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争雄.第5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30:04 作者:寿比南山. 来源:17K小说网
争雄.
争雄.
作者:寿比南山.来源:17K小说网
男人,都有争雄之心。对敌人如是、朋友如是、亲生兄弟,亦复如是!

雪纪最近的胃口很大,而且挑食,日本的料理总的来说就是鱼的料理,但雪纪闻不得鱼味,觉得那味道太腥,让人作呕,所以她只能吃些五谷之类的,而广部家也没有亏待她,一直给她开小灶,偶尔会到周边的猎人那买些野味,这样雪纪也就不会太嘴淡。

雪纪曾经看过广部麻美和广部明日香吃饭的时候,那真是大和抚子啊,一口一口小口地吃的,让雪纪这个看的人都替她们慌,说起来雪纪这个伪大家子女还没有她们那般规矩呢,幸好她的吃食都是广部明日香送进屋的,不然真的跟她们一起用餐的话,那简直就是贻笑大方啊。不过这样一来,广部一家的身份就很可疑了,别的农家女儿吃饭虽然没有男人粗犷,但也绝没有广部家女人的斯文。

但是,这一些雪纪也管不上了,反正她就只当自己是来度假的,有空就晒晒太阳养胎,要搁在现代,去农家养胎也要费好大一笔费用啊,现在全当捡到免费假期了。

“雪纪,你在这里啊!”广部麻美笑着一路小跑过来了,自从她喊雪纪为嫂子被广部明日香教训了一顿以后,她就改口了,只是却没有按照广部明日香的要求喊雪纪做小姐。

“麻美!”雪纪躺在摇椅上冲着麻美招了招手。

“雪纪,你好奸诈哦,居然躺在这里看我们干活。”广部麻美嘟着嘴,抱怨着。

“拜托,我现在这样,怎么帮忙?”这段日子,雪纪也跟麻美玩的不错,也敢开开玩笑抱怨抱怨什么的了,她翻了个白眼,摸了摸肚子,现在的肚子就算穿了浴衣也掩盖不住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了。

广部麻美闻言瞪大了双眼,一直瞅着雪纪的肚子,好奇地问道:“宝宝,还要多久才出来啊?”

“现在才五个多月,还要等四五个月的样子吧。”雪纪抚摸着肚子,感慨道。

“……可我见到隔壁的目暮婶婶快生了也还在田里的。”广部麻美弱弱地反驳着。

“问题是,她一生都在田里吧,而我不是呢。”雪纪没好气地点了点麻美的脑袋。

麻美皱了皱鼻子,“哼哼,不跟你说了,我去玩去。”

雪纪望着麻美跳跃着的背影,心里喟叹,似乎她再也没有这种欢乐的童年了。

广部明日香小碎步地走到雪纪的面前,施了个礼,道:“不知昨夜后半夜小姐睡得可好?”

雪纪想起昨晚小腿抽搐后的哭闹,脸上划过一丝尴尬,不过也幸好广部明日香睡得晚,过来帮她按摩了,不然的话她可就真的很难受了,“昨夜谢谢明日香阿姨了,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哪里的话,服侍小姐是我应该做的。”广部明日香笑着提议道,“小姐这是第一胎,夜里会难受也是正常的,这样吧,我让麻美到小姐的隔间服侍着吧,小姐不舒服的话就喊麻美好了。”

“这怎么好意思?”雪纪一脸受宠若惊。

“这是应该的。”广部明日香语气坚决,施了个礼转身就离开了。

雪纪望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广部明日香的心机太沉了,她看不透,而且这个女人虽然言笑晏晏,但那笑容总让人看不真切,似乎笑意并未达到眼底,而且当知道雪纪怀孕的时候,这个女人的脸色猛地一变,虽然后来掩饰得很好,却总让雪纪感觉到一丝隔阂。

正想着,广部麻美蹬蹬蹬地跑了过来,来不及站定就急吼吼地说道:“雪纪,雪纪,快跟我走,我哥要回来了!”

一瞬间,雪纪的耳边回响着飞鸟扑扇翅膀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

十字路口两边渐渐开始熟了的小麦不断散发着田间独一无二的香气,雪纪又一次站在当初这个地方,只是这一次身边还有个叽叽喳喳的麻美,原本广部明日香若是知道的话是不允许雪纪跟着来的,是麻美悄悄地把雪纪带出来的。

“啊啊,哥哥好久哦。”麻美盘膝坐在地上,双手托腮抱怨道。“早知道我也和雪纪你学,带张椅子来好了。”

雪纪闻言抿嘴一笑,“那是因为我上次吸取教训了。”

麻美闻言转过了头,“对了,雪纪,你觉得我哥帅不帅?”

雪纪被这个问题突然袭击,怔了一下,那张阳光中有些傻气的脸庞又浮上了心头,“他啊,不帅。”

“怎么会?在我眼里我哥哥最帅了!”麻美怪叫着,“连邻村的小红都嚷嚷着要嫁给我哥,哼哼,她也不想想自己那德性配得上我哥吗?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偏偏妈妈还就吃她那一套……”

雪纪只能看着麻美的嘴一开一合,但是心却凉透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会难受?

这个时候,麻美像是看到了什么,跳起来连连挥手高呼道:“哥哥!这里!这里!”

雪纪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去,只见大路上,从那种被行礼垒地严严实实的小巴士上跳下来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生,这会儿正朝着她们这边挥手,并且正跑过来。

雪纪顿时感觉到恐慌,脚有千斤重,想跑却跑不掉的感觉,她萌生了后悔,人家兄妹重逢她又凑什么热闹呢?她以为她是谁吗?

