住了几天就过世了。

不过老爷子心态到是很好,觉得自己也活够了,该去找地下老伴了。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自己快死了,却还没见过自己家的宝贝孙子一面。看着照片里瘦弱的孙子,就觉得孙子从小到大受了不知道多少苦。那个不孝子不见也就罢了,但自己亲孙子是真的欠啊。(湖北方言,欠有想的意思。欠孙子就是想孙子。)

每次出去散步看到别人院的老头子老太太在小区笑着陪自己家宝贝孙子孙女玩,他都羡慕地眼睛快要滴血了。

因此他在临终前,突然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在遗嘱中吩咐,将其名下的大量资产全都转移到自家亲孙子——丰勇利的名下。这也是丰家小妹打电话叫丰勇利回去的主要原因,丰老爷子留下的资产包括了近四千万的存款以及武汉市区内的十几套房产,由于价值金额太大,必须继承人本人去签字接受。

丰勇利虽然不曾见过爷爷,但是小姑一年准会来见他几次,每次必定会偷偷给他塞红包,所以必然不会拿这件事骗他。

面对这笔从天而降的巨额财富,丰勇利高兴得就差螺旋升天了。

有了这些钱,还做什么一家家累得要死地去面试,低声下气看别人面试官的脸色。还管什么毕业设计会不会教育厅被打回来重做,整天忧心忡忡的。以后哪怕坐在家里吃利息收房租都可以一生无忧了。不,哪怕是天天花天酒地也够他过完富足的一生了。

过了二十多年节俭的日子,原来自己真的是个有钱人。哦!老天!果然以前那些艰难的生活都是来考验我的吗?!我真的是一个富二代!不富三代?!

一下子设定太多,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于是,按耐不住激动的心。他立刻回寝室收拾几套干净衣服和毛巾准备出发。

被他走来走去的动静吵醒的室友,再次咆哮道:“丰勇利你是不是想死!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然而江胜却看到丰勇利突然笑嘻嘻地看着他,眼睛里闪烁着奇怪的光。

“抱歉了,小胜。家里突然有急事,我得回去一趟。我大概是要发达了,等我回来我就包养你,宝贝~”丰勇利一本正经道。

“切,谁稀罕啊。要走快走,我要睡觉!”然而江胜心里却是莫名有些触动。

难道他想起了昨天……

正好丰勇利东西收拾完了,走之前他还快速地亲了一下炸毛的室友,在江胜反应过来之前便夺门而出。

果不其然,三秒过后,门内传来的室友的咆哮。

“死基佬!臭勇利!西内!去死吧!有种别回来了!”然而脸上的绯红,说不出是各种感觉,心跳得异常的快。江胜将脸埋在枕头里,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而此时心情超好的丰勇利十分豪爽地直接打的准备前往高铁站,并在路上和母亲通了电话,得知他们已经在武汉了。还说一向倔脾气的老爸跪在灵堂哭得死去活来的,让他来了过来帮忙劝一劝。

“他们父子俩终究是一场遗憾啊。两个人都是倔脾气,谁都不肯让步。到头来,唉……”张淑芬最后在电话里感叹到。

多少意识到爷爷去世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的丰勇利终于平静了下来。

果然,爸爸心里还是一直有爷爷的……

匆匆赶到了高铁站,正好有一辆时间比较近的去往武汉的高铁。于是买票过安检,检票一气呵成。然而当他停下步子站上下站台的电梯时,丰勇利终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了。

“咕~”肚子传来一声不争气的响声。

OMG!自己还没吃早饭啊!昨天晚上大概是吐了好几次,应该早就把昨晚吃的烧烤给吐了个干净。而且从早上起来自己居然一滴水都没喝,喉咙渴的要死!

摸了一下脸,果然一层油。脸也没洗!牙也没刷!睡成鸡窝的头发也只是草草地抓了几下。哦!天哪!他引以为傲的洁癖呢!

