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凤起惊澜之权宠世子妃在线阅读第1章

2021/6/11 16:07:26 作者:妆生 来源:言情小说吧
凤起惊澜之权宠世子妃
凤起惊澜之权宠世子妃
作者:妆生来源:言情小说吧
记得那时他说,我的锦王妃,若我为帝,你必为后,以日月做媒,铺十里红妆,百官朝拜,迎你入宫。而后来,九龙台上,千层长阶,血流成河。她跪在尸山血海之上,仰起头,看着那个曾经许她一生的帝王,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死局!——重生一世,她携刀戟踏狱归来,再无半分良善,只于一腔孤恨!与内宅妇人斗,与当朝权贵斗,既身无软肋,又有何惧怕?只是她从未想过,这辈子竟还有心动的一天。初时——她满脸寒霜,毫不留情:“世人都说我蛇蝎心肠,萧灏,你难道不怕吗?”后来——她一脸淡漠,眼中疑惑:“世人都说我天煞孤星

我是个80后,生肖,是那种最有魅力的蛇。都说蛇很有灵性,但我的灵性估计是生肖给带来的。记不清是哪一年,反正那时我家还住郊区,爸爸妈妈的工作很辛苦,常常在我睡着时他们回来,醒来时,却只是看见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零食。

我写这些,首先要声明,这些都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没有虚假。

也许我该向那些常人看不到的鬼怪或者超乎自然的生灵,郑重的告知,亦或是恳请:“把你们写进故事里,没有恶意,这个世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缘份,我只是单纯的把我和你们相遇的事情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恳请各路有形无形众生莫要怪罪,也请三途六道的生灵,看破小女子的心思。不要为难我,不要阻拦我,因为我的回忆录,不会影响你们的修行。本人也不想与之结下恶缘”

上文提到过,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很少在家,只有姥姥照顾我。说是照顾,实际上,就是让孩子别磕着别碰着,外加别渴着饿着。姥姥是那种典型的中国劳动妇女,年轻时在商店做水果组的组长,退休后,还是不爱在家闲着,总是想着伺候她那点小菜地。没办法,老一辈人就是这么勤劳。她在外面忙活的时候,我就在屋子里自由活动。现在想想,那时的我还没上幼儿园,当房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会看到些别人看不到的,用老人的话说是邪乎。

记忆中,最早的一次灵异事件,应该是那年冬天......

不知是为什么,总觉得近几年的冬天,北方的气候不如我小时候的冬季那么狠烈。那时空气中刮的“烟炮”何止是 寒冷一词能形容的了的。风吹在脸真就跟刀割一样。

为了不让住在外面的小狗受冻,那天晚上就把它抱进我家客厅,在厨房门口给它铺了小垫子。它叫“虎妞”很乖乖的,晚上吃饱后,从来不叫的。那天,爸爸从外面带回来的狗食里有着几根骨头,妈妈说“虎妞”还小,太硬的东西,它会不好消化,先让它吃别的东西。就这样,把挑出来的骨头放到厨房案板上的小搪瓷盆里。保证“虎妞”

会够不到的,那时的我虽然年纪小,但总觉得,因为那几根骨头,今晚会发生点什么......

入夜了,我和姥姥住一个房间,隔壁传来爸爸妈妈的

熟睡后平稳的呼吸声,我的觉有点轻,穿透大人们的呼吸声,仿佛隐约从厨房的位置传来,有什么东西在啃咬硬物

的声音,毕竟是晚上,我也是迷迷糊糊听到的,最后还是睡着了,厨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并没有去查看。

第二天早上,吃过饭后,我突然想起昨晚那来自厨房的响声。过去一看,骨头还是摆在原来的位置上,只是“虎妞”没有前几天那么精神了。(老一辈人总是说,那些“脏东西”会吸血)。

因为天气寒冷,“虎妞”在客厅住了几天。但发现它一天不如一天精神,当把骨头递给它时,人家“虎妞”跟本就不吃。当我跟姥姥说,夜里我听到声音的事情,可她说我白天玩得太疯了,晚间才听到的幻觉。后来,二大爷家的小哥,来玩时,很喜欢“虎妞”,老爸就把狗狗送给他家了,爸爸说,这个小狗身体不壮实,二娘很会照顾小动物的,狗狗到了他家,会生活得很好。就算是它能过上好日子,可是,与爱犬的分别,还是让我伤心难过了好一阵子。也许跟情绪有直接的关系,那晚我睡得很早。

