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禁忌之争师尊他说会护着我

2021/6/11 6:52:39 作者:雁过未留声 来源:纵横中文网
禁忌之争
禁忌之争
作者:雁过未留声来源:纵横中文网
纵横交织的棋盘,谁能想到万古以来的禁忌人物也只是一颗颗棋子。韩药师手握太虚印,败天骄、斩传人、灭道子……踏着无数天才的尸骨,一点点揭开尘封已久的隐秘。唯有最强,才有资格落子!

鬼婴渐渐逼近,沈倦云总算看清了它们的模样。

它们都没有穿衣服,肚子上甚至还连着脐带,大大小小不一,但个头,都不比胖猫儿大。

它们的腿还蜷着,身上的皮肤也皱巴巴,就连眼睛,都还未睁开。

“母亲——母亲——”

听着这声音,沈倦云不由皱起眉头。

魏枕偷偷抬眼瞧了一下,赶紧又将脸埋回沈倦云的背上。

“怎么这么多啊……师……师尊,我们赶紧走、走、走吧!!”

七花一把拉住他的衣摆,扯扯说道:“要走你自己走,别在这里拖累主人!”

魏枕听着她这话,脾气就上来了,顿时松开了自己的头,抬起头来,用鼻孔瞪着七花。

“他现在是我的师尊,我跟着他怎么了!我又不跟着你,你意见那么多干嘛!”

七花气得脸红,“哼!几个鬼婴你就吓成这样,你还好意思说主人是你师尊!先回去把你胆子练大了再下来吧!你少给主人丢人了!!”

魏枕同她争道:“我师尊都不嫌我轮得到你嫌么!小破猴儿你再叭叭我就封住你的嘴。”

“你,哼!”七花愤愤跺脚,走到前头去拉住沈倦云的袖子。

“主人,这么没用的人您为什么要收他为徒啊?您不要他了好不好。”

沈倦云面色倒是平和。

他垂眼看了看七花,伸手拍拍她的脑袋,温声道:“莫胡闹了,它们来了。”

沈倦云说罢,鬼婴已经行至他们跟前。

但是鬼婴看不见他们。

没有睁眼,甚至没有出生的孩子,就这般夭折。

它们无法依靠眼睛来辨别外物,只能感应气息。

“母亲——母亲——”

鬼婴的呼喊越发的响亮,几乎响彻了整个卢宅。

魏枕听着紧闭双眼捂住耳朵,缩在沈倦云身后动也不敢动。

七花瞥眼看他,一脸嫌弃。

“哼!吓死你算了!”

魏枕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闻沈倦云低声厉喝:“七花,不许胡说!”

七花闭了嘴,但表情还是不服气的。

不过,这个时候,却也容不得她赌气了。

鬼婴临到近前,沈倦云却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只是静静看着。

不多时,鬼婴直接掠过了三人,飘到了他们身后。

沈倦云转身,却正好看见脸色惨白的魏枕。

犹豫了片刻,沈倦云说道:“别害怕,这些小的不会害人。”

魏枕冷汗直冒,“也就是说除了这些小的之外,还有大的了?”

沈倦云严肃地点点头,“按常理说是的。”

魏枕:“……”不敢说话。

光是这群小的就已经够惊悚了好吗!!

沈倦云摸摸他头顶的发,说道:“你且放心,我会护着你。”

魏枕眼睛忽然一热。

心里很是难受。

我会护着你。这句话,沈倦云在上一世,对他说了一辈子。

他却从不在意。

重新回来,他倒是学会了回首前尘,怀念过去。

可回忆,总是不能细想的。

一细想,他便会又开始怨恨沈倦云。

上一世,他是死在沈倦云面前的。

因为沈倦云入了魔,创了万魔境,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他原本只是讨厌沈倦云的不近人情与那份高冷孤傲,可他入了魔,便不由恨上了。

