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龙随笔在线阅读第9章

2021/6/11 15:52:59 作者:喝杯茶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龙随笔
天龙随笔
作者:喝杯茶来源:飞卢小说网
金庸武侠第一究竟何人?是一剑败天下的剑魔独孤?还是金身不坏的少林鼻祖?是创建葵花秘典的无名公公?还是一根竹棒击溃三千越甲的少女阿青?是自创无数神功的逍遥祖师?还是创建六脉神剑的段思平?不!不是他们!因为他们都被共同的敌人打败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柳木打了个哈欠,新的一天开始了,昨天晚上有点失眠,好像听见一些惨叫声,忘了吧。

柳木想想昨天抱着黄金睡觉,就是有点冷。影响做梦,以前梦里啥都有,现在啥都没有。

“阿嚏,谁在骂我?”柳木看见对面房间门口站着的齐生小正太。一脸不爽的表情,眼神像看生死大敌。柳木心想看来下场挺惨。

“木头哥哥,你眼前的少年对你的恶意可是非常大的!你要小心啊!我就等着看戏了!哈哈哈,”雪峰小萝莉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哼,一个小屁孩,我还怕他不成。”柳木面对一个小正太不屑一顾。

“我友情提醒一下,你现在年纪只比他大两岁,到时候被爱的锤锤洗礼,可是会被人记一辈子的,比如某某天帝被暴打视频,销量绝对不错。”雪枫小萝莉兴致勃勃说道。

“你要是敢偷偷发出去,我绝对收你零花钱。黄金没了。别想打游戏了。我和你拼了。”柳木威胁到。

“你说这话证明你承认你可能被蹂躏。好开心啊!”雪枫小萝莉拍拍手掌声鼓励。

“什么⊙∀⊙?我什么都没有说,你只是猜测。我有事下线了。再见,拜拜,不送。”柳木单方面下线。

“小木,小生,来客厅吃饭了。”楼下九姨喊柳木和齐生吃饭。

“知道了,马上去。”柳木和齐生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你们两个小孩还真是像双胞胎兄弟啊!”九姨在楼下打趣道。

柳木和齐生对视一眼,扭头从两边下楼。

两个人坐在桌子两旁,互相瞪着对方。柳木的行为越来越像一个八岁小孩了。真是完美隐藏了自己。

前世柳木是一个独生子,虽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是没有兄弟姐妹争风吃醋,总是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人。

穿越过来之后可以体验到这种感觉,自己有着坑徒弟的师父,不着调的系统。不需要操心太多。

两道目光在空中碰撞像极了放电,两双筷子同时瞄准了一块肉,两个人用筷子疯狂撕扯,最后两个人用力太大,都摔倒了,肉片也掉到了餐桌上。

九姨一手一个,扶起椅子,把他们两个放到椅子上,一人敲一个脑袋瓜。

“吃饭好好吃,不要抢,厨房还有。你们两个调皮鬼。”

柳木眼疾手快,胳膊更长,夹起争抢的一块肉,送到嘴里。不断的咀嚼。柳木像品尝了美味佳肴,表情飘飘欲仙,一脸贱样就一个字爽。

齐生也不和柳木计较了,转头去吃别的东西,把自己的最塞的满满的,塞成了包子脸。

柳木也不甘示弱,能吃是福,万一将来发生啥?吃了上顿没下顿。多吃点增加脂肪。

自己花钱辛辛苦苦吃出来的肉,为什么又要花钱去减下来真的是搞不懂。我柳木从不减肥。

九姨开心的看着两个孩子,一只猪吃饭挑食,两只猪吃饭抢食。

能把家常便饭吃出美味佳肴的感受。

柳木和齐生各自摸着圆鼓鼓的肚皮,糟糕,吃的太多了。

“你们两个把盘子收收,一个人洗盘子,一个人洗碗,分工合作,桌子擦一擦,地上扫一扫。这点小任务就交给你们俩了。一会儿我来检查。”九姨打了个哈欠,准备坐在躺椅上眯一会,下次让孩他爸做饭,做饭太麻烦太累,还带早起。

