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九天修罗界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6/11 23:13:03 作者:木叶枫林 来源:17K小说网
九天修罗界
九天修罗界
作者:木叶枫林来源:17K小说网
无限血域上空一道血色电弧似流星般划破天际,而这一天一个婴儿出生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他将掀起滔天巨浪!修罗族与众不同,主要修炼手指罗纹。一罗通脉;二罗开穴;三罗锻体;四罗炼魂;五罗清气;六罗凝神;七罗化元;八罗锁精;九罗执地;十罗逆天。

正当叶辰三人靠近鎏金石棺门,叶辰想伸手过去触摸时,周围的石像发出裂动的碎屑声,紧接着全部石像都磨动着。

叶辰三人立马屛住呼吸,四下安静起来。正当叶辰头冒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滴到光滑的岩石台阶上,发出滴答的一声,周围数十座石像瞬间爆裂,露出百虫啃咬过的尸骨,尸兵每一个都血肉模糊,手中的兵器发出阵阵透人入骨的腐蚀寒气。

“不好,是尸兵。”叶辰惊呼一声,当机立断对着石棺门就是一记长歌问天。“快,我们得打开眼前石棺门,否则我们三人全都会被困死在这里,像门口最初见到的那些尸骨一样。”

想必他们就是想着往外跑,殊不知门口那座石棺门布有七星法阵,只能从外往内开,不可能从内往外逃出去的。而且这些尸兵鬼将能够借助于古阵法的作用,吸收入墓者的灵力,转化为自己的灵力,因此可以说是不死不灭。就算你打得死他们一次两次,他们也能复活,迟早耗死你。

可惜叶辰的剑气虽然强悍,可惜实力太弱,全力挥发出来的一记长歌问天,在石棺门连一道痕迹都没有。

“你们挡住尸兵,我来试试看。”说完,齐逸轩率先全身变成暗金色,一股黑色气息环绕周围,看来这次是要用尽全力了。

只见齐逸轩全身黑鳞甲覆盖,以莽牛姿态猛地冲撞石棺门,以为会有奇效,结果石棺门纹丝不动,仅仅裂出一条头发大小的缝隙,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石棺门又恢复如初。

“叶辰兄弟,不行啊!我撞不开这石棺门,这东西可真沉啊。”齐逸轩对着叶辰喊道。

“你们好了没有,快来帮我。我快拦不住了...”萧若素有些抵挡不住的趋势,其实萧若素本身实力不弱,可实战经验不多,好在冰雪系的剑气充足,能够冻住尸兵膝盖关节部位,减缓尸兵前进的步伐,也算是勉强支撑得住。

“看来不能用蛮力打开,我得了解一下石棺门的布局构造,你们帮我顶一会,给我点时间。”随后叶辰退了下来,让齐逸轩顶了上去。

幸好尸兵不强,大概就寻常小武师境,萧若素和齐逸轩自然抵挡得住。

可是渐渐地,随着萧若素和齐逸轩杀的尸兵越来越多,倒下的速度远远跟不上尸兵站起来的速度,围困叶辰三人的尸兵数量越来越多,将近四五十人。并且尸兵的实力不只是小武师了,大部分已经升为大武师境界,其中还有个别武宗实力强者。

萧若素有些抵挡不住,齐逸轩只能疯狂冲撞,帮她分担一部分尸兵。

“叶辰兄弟,这尸兵太难对付了,根本就杀不死,而且实力还源源不断变强,就算我们打得过,也耗不过,早晚被活活耗死下去。”

“叶辰哥,你好了没有?你快想想办法,尸兵越来越强了,我们两人可快拦不住了。”

随着时间紧迫,叶辰试了很多种方法,根本都不对,甚至连远古禁书中的一些禁咒法阵的破解方位叶辰也依次试过了,发现都想不通。

那么说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了。

这石棺门应该与墓主人的所作所为相似,得从进入九龙渊开始一一联系。

飞凰瀑布,舞凤瀑布,九龙渊,地下皇宫,尸兵,石棺门,奇形怪状的石像.....这些见过的事物在叶辰脑海中快速飞闪,叶辰分秒必争地思考着破解之法,然而丝毫没有一个符合眼下这个局势。