魏枕一直以为,沈倦云该是这世间最不应该入魔的人。

因为他心坚如玄冰,那几十年的朝夕相处与故意讨好,都没能融化沈倦云那冷硬的心。

他以为,沈倦云是不会有心魔的完美存在。

也是因为这样的以为,他讨厌着沈倦云的同时,又仰慕着他,不自觉想去靠近、去讨好,希望他能对自己笑一笑,就算是多和他说两句话都好。

可沈倦云后来入了魔。

他的所有幻想在一夕之间被打得粉碎,这样一个让人仰慕的清高仙尊,也不过是个凡心未了的人。

刹那间,那份别扭的仰慕之情便化作了怪异的愤怒。

愤怒之下,他屡次重伤沈倦云,却因此得了“破魔仙尊”的名声。前世,是沈倦云成就了他的无上殊荣。

却也是因为他,在受人敬仰的同时,遭人唾骂。

大义灭亲。

好一个有褒有贬的词,用在他身上,是荣耀,亦是不尊师重道的证明。

从沈倦云堕魔到万魔境上他自己的死亡,他与沈倦云作对整整三十年。

那三十年间,魏枕的心理极度扭曲,无数次想杀掉沈倦云,只是可惜,他的所有术法武功都是沈倦云亲自教的,他的一招一式,都能被沈倦云化解。

到死,他也没有打消这个念头。

倒是重新活过来之后,他想到了许多沈倦云的好,却也是一心想要疏远他。

只是没想到,沈倦云居然跟他一样,也是带着那些记忆回到了一切的起点,更是与他同样想要远离对方。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越想远离,就越会靠近。

拜师的时候,他也是跟中了邪一样,莫名其妙火大,非得逼着沈倦云做自己师尊。

现在想想,有点搞笑,也……有点看不懂沈倦云。

其实,只要沈倦云态度强硬一点,像上一世一样用武力压制他,他就不会跟来拖后腿。

可沈倦云偏偏没有那么做,甚至一点没有责怪他,还会尽心护着他。

魏枕看着沈倦云,心情忽然就复杂了许多。

“沈倦云,你……”

魏枕刚刚开口想说点什么,便被沈倦云一把捂住了嘴。

“别说话。”

魏枕来不及疑惑,便听见一阵女子低泣的声音在耳间环绕。

魏枕身子顿时僵住。

说是有只大的,这只大的就来了。

随着这阵低泣声,那十几名鬼婴似乎都变得高兴了些,呼喊声变得不那么幽怨。

可这,并不能缓解魏枕对鬼的恐惧。

沈倦云拍拍他,说道:“你与七花就站在此处不要动,我过去看看。”

魏枕白着脸,跟随着沈倦云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池中央一个蛮漂亮的女人点足立在水面一朵泛着血光的红莲上。而那些鬼婴儿,便围成一个圈,将她圈在中间。

红莲艳得很,花朵似脸盆那么大,女鬼一身红衣,倒是相衬。

魏枕眨眨眼,伸手将沈倦云的手从自己嘴上拉下来,说道:“这只大的还挺漂亮。”

怕鬼的人,怕的终归是对鬼怪那固化的丑陋可怖面庞。而魏枕,就是从前真的看过太多那种面容可怖还思想变态的鬼了。

因此,现下见到这女鬼长相颇为美艳,魏枕心中的恐惧,倒是消下不少。

沈倦云见他脸上逐渐泛出“我对她有兴趣”的表情,也没管,只淡淡说道:“卢府应当是死了有些人了。”

“啥?!”

“这女鬼用人血养婴灵,她足下的红莲中央包着的,便是一个婴灵,那个应该是她自己的孩子。”

“那这些鬼婴呢?”

