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情公寓:开局和羽墨离婚在线阅读一封带血的信

2021/6/11 23:10:21 作者:腾讯新闻 来源:飞卢小说网
爱情公寓:开局和羽墨离婚
爱情公寓:开局和羽墨离婚
作者:腾讯新闻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爱情公寓,竟然成了秦羽墨的老公!一觉醒来,羽墨就要和自己离婚?莫名成为了爱情公寓头号渣男,被胡一菲钉在了公寓的耻辱柱上。羽墨:“注意用词,是准备离婚,不是已经离婚!”(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清末民初,战火纷飞,无数的妻离子散与生死离别在人间闹得是沸沸扬扬,俗话说“乱世出英雄”嘛,在那时候许许多多有名的英雄就出世于那个年代。

当然,在民间有着“三皇”这个名号,分别是‘战,文,墓’这三皇,每个皇都代表着一个职业的尊严,而‘墓皇’则是最为被唾弃的一个皇,有些人甚至说这个皇只是一些人无聊定义下来的罢了其实作用没有,当然,这只是一些眼光低下的文盲说的罢了,要不是我真正接触墓穴,我还真的以为墓皇这个名号真的只是摆设。

1978年,这是我出生的日子,那一天听说很凉,但是却一直无缘无故的下着雪,毕竟还没入冬,提前下雪这种时期还是很怪异的。

我自幼体弱多病,不能做太大的体力活,幸运的是父亲学的是建筑工程,这几年房地产发展还行,很多人都选择找我父亲建楼所以我们生活还算过得去。

我名叫林阳,这个名字很广泛,广泛到我们大三的都有十几个这个名字,听父亲说我五行缺火,索性拿着阳这个烈字来顶替了我五行。

“林阳,你丫的又在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今儿买了新碟,一起搞一下?”一个憨厚的胖子嘿嘿笑道,手里还拿着一张比较暴露的碟子。

我们那个时代没有所谓的电视,胖子家里有钱,在这买了一个彩色电视机,在大学宿舍也就他有这种奢饰品了。

我微笑的摇了摇头,随后埋头继续看了一些建筑学。

建筑学在我那时候学的人挺少的,基本上选这科目的不是混生活就是混生活,当然除了我这种普通家庭以外,胖子家里就是那些混生活的。

“林阳,你的信。”胖子扔给了我一封信,我也揉了揉眼睛看了看那封比较老的信,连邮票都是比较老的一种龙型邮票。

现在我们那个年代,大学生只要家境不错的基本都有了一个诺基亚,这些邮箱里面现在基本很少信了,这让我这个好奇心不由的升起了。

拆了信封我的心顿时直哆嗦了起来,信封信封里面竟然有着一块带血的玻璃,虽然不大但是让我这个很少见血的人不免有一点惊悚。

我带着紧张的拆了这封信,这封信的内容很怪异,大致如下:

“林阳先生,您在外预定的五年后送至民意大学建筑学宿舍A05的快递已送至前面的邮政局,请你查收,谢谢你对邮政局的支持。”

我看见这封信时难免有一点好奇,我?五年前?那时候我还在高二里卖力学习着,怎么可能会寄快递,还是寄在我五年后?况且那时候我怎么又知道我会在民意大学还有建筑学?这些一个个谜团我都一脸懵,这让我的心难免有一点颤抖了起来。

这封信让我陷入了一片苦海,总感觉这封信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在哪里怪,难不成自己还真失忆了?还是那个胖子的恶作剧?