就在这时,萧若素终于扛不住进攻,被一个鬼将一脚踢出包围圈,重重地撞在石棺门其中一只凶兽石像边,嘴角黑血流出,很明显那一脚踢出了内伤。

看到小时候青梅竹马的萧若素如今为了自己受了如此重的内伤,叶辰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急得拔剑飞向萧若素,想替她抗下鬼将接连追击的那一击大刀。

萧若素都打不过的鬼将,叶辰同样打不过,这一刀扛不下去,直接被击飞,重重撞到了石棺门上,发出嘣的一声,叶辰肋骨断了几根。

叶辰看着手中长剑也被击碎,断成几节,这可是师傅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

不远处成坛境的四皇子齐逸轩也同样招架不住,被四个接近成坛境的尸兵围困,身上的刀剑伤越积越多。随后也被鬼将一招卸下大半黑鳞甲,身上再也承受不住重击,黑鳞甲再次破碎,随后被一脚击飞。

眼看三人生死存亡之刻,叶辰逼迫自己强行冷静下来,思考目前局势扭转之计,可惜都被叶辰自己一一否决,毕竟尸兵鬼将都是木偶人,根本不会独立思考,没有沟通挽回的余地。

“看来今日,我们三人是要命丧于此了,对不起,丫头,我不能带你回家了。”

“对不起,齐兄,连累陪我受难了。”

叶辰一声声对不起扣在萧若素和齐逸轩的心头,仿佛这是临终之言。

“你说这话干嘛,我的命是你救的,死了就死了,我们已经是兄弟了,还计较这些干嘛?”四皇子齐逸轩强颜欢笑,想让叶辰少点负罪感。

“可惜我那妹妹雨湘,还等着我回去”,“雨湘,皇兄有愧于你”,“母后,儿臣不孝,不能保护好妹妹,儿臣这就来陪您老来了。”

随后齐逸轩硬生生咽下一口黑血,全身再次亮齐黑鳞甲,可惜这甲片色泽明显看得出来已是强弩之末,坚定的眼神看向叶辰最后一眼。叶辰眼瞳放大,从眼神中看到了四皇子的决心,被深深震撼了。

齐逸轩大吼一声:“暗天龙鳞甲,开!”

“我今日便是死,也绝不坐以待毙,来吧!你们这群丑陋没人要,没人可怜的臭虫。”齐逸轩冲了上去,想着为身后的叶辰和萧若素搏得最后一丝时间,可能这是叶辰最后的时间了。

想不到曾经玩弄朝堂尔虞我诈,城府极深的四皇子,在与叶辰萧若素结伴而兴的日子改变了这么多,这可能是叶辰如阳光正气的出现,从山河断心手中舍命相救,对于稀世珍宝丹药慷慨赠予,也可能是往昔与自己斗嘴不休,从不认输的萧若素,看到了以往自己与年幼妹妹齐雨湘在父皇母后前面,红着脸、粗着脖子争论到父皇母后捧腹大笑制止仍不罢休。

叶辰和萧若素的出现,弥补了这些年一直藏在齐逸轩心中最渴望的阳春白雪,这一刻的齐逸轩不再是渴望皇位而不择手段的齐霞帝国四皇子,而是叶辰的大哥,萧若素的朋友,一个真正的愿意舍命相救的朋友。

从齐逸轩冲出去那一刻起,叶辰就从心底接受了齐逸轩,不只是将其视为相互利用关系,倒像是一对兄弟,一对共患难的兄弟。

齐逸轩再次被击败,就在如今已达到大法坛境一星的鬼将,这凝聚厚重的尸气一击,这一刀下去齐逸轩必死无疑。而四皇子也不再挣扎,而是大笑闭眼,想必这是他才从尔虞我诈的泥泞中解脱出来,这才是他最后的归属。

紧要关头,叶辰大吼一声。

“齐大哥,我不许你死!”

叶辰眼膜开始变色,随后大吼一声后,身体周围出现了红色的剑气,叶辰将红色剑气凝聚到全身,再传到手中那把断剑。虽然已经破碎成数块,三尺长剑不足一尺,可即便是半尺,对于叶辰来说,这也就够了。

随着叶辰气势不断增强,周围空气中的灵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叶辰吸纳贯通,融入手中长剑,逐渐形成宛如一小星海般浩瀚的剑气池,齐逸轩和萧若素感受着衣袂被强大的灵气吹拂起来的那种震撼,他们无法想象为什么叶辰会突然变得如此强大。

“乾坤如月,气破星辰,血没苍穹,逍遥剑法十三式之第十三式,最后一剑——惊鸿!”