也不知是睡到什么时候,那种由厨房传来的好像啃咬硬东西的声音,隐约又传来。那时我年纪太小,现在记得也不是那么太清晰,只是能想起自己也不知是现实还是梦境,反正我是跟着声音,起来了,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比平时减轻了很多。刚到了卧室外面,就接着月光看到厨房里的骨头早就被家人收拾了,连搪瓷盆都没在。我很纳闷,这时,那种啃咬硬物的声音,由入户门外传来,(那时我家住的平房,入户门上还有着田字样式的玻璃)我回过头,也许是借着月光,也可能是眼睛适应了黑暗。透过田字样式的毛玻璃,我看到一个浑身挂满像是脏兮兮拖布条一样的人,它的头很大,分不清是男女,或者是人还是鬼。因为恐惧,不敢多看,只是记得那个家伙扭动着瘪嘴唇,口中在啃咬着我家门上的窗框。

“孩子!你过来,我饿”那个整体灰黑色分不清是人是兽的家伙说到。

“.........”我很怕,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

“你叫红儿,是吗?我饿,你来呀”它把两只像是蹄子一样的东西搭在门框上。

第二天,“妈,这孩子是怎么了?昨晚还好好的呢?”妈妈向姥姥问道。

“是不是着凉,感冒了”姥姥说。随即,妈妈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这么烫”妈妈说。

再后来,好像是折腾了很久,又是吃药又是打针的。

当自己身体好些的时候,我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咱家屋里有别人”“你生病了,别总是说不着边的话”妈妈有些诧异,又关心的说。姥姥虽然上了年纪,但老人的生活阅历丰富,见多识广。她掐断烟头(姥姥有吸烟的习惯)若有所思的说,“这丫头虽然好动,但很听话的,这些天气候是很冷,她也很乖的多穿衣服,也没有乱吃东西,真的不该病得这么重”再然后,我因为身体不舒服,就昏昏的又睡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是妈妈在我上初中时才告诉我的。

话说,我当年得的那场怪病,人家别的孩子有个头疼脑热的,吃点药打个针就好了,再就是挺一挺就过去了。可我呢?送到当地的妇幼医院,怎么治都不好。而且每天晚上到了11:30必保说些胡话。好像说什么“你来我家厨房做什么,我没有东西给你吃”。姥姥毕竟是老一辈人,生活阅历十分丰富,对一些超自然的事情总会有办法。妈妈回忆说:“当时你怎么治都不见好,我和你爸爸都急坏了,姥姥也很上火,连着打针5天了,就是没效果。体温就是不下降。当时,你姥姥从厨房拿出个二大碗来(比大碗小一圈的碗)里面放满了高粱米,是满满一平碗的米,然后拿出个黄色的裁剪好的布,又把布扎扎实实的把碗捆上,确定把碗扣过来,米不会溢出来。就让爸爸妈妈出去,屋子里只留姥姥和我。当时爸爸妈妈很好奇,怎么问姥姥都不说,只是含糊的答到,屋子里不能留那么多的人‘生灵’会不喜欢的”。妈妈继续回忆道:“我和你爸爸出去后,透过玻璃窗,看到你姥姥手里拿着倒扣的用黄布包裹的碗,在我身体的周边以碗画椭圆的形态,绕了几圈,与此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听不太清楚的语言”。“那后来呢?”我问道。“后来,你姥姥叫爸爸妈妈进屋,再把裹着黄布的二大碗打开一看,当时我和你爸都很震惊。因为那碗中的高粱米竟超乎寻常的少了大半碗。当我们再接着询问时,你姥姥就不再说什么了。很神奇,第二天一早,你的精神头就恢复了往常,还说要跟着我到单位去玩呢。”

印象当中这是第一次灵异事件,家人都以为这是一次意外,可是,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这种怪事,却越来越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杀手不太冷回到过去

    “呼!”穿越了时空隧道后,圣主君不凡被弄得气喘吁吁,萌生出一种累了的感觉,少久见,以他这种强大的体质。虽然这次穿越的时间是用毫秒来计算的,时光水晶球只是闪耀一下光芒后瞬间熄灭,恢复成暗淡无光的样子,就完成了这次穿越。“这就是兔符咒目前所在的年代?那么距离未来还有多久的时间,竟然抽取了我几乎七成左右的

