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只有我不属于的城市在线阅读第1章

2021/6/11 10:33:33 作者:宋清然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只有我不属于的城市
只有我不属于的城市
作者:宋清然来源:纵横中文网
灰暗的酒吧,美丽的少女娓娓道来已故丈夫的梦呓......小树烨烨,蝉喘雷干,老妇人一行浊泪滴落在鲜艳的红鞋......中年大汉情凄意切,讲述着儿子的荒谬......笔尖尖飞速划过,墨水飞舞出诡异的音符,雨丝风片,窗前的风衣少年和上笔记,消失不见。淡风微拂,名叫诡秘的笔记页页翻开,掠过一张张发黄的纸......故事在消逝。翻开最后,只有一行小小的楷字-只有我不属于的城市。

神奈川县入江宅

“修介!立海大附中的入学许可证终于寄来了,快点下来看看啊!不然我可是要忍不住先拆开了呢。”

大清早的宁静被入江理惠的喊声打破。

从梦中惊醒的入江修介揉了揉困倦的眼睛,一脸的不满。

真是的,好不容易小学毕业,姐姐还不让自己多补充睡眠,每天早上六点多非要变着法地喊些什么吸引自己起床吗!咦?这次是什么?好像是……入学许可证?!

为了避免听错内容而爬出被窝,少年难得的对姐姐的“起床铃”有了回应:“喂,姐,刚刚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肯定今天的内容对喜欢赖床的少年一定有效,入江理惠毫不掩饰语调中的愉悦:“是你盼了好久的东西呦~”

修介终于舍得推开被子,穿着睡衣就跑下了楼,本来只是微卷的橘粉色头发乱的跟鸟巢一样。

“呦,头发乱死了。话说回来,我还真是希望每天都收到这样的包裹呢。这样修介你就能每天赶上可以吃到姐姐美味早餐的好时间了。”

无视姐姐的调侃,修介利落地拆开包裹,拿出信封,这正是他惦记了好久的国中——立海大学附属中学的入学许可证。

海蓝色的包装看得他心里一颤。

修介故作淡定地把入学许可证拿回房间并送走了出门打工的姐姐,然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飞快地跑上楼,抱着入学许可证扑到了床上。

啊啊啊啊啊,没想到还真考上了,太好了,最后这半年的发奋努力果然还是有效的,不枉我缠着姐姐和哥哥给我补课了。

那可是立海大啊。

以后他就是立海大的学生了。

他对立海大附中有执念可不是因为这所学校是神奈川最好的私立中学,而是因为“立海大附中”作为国中网球界里实力的代名词,是被称为王者的学校。

大他四岁的哥哥入江奏多喜欢网球,受其影响,他也很快爱上了打网球。入江奏多是个很宠弟弟的好哥哥,在察觉到修介在网球上有些过人的天赋后就更乐于与弟弟一起练球,不过在修介国小三年级的时候,他收到了住在国外的好友说要一起打球的邀请,觉得盛情难却就跑去国外历练,直到一年前才回来。

对哥哥“扔下”自己还带着小怨念的入江修介随后进入网球俱乐部,日日挥拍苦练,凭着天赋和哥哥教的一招半式,在俱乐部里小有名气,年少气盛的他自有一股傲气,觉得以后到国中打网球当然不能有一堆猪队友,自己这么优秀,也一定要待在全国第一的网球部,于是刚拿到全国大赛冠军的立海大附中成了首选。

他可是持续关注着网球周刊,在去年夏天,立海大附中网球部凭借实力成了正选的三个一年级生不仅在关东大赛上延续了立海大的胜利,更是力败冰帝学园使立海大成了全国大赛的冠军。

部长幸村精市被称为“神之子”,副部长真田被称为“皇帝”,参谋柳莲二被称为“数据狂人”,三人并称立海大三巨头,多么霸气称呼。入江向往着这样的强大,也希望能和那帮了不得的前辈一起延续立海大的霸业。

想想成绩单上只比分数线多出的微弱的几分,入江长叹一声,露出了难得的伤感表情。

那家伙的成绩比我还不如,想来……

正想着,手机正好收到“那家伙”发来的邮件——“等着看我成为全国中学网球界第一人吧!”