“林阳,这信写的什么啊?看你后背都流一大堆汗了。”胖子搭把手在我肩膀,让我从心惊了一下。

“你自己看一看吧,胖子,这是不是你丫的恶作剧啊?”我闷声的说道,随后拿着那封信和那带血的玻璃给胖子看了看。

胖子看了看那个玻璃皱着眉头说道:“阳啊,你这玻璃是1968年在济南出产的早就倒闭了,你这怎么有啊?还带着血。”说完,胖子便仔细把玩着那块玻璃,仿佛对这块玻璃材质很熟悉一般。

这也不奇怪,胖子家里以前在济南开过玻璃厂,自己父亲更是有济南第一玻璃大王美誉,所以看见这种济南产的玻璃即使是解放前的玻璃都能认出来,只是前几年他的父亲突然进军了古董界,而且赚的还挺多的,所以胖子这种级别的土豪来这混生活也是见怪不怪的了。

我此时听到胖子这句话,心里顿时凉了一半,看这样子胖子不是在和我玩恶作剧,毕竟我和胖子也住了三年,他什么德行我还是清楚的。

“林阳,你丫的不会真的给自己未来寄快递了吧?我可是记得听说你以前可是很卖力学习的啊,不会做到这些无聊恶作剧吧,况且……你怎么会知道你五年后会在这。”胖子疑惑说道,随后继续说:“胖哥我对着这碟片发誓,要是我做恶作剧天打雷劈,生儿子没孙子。”

“要不……我们去那个邮政局看看?”我好奇的问了一下胖子,手早就穿起了衣服,我想这个谜团只能在邮政局那个神秘快递里面可以解答了,反正自己在宿舍也是无聊。

胖子也点了点头,穿了衣服和我走出了宿舍楼。

我们大学距离邮政局也不是太远,七八分钟就走到了,在一番打听后确实是邮政人员给的信,这也是五年前写的协议,用的邮票也是五年前那时候给的,说什么务必交在林阳手上,而林阳想拿那协议来看时却被拒绝了,毕竟这是个人隐私,即使是五年前的那个本人来看邮政局也是会拒绝的。

林阳和胖子取快递格外的顺利,林阳只需要签个名按个手印就拿到了那个还带有灰尘的小快递。

林阳和胖子走出了邮政局,立马飞奔回了宿舍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这神秘快递。

快递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有一串钥匙,还有一张三个人在沙漠金字塔前面里合影的照片,看这身打扮可能是去探险一般。

两男一女,两个男的都长着一副文艺青年范,而那个女的则有一点类似与那些娇羞的女孩,看见相机却一脸羞涩。

“阳啊,你说这一对人不会是去沙漠探险吧?你看看这些人像你七大姑八大姨不?”胖子皱着眉头幽默的说道。

我摆了摆手,我父亲和母亲年轻的时候照片我在家里见过,我爷爷也只生了我父亲一个人,我们家里可以说是三代单传,至于我母亲的话更不用说,全部女的,长得都基本一个样所以更不是。

“这张照片年代貌似很久了,从这相机来看应该不是我们这几年的,我怎么可能会在那拍照?”我拍了拍头脑,一阵脑瓜疼,这些比自己老爸交代的古代建筑构想图册还难理解,这个恶作剧怎么感觉越玩越大了呢。

突然之间,我仔细一看还发现了那三个人旁边十米外貌似还有一个人,只是那个人好像没有赶上这相机所以在后面尴尬的笑了笑,这个人还有一点面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鬼迹寻踪【全职男神的女朋友】【表白】黄少天篇

    回到蓝雨,黄少天多少还是有点小忐忑的,每次乔璐给他发消息都会心跳加速,然而每次都是很简单很普通的问候。难道粉丝同志什么都没说?干得好,下次多给点签名什么的。“她以前就是蓝溪阁的吗?”喻文州看了几眼发现乔璐的公会是蓝溪阁。黄少天想了想,乔璐以前……没有公会……“暴露了,还是暴露了。”“没准是巧合呢?”