当听到叶辰喊出“惊鸿”的那一刻起,萧若素耳边荡漾,突然回想起当年的画面,身体不停颤抖,泪水禁不住地留下。

随后只见叶辰携带强大到惊人的剑势,势如破竹,携带风雷之势,宛如魔神降临,横扫无数尸兵,直逼鬼将。

最后将全部剑气击中大法坛境的鬼将,一招致命,将浑身上下布满坚硬铠甲的鬼将卸甲破骨,连带周围的尸兵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烟消云散,只留下一堆骨头残渣。而叶辰也在空中落下,重重倒地不起,看样子是昏迷过去。

“叶辰哥!”

“叶辰兄弟!”

齐逸轩和萧若素对于突然拥有如此逆天实力的叶辰惊讶之余,不久后便发现叶辰刚才强大而恐怖的血色剑气是因为割脉放血,将体内蕴含剑气的精血混合剑招,使出毁天灭地的一记惊鸿,这从尸兵鬼将手中救下两人。

这招正是当年五毒宗围困七绝山,逍遥道人被迫强行出关所使,与那日一般,逍遥道人以身负重伤险些走火入魔的身体,对战已修成吞天魔功的石种。大法坛境一星的逍遥道人对战大法坛境九星的石种,在外界人看来,这无疑是一场屠杀。

然而事实却绝非如此,逍遥道人以放精血练气,将精血中所含剑气凝聚于一剑——“惊鸿”,最终以一己之力将五毒宗宗主石种击败,打成半身不遂。面对剑气飘逸四起的逍遥道人,明知其身负重伤恐怕撑不了几时,但五毒宗底下的众护法殿主仍然不敢上去,身负重伤的石种只能退回老巢。

至此,围困七绝山的危机解除,逍遥道人也在众人欢呼胜利声中倒地不起......

可惜这一剑之后,叶辰再想变强回去七绝山,只怕是难于上青天!

沙....

沙...沙...

“可恶,叶辰最后这一搏命一击仍然没有将尸兵鬼将杀死。”齐逸轩抱着倒地后昏迷过去的叶辰,嘴里咬牙切齿地说道。

远处石棺门边的萧若素看到叶辰倒地昏迷,心中仿佛被重重地搅动了一下,最终眼泪再也忍不住,不停地往下掉。

此时形势生死攸关,打开石棺门逃生刻不容缓。

“我的心怎么这么好痛!我好恨我自己,好恨素儿不够强。为什么每一次都是素儿在你深受重伤,垂死边头总是无能为力,那一年五毒宗围攻七绝山是如此,那一次取兽穴血参是如此,这一次被赤颈蓝焰蛇群围困也是如此...为什么素儿那么弱,为什么?我好恨自己不够强,不能为你提供一丝帮助........”

气火攻心的萧若素憋出一嘴黑血,硬撑着石像站起来,想一步步往倒地昏迷的叶辰走过去,最后无力的双腿跪地倒下,口中的那一口黑血再也忍不住了,吐在石棺门其中一只石像上。

顿时石棺门一边金光四起,被萧若素鲜血沾染的石像仿佛激活了一般,发出一声清脆入耳的凤鸣。齐逸轩和萧若素被眼前这一幕突然出来愣住了,冰雪聪明的萧若素随即意识到了,正要出声。

萧若素与齐逸轩同时惊喜万分出声:“龙飞凤舞,龙凤呈祥,石棺门是传说中的血祭门,需要龙族血脉和凤凰血脉。”

齐逸轩立马拖着早已破败不堪的身体,将昏迷的叶辰艰难地拖到石棺门前的台阶上来,拿去刚才叶辰那把长剑掉落周围的断剑碎片,对着手掌就是一划,鲜红的血液立马流出,一点点浇在石棺门前的石像上,随即发出一阵阵龙鸣声。

可惜石棺门还是没有打开,然而尸兵鬼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随时有可能再次袭来,这一次的尸兵鬼将是超越大法坛境一星的恐怖存在,不再是眼前身体早已破败不堪齐逸轩和萧若素所能阻挡的。

这一次,叶辰三人又该如何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祖雪帝教训元时沙,一指镇压!

