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神翎纪之炼狱黑焰(6)

2021/6/11 5:52:09 作者:楚晓晗 来源:17K小说网
神翎纪
神翎纪
作者:楚晓晗来源:17K小说网
夏柠想,穿越就穿越吧,至少不用看到那些人。然而,她发现男朋友也穿越了过来。某一天,一睁眼,二人竟然回到了21世纪,夏柠对此很是惊喜——咦?自己的灵宠和灵力全都在?此时的现代居然也是修真界?当末日来临,霸道戏精小可爱&温柔傲娇男神,携手退敌。本文超甜!男女主一直都在一起!古今时空错乱文(●◡●)

曾几何时,他作为沐家的绝世天才,受尽追捧,这些身为沐家高层的所谓长辈们,在面对自己时也都刻意讨好,不断想办法和自己结善缘。

所以那个时候,沐阳才能风光无限,不但在长辈面前出尽风头,更是俨然成为沐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几乎所有的沐家子弟提起沐阳都引以为傲,对自己和沐阳同在沐家感到无比自豪。

然而这一切,在六岁那一场资质测试之后,都成为了历史。

曾几何时,他沐阳在沐家中,走到哪里,都会听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那不加掩饰的指指点点,对于幼小的沐阳而言,宛如芒刺在背。

而长辈当然也都变了态度,除了族长沐战云这一脉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很乐意在沐阳脸上踩几脚,极尽嘲讽之言。

仿佛,是要将他们曾经那般卑躬屈膝的讨好,都连本带利讨回来啊......

一幅幅画面在沐阳脑中闪过,沐阳闭上了眼睛。

“嘿嘿,小杂种,认命了是么?废物就是废物,连反抗的胆量都没有,杀了我可怜的武儿,现在就让你为我儿填命!”沐青山见到沐阳闭上眼睛,以为他是害怕的认命了,气焰索性更加嚣张,同时心里也燃起了一丝快感,亲手毁掉一个天才的快感。

即便,那只是曾经的天才......

然而下一刻,沐阳却忽然睁开了双眼,目光一片冷漠,仿佛不带丝毫人间感情一般。

彷如,上位者俯视了蝼蚁那般的漠然。

而最让沐青山恐惧的并不是这个,而是......

两团小如手指尖的黑色火焰,突然出现在沐阳的瞳孔之内,自顾自的跳动着,扑腾、扑腾,但在沐青山的眼里,却宛如魔鬼来临的脚步节奏。

沐阳伸出了右手,摊开成掌,似乎准备用他年仅十三岁的幼小手掌,来抵挡沐青山气源境中期的全力一拳。

“这小杂种只怕是傻了,他还真以为有点身手能打得过气源境初期,就能挡得住青山么,要知道修仙之途每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都宛如天差地别,岂是可以轻易逾越的,真是狂妄!”三长老见沐阳伸出右手,不禁嗤之以鼻。

此刻天色昏暗,又有沐青山的身形阻挡,以他和二长老所在的位置,并没有看到沐阳瞳孔中的异常。

“年少轻狂而已,只是可惜了武儿啊。他死了,这计划就得告一段落了,只怕,还得另外找一人执行才行。”二长老抚须说道,对三长老的话深以为然。

对于此刻沐阳的结局,他们已经了然于胸,似乎已经看到,沐青山一拳打爆沐阳脑袋的场面了。

“不!”一声惊天惨叫,却是将他们从幻想之中拉回现实,只见沐阳不知何时已经收回了右手,而刚才气焰汹汹的沐青山,却是左手抱着右臂,不住地在空中挥舞,那道惨叫声音,正是从他嘴里发出,而他挥舞手臂......

两个长老同时睁大眼睛仔细看去,只见沐青山右拳上,竟是有着一团诡异的黑焰附着,并且不断地蔓延,一寸一寸,灼烧沐青山的皮肤。

“呃......啊!”声声惨叫不断从沐青山口中发出,沐青山强忍着那种蚀骨抽髓一般的疼痛,不断挥舞右臂,并向周围的墙壁玄关等东西上面抽打,也都无济于事。

黑焰仿佛已经粘在了他的身体上,不断由右臂向全身各处蔓延,像从九幽炼狱中蔓延出来的火焰一般,不断给世人施加无尽痛苦。

“这是......”两个长老一见到那黑焰顿时瞳孔骤缩,后背直冒冷汗,他们当然认得,那是什么东西,也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起动手!”二长老沉声说道,三长老点了点头,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暴起施展各自的攻势袭向沐阳,而他们的实力,也都是,气源境中期!

在看到沐阳展现出来的黑焰之后,两个长老心中退缩的念头,都被这些年欺压沐阳形成的高高在上而取代。

而他们,又怎么能允许沐阳,成功的东山再起!

沐阳嘴角冷笑更甚,虽然折磨着沐青山,但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还未动手的两个老东西身上,就是为了防着他们暴起发难!

“来的正好,你们,也给我死!”沐阳瞳中黑焰更甚,随后血污不堪的衣袖猛一挥舞,两朵小小的黑焰顿时洒落而出,稳稳的飞向欺身而来的那两个长老。

两个长老大惊失色,想要抽身而退避开,可他们因为害怕迟则生变,都是全力出手,一时间竟是收不住手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撞向那迎面而来的两朵黑焰。

“啊......啊!”同样的,黑焰一沾身,蚀骨抽髓般的痛苦瞬间袭来,而这两个长老,可能因为年纪苍老的缘故,表现的更加不堪,直接痛的在地面上打起滚来......

