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都市:病娇逃亡365天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6/11 8:56:28 作者:可怕的她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病娇逃亡365天
都市:病娇逃亡365天
作者:可怕的她来源:飞卢小说网
苏夜重生到了平行世界,却发现自己身边还是那个病娇女友童雪儿。可上一世,苏夜就是惨死在了童雪儿手中。温热的床前,童雪儿手持一把尖刀,笑容诡异的一步步逼近了苏夜。“苏夜哥哥,人家可是非常爱你呀!”“苏夜哥哥,我要永远把你留在身边!”“苏夜哥哥,请拥入雪儿的怀抱,永远沉睡吧……”为了摆脱上一世的悲惨命运,苏夜开始了一场绝地大逃亡!(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打碎手边的杯子,后退一步跳上桌子,拔出身后的小太刀,双手握紧。小小的酒馆里此刻只有我们两个人,志村一好像有点被我吓到了,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因为紧张,我把手中的刀握得咯咯作响,随时准备防御他的进攻。

“……你干嘛啊?”志村一呆愣了一会儿,俯身去捡那些玻璃碎片,有点生气了:“你神经病啊!这杯子很贵的!”

看他完全没有要和我打一架的意思,我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失态。大概是自己多虑了,也许志村一并不知道爸爸就是杀了团藏的人。

大概是今天得到的情报太多了,我现在确实有点神经质,看谁都觉得不像好人。但是这件事确实有很多不经推敲的地方,我忍不住问道:

“志村团藏是你的爷爷?他的年龄应该和三代目火影大人相近,怎么会有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孙子?三代目火影大人最年幼的孙子,现在应该也有27、8岁了……”我指的是木叶丸老师,他是姐姐和博人哥哥的指导上忍。

志村一似乎觉得我搞错了重点,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又低头捡那些碎片:“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啦!我爸爸是被团藏爷爷从战场上捡到的,不是爷爷亲生的。爷爷没有自己的孩子的。”

……我收起刀。

“不过,我知道是你爸爸杀了团藏爷爷。”志村一低着头。

我又把刀横在身前。

志村一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些碎片,有点轻蔑地看着我:“爸爸说,团藏爷爷是一直在黑暗中为木叶做事的人。所以无论是得罪了什么人,还是突然就死在谁手上,都不奇怪。而且说到底,我都没有见过团藏爷爷,只知道有这么个人,是我爸爸的恩人,被人杀死了,杀他的人叫宇智波佐助。后来上学了,我知道宇智波佐助是你爸爸,而你是我的同学。”

“……所以你才那么恨我。”我开了写轮眼,紧握太刀的手心满是汗水。

志村一却不再看我,转身把杯子碎片捧到垃圾桶边上,哗啦一倒:“谈不上恨。我说了,我和团藏爷爷没有什么感情。也许我爸爸会恨吧?毕竟爸爸是被团藏爷爷从战场上救回来的。”

停顿一下,志村一自嘲地笑了:“但恨也没有用吧?首先,我打不过你。其次,就算我爸能打得过你,他也肯定打不过你爸。还有,你妈妈是木叶医院的首席医师,谁也不想得罪她的孩子。最后,就连现在的火影大人,都和你爸爸关系那么好。忍界大战结束后,不是他和六代火影主动为你爸爸这个叛忍开脱的吗?”

“忍者世界里的憎恨,最是需要实力的。我和爸爸是要有多无聊,会想着和你们这群人对着干啊?现在木叶村谁能打得过你们啊?”志村一看向我。

这样一番太过跳脱,太过市侩,太过接地气的话,把我听傻了。我没生气,我只是呆住了。

志村一虽然嘴里说着相当认怂的话,但语气满是不屑,丝毫不在意我的反应。他瞟了我一眼,看到我还举着刀,冷笑道:“也是,你这种天生就带着写轮眼出身的名门少爷是无法理解的吧?我说了,我对你谈不上恨,我只是很讨厌你在学校里那副谁也瞧不起的样子。谁不知道你是宇智波佐助的儿子?你姐姐那么宠你,连老师都喜欢和你多说几句。也是了,你背后那个团扇标记那么大,瞎子隔三条街都能闻见。还是说,怎么,我们连讨厌你都不行了吗?火影大人虽然跟你爸爸关系好,但也没规定全木叶村的人都得喜欢你们一家,喜欢宇智波奏吧?”