    元踏天驻足在一座崭新的宫殿之前。殿宇恢宏大气,贵气雍容。这是元时沙的皇子宫。元踏天冷笑:“看来这元时沙时来运转,想必这座宫殿是父皇赏赐给他的吧?怪不得他这么有底气,连我的人他都敢动……”“何人……太子!!”大殿门口的侍卫看到太子之后,吓得飞快跑进去通报。很快,元时沙就带着一群忠仆、侍卫大步走了出来。

  • (冬日恋歌)遇见之开学

    打定主意后,清明决定,短时间里还是以个人实力的提高为主,尤其是体质和查克拉提取速度方面,必须要加强锻炼!体质高,不仅能提取的查克拉会增多,而且抗揍!君不见主角那一届被称为什么?十二小强!“从今以后,就是十三小强了!而且我要当最抗揍的那个!”晴明握紧拳头暗暗发誓。抗揍,生命力有保证,再加上技能里可是有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古灵精怪一小妞

    跟着唐墨来到地下车库,叶萧然坐在副驾驶,唐墨坐在后排,有专门的司机开车接送他们。车子离开地下车库,随即右转汇入大道,然后便是向远处驶去。一路之上,虽然已经到了傍晚,叶萧然还是尽可能的记下了这附近的路线还有建筑情况,一直到回到别墅区后,两人才下了车,司机当即把车子开走了。“离家没多远了,走一段路吧,正

  • 贵妃她总想死在线阅读第八节

    夜白衣摇摇头:“李某不过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若真到那危难关头尚且自身难保,哪能顾及到七八岁的一个孩子?”老人道:“李公子未免自谦过甚,先不说公子的佩剑如何,这练剑之人的气机流转异于常人。老夫前半辈子庸庸碌碌,可毕竟阅人无数,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夜白衣道:“天下苍生千千万,自当各安天命,事到临头我

  • 刁蛮公主要复仇在线阅读第2节

    程雨南带着无尽恨意,死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繁华的都市之中。在死亡的瞬间,程雨南努力睁开眼睛,试图把这一世的所有记忆带走,因为他说过,做鬼也不放过那对狗男女,如果有来生,他一定将他们碎尸万段,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程雨南糊糊涂涂之间,看到自己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青石板上,流了一地的鲜血,在暗淡

  • 穿成白月光她前妻在线阅读第5章

    “如果王先生今天是来和我谈收购的,那王先生请回吧,不可能。。”“孙小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看看你自己还有什么退路,所有的厂商都已经被我们买断了,大家都知道你们公司要倒闭,谁还愿意和你们合作。”“如果孙小姐还不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孙曼婷这几天几乎变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自己的车,

  • 九公主之山穷水尽 柳暗花明

    “吽嗷……………………!”牛王气得鼻喷白气,整个牛群都被它搞残一大半,就是抓不住比泥鳅还滑的梁坤,那双灯笼大血红的眼睛瞪着梁坤。梁坤则打死不出牛群,牛群到哪,他就跟着钻到哪!牛王疯魔,有劲没地方使!弄死不了梁坤,它疯魔就没有停止!没有失去行走能力的牛和没有受伤的牛结群躲牛王,但它们群里面又有梁坤,跑

  • 等深秋邋遢道人解天道 紫金铃铛试心性

    邋遢道人讲完了故事,长吁了一口气,笑道:“好了,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他看了看若有所思的杨素,便问:“小子,你觉得这个故事里,谁最可恶?”“无为子的师弟,他不该起邪心。”柳芸却喊道:“无为子最可恶,他连自己师弟的心性都看不透,是不智;他执掌空寂山,手握瑶光剑,视若儿戏,是不明。无为子如此不明智,才使

  • 花开正盛元气

    “哇!今天是来学堂的的日子。那么多人的。”无道穿着较为酷帅的休闲白色衣服出现在修真学堂大门的人群中。嗯!“人真多啊!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修真学堂吗?和我想象中的差好远啊!”无道看着教室内杂乱无章的秩序,心有些发凉。默默的走到一个望向窗外的人的旁边。“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无道轻生问道。“随便!”九黎回头望

  • 小狐妃,太凶萌在线阅读第4章

    “鬼?”锖兔从浴室走出的时候,沙耶正在试图尝试擦干自己的头发,动作并不是很熟练,她依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大街,在听到他的话后撇过脸来看了他一眼。“是那种…穿着白衣服,披头散发地游荡的吗?”“…不是。”锖兔明显被噎了下,刚洗完澡,他洗去灰尘的脸上现出一抹被热气蒸腾的粉红色,未擦干发丝上的水珠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