  • 逆袭真香在线阅读第9节

    三千年的苦研始终无法参悟其中奥妙。若非古迹神秘女子曾言;若非这颗琉璃斑斓珠与五色檀珠在一起;若非隐隐间能够感到五色檀珠始于这颗琉璃斑斓珠!玄灵甚至会觉得这就只是一颗极为普通的美丽灵珠而已。三千年苦研却连其中一丝奥妙都无法参悟,这颗琉璃斑斓珠究竟是什么,玄灵不知。然,今日竟是徒然自转,散发耀眼璀璨的琉

  • 绝命三兄弟第六章在线阅读

    烧鸡翅膀,我最爱吃。今天我一次要吃十个以上!!!为了最大程度犒劳自己的肚子,并且满足亚玛达姆灵石腰带对身体进行改造造成的能量消耗,小野寺骑着TRYCHASER2000SanJiao追迹者,来到了记忆中离九岳郎山最近的一座自助餐厅里。只要付了进门的费用,你想吃多少都可以哦!!!有一点要注意:能吃多少拿

  • 重生之倾国琴师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火星登陆(8)“这么胆小还来什么火星啊!回家继续喝奶多好!”汪小末上下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着罗,看的罗脸一红还有点害羞,不过接下啦的一句话差点没吐血。“脸红个屁啊!我是看你那猪脑袋是吃什么长大的!驴肉火烧吗?”汪小末嘴可是够毒的,也难怪在当年在解放军的时候跟在联邦第一军团的时候嘴就毒的能说死人

  • 重生为老太太在线阅读第1章

    在北广的一条街道上走来一位年青人,头发蓬松还有不少的灰尘,破败的衣服和裤子都破了好几个洞,已经分不清什么材料和颜色了,几处脏兮兮的油渍挂在身上,脚下一双拖鞋其中一只还是用绳子绑在脚上的,身上挎着不知什么年代的包包,包包也是破了好多洞,勉强能放下东西。往脸上看,已看不清样貌不过还能依稀的分辨出来,瓜子

  • 气灵巅峰在线阅读第4节

    第四章强悍面对呼啸而来的枪花,常戈则是一声冷笑:“敢在你常大爷面前舞刀弄枪,你也算长了个小肥胆儿!”那常戈显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见他左脸上从眼角一只延伸到嘴角的那道刀疤抖动,身形不退反进,迎着枪花向前,“呼!”手一伸,左手单掌平推,一股精纯的真力从掌心喷涌而出,“咔嚓”一声将那爆冲而来的枪花击碎

  • 替身情人重生[娱乐圈]在线阅读第2节

    第2章徒儿们,我下山了!(求花花,求收藏)东荒,凉州道。红莲教总坛。让整个东荒道都为之胆寒的第一魔头,血衣魔尊赤梓桐,这时赤足,身着一身红衣,慵懒的坐在,高座之上。正在闭目,聆听下方的属下,汇报着战况。“魔尊大人,奔雷宗的执法长老在了我教布置的红莲大阵之中受了重伤。据传,那奔雷宗的执法长老,是他们奔

  • 放浪形骸在线阅读第7节

    第二局开局也是波澜不惊。但是小粒似乎有些不对,他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因为他看到了殇墨破记录,而自己对力的把握又是天生弱点,他突然心感觉有点不好受。少智也发现小粒情绪不对,赶忙走到其身边“小粒干什么呢,打起精神,你输了多丢人啊,快点振作起来”少智悄声又显着急的道。少智对于他的话貌似并不感冒,反倒觉得自己

  • 诱拐行不行在线阅读第五节

    “不如试着,解开封印?”鸦天狗想挪动身子,却因刚刚才过去的那一阵痛苦而浑身乏力,只能原地呆着一动不动。“我并不信任你。”“甚至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为何要让你动封印。”卖药郎侧了下头,不解:“可你,如今并不能,阻止我吧?”作为送药人,怎么会不知道药效以及后果?不管是人是妖,身体痛到一定程度,就会自助的

  • 梦之端在线阅读第8章

    chapter8虽然折腾了一天,不论是FY还是XZ都没进成,但也不算是空手而归。至少明天不用再面对那一屋子的残垣断壁了。裴然抻抻筋骨,从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看眼前已经一片漆黑的矮楼,回头冲身后扬扬手:“就是这里了,谢谢啊。”孙笑望了一眼窗外:“嚯!这地方也能住人啊!”裴钰冷冷的目光从后视镜望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