志村一说得太快太零碎,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回他什么好。

这番不中用,不成器,完全不可能从我身边人嘴里说出来,完完全全站在弱者的角度上的发言——以前的我是从来不会放在心上的。

可是如今,在听到那些过去的如今,我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傲慢地无视。

我的爸爸,杀了志村团藏。

尽管爸爸在和我讲述过去那些事情的时候,始终带着某种赎罪般的沉重语气,但唯独说起团藏那件事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多歉意,即使七代目火影在场。我知道,爸爸从来都是想要守护木叶的,但只有杀了志村团藏这件事,他轻描淡写,悔意全无。

我把刀重新收起来,看着兀自在吧台忙活的志村一,总觉得有些恍惚。即使是已经知晓一切的我,也无法明确地说出那场战斗的正确与否。爸爸杀人了,这个人逼死了大伯,为的是守护这个平和的木叶村。

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的生命,和很多很多人的生命。天平的两端,谁更重要一些?

我突然意识到,原来仇恨从未断绝,仇恨根本不可能因为一两个人的死亡而断绝。志村一不是不恨我,志村一的爸爸不是不恨我的爸爸,但他们都要生活,都要活着,而且打不赢,划不来,没意思——所以算了。

——宇智波一族的仇恨也好,志村一族的仇恨也好,忍界大战中所有人的仇恨都好,恐惧,忌惮,蔑视,痛恨……这些东西,只要忍者制度还存在着,就永远都会延续下去。

是啊。

就算大伯死了,就算爸爸理解了,就算所有误入歧途的人都将内心的仇恨抹平,应和他人的期待,成为一位守护木叶,热爱村子,将生命献给木叶的伟大忍者……

但,人与人相互理解的时代永远不会到来。

我跳下桌子,收起太刀,默默地看向自己满是汗渍的手心。

这双手迟早也会染满鲜血吧?以守护木叶的名义,杀掉比我弱小的人,以杀止恨。一这样想,我的心底就感到一阵退却和恐惧。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我对这样的未来感到颤栗。

“喂,杯子,快赔钱。”看我半天不说话,志村一在我身后提醒我。

我摸了摸裤兜,摇摇头。

志村一刚要发作,我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腕:

“——如果你想。”我把他的手腕掰到我们二人面前,“如果你想来为你爷爷复仇,随时可以来找我。我既不会叫上爸爸,也不会叫上妈妈,姐姐,以及所有一切你认为会帮着我的人。我甚至可以不用写轮眼,也不借助血继的力量。我只凭在忍者学校里学到的体术忍术和幻术,和你打。”

“……干,干什么啊…放手!…”志村一的声音里有某种颤抖,但他仍然努力保持着声线的平稳,不肯向我示弱。

我握紧了他的手腕,紧盯着他的眼睛:“如果你真的想为你爷爷报仇,真的这么讨厌宇智波一族,就直接说出来,不用在我的忍具包里放图钉,也不要四处怂恿同学辱骂我的族人。杯子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明天就还。但你不要再用那些下三滥的方式来烦我。你做再多这种事,我也不会为你爷爷的事情向你道歉的。”

“宇智波奏……”大概是因为从来都没听到我说这样挑衅的话语,志村一的呼吸变得粗重,声音也开始尖锐起来。

“——因为,该道歉的明明是……”

我一咬牙,把那些危险的话语生生折断。我知道,爸爸和鸣人叔叔愿意告诉我这些,是因为信任我。他们认为我能够拎得清木叶和一族之间的关系,所以才放手让我自己去面对真相,思考出真正属于自己的结论。

他们绝不是为了让我四处挑衅,见谁揍谁的。

…可是,可是!凭什么宇智波要为这样无聊的家伙…!!我瞪向志村一,他被我吓得浑身一抖。

甩开他的手腕,我用手臂猛擦即将落下的眼泪,回身,三两步跑出那间酒馆。

我跳上房檐,向月色一路狂奔,不再回头。

——一夜未眠。

我就这么失神地盯着窗外的景色,回过神来天已大亮。此刻阳光明媚,而我像个死人一样瘫在床上。姐姐已经从换衣间里走了出来,穿着她最喜欢的那身红色忍者便装,额头上的护额闪闪发亮。她向来很珍惜自己的护额,每天任务结束后都会抽出一点时间认真护理。我知道她是的梦想是成为火影。

可如今的我只觉得那个木叶忍村的标志有些刺眼。我用手背挡住眼睛,不去看。

“奏?怎么了?”姐姐注意到了我的异样,蹲下身歪着头看我:“还在为爸爸的事情自责吗?爸爸已经醒了哦,和我一起去看他吧?”

