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魅色森林碉堡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1 11:10:10 作者:斯伦迨乐 来源:17K小说网
魅色森林碉堡
魅色森林碉堡
作者:斯伦迨乐来源:17K小说网
双生花钱吟和莫铃兰生活在罄嵩大陆上,春假即将结束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一切都转危为安了。学院开学典礼如期举行,正当进行年度总结之际,黑色的烟雾四起,从礼堂周围忽然涌起了成千成万个有着剧毒的黑色蜘蛛。一向心理很差的钱吟看到妹妹即将中毒而死,猛地施展了学院禁术——火凤之眼,这让钱吟的身世曝光。一次致命的失误,使得莫铃兰掉进了混乱的时空漩涡里了,她只好以曝光自己身份为代价向学院发出求救信号,于是惊动了保护着磬嵩大陆的神豺,紧接发出警告:莫铃兰是黑暗元素的继承者,必须除掉!神豺开始了对莫铃

灼灼盛夏。

天热得让人发狂,地面似乎能冒烟。这样的天儿便连院里的花草树木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恹恹地垂下,没了生气。

宋颜倚靠在塌上,一侧有丫鬟闪着风,可愈扇愈觉得心头烦得很,忍不住伸手拨开扇子,蹙眉冷声问道:“这天,府中就没了冰块?”

丫鬟手上的扇子被打飞了,吓得直直地跪了下来,不敢直视宋颜咄咄逼人的目光,过了好一会儿才嗫嚅道:“回夫人的话……冰块都去云姨娘那儿了,您也知前两天云姨娘刚生了小少爷……夏老爷也发话了,这府里要先满足云姨娘的需求,所以夫人还是忍忍吧……”

“忍什么忍!”听了丫鬟的话,宋颜更烦了,心头一阵怒火生起,手掌无意识地蜷成一团,直至指尖发白都不知放开。不经意间侧头见一侧放着瓷杯,正想喝口茶降降火,杯中却是空空的。眉头一皱,瞅着那被子也不顺眼了,干脆勾起瓷杯,抛了出去。

幸得地上的毯子铺得够厚,瓷杯只发出声闷闷的响声,倒是没有碎。

丫鬟松了一口气,抬眼偷偷看了下宋颜,现在天气热宋颜连那胭脂水粉都省了,说是闷得慌,而宋颜又是一个怕热的主儿,没了冰块降温整夜都睡得不大好,整个人十分憔悴。

眼眶充血,剪水似的一汪秋瞳不见了,眼底尽是血丝,面色泛黄,透着浓重的疲惫。

哪儿还有传闻中的端庄稳重。

还未等丫鬟将杯子拾起,便来了人。那人瞟了一眼地上,大致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先丫鬟一步拾起瓷杯,而后将瓷杯抛给丫鬟,轻笑道:“何事惹得夫人如此生气,即便生意再好,也不能那般浪费银子吧。”

话中满满的讽刺。

宋颜挑眉,淡淡地瞥了来人一眼,是她的夫君,夏明君。

那一股子烦更甚了,她还没去寻麻烦,倒好,夏明君先来找她烦了么?

七年前,宋颜与夏明君的婚事,那可是京中人都说好的婚事。

夏家与宋家都是盛京的商贾之家,两家联姻,便是锦上添花,对双方都有好处。夏家在盛京起的家,其生意链早就蔓延至盛京的每一处角落,而宋家是后起之秀,二十来年前才从申州搬来,发展了二十年算是在盛京站稳了脚跟,风头正劲。

两家联姻,定是人人说好。

夏明君是夏家长子,自幼便被当做是当家来教导,模样生的俊朗高挑,性子也温润好脾气。而宋家共有四女,个个伶俐动人,美名外扬,大女儿和二女儿都有了婚事,这联姻的事便落到了宋颜头上。

宋颜见过夏明君几次,觉得此人挺好,心生好感,而旁人也说他好,那便嫁了。

才子佳人,可成了盛京的美谈。

婚后不久,夏明君便接管了夏家的生意,宋颜在一侧尽心尽力地辅助。一开始夏明君听信小人言,使得夏家差些就没了,幸得宋颜有生意头脑,在千钧一发之际力挽狂澜,将夏家的生意救了回来。但是宋颜救得了夏家却不小心伤了宋家的生意。

