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第三庭院在线阅读仲离

2021/6/11 7:36:28 作者:许你一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三庭院
第三庭院
作者:许你一愿来源:晋江文学城
游戏名:旅店·第三庭院游戏介绍:你误入异世界,暂时在此处定居。如果人生没有意外,那未必过于无聊,请以经营旅店·第三庭院为中心,建造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

“看姑娘这话说的,我们这里负责登记的就我们几个,你不是经常出去给公主买好吃的呀。你说魔君不让公主出去,你就多出去几次,我们这不都记着了吗?”安三福一副很了解的样子。用手往我后面一指“你看,公主最近的画像不还是你送过来的?当时还是我挂上去的呢。”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就有一副我的画像挂在进来的门楣上,进来的人背对着,看不到,但是负责登记的人一抬头就能看见,如果,我要是私自出来的话,他们就能不动声色的通知父君,父君为了不让我出魔界真是煞费苦心啊。

但是,小雅,在我脸上做了什么?让安三福看到的是她的脸。

“哦,安三福嘛,我记得我记得,这路证——”我讨好地笑着说道。

“嗯,叫什么名字啊?哪里人啊?多大了?要去哪里?之前有没有去过?户籍簿拿来看看。”安三福立马又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前面几个问题还好说,这户籍簿,我去哪里找啊?又不敢让他看出破绽,只好一边回答:“小雅,那个,公主的侍女,今年十六,要去人间一趟,去过好多次了,”一边将小雅给我的包袱打开,里面果然有戶籍簿。

“快去快回啊,现在啊,听说有魔妖作乱,特别是像你这么大的姑娘家,去到那边又不能使用法术,你可千万要早点回来,不要在那边逗留太久。”安三福将印着人间的路证给我,告诫我一番,才让我出去。

我便跟着要去人间的哪些人一起离开了官府。

安三福含着笔头,看着换了路证的小雅开心地出去,对旁边的另一个负责登记的人说:“安四喜,你说小雅今天是怎么啦?平时她不都是很神气地说她叫邬小雅,是魔宫里的人,还特地将皇族的邬姓强调一遍的,今天怎么会说她叫小雅,还主动说她是公主的侍女。”

安四喜头也不抬:“那宫里的魔奴哪还有姓啊,她平时要加上去,我们就听听而已,哪还真的当回事。”

安三福点点头:“说的也是,下一个。叫什么名字啊?哪里人啊?多大了?要去哪里?之前有没有去过?户籍簿拿——怎么又是你啊?说了我这里不能给你去冥界的路证。走吧走吧,别打扰我做事。”

“别别,我要去人间,不去冥界了。”刚才要去冥界没有去成的人,原来是个小伙子,十四五岁的样子,手里拿着户籍簿说道。换好路证就急冲冲的跑了出去。

来到魔界的边界,守界的魔将们一个一个的查看路证,我也在排队等候,突然后面有人喧哗:“干什么啊?插队?后面排队去!”

“干什么?!好好排队!”吵闹声惊动了魔兵,走过来呵斥,维持秩序。

“哎,大人大人,小人是跟前面那位姐姐一起来的,刚才有人乱挤把我们挤散了,小雅姐姐!小雅姐姐!我在这里!”听到声音,我一回头,大家都看着我,我正想说我不认识他,但是,他在喊小雅姐姐啊,万一又是跟小雅很熟悉的人,那我不是要穿帮了啊。

我只好笑着说:“哎呀,是啊,他是跟我一起来的,刚才走散了,就让他过来吧。”

魔兵看了他一下,“小弟弟不要乱跑,要是在人间走散了,被人贩子抓去卖了看你去哪里哭,快去你姐姐那里吧。”

他立刻挤过来,拉着我的胳膊,好似被魔兵的话吓到一样:“小雅姐姐!”

我拍拍他的手,安慰一下他,看他的样子应该也是比我小两三岁,“别怕别怕,啊。”

魔兵们查看了路证以后,就到魔将那里再登记,不过这里登记就没有那么详细的查问了。只需要出示路证,然后就可以出去了。

顺利地出了魔界后,我对那个硬要跟我一起的人說:“好啦,現在已經出來了,姐姐我是有重要的事要去办理的,而且我还要在这里等一个人,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吧。”原来,并不是一出魔界就是到了人间或神界,这三界都是有距离的,我们现在所在的就是人间与魔界的交汇处,小雅说过要我在这里等她的。

“我要跟着你。”他倔强的说。

“不行。”我立马拒绝。

“姐姐,”他一把拉我倒路边,“我知道你是谁,虽然这里是双不管地带,但是刚出魔界,我只要喊一声,魔兵也会来把姐姐带回去的。”

“我,我是小雅啊,你当然,当然知道。”我心虚地回答。

“你是公主,”他小声地在我耳边说道,“我看到了,你就跟官府门楣上面的画生的一模一样,虽然你用了法术让别人将你认成小雅,但是,根本就骗不了我,因为我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真实。”

“你到底是谁?”我警戒地问道。

“弟弟名叫仲离,是魔都城外的仲家村人,“他正色道。

“那你要跟着我做什么?”我问

”公主姐姐,我要你带我去冥界。“他求道

“可是仲离,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冥界,而且,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我说。

“公主如果不答应的话,“他立马换了脸色,刚才那副可怜样子不见了,”我就回去魔界,去闯魔宫,告诉他们公主私自去了人间,听说公主马上要和天神大婚,这个时候如果我到处传公主是为了逃婚的话,魔君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天神呢?”