“暂时不确定。”沈倦云说着,便将自己的手从魏枕手心抽出,“你与七花就站在这里,不许动。”

说罢,他便飞身踏入池中,踩着水走近那池中央的女鬼。

平静的水面随着他的脚步翻出丝丝涟漪,在池中层层漾开。

魏枕望着池中,眉头不由皱起。

七花站在魏枕身旁,仰头望着他,嘲讽道:“哼,好色之徒注定死在这色字上头。”

魏枕道:“小丫头片子懂什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七花沉着脸,“你真是无可救药!亏得主人尽心保护你。”

魏枕又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沈倦云尽心护我了?他来卢府不就是为了挣卢家的钱?你还敢说是为了我不成?”

七花大声喊道:“要不是因为顾忌你的安危,我就可以去帮主人的忙,你说,要是主人一个人过去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魏枕道:“那么担心他你就过去啊,我不需要你这小丫头片子保护。”

七花哼道:“别说得你好像很大似的,你就是干长个子不长脑子有什么好了不起的!论岁数资历,你得叫我姑奶奶!”

“那你想做我姑奶奶也得问问我师尊愿不愿意要你这个姑姑啊。”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就是不要,你能如何。”

“哼!”七花说不过他,气得转过身去,两边发髻上别着的流苏一晃一晃的,挺可爱。

魏枕却也没心情去哄她,只将目光放在沈倦云身上。

沈倦云此时手上拿着一条玄铁做的链子,那链子很粗,约莫有三根手指合并粗细。

他双手端着一截,右手手臂上还缠着一截。

魏枕以前是见过这个铁链的,这是沈倦云从地府得来的锁魂链,能锁住世间所有生灵的魂魄,即便是天上的神仙,被这链子锁住了魂,也无法逃脱。

魏枕虽是个怕鬼的人,却也看得出好赖。

这女鬼虽说凶厉,修为颇高,但对上沈倦云和他手上的锁魂链,自然是没有一点胜算。

而那池中的女鬼,见到沈倦云之后,立马便发起狂来。

似青葱一般秀眉纤细的手上忽然长出了血红的长指甲,十指曲着,便朝沈倦云袭去。

“哼!卢义这贱人不知请了多少和尚道士来收我,统统被我吃了,你当真以为你能奈何得了我?呵哈哈哈——做梦!”

红衣翻飞,女鬼的发丝似剑刃一般随着她的动作直直朝沈倦云袭来。

沈倦云不慌不忙地躲闪,召出一把剑来,顺着女鬼的动作将她的发丝割断。

然而,割了一段之后,女鬼的头发又迅速生长,再次袭来。

沈倦云一面躲避女鬼的袭击,一面操纵着锁魂链缠在女鬼身上。

“啊——卢义!!”

女鬼被锁魂链缠绕着,法术无法施展,一头长发便也缩了回去,再无一点攻击性。

沈倦云拉着锁魂链一端,稳稳落在池中央。

女鬼挣扎着,那原本眼里的面容已不知何时消逝,化作了腐朽的枯尸,就连露在外面的脖子与手脚,都变作了腐肉。

腐肉包着骨头,一双眼睛瞪出眼眶,骇人万分。

她不甘地喊叫道:“他卢义不仁不义,你们却都来捉我,呵!我的孩儿被他害死,我心不甘!我心不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黑篮之一生女孩

    大概是真的被伤害到了,夏海洋抱着小孩在草丛里哭的撕心裂肺,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几个小伙伴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才好,纷纷坐在他旁边想要安慰。班柔臻眼尖的看到小海被吓了一跳,想要逃走的样子,她还没来得及提醒,就眼睁睁地看着小海离开,看着夏海洋伤心的模样,班柔臻抿唇,最终没有说出来。旁边的宓思曼严肃着一张

  • 与权臣弈情(重生)不开心

    到了季洛甫的办公室之后,初一就看到他桌子上摆着的餐盒。初一脚步一滞,问他:“你都是在办公室吃饭的吗?”季洛甫合上门:“嗯。”季洛甫很少去食堂吃饭,向来都是许如清打了饭菜到办公室,他就在办公室自己解决的。他这段时间很忙,每天大小会议不断,手上又有个新的合作方案,初一给他发微信的时候,他在开今天的第三个

