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公主和假状元gl之我是道士(1)

2021/6/11 21:49:41 作者:小叶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主和假状元gl
公主和假状元gl
作者:小叶酌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本预收古百文名:皇帝是个小娇女文案:方果十四岁进宫,当年便被封了答应,五年过去,还是个小答应。好在心态佛系,皇帝不召唤,那就是拿钱不用做事,没有比这更好的差事了。据说皇帝和大将军有染,还是下面那个。方果暗自纳罕,结果没几天便得知自己的姐姐要嫁给那个将军。这怎么能行?!跟皇帝抢男人?!方果觉得不行,竭力劝阻,结果传到了皇帝口中,五年来第一次被叫去侍寝。老天爷在上,这皇帝、皇帝什么时候比我还矮了?皇帝有这么好看?跟将军抢男人,能不能行?*皇帝女扮男装,有原因。*皇帝与将军清清白白。文案这年头,有

修士即道士,是古代信奉道教并修习道法教徒的总称。

《太霄琅书经》谓:“人行大道,号为道士。”

一命二运三风水,知天命尽人事。

修道之人修的是一颗道心。

我叫杨勇,1950年12月23日出生于江苏的一个小村子。从我记事起,家里的条件就十分艰苦。每天我父亲都是很早起来,去家里的院子里浇菜,然后去后山耕地。

不得不说我父亲是个懒散至极的人,我爷爷给他取名叫杨语,是个读书人的名字。我父亲书没少读,就是成绩不理想,我爷爷当时举全家之力,托了不少关系,才让父亲上了省城的南师大学。

为什么说我父亲懒散呢?他上大学从来没有在课堂逗留过几分钟,有无数种借口想要逃课。而且没事喜欢去调戏女同学,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用当时的话说,就是一个腐败分子。

但是我父亲不怕啊,因为我爷爷在那个时代是大地主,俩个字有钱!虽然在省城不算什么,但是在乡下可是“独霸一方”的存在。

我爷爷叫杨定山,是个非常精明的商人,他舍得散财收买人心。他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叫王天,是个风水先生。当土地改革的风还没吹来的时候,我爷爷就开始请王天帮他卜一卦,颇有一种“一卦定江山”的韵味。

后来我爷爷就开始变卖家产,散尽家财。但是他也是有私心的,他想藏一点留给后人。毕竟哪有上人不为后代考虑,而且我父亲还是个败家子。

但是王天说不行,散尽家财必有福至。我爷爷听了,信了,也做了。后来土地改革的风吹到我们村的时候,那些受到我爷爷帮助的人,竟然一致推举我爷爷做生产队队长。

但是我父亲慌神了,为什么呢?这生产队队长,在那个时候大小也是村里的领头人,但是他没钱啊,穷啊。我爷爷给他寄去的生活费很快就被他给“糟蹋”光了,我父亲没办法了,又过上穷日子了。

那些本来跟在我父亲后面的小“马仔”也是树倒猕猴散,跑了!我父亲没了经济,也玩不起来了,没办法,只能安安静静的在学校。

我父亲本来就长得十分俊俏,又“改邪归正”。老师也愿意教他,父亲也算是在学校有了一番名气。

后来呢,班上来了个转学生,那叫一个好看。柳叶眉、丹凤眼,那是美女的象征。我父亲就动起了“歪心思”,每天情书就是传的不停,制造各种小惊喜。那个女孩子哪里见过这种“大场面”,很快二人就双双坠入爱河。没错,那个女性就是我母亲,赵金花。

经过了解,我母亲也没有家人,我父亲也不想继续读书,一来二去,父亲和母亲一起辍学,把我母亲接回了老家。

我爷爷见我父亲回来准备痛打一番,因为家里所有的希望都在父亲身上,但是见到父亲后面还带回来一个女孩,一目了然,成婚了。

上面说了,我的父亲很懒散,可以说到我出生时,是十分贫穷。我爷爷还生了一场大病,整天卧倒在床上。我父亲揽下重任,而我在初中时退学了。

在学校的时候,我过的也是很困难,继承了我爸的“优良传统”,浪费钱。有时候生活费刚给我就花光了,不得不说我有一个好同桌,叫赵苏豫。他可真的是官宦子弟,出手阔绰。有一段时间,我都是靠他的扶持才撑过去。