一时间,沉重的困意突然袭来。丰勇利才意识到,自己也没怎么睡好觉啊!前一天大概喝到凌晨三点才回的宿舍,而现在才不到八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通话记录,自己居然六点二十就起来了!!!低血糖的虚弱感以及睡眠不足带来的困意瞬间被放大了。

意识有些迷糊的勇利撑着最后一点精神,按着站台上的地标找到自己车厢的位置。

“再坚持两分钟就好,等坐到座位上就可以睡觉了……”丰勇利这样提醒自己。

然而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晃晃悠悠地向前倾斜,渐渐地走过了警告黄线的位置。

不远处,对面站台的工作人员终于注意到了行为奇怪的丰勇利。

“喂!那边的小伙子!快退到黄线后面去!那边马上有不停靠的列车经过,很危险!听到没有!喂!”工作人员拿着喇叭对着丰勇利大声说道。喇叭的声音引起了周围等待列车进站的人们注意,他们看到那个一个估摸着大学生模样的小伙子一个人站在空站台上,摇摇晃晃地低着头在向前走。

见小伙子没有反应,工作人员立马急了起来。

“那边的乘客听到没有!请往后退!马上有不停靠的列车经过你面前,请赶紧后退!”

然而警告却并没有让那个人做出反应,还有逐渐在向前走随时有可能掉到铁轨下面一样。

列车即将进站的汽笛声从远方传来,已经可以看到列车车头的灯光了!工作人员震惊地睁大了眼睛,赶紧向台阶方向跑,同时一边用喇叭呼喊那个空站台前的小伙子,一边呼叫同伴。

“谁都好,快去拉他一把啊。”已经看出那个人不对劲的工作人员立马内心十分紧张,脚下的动作一点也不敢慢下来。

啊……脑袋沉沉的,感觉浑身都使不上力气。诶……两分钟这么久的嘛,列车怎么还不来。周围的声音已经到听不清了,视线也有些模糊了起来。对面似乎有个工作人员在拿着喇叭对他喊什么,可是他根本听不清。然后就看到那个人跑向台阶了,好像还有一些乘客也在对着他喊些什么。话说回来,那边的站台为什么有那么多人?

丰勇利吃力地让自己转了个身,抬头去看挂在上方的电子屏幕。然而却因为重心不稳而向后倒去,本就靠近站台边缘的他直接掉了下去。

在空中,他看清了电子屏幕上写着1站台,而不是2站台。左边刺眼的灯光越来越近,同时还伴随着车轮摩擦铁轨的刺耳声。下意识地看了过去,却发现是还没停下来的动车。

另一边好像有人在叫他,抬眼过去,好像是刚才的工作人员。那个人在朝自己奔跑,左手还伸向自己。丰勇利在空中,不自禁地伸出了右手。

可是,来不及啊……

“真的假的……”丰勇利终于意识到。有女人的尖叫声和那位工作人员呼喊的声音传到耳边……

我……这是……要死了吗?

列车伴着一阵强风经过,终于在5秒后急停了下来。

看着面前停下的列车,那位工作人员跪在地上瞪大着眼睛。左手还保持着伸直的状态,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

本以为自己就要体会被列车分尸的感觉了,结果好像并没有迎来预想中的疼痛感。

当勇利反应过来时,自己正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只不过奇怪的是,自己仿佛浸泡在一种温暖的液体之中。手臂使不上力气,眼睛也睁不开,甚至还能感受到一种力量在推挤他。还没等他搞清楚状况,就感觉自己被什么给抓住了,朝着头顶的方向滑了出去。

刚才的包裹感不见,周围仿佛变亮了。突然吸入的冰冷空气让他呛了起来,结果却发出了婴儿般的哭啼声。

等等?婴儿?

就在勇利的疑惑声中,一个声音从耳边响起。

“恭喜恭喜,风间太太。是一个男孩呢~”(日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把王爷当白月光替身之后在线阅读百草阁

    “城主府叫我过去干嘛?”陈玄心中想到。但是现在的情形看来是不能不去了,于是陈玄便来到了城主府。议事厅上一位中年男子坐在主位,很有威严,直视陈玄。“听说你能救活药草?”陈玄惊讶到竟然又是这件事,急忙回答道:“我是能,但那一滴生机灵液已经用完了!”“生机灵液!你说得可是是真的?”中年男子万万没想到陈玄会