  • 重生七十年代做知青地球百态

    高速路上,保时捷冲的极快,过了一会儿才发觉不对劲,年轻男子从后视镜一看,那辆帕加尼还是保持着原先的速度,“慢吞吞”地行驶在车道上。“玩我呢?”年轻男子一拍方向盘,恼怒着说,“开个帕加尼了不起啊。”随后这男子一踩油门,迅速离开了靳南天的视线中。本来看见帕加尼这种豪车,他是以结交的意图去交流的,结果被别

  • 重生后她燃炸了之激励的竞争

    看着于浩把木盘缓缓的放在桌上,所有人都激动起来,修炼功法来了。王华则是死死的盯着于浩,这个少年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他想不起来了。随后也放弃了,“不就是一个伙计嘛,管他的。”而台上的于浩在放下物品的瞬间也看到了王华,笑了笑于浩没有说什么。“终于到压轴物品了,我猜大家都已经久等了,现在就让我们揭晓第

  • 瓜田野下在线阅读第八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再次迎来了朝阳的初升,但在这死牢之中,雷鸣却看不到太阳,雷鸣依然继续沉睡着,但是已经又了一些苏醒的痕迹,这时外界吵杂的声音便可以略微听的清:“起来了!起来了!该换班了!”只见幽暗的牢狱之外,通道的尽头,有着一张桌子和一些刑具,一个身穿青字铠甲的年轻男子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这时另

  • 星际之魔尊在线阅读首杀黄金boss!(求鲜花,求评价票,求支持!)

    苏墨可不是那些靠着所谓的财团,公会才成长起来的温室花朵。作为独行侠中少有的高水平玩家,不管是在操作上还是意识上,都已经堪比一线玩家!若不是进入游戏的时间,晚了那么一点。当初正面对抗邪神的队伍中,也会有他的身影。区区一个黄金BOSS,难不成还能翻了天吗?机械外骨骼的碎裂,阻挡了大部分力量缓冲。苏墨直接

  • 微忧青春日记之神秘的钥匙(一)(7)

    吃过饭的杨泽在屋子后院吸收着空气中不多的灵气,专心修炼着落下的功法,妖族每一族都有自己源于血脉之内的传承,他也不例外。远处两女在池塘边的亭子里,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李紫月眉头还有着忧虑围绕,但是小青拉着她的手蹦蹦跳跳,百般逗她开心,小白趴在杨泽脚边上,惬意的拱了拱身子。杨泽感受着体内的气息,觉的体

  • 太皇太后日记戳进来

    问一下,俺是写到毒点了么?为什么评价这么低,哈哈哈……真想骂一句狗日的,但是作者是有素质的人,不是喷子。另外,哪位兄弟可怜可怜,给偷偷鲜花呗。鲜花鲜花,投出来才有香味。一直放在包裹里,就不新鲜啦!!

  • (仔修)同居密友-雙星第五章

    第五章整整三天,萧玖几乎算是不眠不休,处理平叛之事,议定国丧,批阅奏折,衣不解带地在宣政殿和含光殿两处来回往返,整个人迅速憔悴下去。等到终于有了一丝喘息之机的时候,他才想起兰漪殿的叶修。是时候,去见见他了。叶修没等来萧翎,倒是等来了太子萧玖。“你来做什么。”叶修撇了一眼进门的当朝太子殿下,语气十分冷

  • 玄幻:我被系统压制!之君側,厭厭行無語(上)

    (2)君側,厭厭行無語(上)钟皓言刚刚从浙江转学回来,立刻又和乔雁柏打成一片。日子仿佛又回到从前,他和乔雁柏打打闹闹,兄弟情深。逃课、打电玩、上街游荡,所有曾经的活动一样不缺。不同的是,她再也不是那个总是跟在他们后面的小尾巴。偶尔,钟皓言会感慨,少了她这个跟屁虫他不习惯。她也并不像小时候那样爱跟他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