宋颜心里愧疚得很,正想要回门道歉,宋夫人却是来了信,让她不用担心宋家,她爹也没有怪她的意思。

既然娘家这样说,宋颜也没了顾忌,尽心尽力打理生意。万事以夫君为大,以家族事宜为重,夏明君也称得上是极为上进的,日子便这么过去了。

婚后两年宋颜都没有怀孕,夏家人颇为微词,好不容易怀了孕,不过三月,却又小产了。同年,夏明君纳了妾,那妾正是宋颜的丫鬟。

听闻丫鬟正是在安慰因夫人小产而伤心过度的夏明君的时候,被夏明君看上眼的,春宵一度,没想到就这样怀了孩儿,便纳进房了,又听闻夏明君几番求夫人原谅,说那日是情迷意乱,不是他真心的。又不知哪儿传来的小道消息说是宋颜一气之下搬去了别院,与夏明君分了房。

那年后,才子佳人的美谈便变了味。

夏家的生意在宋颜的打理下愈发的大了,人们都说夏家娶了这么一个媳妇是夏家的福气,一开始夏明君听这话还觉得美滋滋的,可听多了就觉得心里不怎么自在了。

毕竟他才是当家的,怎么夏家的生意就成了宋颜的功劳。几番纠结下,便让宋颜别管事了,好好调养身子,指不定还能生下一个孩子。

夏明君与宋颜说这话的时候,宋颜原本的丫鬟云锦,现在的云姨娘已经有三个孩子了,相比之下,宋颜便显得很是寒酸苦楚了。

而夏明君说这话无疑是在戳宋颜心窝。她是为了什么才落下了病根得了难以生育的毛病,又是为了谁在府中呆了七年。

到头来,还是什么都她的不是。

也是这一年,宋颜厌倦了这一切,与夏明君提出和离。

宋家已经许久没有联系上了,听些碎嘴的人说,几年前宋颜的举动其实是伤了宋家元气,而后夏家又不肯让利半分,生意在盛京便不怎么能做下去,干脆搬回申州了,说是重新发展。

夏明君应了和离,与宋颜约定,一月后将生意交接好了,宋颜想要去哪儿就去哪儿。

可话虽圆满,但自夏明君应了和离之后,别院便像是被遗忘了样,别说是冰块了,有时饭菜都不一定准时送来,宋颜想着忍忍也就算了,一月很快就过去的。

只是没有想到一月过去了,夏明君又以生意还未曾处理好,让宋颜等等。

宋颜还没因为这一件事去寻夏明君的事儿呢,这会儿又是哪一阵风将夏明君吹过来了。

轻移莲步,走至夏明君面前,宋颜索性也不客气了,说起来的话讽刺意味比夏明君的话还要更浓几分:“按理说,这会儿夏老爷不应该陪在云姨娘身侧,好生照顾着么?还是说,夏老爷终于处理完事情了,我可以从这个鬼地方解脱了。”

夏明君皱了皱眉,面上的笑容隐隐破了功,下颚收紧,似是用了极大的力气才将不适给忍住了,而后沉声道:“阿颜,生意还未曾稳固,你还不能走。”

短短的一句像是戳心戳肺的冰锥,宋颜觉得可笑至极,没想到自己看上的那人,京中人人都说好的如意郎君会不要脸到这个程度。

“这生意稳不稳固,与我有何关系。”宋颜的话极尽凉薄,带着几分伤感。

七年,蹉跎的可是女子最好的岁月。

说罢,宋颜也是倦了,毫无留恋的回身离开。

这是她在夏府能够保有的最后尊严了。

转眼间物是人非,那眉眼含笑,指着她的题字笑盈盈说着好看的青年已经不在了。

岁月留下的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怪物。

回了房,安静的发了一会儿呆后,兀然爆发了一连串连续的咳嗽,怎么都停不住,只觉心肝肺都要咳出来了,那咳嗽却不见停。好不容易等咳嗽停了,颤颤巍巍地看向用于捂唇的帕子,已是一片红。

这身子骨一直都不是很好,寻了大夫来看,说是积劳成疾,而又有心病,需要好生调养才是。宋颜心头一动,谴人调查了去,却发现不仅仅是积疾那么简单,许早之前,已被下了慢性药。