我闭上眼,摇摇头。

“啊……是不是,昨天晚上,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昨天你回来的很晚……”姐姐担心地抚上我的手背。

“…没什么。真的。”我躲开姐姐的手,把半张脸蒙在被子里,只剩下一双眼睛看着姐姐:“有点累。”

姐姐有些担忧地看着我,那副温柔而哀伤的神情,竟然有点像妈妈。我有着强大的父母,还有无比疼爱自己的姐姐。他们都是如此关心我,可我却从来都没有仔细想过这些。

和志村一说的一样,我一直以来只是很默认地享受着这些,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应当,而从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个得天独厚的人。我从没想过,不是每个人的8岁都能拥有这种幸福,比如爸爸。爸爸8岁的时候在想什么呢?他8岁的时候整天都在逼迫自己思考该怎么才能杀了大伯,杀了他唯一的哥哥。

我呆然地看着姐姐,直到她在我眼前晃了晃手才回过神。果然,看到我这样魂不守舍,她就更担心了。

“……姐姐,你知道大伯吗?”我问。

“大伯?爸爸的哥哥?唔…不太清楚……”姐姐被我问得一愣,她靠坐在床边,仰头思索了起来:“是呢…说起来,我的确有去图书馆查过宇智波一族的资料,可是那些资料都需要更高借阅权限。而且宇智波现在确认存活的人大概只有你,我,还有爸爸了吧……”

我别过头。

“那你,想见一见大伯吗?”我轻声地说。

“哎?难道大伯还活着吗?”姐姐惊讶地看着我。

“…没有。”

“……哦?…”姐姐满脸疑问地看着我:“为什么说起这个?你知道我们的大伯是什么样的人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把被子蒙过头顶。

可姐姐立刻把被子拉下来:“今天的奏很奇怪!到底怎么了,和姐姐说清楚!”

我看着姐姐。看了她很久,开口:

“我和别人约架了。”我把被子蒙回头顶。

“……哈????”姐姐激动地站了起来,头撞在床架子上,发出咣当一声却无暇顾及:“哈?奏?约架?和谁?为什么??”

她想要把我从被子里拖出来,但我说什么也不出来,就这样和姐姐比拼着力气,好好的被子被我们两个扯来扯去。姐姐力气太大了,最后,她一声“混蛋”将我连着被子一同拽到了床板下,坠地时又是咣当一声。

我揉着被撞得生疼的后背,姐姐也揉着脑袋上面的鼓包。

她还想继续问我,但我依旧什么都不打算说。

“…那个、佐良娜,奏,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

我们转过头。窗边蹲着的是拎着三份早餐的鸣人叔叔

——妈妈还在医院忙碌着,鸣人叔叔便分出影分身来探望我们,顺便买了三份早餐,准备和我与姐姐一起吃。其实我知道,叔叔来主要是担心我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而我也确实做了。

果然,在听到姐姐说出“奏要和别人在村头约架”这句话之后,鸣人叔叔把刚喝进嘴的牛奶喷了我一脸。

“等,等一下。奏?”鸣人叔叔一抹嘴,抓起一把纸巾胡乱擦了擦我的脸:“哈?奏?约架?和谁?为什么??”

居然问的和姐姐一模一样。我心下一片死寂,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其实那谈不上什么约架,只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姐姐说自己在烦恼的事,所以随便抓了个次要矛盾先应付过去。

而且志村一他真的会想和我打架吗?这种程度的仇恨,真的会因为我们两个小孩子无聊的打架而终止吗?怎么可能呢?

想到这里,我低下头,拿起一只木鱼饭团,冷哼一声:“…和一个总找我麻烦的家伙罢了。”

听到这样敷衍的回答,姐姐是感到生气,她刚想拍桌子追问我,却注意到鸣人叔叔的眼神。鸣人叔叔好像被我的表现给吓到了,手里的拉面味饭团也落到了桌子上,正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是,我说错话了吗。我有点不自然地看了看姐姐,又看看鸣人叔叔。

“……啊。抱歉。”片刻,鸣人叔叔恢复了正常,他挠挠头:“呃…因为你刚才的样子,太像你爸爸年轻的时候……一时间有点……”

我一愣,突然意识到,好像从昨天晚上开始,自己就变得有点不正常。一直以来努力压抑的冲动突然变得无法控制,无论是对志村一的挑衅态度,还是刚才那份对现状无力而产生的冷淡想法……我以前不会允许把这样的一面展现给大家,但现在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弄坏,破坏了,所以我控制不了了。

“对不起。”我放下饭团,深吸一口气,低下头:“我只是随口一说。我没有和谁约打架,也不会和学校里的任何同学起冲突。请火影大人放心。”

忍耐,不要把这些事情展现出来。我默默地咬着自己的嘴唇,拼命地下着决心。如果我就此变得奇怪了,怎么能对得起爸爸和鸣人叔叔对我的信任呢?他们告诉我那些,绝不是为了让我对木叶产生仇恨的啊。

“…奏……”姐姐大概注意到了我的忍耐,语气也和缓了下来。我不想让姐姐担心,刚想要摆出一个笑容——

“宇智波奏!我来和你决斗了!”