  • 浮世之欢第4章在线阅读

    “可是真的?沈将军也会来此?”“天呀!听闻沈将军已回京月余,却还未曾在人前露过面,若他回京后初次露面便来此,那今日可真是有幸,也不枉此行了!”苏姚微微皱了眉:“他们说的是谁?”庆玉‘哦’了声:“沈将军啊,就那个十二岁便入军,后因战功赫赫一步步爬上来的沈安哲。听闻他用兵如神,战无不胜,在战场上,只要提

  • 田园小福女之第五章(5)

    解约的合同很快就弄好了,果然没有出乎莫言柒的预料之外。JUN能够在合同上面做手脚,以此来压制自己的地方也就只有违约金这一块了。陆斐然身为一个孤儿,从小就是在孤儿院里面长大的。没有身份,也没有背景。而且他出道以来所赚的钱也几乎都花到了孤儿院里面。这一点JUN十分的清楚。陆斐然没有足够的钱可以支付这一笔

  • 真人秀女王打工仔系统【求鲜花】

    “卧槽,手机被摔之后难道会中病毒吗?”秦森满脸尴尬的看着手机,竟然还无法卸载,至于吗?秦森想到这里,直接就点了进去。然后就看见那个Logo突然变成了一团星云,还有加载的数据。“叮,系统正在绑定中……”“恭喜宿主成为一名光荣而又伟大的打工仔!”一道机械的声音穿进秦羽的耳朵里面,没错,就是这道声音秦羽的

  • 极品掉落系统之 紫金葫芦

    道演真人眉宇轻启,指尖闪动,显然是在演算诸葛流云的命格。怎奈诸葛流云乃方外之人,又岂是他所能演算。可他自幼便是这个性格,一旦对某件事产生了兴趣,便会寻根究底,否则誓不罢休。......诸葛流云二人,继续赶着山路,突然,脚底传来哐的一声巨响,也不知是踢中什么东西?低头看去,竟是个紫色葫芦,不过看这材质

  • 鬼眼狂医在线阅读第10章

    夜色中,渔船很快就驶离了缉私艇。夏淳朴和夏海珠坐在船头,望着海河两岸的灯火,感到是那样的神秘。尤其是夏海珠第一次出远门,更是兴奋的不行。郑彪划着双桨,压低了声音说:“夏师傅,前边就是金汤桥。过了桥,你们就可以上岸了。”夏淳朴和夏海珠不约而同地向前方望去。不远处,果然出现了钢铁桥。“海珠,”夏淳朴说,

  • 上司大叔成婚记日常

    听到从粟田口方向传来的动静,这边品茶的几刀互相对视了一眼,就笑着低头喝了一口茶水。“哈哈哈,真是有活力啊!甚好甚好!”“呀!茶梗立起来了,今天会是好运的一天呢。”“小姑娘,可以再给我一块点心吗?”“是,髭切殿下。”将茶点递给软软道谢的髭切,菊一文字颇有些感慨地看向庭院里生机勃勃的夏景,就连耳边知了的

  • 彼岸花今相逢在线阅读叛变的上仙

    因此当江诚扑上来的时候,莫惟怜只一边用手阻挡,一边往后越出几丈。然而江诚的爪子依旧在莫惟怜手上划出几道深口,鲜血霎时从伤口中涌出,滴落在雪地上,如点点红梅,妖冶非常。江诚乃是狼族护卫,身形比一般雪狼更显巨大,足有半人高,此刻双眸因杀气而变得血红,嘴边沾染着鲜血,热气不住喷洒在雪地上。莫惟怜看了看手上

  • 言尽此间不辞年在线阅读第9章

    凌落在离开墓穴后没有久留,把尸骨交给周员外后就离开了,在守在墓门处的几人口中问出灵是出来后朝北方走了,他也向着北方赶了过去。“长亭外,古道旁,悠悠离别泛凄凉,敢问道路在何方,一入江湖愁穿肠,一人一剑斩沧桑,道字一途多迷茫”。正在赶路的凌落嘴里清唱起这首他前世最喜欢的曲子。“道字一途多迷茫,我现在的道

  • [奥特曼]性感捷德在线吃泡面在线阅读第8章

    “拉倒吧,别是惊吓。”柳如烟随即给肖云翻了个白眼,“车子的事情弄好没?”“都弄好了。”“嗯,吃饭吧,一会儿陪我出去散散步。”肖云心中不禁是大喜,以前柳如烟从未对他提过类似的请求。这说明,自己在柳如烟的心中的地位已经是有了显著的提升。即使两人这几年都是互不干扰的过日子,但是一种微妙的情绪,已经是悄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