“你!威胁我?!好,你说,你要去冥界做什么?”

”找我姐姐。“

“你姐姐?”真是同病相怜啊,我要找弟弟,他要找姐姐。

”是的,我的父母在我出生后就双双过世了,只留下一个大我六岁的姐姐照顾我,姐姐把我抚养大,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就是姐姐,可是三年前姐姐去了人间给我买好吃的,说好两天就回来的,谁知道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呜呜.....”他说起姐姐,就哭了起来。

我怕被人都看过来,只好哄他。

“好啦好啦,我答应你了,但是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冥界啊,你先跟着我去人间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香辣灌汤包之第四章

    沈翀本以为自己换了张床榻会睡不习惯,但大婚的疲惫让她几乎是躺在床上便昏睡过去了。次日清晨,她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的,勉强地睁开自己的大眼睛,就看见一张放大了的俊脸在她眼前,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萧祉珄刚爬上床,还没来得及看自己小媳妇儿恬静的睡颜就把人吵醒了,眼看着这人要叫,世子爷赶紧把沈翀嘴捂了

  • 不朽之争在线阅读第5节

    前头的官德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少爷,追女孩子要温柔一点儿,你刚才太凶了。”於天昊一个冷冷的眼神甩过去,一本正经的吐槽,“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还是处男,你哪来的脸教我泡妞?”官德,“……”眼见着那小丫头就要跑出自己的视线范围,男人推开车门,大步流星的追过去。男人腿长步子大,几步追上了小丫头,长臂一伸,

  • 重生七零之军嫂当家在线阅读比剑

    “肃静!”一片嘈杂中,安锦华高声道,“现在,上次比剑中倒数八名的弟子到大殿中央,两两对决比剑!”弟子们默默集中、抽签分组。而巧合的是,青阳和曾经的同门杨洪分到一组,青夕则和李威的弟子吴昌分到一组。杨洪曾是孟亦觉门下弟子。在原师尊功废病倒后,他跟着孟昭拜入了安锦华的门下。此时孟昭拍拍他的肩膀,附耳道:

  • 英雄联盟之王者气度在线阅读第九节

    周边众人见状纷纷惊呼着后退。华城一把将丽苏护在身后,往前迈了一步抬声道“司马师姐年幼不懂事,在下一直听师父说冠帮主胸怀宽广,且十分海量,如果帮主不嫌弃,今晚在下做东,不知帮主可否赏脸?”华城这话说的已经很清楚:她是司马掌门的千金,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是堂堂帮主,没必要跟晚辈计较落下心胸狭窄的恶名;司马

  • 大唐:我成了女装大佬在线阅读第六章

    “姜老爷子,夜夜的伤我一定会治好的。”突然成了“神医”的景离一脸平静,还煞有其事地道。姜夜穿越过来七天,有六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倒是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这些时间里,她好好地探查了一番前身留给她的记忆。这里被称为轩辕大陆,除了东云国这个国家以外,还有好几个国力和东云相当的国家。这个世界的少年少女们会在

  • 大唐:别闹,我只想安静种田在线阅读第8节

    悟空以原来的模样回部落后,不止一次观察幽蓝柳,但是幽蓝柳始终没有从沉睡中苏醒。一夜过去,流贼并没有来。两夜,三夜……悟空有点坐不住了,本来想着这几天在部落里守着,等流贼上门,好一波给全端了,可是他们就是不来。悟空都开始有点后悔,放那几个人回去了。第四夜,悟空站在房顶,始终没有察觉到任何一点的异常。第

  • 女明星们的按摩师在线阅读第4节

    这年五月,林黛玉收到家书启程返回扬州。七月,林如海欣喜于女儿的归家身体日渐起色。又一年五月,林如海身体急转直下,林家两位姑娘轮流侍奉于床前。京城荣国府闻讯,遣贾琏并王熙凤夫妇一同赶往扬州。六月,林如海病逝。此时,贾琏夫妇尚在路上。荣国府的人没到,林黛可就没让人对外发丧。超度的和尚道士却已经请到,灵堂

  • 东方友邻乡丐帮内乱

    系统马上提示道:柳絮轻飞——慕容世家的独门轻功,可以媲美凌波微步!从松鹤楼到城外小树林总共十多里地,三人各自施展绝学,片刻之间便同时到达!只是段誉因为练习的凌波微步尚不熟练,所以到了地方之后根本就停不下来;摔了一个跟头之后才算是停了下来。三人一见如故拼完酒量拼轻功,实在是畅快淋漓。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

  • 将军夫人心狠手辣在线阅读第9节

    学院的废材,竟然一个巴掌竟然将低年级学员霸王扇晕了。扇的可是杜汉山,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胆量,自己是不敢的,这力道显然也是自己做不到的。疯子的举动一向异于常人,发起疯来那力道可是极其吓人的。悍不畏死、不知死活的疯子,自己是不敢惹的。两百多名学员慌了,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罗子骑满面悲哀,大声吼叫

  • 她是我喜欢的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北,最后一块城中村,偏僻的树林一处墓地前。王浩双手指甲深深嵌入肉中,目眦欲裂的看着面前这几辆挖掘机,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我告诉你们,这是我爸的墓地,你们谁要敢动,今天挖机就从我身上压过去!否则,别想!”王浩是单亲家庭,从小跟自己的父亲相依为命,被父亲艰苦养大。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他父亲长眠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