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穿成男主他哥的心尖宠[穿书]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51:10 作者:小貔貅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男主他哥的心尖宠[穿书]
穿成男主他哥的心尖宠[穿书]
作者:小貔貅来源:晋江文学城
元熙暴打老总逃跑意外落水,醒来之后抱着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从十八线变成透明小炮灰,还是个最后腿瘸眼瞎,死无葬身之地的小炮灰。为了改变自己原本死无葬身之地的命运,元熙决定捞点精神补偿费就跑。然而……元熙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拉了拉身上的小包袱。“大哥,打个商量,放我走成不?”某人低头看着准备逃跑的小家伙:“不成。”刚刚回家的男主:“哥,这人心思狡诈、阴险毒辣,你别信他的任何话!”男主哥笑眯眯得看了一眼自家弟弟:“乖,叫嫂子。”接档文《兄弟,你拿错剧本了[快穿]》一句话简介:为了拯救发小,却不料自

第五章《劫》现

李景然看着从空间通道里掉出来的一坨黑乎乎的人形物,皱了皱眉。

“不是?”

以他的眼力,很容易就看出来,这具“尸体”不属于之前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很显然,这只是一个路过的人。

“可恶,还是让他们跑了。”他咬牙切齿,抬起手中的剑,一剑又一剑地劈向旁边五人腰粗的巨树,肆意发泄着怒火。

巨树承受不住威力,直接被拦腰斩断!

发泄一顿后,李景然终于平静下来,但脸色依旧阴沉,抬头看向他们消失的地方。

“你们给我等着,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们,然后抽筋剥皮,为我的孙儿报仇!”

说完,他收起剑,抱起脚下的尸体,腾空远去。

至于误杀的那人,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李景然在心里这样想。

.........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那黑黑的坨状物,轻微地动了动。

.........

疼!

好疼!

真他么疼!

从昏迷中醒来,张小北感觉全身火辣辣的疼,身体仿佛正在被刀割,而且是那种被烧得滚烫的刀子!

这感觉就像是被千刀万剐后,又被架在火上烤。

这滋味,简直不要太爽,哦,不对,是简直让人抓狂!这是张小北此时的内心独白。

他使尽全身力气,只能勉强动动手指。他努力睁开眼,打量自己。

自己的身体黑如焦炭,除了还有人形,其他方面已经看不出来自己是个“人”。

张小北心里很委屈,自己平白无故被人袭击,搞成现在这副模样,都没处说理去。他心里恨恨地想,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混蛋下黑手,我一定要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张小北动了动鼻子,呼了几口新鲜空气,...嗯?空气中似乎有股......肉香?

肉...肉香?

张小北愕然,怎么会有肉香?

难道....自己....熟了?

可我...我他么还活着呢!

张小北在心里腹诽了一句。不过,他瞬间又松了口气,不管自己现在身体是个什么情况,最起码还活着。

不过,会不会有野兽闻见味道,把自己当食物吃了?那自己就太悲催了。

张小北在心里胡思乱想。

他想张开嘴,想胡喊救命,可嘴似乎....额...粘在一起了?

张小北想吐槽,可却张不开嘴。

他很无奈,只能闭上眼,祈祷有人会路过,顺便救救自己。

而就在他闭上眼的一瞬间,一抹金光出现在他的脑海。

张小北吓了一大跳,这,,这是?

紧随着,一股大量的信息涌进他的脑海,差点让他精神崩溃昏过去!

恍惚间,他似乎进入了一片金色的天地,里面是金色的海洋,金色的陆地,金色的天空,一切都是金色的!

一个巨大的身影屹立在天地中央,那是一个金黄色皮肤的黑发巨人,肌肉虬结,健硕魁梧,体内似乎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

还未等张小北多看几眼,眼前场景忽变,金色消失,那个巨人金色内敛,身体缩小,变成了一个正常大小的青衫男子,黑发金眸,眼神深邃凌利,气势恐怖。

这..这....难道是那块神秘的玉壁?它竟然进入了自己体内?