“齐生,你去擦桌子扫地,我去洗碗。”柳木吩咐道。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齐生熊孩子不服抬杠。

凭我个子比你高,凭我年纪比你大。我还是客人,熊孩子。更重要的是你够不到洗碗池。哈哈哈。”柳木疯狂嘲讽。

“我去洗碗了,再见,”柳木挥挥手。熟能生巧,柳木凭借多年的肌肉记忆顺利的掌握了洗碗技能。过了十分钟,柳木洗完碗从房间里出来,看着忙的团团转,却丝毫没有忙在点子上。

柳木坐在一旁看着齐生笑笑不说话。

看了一分钟,实在受不了了,柳木是看热闹的。不是来当吸尘器的。

柳木开始下海,咳咳,说错了,口误,下场了。准备给齐生熊孩子一点经验指导。

“你不是在旁边看的挺开心,跑过来干啥?我都快弄完了。”齐生傲娇的说道。

“这叫弄好了,你都不觉得灰尘呛人吗?你把扫帚当大刀在地上挥舞呢?你看看桌子上落得灰。这桌子带有多久没洗过澡了。”柳木直接开喷,用手摸摸桌子上的灰,指指齐生好好看。

齐生脸色开始生气后来害臊,最后听见柳木说椅子洗澡,直接就笑了起来。

“你行你上啊!”齐生回了一句。柳木拿走齐生手中的扫帚,开始教齐生怎么扫地?没干过家务活的小孩子真幸福。

“知道了吗?”柳木问道。

“知道了。”齐生回了一句。

柳木帮着齐生把地扫干净,桌子擦干净。

“报告长官,任务完成。”柳木一本正经的报告。

小正太也学着报告。

“干完了,这么快,小木你不会以前干过吧!”九姨睁开眼。“你们把厨房那根大骨头去给旺财吧!”

“妈,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齐生有模有样的学着。

柳木跟着齐生进到厨房也没见有啥大骨头。在哪啊!

齐生打开了一个柜子,密密麻麻堆满了食材。拿了一根排骨出来。

“走吧!我们一起去后院一起去看看旺财!它很可爱的。他是我的宠物,你不能抢啊!”齐生说道。

“我是那种人吗?我是那种抢人东西的人吗?显然不是。我们去看看我们的旺财吧!”柳木挺好奇异世界的狗又什么不同。

柳木跟着齐生走到后院,看见被拴在大柱子上的一直可爱的小奶狗。真的好可爱那!全身白色,还有两个黑眼圈,有点像某个保护动物,大熊猫,变成大熊狗了吗?一只小奶狗双腿托着脑袋趴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别来烦我,我在思考人生。

闻见熟悉的味道了,是它,大骨头,吃完饭再思考。

小奶狗站了起来,漏出笑容,摆着尾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灌篮高手之一见倾心在线阅读第10章

    独孤翎殇只是脑袋混乱了一下,就很快反应过来:“我不知道他的位置,也有可能他生气根本不是因为我。”之后又自嘲的笑了笑,如果是自己的真容,欧阳夜寂还有可能因为自己的脸喜欢上自己,可是现在,这张脸,可能迷惑到他?“冷小姐,我们很熟悉夜寂,他内心的心思或许我们猜不透,但这些表面的一些东西我们还是知道的。”阳

  • 花街异闻录在线阅读第1节

    如今的世家子弟从小耳濡目染的,皆是对整个修真界具有影响力的事迹。譬如天试榜上的十个名字,哪一个说出来不能叫人为之钦佩道来一二,前三甲的事迹更是经受不少人杜撰流传,几乎已经神话。清霄宗为各大宗门之首,每十年招一次弟子。相比起其他宗门的收徒要求来讲,当真难上数个级别。可尽管如此,依旧有许多朝气蓬勃的小生