这时广部良阳已经来到了跟前,抱住了飞扑到怀里的老妹,然后抬起头见到了她,有些诧异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没有想到小姐你也来了……”

广部良阳的笑容就像是会感染的那样,雪纪也笑了,说出的话却如蚊蚋,“是麻美说今天你回来,我上次托你的照顾,所以这次就来接你了。”

“那不是应该的嘛。”广部良阳爽朗地笑着,明明是和广部明日香一摸一样的意思,却能让人看见他的真心。

前面的广部良阳和自家妹妹一直在吵闹着,雪纪小步地紧跟着他们,一脸地羡慕,突兀地感觉到这才是真的一家人啊,原来一家人是这样的感觉啊,突然她真的很想加入他们,真的很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元泱记在线阅读第10节

    10回首往事缕思绪。狗经一点梅花开上一回说到,小珍珠一家人回到村口被群狗所拦,幸亏爸爸速度躲开回到家中与爷爷闲谈。小珍珠则去观看家中的小奶狗。看到他们一个个虎头虎脑,生的是可爱极了。但心中有疑问,爷爷居然选中了,最好看的虎子,听说爷爷有秘诀。就想听爷爷说选狗的秘诀。在吃饭的过程中,小珍珠就按耐不住自

  • 海贼:我是瓦尔波在线阅读第七节

    “五郎,不得无礼!”见儿子大呼小叫失了礼数,杨继业顿时黑了脸。呵斥了儿子一声,杨继业转向弘一老和尚,微微欠身,道:“大师,杨某教子无方,还请大师见谅!”“杨公子赤子心性,却是深得我佛真意,贫僧怎会见怪,烦请杨将军勿要责怪!”被人当面拒绝,这老和尚也不见生气,反而笑呵呵的替杨春开脱。见老和尚非但没有生

  • 突然就有钱了在线阅读薛姑娘是个妖孽

    墨文阁并未在后宫,而是在前朝,前朝正殿宣政殿,左右前设三省双院,每日里群臣进进出出处理公务,也方便皇帝随时召见议事。墨文阁就在宣政殿左后侧,占地颇广,偌大的房间布局,摆着无数书架,藏书极多,负责管理墨文阁的则是一些学士,最高者为大学士。此时的墨文阁里也挺热闹,这么多大臣都见过了这位陛下看重的民女,自

  • 撒娇甜妻:陆少的心尖宝贝第二章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简洛书闭上眼睛念念有词,等鼓起勇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张苍白的脸依然挂在窗边,看到她看过来还露出了个讨好的笑容:“观主,我可以委托业务了吗?”简洛书的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往后一躲,正好碰到了师父留下的箱子。看着箱子里的千奇百怪捉鬼大全,再看看窗户外面那个明

  • 我们的少年时代同人(短篇)小暗恋在线阅读第三章

    喝,叶辰一声怒啸,浑身爆发出一股强劲的光芒!!~~身体慢慢的漂浮下来!~~头上不断的冒着汗,呼!!~奇怪,为什么,没有成仙?难道是我念错?叶辰已经失去了所有法力,而且身体变得异常奇怪!~~这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情况,难道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原因?叶辰看着头上的月亮,感觉很美!~~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 超级科技大帝国在线阅读第9章

    几人来到学校门口,就发现很多的校领导都簇拥在一起。学校的大门大大地敞开着,匆忙之中几个校领导还弄来了红地毯迎接周云。只见一台比较普通的宝马刚好停在学校门口,从上面下来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一脸焦急地朝着学校里面走去。诸多校领导向前迎去,但发现这老头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周老,您能莅临我校,实在是太荣

  • 假面骑士之从faiz开始之鲛变(一)

    每个小说世界都有那么一个人,他坏事做尽,他睚眦必报,他在男女主成功路上当踏脚石,在主角辉煌背后当背景板,他的名字叫做——反派。纳兰就是这么一个反派,他现在被反派系统派到一个C级世界做任务。这个世界是霸道总裁言情世界,而他的身份,则是南洋某黑道教父的儿子,性情乖戾,手段狠辣,是男主迎娶女主成功路上最大

  • 花照月在线阅读第2章

    时光飞逝,一转眼已经过去了四年,今天是洛瑾萱大学毕业的日子。“小萱,我现在都不敢相信,我们就这么毕业了,毕业了!”一个蓝裙子的漂亮女生难掩自己的激动心情,“我仿佛看到了我以后的美好生活了,再也不用上课了!”“蓝蓝,这已经是你今天第n遍说这句话了。”洛瑾萱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无法理解好友为什么会这么高兴

  • 同归人凤凰灵犀

    日子就像那指尖的流沙,悄悄然就过了五年。夏日的清晨,倾墨依旧坐在飞云峰那株老桃树下的水池旁吐纳修炼,突然感受到平日里很是安分的灵兽蛋剧烈的晃动起来,就赶紧凑上去看,光洁的蛋壳上裂了几道细纹,随着更加剧烈的晃动裂痕越来越大,只见一阵红光冲天而起,染得天上的云都变成了红色,周围树枝上的各种鸟儿都欢快的鸣

  • 米瑞斯之梦回邪月在线阅读第10节

    赵云深坐到了许星辰的床边:“你对我还真是放心啊,我要了双人间就没事了?”他拉着许星辰的裙摆,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拖:“不怕我半夜跑到你床上?”许星辰抬手去摸他的脸,笃定道:“你不会的啦。”他笑:“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许星辰轻捶他的胸膛:“我信你的人品。”赵云深解开外套,甩在一旁,欺身而上:“信个鬼,我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