“沐......沐阳,放过我,放过我......啊!”沐青山还算神经坚韧一些,竟能强忍着痛苦开口求饶,只是其声音的嘶哑程度,也更加体现了他此刻是如何的痛不欲生。

其他两个长老显然就没有那么能忍了,依旧痛的在地上打滚,但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沐阳,眼中露出乞求的神色。

“放过你?”沐阳转过头去,看向窗外。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却莫名为这种场景平添几分凄凉。

“在你们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可有想过放过我?”

“水灵她只是个毫不相关的女孩,你们执行这个计划,可有想过要放过她?”

“现在教训临身了,你反倒要我放过你?”

沐阳的神色忽然变得极为狰狞,额上青筋暴出:“想都不要想,老畜生,这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下辈子好好做人吧!”

随后,沐阳转身走向门外。

“你们,就好好享受这种折磨吧,安心等待死亡来临,哈哈哈!”沐阳的狂笑声渐行渐远,厢房中,只剩下被狂暴黑焰笼罩的三个火人,宛如身在炼狱一般,哭喊承受着应有的惩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成了小说反派在线阅读第9节

    王猛满嘴是血的喊道,本想在校门口耀武扬威一番,没想到这种情况下高君还敢打他。不过那三个混混显得有些迟疑,高君一巴掌把王猛扇出五米远,这是什么样的力量,更何况一言不合就动手,这是驴脾气呀!只是,王猛的哥哥是道上知名的人物,是他们的老大,这个忙必须要帮。三人硬着头皮刚要走过去,却见高君看了看周边的老师们

  • 网游之小人物的世界与家人之间的关系

    家人是至亲至爱的人,不曾想起却永远不能忘记的人。只懂付出不求回报的人,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人,无论你发生什么都不会舍弃你总是会站在你的立场上无所求的守护你会为你牺牲一切甚至自己生命的人。亲人超越了自己的一切,亲人的快乐是最幸福的事,为亲人而活没有苦累。现在的大学生都会有自己的知心人,每当心中有一些不快乐

  • 夕城依漫在线阅读第10节

    梁竹音将茶盏端起双手奉上,“请殿下用茶。”萧绎棠扫了一眼见是枫露茶,并未接。梁竹音见他不接,也不敢放下,两人就这般各自僵持着。卫恒此时惶恐的不得了,他甚至有种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念头。他见梁竹音的双臂颤抖着,引得那茶盏内的茶水漾起一阵阵涟漪,着实心中不忍,替她解围道:“师兄,你若不喜枫露茶,就赏给我罢

  • 怪奇心理图鉴第七章

    听说阿翁正在训练场与人比武,我便前往找他。我来到训练场的时候,阿翁正在与两个壮汉比力气,阿翁让他们一起上,两个壮汉齐心发力,想将阿翁扳倒,阿翁后退了两步,很快稳住,手脚同时发力,将他们甩了出去。那两壮汉爬起来,对阿翁抱拳行礼,在场的众人呼喊着阿翁的名字,他们眼对阿翁都充满了崇拜和敬畏。阿翁大声问:“

  • 帝国战将之第八章(8)

    第七章“妙妙,马上就是中秋节了,想去哪儿玩啊?”林妙妙对林大为说道:“一到假期到处都是人,我才不想出去看人呢,还是在家里待着好。也不知道小琪跟钱三一能不能回不回来,我们几个都好久没见了。”林大为接着说道:“你们才开学多久啊?什么就好久不见了?不就半个多月没见吗。”林妙妙继续说道:“我跟小琪一直都是形

  • 狭道相逢之脱俗(6)

    第六章脱俗林渊随即叹了口气,向菱纱天河招了招手;“菱纱,今日便能下山了吧?”“嗯。”韩菱纱笑着点了点头。“那就走吧。耽误了下山,今天又要在这里睡一夜了。”林渊也是笑着说。几人随意的收拾了一番,便起身下山了。刚走不过十几分钟,林渊却看到了一个清丽的背影。碧绿色的衣衫……那是谁?清丽脱俗……又是在说谁?

  • 追寻异能者在线阅读第4节

    小夫妻都是适应力极强的人种,一旦弄清楚自身所处的环境有变,那原来定好的策略也必须更改了。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公主府的晚餐桌上除了青菜就是水果,半点荤腥不见。而且,瓦盆的消耗数量变成了以前的N倍。这不,又来了!间或传出的呕吐声停止,额附脸色苍白的靠在门边,招手。站在几尺之外的小太监赶紧跑过来,

  • 和暗恋的总裁一起重生了[娱乐圈]第八章在线阅读

    楚雄摸着手中的戒指,呵呵的傻笑起来。刚才虽然想把空间戒指还给老者,不是楚雄不想要,而是因为这空间戒指太过珍贵。现在老者已经不需要空间戒指了,那楚雄当然很高兴自己得到一个天下人都想要的空间戒指。老者看着楚雄在那里摸着戒指发呆,就知道楚雄的心里在想什么,咳凑了一下说到:“咳,小伙子别太高兴了。这空间戒指

  • 雨霁霓虹之第二章

    程菲菲有些结巴:“……你想我怎么报答?”“你觉得呢?”李渝只是跟她开一下玩笑,并不是真的要她做点什么,他从沙发站起来走去卧室,拿出一面镜子,又回来沙发这边坐下。拿起沾过消毒药水的棉花,照着镜子,涂在脸上。伤口被药水沾到,有些火辣辣,李渝的脸部表情有些扭曲,忍痛消毒。程菲菲一直低着头想着报答的问题,李

  • 伊苏克斯之奇怪的画风【新书求收藏】

    下了楼,薛阳直奔路口就近的公交站牌。以薛阳目前的经济状况,出行也就只能坐坐公交车了。不过薛阳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穿越而来的他必将改变前身之前的命运。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久的!对于这一点,薛阳信心十足。到了公交站牌,薛阳刚站定,旁边几个同样在等公交车的民众忽然间惊呼了起来:“啊……你们快看,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