  • 高三日第三章在线阅读

    “凉太君,你在干嘛呀?!”急切的女声隐隐约约从另一边传来,梨香看见眼前的男生神情一动,便不再逗他,“开玩笑的啦!”她冲着他展示着自己校服上的标志,“我自己就是诚凛的学生,再不济,我还可以让黑子同学带我去。”梨香背上挎包,学着那个女声的样子冲着那个男生摆摆手,“话说回来,我可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啊。拜拜

  • 重生之奇葩人生第六章

    和朝是有□□的,迟矜知道,她甚至还见过官妓,女扮男装和哥哥出去那次。官场的宴席上会招来官妓,和诗唱曲,尽管只是摆弄才艺,已被迟矜这样的名门闺秀所不耻,迟矜知道还有一类□□是以出卖色相而谋生的,寻常女子都会避而远之。对于迟矜这样的官宦小姐来说,开腔喝歌已经是自降身价,衣衫不整就是不知廉耻,而现在赤身裸

  • 人生一个世界百花争艳

    大家进到大厅,灯光四射,大厅里早以坐满了人,孙嫦曦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都是当年的好兄弟啊当年因为自己很能打,脑袋又很聪明。大家抬爱,叫我大哥,后来就习惯了。只要班里有人被欺负了,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去讨回公道,带大家打架。这个班很团结,但有的有钱人还是看不起穷人,所以有的同学就被疏远了。大家笑道:“大

  • 地下城领主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时间的流失“佳乙,这次画画大赛,你和尹俊熙一起去参加好么?”老师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更加温柔和蔼一些。秋佳乙这个孩子,好像非常不让人操心。可是却又让做老师的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成绩优异,性格温和,做人彬彬有礼,但是,无论对谁,似乎都是疏离的。班上没有人讨厌她,因为她漂亮,成绩好,妈妈是老师,爸

  • 虚梦奇谭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二天一大早,苏越就被一阵激动的拍门声吵醒。睡眼朦胧的打开门,果然看到昨天那个眼镜男正站在门外。看着对方布满血丝的双眼,苏越瞬间知道,昨晚对方一准没睡好。不过想想也是,任谁遇上这种事情,都会失眠的。此时眼镜男一见到苏越,顿时无比激动的喊道:“哥,你终于开门了。我5点就在这等着了。”苏越见他这幅模样,

  • 海贼王之疯子海贼团第三章在线阅读

    就这样,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服输,面对着女子那双勾魂的眸子,叶白一步也没有后退,甚至还一度占了上风,许久之后,女子悠悠叹了口气,预示着自己已经认输了。“说吧,你到底是谁?”叶白依旧问道。女子清了清嗓子,悦耳的声音从嘴边发出,说道:“你可以叫我龙姨,我这次出来是来帮你忙的。”“帮我?”叶白嗤笑了一声

  • [综漫]误入黑暗本丸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二章

    徐长歌刚下飞机就收到了热烈欢迎。徐长歌:……布莱克:……这就是你和我说的人气不怎么样吗?这不是知道你表面很担心其实心底非常渴望挑战嘛,徐长歌露出了无辜的表情,不然怎么骗你来?布莱克一边护着徐长歌往预定好的保姆车那边走,一边和热情的粉丝交涉试图让他们先离开……他当然失败了,当他终于回到车里的时候,已是

  • 幻想大学者第2章在线阅读

    剧痛、黑暗、冰冷、眩晕...百般感受纷纷来袭,像是持续了千年,又好似只过了一瞬。甚至还没来得及品味,它已经过去,又或者是时间太久,沉沦其中,早已习惯?这是一个半密闭的空间,地上躺着一个成年男性。堪堪恢复意识,凌歧猛的睁开眼睛,一阵模糊后,视野逐渐变得清晰。脑海中些许混乱刺痛,在身下传递来冰冷触感的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