  • 娱乐之我在万界拍电影第七章在线阅读

    “稍后做个测试,测试通过还需要参加暗的培训,考核合格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暗。”跟着林邈拐弯,尽头是电梯。跟着他走进电梯,一路上没有其他人,他送我到房间便离开了。房间里坐着一位医生,一角有监控器,另一面玻璃墙后隐约能看到几个人影,卢医生让我不要拘谨,房间后面是别的考生,桌上有功能性饮料补充体力,我喝了点水

  • 弄兽在线阅读第七章

    嘀嗒、嘀嗒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焦灼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到了该出发的时候了……林熠站起身,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把小咪揣在怀里,招呼着他们一起出门。酸柠酒馆的位置比较隐蔽,坐落在一个小林子里,艾文带着他们左拐右拐地走了好久才走到。从外面看,这也就是一座普通的院落,风雨侵蚀的痕迹,给它增添了一些时间的味

  • 我的餐厅有属性在线阅读门内的世界

    可能是比较配合的缘故,李无常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吸力,只不过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感觉到抓着自己衣服的小手更紧了,李无常笑了笑。要说感觉的话,其实就仿佛悬浮在空中,有点太空遨游的感觉,那种失重的感觉,令人有点发昏。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无常感觉自己的双脚忽然着了地,不远处还出现了一个小光点,而且随着李无

  • 我成为了皇帝群的第423位路人成员?!第二章 “边缘人”(1)

    闲暇之时,林枫最大的爱好是听歌,尤其是八、九十年代的粤语流行曲。他把自己沉浸在音乐里,投入大量时间,探索精彩纷呈的八、九十年代香港乐坛。对他而言,听歌需要高度专注力,除了聆听歌手吟唱的音色和旋律,同时还要查看歌词,更要留心编曲,任何细微末节都不放过。编曲为塑形的骨架,旋律为流淌的血液,歌词为精致的皮

  • 我用双手改变潜规则之飞絮影步

    桌子微微颤动起来,一股股寒意弥漫开,随之站起来的,正是王琦宁。“抢我未婚妻?”不管刚才何生亮的气势如何,他王琦宁深谙的是暗杀之道,避重就轻是战斗的关键。而眼下,被林耀几句话就推到了何生亮的对立面,他不得不站出来,不仅是他的面子问题,还有王家的面子!单单是王琦宁所散发出的冰冷杀意,就让林家众人惊叹无比

  • 契约·十宗罪在线阅读第10节

    “奇怪?司机哪去了?”冯灵凡在村口四处张望着。“不清楚,要不问一下那里的村民吧,看来他是少数几个没去参加祭奠的人了。”向安妮指了指前方。果然在村口不远处的屋外正坐着一个人不过为什么之前没发现呢。叶项明来到那人面前打听道:“老师儿(方言)跟你打听个事儿,这面包车的司机去哪了?”那男人坐在躺椅上撇了撇这

  • 登顶[快穿]之无事献殷勤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把朋友圈当日记本,芝麻大点的事都要发动态?”宋寒川吐槽道。“我这叫记录生活。”江漾说,翻完楼闻筝的朋友圈,他又想起什么似的说:“老姚的酒吧今晚开业,让我们过去捧场,去不去?”宋寒川没回答,而是把询问的眼神投向晏淮之。“去吧。”晏淮之说。“好,叫上楼闻筝一起。”江漾笑嘻嘻的说,

  • 一只驸马入赘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北风似刀,滴水成冰。接近地平线的夕阳早已失去了炙热的光芒,有的只是淡淡的金黄色。傍晚时分,呼嚎的冷风开始在西北大地上肆虐,空旷的山林中,凶狠暴戾的猛兽早已失去了踪迹,大地上一片荒凉,枯藤、老树、落叶,周围的景象无一不昭示着天气的恶劣,以及环境的萧瑟冷寂。哗啦啦一阵寒风吹过,无数的落叶飘落下来,又给地

  • 还珠之我是皇后第8章在线阅读

    301号房。突然出现的女人使屋内打斗的双方一停顿,十几双眼齐刷刷地望向窗边。幽鹿忍着左臂的疼痛,优雅地起身:“你们继续,不用管我。”“你是谁!”这女人一身黑衣打扮,一看就不正常。黑洞洞的枪口顶着额头,幽鹿神情不变地踩着猫步缓缓向一个带着面具的银发男人走去——这人一看就是头儿,我先把他控制住!“我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