生不出孩子,身子日渐衰弱,脾气愈来愈差,都与这慢性药脱不得关系。

思忖片刻,宋颜忍住不适开始磨墨铺纸,而后写了一封信,折成一小块,绑到已经养了两年的鸽子腿上,随即放了鸽子。

即便是离不开,也不能让自己与夏家绑在一起。

那鸽子是两年前生意上认识的一神秘人留下的,说是若宋颜遇上了什么困难,随时放鸽子写信给他便是了。宋颜见鸽子通身雪白,甚是欢喜,便将鸽子留下了。

没想到还真有用得上的一日。

躺在榻上,宋歌一开始只想打个盹儿,却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这一睡便睡了许久。隐隐觉得中途有人进来了喂了自己汤药,那药味苦涩,想醒来拒绝了,偏生是怎么都睁不开眼,整个身子都没了力气。

而后又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中。

再一次醒来,却又是另外一种光景了。

夏明君在自己身侧候着,还抓着她的手腕,俊朗的面容染上了几分疲惫,甚至还冒出了些青胡渣子。

宋颜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却发现连笑出声的力气没有了,嗓音也是有力无气的:“夏老爷殷勤得很,夏家生意什么时候才能够稳固,倒是给个准信啊。”

“很快。等你病好了,生意就会变好了。”说这话的时候,夏明君下意识地避开了宋颜的目光,似是不敢对上。

宋颜轻笑,想起这长得有些诡异的一觉,想起对夏明君的了解,心里忽然明白了什么。夏明君的性子有几分软,而自己强势,夏明君一直很不满生意上宋颜从不给他表现的机会,可即便是宋颜给了他机会,却又不能将生意处理好。

久而久之,宋颜为了大局,不怎么放权,也懒得向旁人解释是为什么了。

相比宋颜的强势,云姨娘便显得温柔体贴许多了,男人有谁不喜欢被温柔小意的捧着呢,枕畔人吹的耳边风向来戳人心窝子,每每说上几句,原本心底那微弱的不满都好似多了一分,长久以往,夏明君的心底对宋颜的成见便既深且顽固了。

许是那些床边话,让夏明君愈发的对宋颜不满了。

也是宋颜识人不清,用了不该用的丫鬟,嫁了不应该嫁的人。

而夏明君为了外头的好名声,若是传出与宋颜和离的消息,夏家的生意定会动荡,因此夏明君不会让宋颜就这么走了的。

这事宋颜还是知晓的,不过没想到夏明君一做会做得如此决绝罢了。逼急了,慢性毒药便成了猛药。

意识渐渐的变得迷蒙了。

宋颜使出最后的力气,甩开夏明君覆在她手腕上的那手,即便是死也不要与夏明君沾上半分关系,若有来生,定然从一开始就避开这一切一切的,只寻自己的路便是了……

外头烈日炎炎,夏府别院里凉气渗骨。说是夏老爷得知夫人怕热,专门去宰相府求得了冰块,没想到夫人得了疾病,一下子就去了。

说书人唏嘘,宋颜也算是一奇女子了,就这般走了,惋惜之情尽在不言中。

大致是盛京又起风了。

……

又过了几年,夏家在盛京的生意莫名的就下去了,没了宋颜,夏明君无力挽回生意,没多久就带着一大家子欲离申州,临行前欲把宋颜的坟墓也移了。

开坟,里面却是空坟。

夏家人惊呆了,几乎是逃般离了盛京。

有说书人便说是夏家对不住宋三姑娘,宋三姑娘连死也不愿意死在夏家,天上的仙人觉得宋三姑娘太可怜了,有意帮宋三姑娘一把,便施了一个小法术将宋三姑娘的坟给移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豪:花光十万亿在线阅读第4节

    “孩子,看见了没?以后一定不能变成这样的变态,知道吗?要是你变成这样,妈妈准保把你扔到垃圾箱里面。”早上送自己孩子上幼儿园的女人右手拉着一个粉妆玉砌的女娃娃,看着躲在十字路口墙壁后面侧着脸不停张望陈芥背影的席陆,语重心长的对着自己的孩子嘱咐道。席陆:“……”阿姨,你说我就说我嘛,一定非要站在我旁边,