张小北在心里想道,他本以为那块玉壁是护身秘宝,在救了自已一命后就消失了。没想到竟然进入了自己体内,还发生了如今的变化!

那黑发男子看向前方,并未盯着张小北,他似乎只是一段投影,或者说是一段遗留的精神影像。

他开口道:“吾乃魔主‘劫’,生于混沌,成于太初,掌九幽之地,代天行罚。今吾身不朽,精神将寂,遂传后世子孙以《劫》书,继吾血脉,承吾因果。”

“《劫》书,乃吾族无上功法,唯吾劫天族嫡脉可修,修至大成之境,可肉身不朽,与天同存。大成者,可承吾魔主之位,寻吾之躯,执掌吾族,让吾族再临世间。”

说完,黑发青衫男子伸出手,往前轻轻一点,一丝淡淡的波纹在空中浮现,随后黑发男子的身影粉碎成无数的金色光点,最后在前方汇聚成一本散发金光的古老书籍。

张小北脑子里如同一片浆糊,他浑浑噩噩,被金光冲击得头脑发沉、思维混乱。

那黑发男子虽然已经消失不见,但他的话语,却一遍遍地在他脑海里回响。

过了一会,他脑袋没有之前那么胀痛了,渐渐恢复了思考能力。

劫天族?

魔主?

《劫》书?

他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黑发男子的话,渐渐理清了头绪。

难道说我就是他说的劫天族族人?嫡系血脉?张小北心里充满疑问,不确定地想。

他想了又想,越发地觉得可能性很大。之前那块神秘玉壁,应该就是《劫》书的承载体。

旋即,他心里止不住的兴奋。自己这可是奇遇啊!多少人做梦都想遇到这样的事!

而自己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就遇到了,不对,也不能这样说,好歹自己也是身受重伤。哈哈,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张小北美滋滋地想着。

他睁开眼,发现天已经黑了,他感受了一下,他的身体依旧不能动。

既然现在没办法移动,也没有人可以救他,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希望这本《劫》书是真的,或许能治疗他的伤势,解除他当前的困境。张小北闭上眼睛,凝神看向脑海里的那本金色书籍。

仿佛是感应到他的想法,金色书籍自主翻动,一个又一个金色的文字飞出来,在张小北脑海里显现,这是一篇功法,叫做《劫天功》,乃是《劫》书里记载的几篇主要功法之一。

张小北静下心来,按照《劫天功》所述的运气路线,开始一步步的尝试。在这过程中,他感觉一丝丝神奇的力量从他皮肤毛孔中钻入身体,在经脉中缓缓游动。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灵力?张小北在心里小声嘀咕。

一个时辰后,张小北终于尝试着把这门功法运行了一个周天,此时他已经浑身湿透,大汗淋漓,而且皮肤上有许多肮脏恶臭的东西。一个周天后,张小北明显感觉不一样了,他的身体暖洋洋的,不再那么酸痛,而且胳膊已经可以慢慢移动。

张小北心里一喜,这功法对疗伤真的有效!

他马上平复心情,静心凝神,全力运行这门功法疗伤。他相信,凭借这门强大的功法和自己变态般的自愈能力,他很快就能恢复。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浮世之欢第4章在线阅读

    “可是真的?沈将军也会来此?”“天呀!听闻沈将军已回京月余,却还未曾在人前露过面,若他回京后初次露面便来此,那今日可真是有幸,也不枉此行了!”苏姚微微皱了眉:“他们说的是谁?”庆玉‘哦’了声:“沈将军啊,就那个十二岁便入军,后因战功赫赫一步步爬上来的沈安哲。听闻他用兵如神,战无不胜,在战场上,只要提

  • 田园小福女之第五章(5)

    解约的合同很快就弄好了,果然没有出乎莫言柒的预料之外。JUN能够在合同上面做手脚,以此来压制自己的地方也就只有违约金这一块了。陆斐然身为一个孤儿,从小就是在孤儿院里面长大的。没有身份,也没有背景。而且他出道以来所赚的钱也几乎都花到了孤儿院里面。这一点JUN十分的清楚。陆斐然没有足够的钱可以支付这一笔