嘁,还是那么嚣张,意外地毫不讨厌呢。手指卷了卷额前的头发,另一只手迅速按键回复了信息——“四月见。”

从那次一起练习后算起,已经八个月没见了呢,真是期待。

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那么,去找人特训一下好了,再看到那家伙好让他吃一惊。

哼,那个海带头,等着瞧吧。

骑了半个小时自行车,入江来到了一家装潢雅致的乐器店,在门口就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饱满悠扬的中音萨克斯的声音,想必随便哪个过路人,都能听出这乐声非同一般的美妙。

果然在啊,哥哥。修介把车停下锁好,拿出车筐里的网球袋走了进去。

去年哥哥就和那个好友一起回来上高中了,半年后凭借高超的网球技术受邀加入了U-17高中生代表候补的合宿,水平更是迅速提升。

不过因为早早应下了高中话剧社要出演莎士比亚所著《威尼斯商人》中的安东尼奥,而最终演出时间和海外远征的时间冲突,思忖再三还是决定留在日本,让出了一军的名额。

他又因为萨克斯的吹奏水准一流和这家乐器店老板成了忘年交,就时不时地住进店里帮正在出远门的老板看店。

不过啊,修介知道,自家哥哥虽然表现的好像更看重戏剧和吹奏乐,其实归根结底都还是为了网球。钻研演技是为了比赛更有趣,学萨克斯最初也是为了增加肺活量,强化耐力。在网球上可是从未有过放松啊。

正在入神吹奏的入江奏多察觉到有人进来,没有急着扭头看向门口,仍旧闭着眼睛,随节拍而摆动着,继续他的吹奏。

修介寻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仰头靠着椅背闭目享受了起来。这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萨克斯演奏啊,即便他从小听了这么多年也仍不觉得腻。他一直坚定地认为比起一些电视上的名家,自家哥哥更称那个名头。

室外阳光和煦,入江奏多橘黄色的头发似乎融入了投到室内来的光,画面显得无比和谐,那在按键上一低一抬的好看手指和沉醉于乐曲带着笑意的帅气侧脸令人移不开眼。

几个华丽的转音后,一曲吹罢。

修介缓缓睁开眼睛,突然发现窗外不知何时站了不少人,都和他一样正一脸享受地睁开眼。不由得感慨一声,这就是音乐的魅力啊,嗯……还有帅哥的加成的作用。

看着入江奏多放下萨克斯,身为校吹奏乐团的一员,对这方面了解不少的修介随口问了一句:“这首曲子是《I\'ll be there》吧?哥哥你今天心情不错嘛。”

“是啊,You are here.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入江奏多转过身来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什么嘛!”,修介迅速反应过来,“这种话跟刚才趴在窗户上的小姑娘说还差不多。哥哥你这样日常入戏我会很为难的。”

早就习惯了弟弟的吐槽,奏多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坐到对面:“所以你今天来,肯定不是因为你半个月前那根报修的长笛吧。不然就是去立海大附中的入学考试通过了吧。”

语气紧接着一转,圆眼镜后眼神里充满了轻蔑,“我还以为就凭你懒惰的性格,非要坚决不走音乐艺考选择认真读书会过不了呢,毕竟那可是名校,考上这种事对你来说是不可能的,该不是判卷的老师脑子进水了吧,真是傻人有傻福,说起来真是忧伤呢,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捡来的吧。”

修介愤愤不平:“在周围人当中,只是你才有这种看法。”

“他们也有这种看法,只不过因为怕你伤心,他们闭口不说。”

“哥哥……”修介压低了语调,低下头,一副伤感的模样,“你知不知道,我会难过的。”配上他软软的橘粉色头发,是个人都会想去摸摸头安慰这个惹人怜爱的小男孩。

下一秒,修介抬起头,撇了撇嘴来表示刚刚配合奏多演戏而产生的内心的无奈。

看着弟弟可爱的小表情,奏多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又敛了敛笑,恢复了日常的温和表情,搭在桌子上的左手托着腮看向弟弟:“算了,不逗你了。恭喜如愿。”

修介顺势说:“呐,哥哥,作为祝贺我如愿入学的礼物,跟我打一场吧。”

“哪有用比赛给弟弟当入学礼物的,我哪是这么小气的哥哥啊。不过,修介的要求我可是一向不会拒绝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浮世之欢第4章在线阅读

    “可是真的?沈将军也会来此?”“天呀!听闻沈将军已回京月余,却还未曾在人前露过面,若他回京后初次露面便来此,那今日可真是有幸,也不枉此行了!”苏姚微微皱了眉:“他们说的是谁?”庆玉‘哦’了声:“沈将军啊,就那个十二岁便入军,后因战功赫赫一步步爬上来的沈安哲。听闻他用兵如神,战无不胜,在战场上,只要提

  • 田园小福女之第五章(5)