但是后来赵苏豫回省城,听说是他父亲让他回去当兵。他走的时候丢了个地址给我,是省城保卫处的地址,让我以后没事去省城找他。

之后我们全班人,目送了一辆军车把他接走。那时候有车的不是省城大地主,就是部队的人,那叫一个羡慕。

我过了几天,也是大包小包拎回家了,没钱只能辍学。母亲看见我回来眼泪也是擦个不停,父亲也是吧唧嘴抽着烟不说话。虽然我父亲很懒散,对我还是十分疼爱的。

回家几天,我也是没事干,父亲也不让我跟他耕地。我就一直在床上睡,简直就是个“活死人”。

某一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父亲突然对我说:“你想做道士吗?”道士?我有点懵,因为在我的映像里道士不都是那些神神叨叨的人,虽然我爷爷的至交好友王天也是道士,但是我还是不太相信。

母亲的反应显然易见,当然是不允许。上去推了父亲一下,父亲看了母亲一眼,没有理她。而是转头继续问向我:“你愿不愿意当道士?”嘭的一声母亲把碗摔了,骂道:“一家三代都做道士?我只希望我儿子平平安安。”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一家三代都做道士?什么意思?我爷爷当过地主,当过生产队队长。我父亲只读过书,后来就回家了。怎么能称之为一家三代都做道士。

父亲像似魔怔了一样,眼中散发着火热的目光。父亲走到爷爷房前,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小时候,我就对爷爷有着恐惧感,因为他大病卧床之后,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而且活动时间也改到了晚上。尤其是到了晚上,我根本不敢出自己的房间。有一次半夜上厕所撞到了爷爷,看着那张阴气沉沉的脸,直接把我吓昏过去了,还是一直在母亲的怀抱中才睡着。

爷爷的房间有一股上霉的味道,夹杂着一丝丝的血腥味,有很多时候我都感觉爷爷变成了吸血鬼。

父亲走到爷爷的床前,轻声道:“父亲,我想让小勇学道。”

爷爷没有理会父亲,只是躺在那边睡觉。

“我感觉时机到了,父亲。”父亲又说道。

爷爷这次有了反应,缓缓的睁开眼睛,我感觉到一丝恐惧,我不敢直视爷爷的眼睛。爷爷一只手支撑着自己坐起来,另一只手摸着我的头,一脸慈祥的看着我。

此刻我的命运就这被俩个男人定下了。

爷爷起床拿了一把纸伞,带着我和父亲去了后山。在路上爷爷便把纸伞打开,而且爷爷和父亲步行的速度非常快,我居然要跑步才能追上。

俗话说得好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听说这里曾经有位仙人定居此地,但是无人知晓是哪位仙人,只有我们家知道。”

爷爷一边走一边说着,他带我们走了一条小道。也不能说是小道,只是杂草被人践踏之后留下的痕迹。走了不到十几分钟,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座道观。

相传在几千年以前紫薇大帝与昊天上帝争夺天帝之位,从人界打到了魔界在打到仙界。后昊天上帝有伏羲相助,紫薇大帝身负重伤,施了密法遁逃人间。

他负伤到了人间后,被我家祖先所救,定居在此地。

为了感谢我家祖先,紫微大帝收了先祖当道童,还留一下一本风水残稿。

爷爷一边说一边让我在紫薇大帝的道像前,三跪九叩行九柱香,便算入门。九为数之极,不敬满天诸仙神鬼佛魔,唯敬紫薇大帝。这就是我家的道。

我到家之后还是很蒙,一家几代全是贫农。咋还当道士了?

当天爷爷很开心,白天居然打了纸伞出门,父亲也去哼着小曲去集市上买点肉给我补补,唯独母亲一脸忧愁,好像家里出了什么大事一样。

中午的时候,父亲整了两口小酒对我说:“小勇啊!记住修道之人,要跟着心走,不要被世俗的规章制度羁绊”

母亲听到修道俩个字,楞了愣神哭着说:“让小勇安安静静的走不好吗?为什么要他学这些,为什么会这样啊!”

爷爷突然放下了筷子,闭口不语回了房间。

父亲在母亲耳边说了一句话后,也随父亲回了房间,留下我一个人一脸不解。

当夜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一道士骑龙而来,对我说了句:“这就是命”便走了。

一切神奇的事,就在我入门修道的那一天都发生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佞臣(gl)难辨真假

    小岛上仅有的一本书,是属于老师傅的,奈何岁月太久,有些泛黄,即使被老师傅视若珍宝的呵护着,还是被磨掉了书皮;不但书皮掉了,前面的和后面的几页也掉了。即便没有了书皮,全岛的居民依旧知道,老师傅手中的那本祖传的书是《炼体术》;由于是岛上仅有的一本书,也就没有人去细究书和《炼体术》到底有什么分别,渐渐的在