  • 真人秀女王打工仔系统【求鲜花】

    “卧槽,手机被摔之后难道会中病毒吗?”秦森满脸尴尬的看着手机,竟然还无法卸载,至于吗?秦森想到这里,直接就点了进去。然后就看见那个Logo突然变成了一团星云,还有加载的数据。“叮,系统正在绑定中……”“恭喜宿主成为一名光荣而又伟大的打工仔!”一道机械的声音穿进秦羽的耳朵里面,没错,就是这道声音秦羽的

  • 极品掉落系统之 紫金葫芦

    道演真人眉宇轻启,指尖闪动,显然是在演算诸葛流云的命格。怎奈诸葛流云乃方外之人,又岂是他所能演算。可他自幼便是这个性格,一旦对某件事产生了兴趣,便会寻根究底,否则誓不罢休。......诸葛流云二人,继续赶着山路,突然,脚底传来哐的一声巨响,也不知是踢中什么东西?低头看去,竟是个紫色葫芦,不过看这材质

  • 鬼眼狂医在线阅读第10章

    夜色中,渔船很快就驶离了缉私艇。夏淳朴和夏海珠坐在船头,望着海河两岸的灯火,感到是那样的神秘。尤其是夏海珠第一次出远门,更是兴奋的不行。郑彪划着双桨,压低了声音说:“夏师傅,前边就是金汤桥。过了桥,你们就可以上岸了。”夏淳朴和夏海珠不约而同地向前方望去。不远处,果然出现了钢铁桥。“海珠,”夏淳朴说,

  • 上司大叔成婚记日常

    听到从粟田口方向传来的动静,这边品茶的几刀互相对视了一眼,就笑着低头喝了一口茶水。“哈哈哈,真是有活力啊!甚好甚好!”“呀!茶梗立起来了,今天会是好运的一天呢。”“小姑娘,可以再给我一块点心吗?”“是,髭切殿下。”将茶点递给软软道谢的髭切,菊一文字颇有些感慨地看向庭院里生机勃勃的夏景,就连耳边知了的

  • 彼岸花今相逢在线阅读叛变的上仙

    因此当江诚扑上来的时候,莫惟怜只一边用手阻挡,一边往后越出几丈。然而江诚的爪子依旧在莫惟怜手上划出几道深口,鲜血霎时从伤口中涌出,滴落在雪地上,如点点红梅,妖冶非常。江诚乃是狼族护卫,身形比一般雪狼更显巨大,足有半人高,此刻双眸因杀气而变得血红,嘴边沾染着鲜血,热气不住喷洒在雪地上。莫惟怜看了看手上

  • 言尽此间不辞年在线阅读第9章

    凌落在离开墓穴后没有久留,把尸骨交给周员外后就离开了,在守在墓门处的几人口中问出灵是出来后朝北方走了,他也向着北方赶了过去。“长亭外,古道旁,悠悠离别泛凄凉,敢问道路在何方,一入江湖愁穿肠,一人一剑斩沧桑,道字一途多迷茫”。正在赶路的凌落嘴里清唱起这首他前世最喜欢的曲子。“道字一途多迷茫,我现在的道

  • [奥特曼]性感捷德在线吃泡面在线阅读第8章

    “拉倒吧,别是惊吓。”柳如烟随即给肖云翻了个白眼,“车子的事情弄好没?”“都弄好了。”“嗯,吃饭吧,一会儿陪我出去散散步。”肖云心中不禁是大喜,以前柳如烟从未对他提过类似的请求。这说明,自己在柳如烟的心中的地位已经是有了显著的提升。即使两人这几年都是互不干扰的过日子,但是一种微妙的情绪,已经是悄然在

  • 燃道在线阅读第4节

    这句话并没有让晏鱼感到开心,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跟陆清河交流,还医生呢,除了乘人之危就是乘人之危,一点都不在乎他人的感受。晏鱼越想越气,偏过头不去看陆清河,觉得不够,还闭上了眼睛。陆清河无奈:“是我错了,可你这么做没有用,我还是可以听到你。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刚只是想让你看着我而已,如果让你觉得有任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