  • 末世:戏命师在线阅读第二节

    “它竟然没有看到我!”白晨方才分明是看的真切,这异兽的目光中,没有他的影子。也就是说,在这无敌的期间,对方是看不到他的。得知这个消息,白晨面色不禁是有些古怪了。“掠夺系统启动完成。”系统那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又是在白晨耳畔响起。白晨知道,正篇来了。不禁是露出了期待的表情。“开始掠夺。”随着系统的一声落

  • 武道至圣之第四章(4)

    很快纪米花就知道了陆浊答应她的事情是什么,陆浊的保镖将她带到了横店影视城,导演在她身上扫了一眼,说道:“就演妖妃吧。”原来陆浊将她推荐给了国际大导吴来的新片《成王败寇》,而她饰演的就是片中祸国殃民的妖妃姜女,也是全片的大花瓶,台词不多,全是和大王腻腻歪歪的戏,负责貌美如花。纪米花本来就喜欢演戏,她也

  • (综武侠欢七)寻仙记在线阅读第4节

    杨大宏此刻的心,就像是大海的波浪般,久久不能平静。脸上还残留着震惊的他,木讷的走出了后勤阁,脑中还在回荡着杨右大发神威的那一幕。“哈哈,大宏,那杨右是不是被欺辱的很惨?”“你怎么了?你表情很不对劲啊,你小子又装了是不是?别告诉我你没有用录影水晶球录下来啊。”“快快,快将录影水晶球给我们,让我们也看看

  • 文明的文明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七章屋里的江玥刚擦完药,正低头和陆舟商讨着什么,突然间,房门被人用力踢开,门口猛地传来一声怒吼。“你们在做什么?!”屋里的两人同时愣住,江遇铁青着脸出现在门口,怒气冲冲盯着床边挨着的二人,目光从江玥脸上扫过,最后落在陆舟手中的手机上。“给我。”他努力平息着怒气,下巴微抬,朝陆舟吩咐道。陆舟一怔,讷

  • 末世之噩梦来袭B城沦陷

    图书馆发生了这么奇怪的事情,惊动了学校高层,还有公安局。熟悉又安心的110警车声音呼啸而来,宋浅浅浅就知道这时候就该闲人退散,坐等专业人士来解决问题。宋浅浅偷偷看谢云姜,看她是什么反应。谢云姜察觉到宋浅浅浅的视线,朝她温柔清雅地一笑,眉间依然带着止不住的忧虑。“姜姜,我们该怎么办?”宋浅浅茫然无措,

  •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白须老者

    男人怔怔地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手指着方兆龙:“你、你、你……”“我已经告诉过你,不走的话我对你不客气,但你就是不听,这就怪不得我了。”方兆龙轻松自如,丝毫也没有将男人的敌意放在心上,刚才那生死系于一线的搏斗,在他眼里也只是等闲。“你打伤我的藏獒,我、我、我和你拼了……”男人说着,不知什么时候右手中已经

  • 至尊枪帝在线阅读第7节

    苏白从3601的阳台爬到3602,刚刚一落地他便听到了子乔那自信而又潇洒的声音。“我是两国混血,拥有三个硕士学历,形象出众气质不凡,您就放一百个心,质量绝对没有问题。。。我经验丰富,并且非常专业!”苏白听到了‘质量’、‘经验’、‘专业’,这三个特殊用词,秒懂了子乔这是要去干嘛了,应该是没钱了要去进行

  • 南北武侠传弹剑高歌遇狐釜

    四等食客是太子府上最末等的食客,待遇和那些麻衣剑客差不多。孟妩以为所有食客所食应为一样,即使会不一样,也相差无几。可是食时,孟妩将碗端在手中一看,是那种加了肉片的大杂烩。孟妩失望了,皱着秀眉,将碗端在手中一小口一小口地食着,她边食着还边不停安慰自己,不是天天这样的,明天会有肉炙和烤小鱼。这只是孟妩单

  • 宦官相公在线阅读第四章

    夏美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朝她跑了过来。妇女一身粗布麻衣,打了一些补丁。灰白的头发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也许是太着急,发丝有一些散乱,她很瘦,脸色蜡黄。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的人!妇女跑到夏美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一双浑浊的眼睛一边打量着夏美一边担忧道:“有没有事?夏芷韵没有欺负你吧?王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