志村一的身影出现在窗外。他背着巨大的手里剑,穿着印有志村家徽的忍者服,双手各持一把太刀。他站在阳光之中,忍者护额被擦得干净,木叶徽记闪闪反光。

我起身。鸣人叔叔也跟着起身,“等……”

我推开椅子,瞬身跳了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后被迫装疯卖傻古灵精怪一小妞

    跟着唐墨来到地下车库,叶萧然坐在副驾驶,唐墨坐在后排,有专门的司机开车接送他们。车子离开地下车库,随即右转汇入大道,然后便是向远处驶去。一路之上,虽然已经到了傍晚,叶萧然还是尽可能的记下了这附近的路线还有建筑情况,一直到回到别墅区后,两人才下了车,司机当即把车子开走了。“离家没多远了,走一段路吧,正

  • 贵妃她总想死在线阅读第八节

    夜白衣摇摇头:“李某不过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若真到那危难关头尚且自身难保,哪能顾及到七八岁的一个孩子?”老人道:“李公子未免自谦过甚,先不说公子的佩剑如何,这练剑之人的气机流转异于常人。老夫前半辈子庸庸碌碌,可毕竟阅人无数,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夜白衣道:“天下苍生千千万,自当各安天命,事到临头我

  • 刁蛮公主要复仇在线阅读第2节

    程雨南带着无尽恨意,死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繁华的都市之中。在死亡的瞬间,程雨南努力睁开眼睛,试图把这一世的所有记忆带走,因为他说过,做鬼也不放过那对狗男女,如果有来生,他一定将他们碎尸万段,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程雨南糊糊涂涂之间,看到自己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青石板上,流了一地的鲜血,在暗淡

  • 穿成白月光她前妻在线阅读第5章

    “如果王先生今天是来和我谈收购的,那王先生请回吧,不可能。。”“孙小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看看你自己还有什么退路,所有的厂商都已经被我们买断了,大家都知道你们公司要倒闭,谁还愿意和你们合作。”“如果孙小姐还不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孙曼婷这几天几乎变卖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自己的车,

  • 九公主之山穷水尽 柳暗花明

    “吽嗷……………………!”牛王气得鼻喷白气,整个牛群都被它搞残一大半,就是抓不住比泥鳅还滑的梁坤,那双灯笼大血红的眼睛瞪着梁坤。梁坤则打死不出牛群,牛群到哪,他就跟着钻到哪!牛王疯魔,有劲没地方使!弄死不了梁坤,它疯魔就没有停止!没有失去行走能力的牛和没有受伤的牛结群躲牛王,但它们群里面又有梁坤,跑

  • 等深秋邋遢道人解天道 紫金铃铛试心性

    邋遢道人讲完了故事,长吁了一口气,笑道:“好了,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他看了看若有所思的杨素,便问:“小子,你觉得这个故事里,谁最可恶?”“无为子的师弟,他不该起邪心。”柳芸却喊道:“无为子最可恶,他连自己师弟的心性都看不透,是不智;他执掌空寂山,手握瑶光剑,视若儿戏,是不明。无为子如此不明智,才使

  • 花开正盛元气

    “哇!今天是来学堂的的日子。那么多人的。”无道穿着较为酷帅的休闲白色衣服出现在修真学堂大门的人群中。嗯!“人真多啊!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修真学堂吗?和我想象中的差好远啊!”无道看着教室内杂乱无章的秩序,心有些发凉。默默的走到一个望向窗外的人的旁边。“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无道轻生问道。“随便!”九黎回头望

  • 小狐妃,太凶萌在线阅读第4章

    “鬼?”锖兔从浴室走出的时候,沙耶正在试图尝试擦干自己的头发,动作并不是很熟练,她依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灯红酒绿的大街,在听到他的话后撇过脸来看了他一眼。“是那种…穿着白衣服,披头散发地游荡的吗?”“…不是。”锖兔明显被噎了下,刚洗完澡,他洗去灰尘的脸上现出一抹被热气蒸腾的粉红色,未擦干发丝上的水珠缓慢

  • 终极之雷鸣之被盗了(上)(7)

    局内C密级公告:狂化激素只会增加不会消退,狂化不可逆转。※萧二少笑盈盈的请蛇女原主一起出去抽根烟,等他们再出现时,那个家伙一脸惨白,失魂落魄的往外走。他勾勾手,示意身边的小嫩模到宗统身边去,“再来一杯?”宗统再次一口喝干了烈酒,又皱眉把蹲在自己腿间的兔女郎拉起来,没好气的开喷:“你脑子进水了,我不玩

  • 被迫成为太子妃以后之罚跪

    纳兰轻咬了一口,美妙的感觉油然而生。“滑而不腻,外焦里嫰,咸度适中,宫中膳食从未有过这种奇特的味道。”她由衷地感叹道:“这种做法倒真是别致,殿下是如何想到的?”“一时兴起,瞎摆弄。”追风自然不能告诉她,自己这一切都是在梦里学的。纳兰抿嘴轻笑:“倒是有趣,莫非只是殿下一时兴起的突发奇想?”“可以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