  • 拿了个系统以后对头找上了门之取下眼镜的忍足侑士(7)

    街道两侧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摩天大楼和小巧精致古风浓郁的居酒屋参差不齐,西装革履的上班族和穿着宽松裙裤踩着木屐的老派男人来来往往混杂其中,这种新潮和古雅、先进与溯旧的完美融合,就是现在呈现在我眼前的普通日本商店街的一角。说是融合“完美”,其实也不过是穿来的我已经渐渐习惯了日本社会这种忠实着沿袭着传统却

  • 做为一棵有想法的树苗第六章

    一片怅然若失的静默之中,净涪率先回神,他看了引礼师一眼。引礼师猛然回神,快速收拾心情,引着净涪从侧旁退下,重新归座。净涪的位置本来就在一众妙音寺比丘首座,与妙音寺大和尚的座列靠得最近,现在更是被直接挪到了藏经阁诸位大和尚的末座。净涪合掌与几位大和尚礼见过,才在座上坐了。引礼师好不容易能将目光从净涪身

  • 重生晓康传在线阅读第九章

    悬挂在半空中的巨剑呈暗红色状态,中心闪着赤红的光点。以它为重心,剑身周围漂浮着原本应属于巨剑的破碎物质,就像是无法承受某种重量而硬生生从剑身上脱落。剑尖指下,赤色火焰正肆意染红大片树林,浓厚的黑烟向空中斜斜升起。即使知道是照片,仍带来一阵令人不适的窒息感。小沢全知子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还发着低烧。而

  • 我在末世养大猫在线阅读冰山美女,终有触动!

    一男一女相互对视,那周遭的气氛在一刹那,显得有些剑拔弩张。说实在的,此时季笑白的心中其实并不像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平静。他见过太多太多性格迥异的女孩,温柔的,可爱的,性感的,奸诈的.....但是像是夏梓溪这种性格的少女,至少在他平生当中还是第一次遇见。她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一条趴伏在墙角处的毒蛇,虽然平

  • 厂里上班Q妹记在线阅读第二节

    誉王府中,萧景桓目色怔怔地望着窗棂。秦般弱奉了一碗茶水,见他如此模样,便道:“殿下还在想什么?”誉王目光放向遥远处,双指轻拍着窗棂,“今日本王得苏先生提议,目前须好好拉拢靖王。只不过,萧景琰此人,向来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况且,他的心思难测,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会作何打算,要想拉拢他还真是令本王犯难。”誉王

  • 万界之我为欧皇第1章在线阅读

    夕阳洒落余晖映起,海风轻轻吹过,一双光滑的小脚丫从海边的礁石上轻轻垂下,一下两下轻轻撩拨着平稳安静的海水,一个稚嫩的童声仿佛在和谁交流些什么,窃窃私语着。“珊瑚,珊瑚,吃饭了珊瑚,跑哪里去了......”声音响起的同时,小脚丫旁边的小鱼小虾立马散开,躲进了礁石的缝隙里。只见一个穿着粗布衣服浑身湿漉漉

  • [星际] 悬空在线阅读强杀五长老(求收藏和评价)

    “嗯...?不对劲,怎么会有血腥味?”辉夜一族的族地,一名头发花白,一脸阴翳,身作辉夜一族特有长老服的老人从一处奢华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当闻着空气中的一缕缕血腥味的时候,表情是十分的疑惑。作为辉夜一族的五长老,他刚刚才宠幸了自己最新纳的小妾,不过...人老了,在一阵力不从心之后,他选择到院子里来散散心

  • 娱乐:我签到就变帅!在线阅读第8章

    美容检测需要三十分钟的等待时间,陆笙歌做完检测后就去了一旁的等候厅,几个记者一直跟在她后面。等候厅里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这里休息,做这个检测的大多数都是艺人,平常一周能来一个人就不错了,陆笙歌在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坐下,想要拿出墨镜带上闭目养神。“陆小姐,请问你对你的经纪公司说你调换了简历,这件事情是什

  • 世子给我当马夫(重生)第6章在线阅读

    任昭的助理小许叛变了。因为他觉得待在鹿可心身边更有安全感。如果不是鹿可心现在没钱也不需要助理,小许可能就真的考虑辞了来给她当助理了。“小许你没事吧。”任昭担心地问。“没事没事。”小许抹了把泪,特别不好意思,“鹿姐帮我把蛇赶跑了,昭哥,鹿姐是个好人啊!她当时第一时间就冲过来救我,我,我都没想到……”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