    解约的合同很快就弄好了,果然没有出乎莫言柒的预料之外。JUN能够在合同上面做手脚,以此来压制自己的地方也就只有违约金这一块了。陆斐然身为一个孤儿,从小就是在孤儿院里面长大的。没有身份,也没有背景。而且他出道以来所赚的钱也几乎都花到了孤儿院里面。这一点JUN十分的清楚。陆斐然没有足够的钱可以支付这一笔

  • 真人秀女王打工仔系统【求鲜花】

    “卧槽,手机被摔之后难道会中病毒吗?”秦森满脸尴尬的看着手机,竟然还无法卸载,至于吗?秦森想到这里,直接就点了进去。然后就看见那个Logo突然变成了一团星云,还有加载的数据。“叮,系统正在绑定中……”“恭喜宿主成为一名光荣而又伟大的打工仔!”一道机械的声音穿进秦羽的耳朵里面,没错,就是这道声音秦羽的

  • 极品掉落系统之 紫金葫芦

    道演真人眉宇轻启,指尖闪动,显然是在演算诸葛流云的命格。怎奈诸葛流云乃方外之人,又岂是他所能演算。可他自幼便是这个性格,一旦对某件事产生了兴趣,便会寻根究底,否则誓不罢休。......诸葛流云二人,继续赶着山路,突然,脚底传来哐的一声巨响,也不知是踢中什么东西?低头看去,竟是个紫色葫芦,不过看这材质

  • 鬼眼狂医在线阅读第10章

    夜色中,渔船很快就驶离了缉私艇。夏淳朴和夏海珠坐在船头,望着海河两岸的灯火,感到是那样的神秘。尤其是夏海珠第一次出远门,更是兴奋的不行。郑彪划着双桨,压低了声音说:“夏师傅,前边就是金汤桥。过了桥,你们就可以上岸了。”夏淳朴和夏海珠不约而同地向前方望去。不远处,果然出现了钢铁桥。“海珠,”夏淳朴说,

  • 上司大叔成婚记日常

    听到从粟田口方向传来的动静,这边品茶的几刀互相对视了一眼,就笑着低头喝了一口茶水。“哈哈哈,真是有活力啊!甚好甚好!”“呀!茶梗立起来了,今天会是好运的一天呢。”“小姑娘,可以再给我一块点心吗?”“是,髭切殿下。”将茶点递给软软道谢的髭切,菊一文字颇有些感慨地看向庭院里生机勃勃的夏景,就连耳边知了的

  • 彼岸花今相逢在线阅读叛变的上仙

    因此当江诚扑上来的时候,莫惟怜只一边用手阻挡,一边往后越出几丈。然而江诚的爪子依旧在莫惟怜手上划出几道深口,鲜血霎时从伤口中涌出,滴落在雪地上,如点点红梅,妖冶非常。江诚乃是狼族护卫,身形比一般雪狼更显巨大,足有半人高,此刻双眸因杀气而变得血红,嘴边沾染着鲜血,热气不住喷洒在雪地上。莫惟怜看了看手上

  • 言尽此间不辞年在线阅读第9章

    凌落在离开墓穴后没有久留,把尸骨交给周员外后就离开了,在守在墓门处的几人口中问出灵是出来后朝北方走了,他也向着北方赶了过去。“长亭外,古道旁,悠悠离别泛凄凉,敢问道路在何方,一入江湖愁穿肠,一人一剑斩沧桑,道字一途多迷茫”。正在赶路的凌落嘴里清唱起这首他前世最喜欢的曲子。“道字一途多迷茫,我现在的道

  • [奥特曼]性感捷德在线吃泡面在线阅读第8章

    “拉倒吧,别是惊吓。”柳如烟随即给肖云翻了个白眼,“车子的事情弄好没?”“都弄好了。”“嗯,吃饭吧,一会儿陪我出去散散步。”肖云心中不禁是大喜,以前柳如烟从未对他提过类似的请求。这说明,自己在柳如烟的心中的地位已经是有了显著的提升。即使两人这几年都是互不干扰的过日子,但是一种微妙的情绪,已经是悄然在

  • 燃道在线阅读第4节

    这句话并没有让晏鱼感到开心,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跟陆清河交流,还医生呢,除了乘人之危就是乘人之危,一点都不在乎他人的感受。晏鱼越想越气,偏过头不去看陆清河,觉得不够,还闭上了眼睛。陆清河无奈:“是我错了,可你这么做没有用,我还是可以听到你。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刚只是想让你看着我而已,如果让你觉得有任何心